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琉球复国志士与天津

(2018-11-30 19:54:01)
标签:

琉球

复国志士

天津

大王庙

向德宏

分类: 天津地域文化

(转发)琉球复国志士与天津

——运河畔的南国悲歌(原题)

作者:周梦媛

(刊于《今晚报》2018-11-30)

 

美丽的冲绳是日本的南国之岛,那里曾是琉球王国。琉球人在珍珠串般的群岛上生息,建立国家,拥有独特的文化。明初,中山王察度向明称臣朝贡,就此开启琉球作为藩属与中国的交往。凭借有利地势,琉球通过海上转口贸易成为富有国家,号称“万国津梁”,可这富庶也吸引了日本的军阀豪强。如果说萨摩藩的野心被幕府在考虑利益的情况下多少压制,琉球在十七世纪初第一次被侵略后名义上还保持国体的话,那么在幕府被推翻后的十九世纪70年代,日本终于张开巨口吞下琉球。1871至1879年,不到十年时间,琉球从王国到藩国到冲绳县,琉球国王则从王降到公再降到侯爵。

  然而一个独立的民族总是有自己优秀的儿女。亡国之际,曾有众多不愿屈服的琉球志士,躲避着日本追击,渡海北上请求宗主清政府拯救祖国。这些志士被日本称为“脱清人”,他们“生不愿为日国属人,死不愿为日国属鬼”,在海外顽强而无悔地为挽救民族和祖国而奔波。这其中最为著名的,是王族向德宏一行。他们曾在天津逡巡,与北京的救国运动互相照应,最终在清帝国的斜阳下,谱写出一曲血色悲歌。

  琉球纷争

  1876年,向德宏等人来华,首先在福建福州柔远驿(琉球馆)停留,与先时到此滞留的朝贡使毛精长等人汇合。向德宏官居从二品紫巾官,时任琉球王府御物奉行,是主管财政的高官,也是琉球末代国王尚泰的姐夫,本身亦是王室支族,他在清末琉球复国运动中居领导者地位。琉球处在中日两国夹缝中,大多数士族除中国风格的唐名外,还有“大和名”,因此在日方资料里,向德宏多被称为幸地亲方朝常。其一行著名的尚有通事、世子师林世功(名城春傍,字子叙),都通事蔡大鼎(伊计大鼎,字汝霖)等人。在他们来华前后,“脱清者”前赴后继,以实际行动抗议着日本对祖国的侵略。众人通过闽浙总督将国王密信递交清廷,就日本蛮横阻挠琉球进贡清廷之事陈奏,等待救援。清廷以琉球“孤悬海外”“可有可无”,指示驻日公使何如璋与日外务卿进行谈判,希望日本对琉球待之以礼。另一边则令滞闽的琉球官员回国。

  清廷的态度助长了日人的威风。1879年3月27日,日数百军警强占首里王城,“处分官”松田道之指责琉球王“悖逆”,悍然宣布废除琉球国。4月又宣布设置冲绳县,5月掳琉球王及世子往东京软禁。仍在福州的琉球志士们于6月接到世子密信,大为吃惊,考虑到按照正常程序逐级禀报的话多费时日,耽搁之下恐社稷不保,遂剃发易服,扮作清人,秘密北上。自此,琉球救亡图存活动的高潮与重心转移至京津地区。向德宏于当年6月21日先行抵达天津,具书叩至直隶总督衙门李鸿章处。禀稿中详细叙述了日人逞凶、琉球灭亡的惨状,以及自己不愿忍辱偷生,故北上请清政府兴师讨伐日兵的恳愿。李鸿章亦已从驻日公使何如璋、闽浙总督何璟等人处知晓日人蛮行及琉球台湾之事,他对这位易服来访效秦庭之哭的远邦孤臣怜恤有加。在向德宏不肯回闽候信的情况下,为避免日人追杀,李鸿章将其安排在衙门西侧大王庙居住,并吩咐津海关道员郑藻如多加照应,该庙的位置即在今天的三岔河口。其间,李鸿章和郑藻如等就琉球与日本之事多次召见询问向德宏,向具为答之。

  当年7月23日,向德宏再次上书李鸿章,再叙琉球之危,以及自己熟悉日本国情文字,愿意充当向导先锋,带领问罪之师光复国土的愿望。在此之前,针对中方不断的强烈抗议,日本驻华公使宍户玑将来自外务卿寺岛宗则的来信交给清总理衙门,多方面论述琉球专属日本。李鸿章将此信转交大王庙里的向德宏。向德宏见信,写成《登覆寺岛来文节略》,有力地逐条据理驳斥了日方的谰言,又将可证日人观点矛盾的萨摩藩士著书《冲绳志》部分译成汉文,交给李鸿章。8月22日,李鸿章将向的两次上书及《节略》上呈,总理衙门即对宍户玑发出照会,反对琉球为日本专属之论。

  分岛方案

  嚣张蛮横的日人并不理会中琉双方的抗议。在派遣冲绳县令、强行接收琉球各项事务的同时,日官与琉官冲突不断。8月,日警竟以煽动罪为名,一举拘捕百余名琉官及百姓,进行残酷拷打,且关闭学校,不许琉球人子弟读书,“囚官虐民”,不愿屈从日人残暴的官民或逃出海外,或被逼死,琉球笼罩在人心惶惶的恐怖氛围中。类似的报告一件件传达到福州琉球人处,他们决定再次北上,向清廷泣告。当年9月29日夜,毛精长、林世功、蔡大鼎等人从福州出海,辗转于10月7日到达天津大沽口。此时大沽口水浅,渡轮不能进入,几经卸货和换船后,10月11日戌刻客船终于到达紫竹林码头。一行人上岸,住宿在客栈高升店;转天又移居至河北宏盛客店,与向德宏会合。那一天,他们听说了“分岛方案”。

  分岛方案要从该年5月美国前总统格兰特访华访日说起。当时恭亲王奕和李鸿章会见了格兰特,希冀其从中调停中日就琉球之事的争端。格兰特作为前总统,已经不能代表美国政府的立场,但他提出了“分岛方案”,将琉球国一分为三:久为日本窃据的北方五岛归日本;中部各岛归琉球,中日两国设领事保护;南部八重山、宫古诸岛归中国。7月,格兰特至日本,阐述其见解,但当他9月返美后,日本其实并不满足于这个方案。停留在津的琉球志士们并不清楚内情,以为成定局,不日将有日官来华了结此事,遂未在天津久留,10月16日,便从河北启程往北京,三天后到达。向德宏则留在天津,继续向李鸿章请愿。

  毛精长等人到京后,开始向总理衙门、礼部等不断上书请求解救琉球,冬去春来,“仰望中朝之救,如赤子之望慈父母”。但已趋沉暮的清朝彼时内忧外患丛生,无暇分身,对待琉球案,只能一边劝慰琉官归国,一边以美国人建议为基础考量,一边与步步紧逼的日使周旋。向德宏在津从李鸿章处获得的信息成了在京琉球人行事的根据,一年之内,九封上书,字字泣血。

  1880年3月,明治政府又遣竹添进一郎来华,此人不日便担任驻津领事,这时却早已与李鸿章谈判琉球问题多时。竹添到天津,一改之前格兰特的说法,称日本欲以琉球南岛归中国,中、北之岛归日本,又提出修改增添《中日通商条约》。日人正是在清国边境烽火四起之时,趁机加速将琉球收入囊中。此时清俄伊犁争端未解,在部分官员“联日拒俄”的鼓噪下,清廷与日本就分岛改约进行谈判与密议,至当年十月。

  自杀请愿

  不过琉球志士和清廷有识官员都深知,日人的野心不止于分岛。李鸿章本有欲以南岛交还琉人、另立琉王之意,询问向德宏。此时,依然住在大王庙里的向德宏,在李鸿章心目中早已是一位“忠贞坚忍之操视包胥殆有过焉”的爱国忠臣。他呈上自己画的地图,述说琉球南岛“土产贫瘠无能自立”,在南岛立国无异于灭亡,是断不能行之事,说完,便伏地大哭不起。李鸿章对此,抱有深深同情之心,他也考虑到,日人断不会满足,南岛枯瘠,终究还会落到日人手中,于是接受了这位仁贤孤忠之臣的建议,在谈判即将结束之前,向总理衙门递函,奏请球案缓结。对日本,则尽量拖缓延宕,数年之后,倘若清朝水师完备,或许能震慑日本……

  然而,琉球志士和李鸿章都没能看到美好愿景的实现。一方面,日人不断对在华琉球人的活动进行刺探及威胁,另一方面,清廷部分官员也担心琉球复国活动会对外交局面有所影响,陷入既默认其存在又时而拒收其上书的犹豫中。在京的毛精长、林世功、蔡大鼎等人,不停奔走于各衙门求救的同时,也常痛哭求助于诸位大臣,甚至逢朔望之日必往正阳门内关帝庙祈求国事。如此一年有余,复国依然无望。悲愤绝望中,上书联名使之一的通事林世功,这位曾作为琉球国最后一批留清官生学成归国、满腹诗书的文士,在呈递给总理衙门最后的请愿后,毅然自杀,壮烈殉国。时为光绪庚辰六年十月十八日辰刻(1880年11月20日8时左右)。

  林世功之死,震撼京畿。“都邑见闻者,无不叹美。”清廷以琉臣林世功忠烈可嘉,赐银二百两郑重归葬其于张家湾。与此同时其一行琉臣尚有一人绝食而死,二人与日后客死北京的同志一起,均长眠于张家湾的琉球人墓地。他们的忠举导致清廷官员坚持以延宕态度对待日本的步步紧迫,将分岛改约案搁置,粉碎了日本欲与西方国家在华既得利益均沾和蚕食琉球不被清廷干涉的企图。

  后人访津

  琉球志士们依然在各处为复国奋斗。1881年秋,久居大王庙的向德宏启程离津前往福州,与那里的同志会合,在彼处继续向他们认为是对外强硬派的督办福州军务左宗棠等人上书请求拯救琉球。然而这段时间里,越南之役又起,中国的宗藩体系陷入分崩离析中。天津依然是琉球复国运动的重要据点,接替向德宏的琉球人不少反多,有此前在北京的蔡大鼎、王大业、蔡锡书,还有王族富盛朝直等人,从日方追踪脱清者的资料分析,他们多投宿于客店中。1885年5月,向德宏再次返津,以琉球战略地位之重要展开分析,三度投书全权大臣李鸿章。他应该也知道,李鸿章依旧挂念着琉球,以至于在与日本驻天津领事竹添进一郎、驻华公使榎本武扬的会谈中,依然为琉球案未结之事,交锋往来,忧心不已。

  但是,那支曾为李鸿章和琉球志士寄予希望的水师舰队,于1894年的甲午战争中惨败。中日之间签订的《马关条约》,让中国宗藩体系最后一块基石崩塌。一直以来为众人所殚精竭虑的琉球复国运动,事实上也归于失败。只是那些曾奔走于各地、往来呼号的志士们,也大多没能看到这幅惨景。向德宏早在1891年5月24日逝于福州,在他前后,毛精长、蔡大鼎等人,纷纷遂了他们“生不愿为日国属人,死不愿为日国属鬼”的心愿,皆是义不屈节,客死中华。

2016年5月,日本冲绳当地报纸《琉球新报》报道有冲绳人团队访问京津。在天津,昔日琉球复国志士的指导者向德宏的后代、渡久山朝一老人,满怀激动的心情,在有关单位研究人员带领下,前往“总理衙门”所在位置参观。那张被标注“总理衙门旧址”的图片,是天津红桥区大胡同影院街附近。这些冲绳客人应该是要找李鸿章的直隶总督衙门,不知在那次行程中,他们有没有一并看看三岔河口、旧紫竹林地区,还有蜿蜒的海河,看看这些曾经见证和承载了他们祖先的救国恳愿、为忧泪浸透、悲歌流淌的所在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