加载中…
个人资料
韩簌簌
韩簌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6,710
  • 关注人气:1,0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簌簌遭遇:碰到史上最无耻的文抄公!

(2013-06-02 00:04:43)
标签:

佛学

分类: 纪【走一步,再走一步】

近来家中事多,又加上忙于《凤鸣》的一个选稿、黄河口诗人的诗集签售,故未能及时到博客,结果,却被一家伙钻了空子。

此人就是一个叫安昌礼的人。

关键词:抄袭套改,进行公证,反咬一口,贼喊捉贼。

 

事情的经过如下,均是事实。如有虚妄之言,本人甘愿负任何法律责任。 

 

一、发现被抄袭:

10天前,突然看到自己写于2010年的两组诗歌 被一个叫什么安昌礼的人在2011年做了大幅度的抄袭和改造重组,变成两首均为12行短诗。他24行诗歌,用我原句的就10行。而且这个帖子在网上已经被转载引用10多处。

其抄袭诗歌主要来源有二:他第一首源自我的长诗跟黄鹤楼谈谈江山社稷》6处、第二首源自我的组诗蹚过宋词的苏轼》4处(可点击查看,前面是簌簌这两诗歌的链接,下文括号里注明的也是我原文链接)。

 

下面是安昌礼诗歌两首:

 

 

 

  执一卷古风,只看见                 (出自跟黄鹤楼谈谈江山社稷》开篇题记

  一尾鱼托着屈子

  浮在汨罗江上

 

  整个国家,如果就剩下诗人在挣扎了  (出自跟黄鹤楼谈谈江山社稷 【第五章第二段】

  为走上不归路的山水和祖国          (出自跟黄鹤楼谈谈江山社稷 【第五章第二行】

  他注定要变着韵脚,振臂高呼        (出自跟黄鹤楼谈谈江山社稷 【第五章第4段第1句】

 

  宽大的衣下

  惊天动地的一跳

  引起一场爱国主义的风暴

 

  那些撕心裂肺的撞击声

  已离去数千年,而今

  每棵艾草下,都有一张急于表达的嘴巴  (出自跟黄鹤楼谈谈江山社稷【第二章第3行】

 

 

 吃粽子

 

  千载而下

  雄浑的楚辞知道

  这藏在湘江的躯体

  让多少方山水为你肃立脱帽             (出自蹚过宋词的苏轼》第一节第三行

 

 

  你知道人生的无奈                   

  在庙堂与江湖之间                   (出自蹚过宋词的苏轼》第4节第二行

  你用盛满理想的宣纸

  挥洒一部浪漫主义的壮阔              (出自蹚过宋词的苏轼》第五节第二段的后两行

 

  五月初五

  解开一枚粽子

  春天里,我想

  会在哪一条小径吟哦                  (出自蹚过宋词的苏轼》第三节后三行

 

——————————————————————————

诗歌来源余燕双博客选稿http://blog.sina.com.cn/s/blog_5ee1f3840100p702.html此帖第19组

 

 

 

想到之前已经有几个这样的人连续“挪用”我的诗歌,我挺生气,就发了一篇博文,见此处链接:《谁是安昌礼?请少一点“摘抄”,多一点自尊说实在的,当时也就是见别人“挪用”自己的诗歌一时气愤发个牢骚,想之后就删除了事,不再计较。哪曾想,这个人一点悔意也没有,反而横加指责,进而反咬一口,并演了一出贼喊捉贼的闹剧。

在此,我把整个事情的演变过程发上来,请明眼的各位甄别:什么才叫贼喊捉贼,什么才叫穷凶极恶。 

 

二、之后,就是安昌礼的指责、气急败坏的诬陷、以及反咬一口 

他的QQ留言截图::(电话和QQ的部分数字做了保密处理)

 

 

簌簌遭遇:碰到史上最无耻的文抄公! 

 

这个人竟然说我侵犯了他的名誉权,尽管他承认“引用了”我的诗歌,说可以道歉,但要我删除博文。拜托,是你侵犯我的著作权在先,我维权在后,在这件事上你还有何名誉权可言?

因近来家中事多,又加上忙于黄河口诗人的诗集签售。结果,今天自东营万叶书城归来,傍晚打开博客和QQ,看到了这小贼在我博客纸条和回复以及QQ的的多次围攻,对本人进行了滑天下之大稽的“恐吓”:

他一改原先承认自己“引用”了我诗歌,和要“道歉”的话,翻脸不认帐,说他是这诗歌“百分百著作权人”,还说“此作品早已在江苏省版权局登记注册,还说“登记号为:苏作登字-2012-A-10678你必须在你的博客上给我公开赔礼道歉,如不然,我们就走司法程序。”

 

他的博客纸条截图:

簌簌遭遇:碰到史上最无耻的文抄公!


簌簌遭遇:碰到史上最无耻的文抄公!


他的QQ留言截图:

 

簌簌遭遇:碰到史上最无耻的文抄公!

 

簌簌遭遇:碰到史上最无耻的文抄公!

 

至此,我已经忍无可忍了!是什么给了一个抄袭者如此的胆量?走司法程序?!你真敢吗?一个抄袭了我诗歌的人,竟然说他这两首诗歌已经做了公证,而且要与我对簿公堂。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如此良苦用心,仅仅为了甩掉“文贼”的名号!可谓煞费周章啊!

如果真是这样,那公证处岂不是狼狈为奸,为虎作伥?!

 

簌簌倒问了:拜托,你不好好修炼写诗本领,却在憋出两首所谓的诗歌之后先去做了“公证”了,这合乎常理吗?!莫非,你做了什么亏心事,担心有朝一日真会有人找上门来?

兄弟,诗歌可以写不好,但做人总该有个底线吧?????

  

在此也提醒那些只知道用心写诗的诗人朋友们:你们去“公证”过自己的作品吗?是不是赶紧想想,假如某个贼子成心把你的文字提前“公证了”,你那时可就一无所有了啊。

 

哈,走司法程序?!真的吗?簌簌倒是非常希望你真的走这一步,而不是仅仅为你自己的虚弱壮胆!只要你敢,我将一路奉陪!你还真敢贼喊捉贼哈?难道这世道就容许你这等人物翻了天不成??

我等着你走司法程序。看你能撑到何时!!

我是有十足的证据的,还真不在乎你的这些撒泼打滚。

 

三、簌簌的作品属于簌簌的证据(其实何须证据!):

证据一:《蹚过宋词的苏轼》是一组参赛诗歌,写于2010527,已发表于《诗刊》20108月号下半月刊(可搜索)。

 

证据二:《蹚过宋词的苏轼》于20108月获中国作协举办的“平顶山三苏杯”全国诗歌大赛特等奖及10000元奖金。这一点,平顶山人民、评委李晓雨老师、亲手把证书递给我的当时颁奖人中国作协杨承志老师等诸位师长都是证人。

诸位可搜索相关报道,及诗歌。

 

证据三:长诗《跟黄鹤楼谈谈江山社稷》

 

写于201071日。2010年我们去武汉送学生上大学,回来后写成,并投稿当年“黄鹤楼杯”全国诗歌大奖赛。(当时的比赛投稿邮箱:huangheloudjs@sina.com。我邮箱的发送信息依然保留,时间是2010/07/14。如主办方没有删除,这首长诗就一定还在这个比赛邮箱里面)。原稿因行数太多,虽能未获准参选,却留下了时间上的有力证据。(今年,该诗歌已发表于《红柳》文学季刊2013年第三期)

   即便小文贼说自己的诗歌已经进行了公证,那也只是2012的所谓公证。我的条条铁证都发生在 2010年。

    其余,我就没必要再多费口舌了吧。累~~

 

 证据四:我的发稿邮箱截图(点击看大图)

 最后一列就是参赛发稿时间:2010/07/14

 

 簌簌遭遇:碰到史上最无耻的文抄公!


    小子,在铁的证据面前,任何狡辩和抵赖都是无效的!你必须拿出足够的坦诚,端正自己的认错态度,才能求得原谅

   小子,此事因你而起,如果你不在自己博客针对此事公开作深刻的检讨严重的自我反省以及诚挚的道歉,我将进一步揭露你恶毒的嘴脸以及险恶的用心!

我谁也不想伤害,也请你自重。念在你也是喜欢诗歌之人,所以如果你认错态度好,此贴连同前贴我才能一并删除,给你留点最后的颜面。 

权且是为了诗歌吧。

 

——————————————————

:6月3日晚上我才突然发现,这个抄袭我诗歌的人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已经在我博客连续回帖威胁攻击谩骂35条之多,这是新浪留下的痕迹。

再加上他在我博客纸条和QQ留言,类似的言辞共有40条之多。简直嚣张至极!我曾看过一篇文章,名曰《不要跟老鼠赛跑》。跟你这种下三滥我已经无话可说。这已经不是你简单的道歉可以解决的了。

 微博相关内容已经取证。

法庭上见吧。小子,祝你好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