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路来森
路来森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0,187
  • 关注人气:1,3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秋水斋日记”·(第三十三周):

(2019-08-19 16:21:11)
标签:

情感

分类: 生活随笔

812日(周一)·第33周:

 

天气:阴,雨。

微信消息,昨天八点四十,台风登陆山东,但今日并不曾有明显的表现。雨,不大,偶尔落点儿;只是天阴得深厚,有风刮起。

感冒继续,早餐后,喝“三九感冒灵”一包,沉沉睡去,一直过中午十二点,方醒。妻,早已做好午饭,饭后,又睡至近下午三点。

起床后,觉得身体轻松了许多,于是,读书。

重点读《蒙田全集·第二部》·第十二章《雷蒙·塞邦赞》之第一节“唯有信仰才能窥测宗教的深奥精微”。第十二章,篇幅极长,自身即可构成一部书,故尔,译者将其分成若干节,也好便宜于读者的阅读。

雨意浓浓,台风未远,不得散步。

晚,倚床闲读,阅读《雨天的书》,数页。

 

813日(周二):

 

天气:阴,阵雨。

晨,起床,阻雨,不得外出散步。感冒,稍解。

上午,读书,重点读《蒙田全集·第二卷》·第十二章《雷蒙·塞邦赞》之第二节“骄傲自负的人”之一部分。兼读《苦竹杂记》,数文。

下午,读书,重点读《苦竹杂记》。

至今日,已是整整三天,足不出户了,是真正的足不出户,连楼门口都不曾迈出。闲居家中,一则躲避台风,二则也乐得享受如此安静而闲散的生活。吃饭,读书,偶尔也写点文字,时光缓缓流过,如此的安静,如此的泰然。

所谓“岁月静好”,此之谓也?

五点半许,友人电话,相邀吃饭,拒之。一则感冒未愈,二则天阴雨湿,外出亦大是不便;三则或许是自己年龄渐老,对于饭局越来越不感兴趣了。觉得,数人扰扰吃酒,到不如自己一个人,小酌一杯。

晚,倚床闲读,阅读袁小修之《游居柿录》第二章,一部分。

 

814日(周三):

 

天气:阴。

台风,终于走了;阴阴雨雨的三四天,今日,太阳终于露面了。虽然,也只是“偶尔露峥嵘”,但还是叫人觉得欢喜的。

上午,读书,重点读《蒙田全集·第二卷》·第十二章《雷蒙·塞邦赞》之第二节“骄傲自负的人”部分,毕。

《骄傲自负的人》一节,主要阐述动物的种种行为,及特性,并以之与人作出比较,从而证明人之“骄傲自负”。此段文字中,引用了大量的动物“行为”事例,读来饶有风趣。其中,众多事例,彰显出动物的某些性格特征,大有与“人性”相通之处。蒙田的最终目的,是想告诉人们:人与动物,是应当共生共存的。蒙田最后的结论是:“由此可见,我们自认为比动物优越,贬低它们,不与它们交往,不是出于理智,而是傲慢自大,顽固不化。”

蒙田生活的十六世纪,欧洲正处于宗教战争其间,杀戮无处不在,在连人性都得不到尊重的那个时代,蒙田却思考人与动物的“共生共存”,不能不说,很是彰显出蒙田思想的先进性。

中午,去邮局,支取近阶段单子稿费。现在的稿费,似乎“乱套”了,大部分打入银行卡中,小部分仍然以“单子”的形式发来;遗憾的是,打入银行卡的稿费,大多不注明是哪家报刊的,让人不知所以。

下午,读书,重点读邓云乡之《云乡食话》。

下午五点半,户外散步,一小时许。

晚,倚床闲读,阅读《知堂回想录》(三),两章。

 

815日(周四):

 

天气:多云,转晴。

上午,写作,写出短文:《青玉米》。

下午,读书,重点读《蒙田全集·第二部》·第十二章《雷蒙·塞邦赞》之第三节“最大的智慧是承认无知”,毕。

此一节,对于蒙田来说,似乎出现了一个“悖论”,一向以传播思想、生活知识为己任的蒙田,在这一节中,却突然大谈“学问无用论”。尽管,其最终目的,还是为了批驳人类的“自以为是”。

引经据典,在蒙田看来:学问,意味着智慧,而智慧,则可能意味着带来狡诈、阴谋,因此,人类还是返璞归真为好,归于原始,归于“无知”。走向极端,或许与当时法国的国内形势相关——宗教战争频仍,杀戮频现,所谓的文明,被践踏得一文不值。

不过,我还是更赞赏西塞罗的那段话:“没有工作比搞学问更加美好,我们通过学问,对天地万物、海洋星球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我们通过学问懂得了宗教、节制、大勇行为,使我们的心灵摆脱黑暗,看到人间万象,世事沧桑;我们通过学问获得生活幸福的保障,欢度人生的指引。”

下午五点半,户外散步,一小时许。

晚,倚床闲读,阅读《知堂回想录》(三),一章。

 

816日(周五):

 

天气:阴,雷雨。

晨起,沿丹河散步,这是台风雨之后,第一次沿丹河散步。

大为惊讶,整个小丹河,被洪水冲得一塌糊涂。垃圾遍地,烂污泥到处流淌,一些石栏杆也被冲倒了,竟然,还有两辆小轿车被冲在水中,其中一辆,挂在了一棵大柳树上。看洪水留下的迹痕,水大时,居然没过了高架桥,寻常,此桥高于水面大约有数米,不可思议,不可思议!

原先,很好走的道路,如今是处处障碍;先前清澈的河水,如今是浑浊不堪,黄浪浪的汪洋一片;原先盛放的荷花、翠碧的荷叶,如今,悉数遭到淹没,枯败萎蔫;道路上的一些石板,也被冲跑了,甚至于,一些本是规则安置的巨石,也被冲得七零八落,水流之大,就可想而知了。

近午,突发灵感,写出短文:《蒙田谈读书》。

下午,主要是外出购物。儿子发来短信,八点前小夫妻回昌乐。中国老人的特点:儿女一回家,就“忙”了。自己,亦不例外。

儿子儿媳,晚八点,回昌乐。

晚,倚床闲读,阅读《知堂回想录》(三),数章。

 

817日(周六):

 

天气:晴。

早起,去潍坊。

应潍坊市文联、《风筝都》杂志执行主编朱建霞老师之邀请,去潍坊参加《风筝都》杂志座谈会,整整一个上午,午餐后,回昌乐。

多年不曾参加这样的活动了,座谈会上,有相识者,亦有不相识者,据说,都是大有文学成就者。一些人,是多年来就在网上接触,真人却没有见过面,这一次算是见到了,也好。总之,感觉人真的不应该自以为是,夜郎自大——人才辈出,天外有天,正应了那句话:比你本事大的人多的是。

会议内容,很充实,是真正的谈写作、谈办刊,受益多多。不曾想到的是,自己这几年,足不出户,居然还被许多人关注,惭愧,惭愧。

学刚带去了他刚刚出版的新书《食客词典》,委托写一个评论文字。

下午,回昌乐。感觉很累,睡了半个下午。

晚,一家四口,另邀亲戚一家三口,计七人,于“富仁居酒店”,吃饭,只喝了一瓶啤酒。费币310元。

晚,闲读书,阅读《知堂回想录》(三),数文。

 

818日(周日):

 

天气:晴。

早起,却不曾晨练。

这几日,忙忙碌碌,打破了假日里正常的作息时间,感到颇为疲劳,工作,也偏离了正常轨道,不好,不好。觉得,还是安安静静地读书、写作好。

上午,饮茶,休息。去学校,拿取稿费单子,一宗。收到《蜀南文学》(季刊·自贡市文联)第2期,内发《生命的坚守》一文,挺高兴。

这个刊物办得不错,挺有水准。

下午,起床后,正准备读书。有朋友登门,带来新鲜花生、吊瓜等土产,于是,急忙泡茶待客。饮茶间,客人嗫嚅,提及将要为儿子买房子,手中……不多,只需1万元而已。欣然应诺,朋友开一次口不容易。继之饮茶,至五点许,带朋友去工商行取钱,未果(周末不营业,自动取款机无钱可取)。

于是,再邀一友,同朋友一起去“后东村”吃烧烤,答应明天11点前,将钱取出,送到他手中(乡下人说:“送佛到西天,好事做到底。”)。饮白酒六两许,冰啤一瓶,费币210元。

    晚,酒,饮多了,早眠。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