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董月凯:天津方言研究的里程碑——读谭汝为教授主编的《天津方言词典》

(2017-07-28 09:17:16)
标签:

谭汝为

天津方言词典

方言研究

里程碑

分类: 天津地域文化

天津方言研究里程碑

——读谭汝为教授《天津方言词典》

董月凯  

(天津师范大学国际教育交流学院讲师,博士

本文5000余字,刊于《社会科学论坛》(月刊)2017年第7期


前言

由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谭汝为教授主编的《天津方言词典》喜获第十一届天津市优秀图书奖和第十四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天津方言词典》的出版是天津方言研究的又一里程碑。我国历来的语文学家素有搜集各地俚俗土语、探索方言词汇异同的传统,西汉扬雄(前53—18)的名著《方言》,就是世界上第一部系统的方言比较词汇集。后世人们编修地方志,往往以一定的篇幅列举若干独特的词语加以必要的解释,就称为地方志中的“语言篇”。


董月凯:天津方言研究的里程碑——读谭汝为教授主编的《天津方言词典》

20世纪60年代,著名方言学家丁声树先生(1909—1989)就在报刊上发表文章,呼吁方言研究应从单纯着眼于语音调查转到注重方言词汇调查方面上来。自《方言》杂志在1979年创刊以来,已发表过不少记录一个方言点词语的文章,方言研究园地中方音之花独放的局面被打破了。不少地方的方言工作者,在调查方言时都能注意到方言词语的搜集和整理,特别是在编写普通话学习手册和编纂各地的方言志时,都列出本地方言和共同语的词汇对照表。这就使方言词汇的调查研究直接和推广普通话、编写方言志这两项覆盖全国各省(市、自治区)的语言工作挂起钩来。然而,要真正做到把各地方言在词汇上的差异进行一番全面而系统的分析研究,须借助在广收某地方言词语的基础上编纂的科学的方言词典。直到20世纪末,李荣先生(1920—2002)主编的《现代汉语方言大词典》出版完成,结束了长期以来方言词典工作较为薄弱的局面,不过这部词典由于当时的条件和多种考虑并未将天津方言纳入其中。2004年12月,在纪念天津设卫600周年之际,《天津通史》编纂工作正式启动,作为“天津通史专题研究丛书”,《天津方言词典》的编纂与出版具有重要的文化意义和学术价值。

《天津方言词典》折射出天津地域文化

《天津方言词典》写作修订历时四年,修改五次,共收录天津方言词语5300多条,天津方言歇后语800多条,天津民俗文化词语200多条,总计收录条目7500多条。广义的方言词汇指方言里所有的词语,包括那些和普通话只有语音差异的词。狭义的方言词汇单指方言中那些和普通话用字不同或构词法不同或意义、用法不同的词语,显然《天津方言词典》的收词专指后者。1950年南开大学就曾编纂过《天津方言小词典》,进入新世纪如韩根东《天津方言》(2003)、李世瑜《天津方言俚语》(2004)、林希《天津话逗你玩》(2007)、谭汝为《这是天津话》(2009)、章用秀《天津老俗语》(2011)等,此外《天津通志·民俗志》、《中国民俗大系·天津民俗》、《中国谚语集成·天津卷》等,以及李世瑜、李行健、刘思训、国赫彤、韩根东等先生关于天津方言词汇的研究成果,今由《天津方言词典》将精粹纳入其中。

词典所收特殊词语保留了丰富的天津城市记忆,“折射出天津地域文化的时代特征”如天津方言词语中保留着中外语言接触的“混血儿”,如“【膀大力】英文‘boundary’音译,意为边缘,引申为到头、到底、到家的意思。后由洋行传到码头。当时,膀大腰圆卖苦力的装卸工,被称为扛大个儿的‘苦大力’。在码头扛包装卸是实打实的硬活,来不得半点儿偷懒耍滑。‘膀大力’即引申为说实在的、说真格的、不带掺假的意思。跟您说~的吧,最低价800元,再少不行了!|说别的都是老爻,挣钱养家是~的!”旧中国人们往往用“洋泾浜”这种说法来指当地人在外来的商人、水手、传教士等打交道的过程中学来的一种变了形的外语。

词典在释义时并不满足于交代清楚一般的词义,还注意到方言词的本义和引申义,且从修辞角度作必要的说明,如“【搭罐儿】①斗蟋蟀术语。格斗落败一方或一味躲闪不张嘴的蟋蟀,由主人用手将其从罐里搭出。②比喻从队伍中剔除。嗨,说你啦,大个子怎么长的,排顺了,再不守规矩就把你~啦。③比喻因能力不足或工作失误等而被撤职调离。有嘛好说的,足协这帮人都该~!④比喻在体育比赛中,因表现不好而被替换下场或被淘汰。这个黑人外援下半场就被~了。|这场比赛再输了,可就彻底~了。

《现代汉语词典》(第六版)“【素净】颜色朴素,不鲜艳刺目:衣着~|陈设~而大方。”而天津方言“【素净】安宁。小活祖宗,你是不遭点儿灾惹点祸,心里就不~啊!|过日子不求荣华富贵,平安~就好。”天津方言的“素净”指内心的安宁,不同于普通话中指颜色朴素的“素净”。另外天津方言中还有“素净”AABB重叠式——“素素净净”,“【素素净净】指生活平和安静。肉馅儿的今晚吃,素馅儿的明天吃,一年~,平平安安。”天津方言中还有一些与饮食有关的词语,包子是从古代的馅馒头演变来的,有山东大包子、开封灌汤包、无锡小笼包、广东叉烧包……最著名的是天津狗不理包子,天津包子享誉大江南北,无论走到哪里都可以看到经营“天津包子”的牌匾。天津话中自然有一些跟包子相关的俗语,例如“【包子有肉不在褶儿上】包子外表大同小异,所蕴藏内容却丰富多样。比喻不要计较外在形式,而应注重实际内容。”“包子有肉不在褶儿上”其引申义是不能用人或事的外表现象代替本质,体现了天津人务实低调的性格特点

再如“【三级跳坑】比喻房里比院子低,院子比胡同低,胡同又比马路低的简易平房。~,就是在马路伸手能摸到屋顶,下雨时屋里积水没膝,冬天阴冷潮湿的住房。|1985年随着城市改造的大力推进,天津市的~式住房得到了彻底改造。”“三级跳坑是天津人对地势低洼,雨季经常遭受淹泡之苦的居民区的一种形象的称呼,位于和平区山西路的松寿里,在住房改造以前就是这样的一处三级跳坑由于房屋地势低洼,屋内潮湿通风条件差,特别是夏季,赶上闷热天常常让人透不过气来。雨天十有八九屋里要进水,必须准备好盆盆罐罐往外淘,许多家庭的家具因雨水浸泡而遭了秧。位于河西区南北大街的“原北洋工房三级跳坑遗址”还是天津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随着上世纪末天津市市区平房改造的基本完成,“三级跳坑”渐渐淡出人们的日常生活。

北京人讲“石头剪子布”,天津人却说“锛铰裹”,“【锛铰裹】游戏决定排序或赌输赢分高下时,竞争双方将右手放在背后,高声齐呼—铰—裹’,右手随着三个节拍下顿三次,然后迅速伸出右手,或以拳头做锤子状;或伸出食指和中指做剪子状;或摊开手掌做布状。‘—铰—裹’突出了循环相克相生的三种工具(物品)的功能,即锤子锛剪子,剪子铰布,布裹锤子。锤子胜剪子,剪子胜布,布胜锤子。”正如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侯精一先生指出的那样“京津相距很近,但‘锛铰裹’体现出天津文化的生命力,这是它的根基,也是老百姓的东西。如果我们不做深层的反映,不将这些东西记录保存下来,甚至拍摄下来,我们就对不起天津人。

《天津方言词典》将天津方言研究引向深入

从汉语方言共时分布看,天津方言于《中国语言地图集》(1987)划属北方方言冀鲁官话的保唐片。从方言学的角度,汉语方言有两种特殊的分布,一是方言岛,二是海外方言。天津方言涵盖了方言岛和海外方言,这两种特殊的汉语方言分布。方言岛指是存在于某方言区域内的操另一种方言的人群居住的小块区域。这样的小块方言犹如大海中的孤岛,所以形象地称之为方言岛。云景魁、汪寿顺《天津话形成初探》(1986),李世瑜、韩根东《略论天津方言岛》(1991),都对天津方言岛的形成问题进行了讨论。直至2010年和2011年,天津市政协文史委由南开大学、天津师大的语言学专家组成“天津方言寻根调研组”,先后两次赴安徽调查,奔赴宿州、蚌埠、合肥,固镇、灵璧、凤阳、蒙城等地。调研组分成语音组和词汇文化组,通过比较细致深入的田野调查,获取了大量的录音及调研资料。

词汇调查表明,固镇、宿州、蒙城与天津方言词汇相近,而凤阳最远,合肥次之。词汇组认为,与天津方言相似的淮北方言,以固镇、宿州和蒙城这个三角区域为中心,其四界范围大致是:江苏徐州市以南,淮南市以北,涡阳县以东,“五泗灵”(五河、泗县、灵璧)以西,天津方言的基础方言很可能就来自这里。语音调查主要是该方言点音系和连读变调情况,以听音记音为主,辅以录音分析。语音组认为,天津话可能来源是当时军队里通用的明代“南京”(南直隶,包括今江苏、安徽)官话。经过600年的发展演变,今天的天津话在语音上与固镇等地显示出较突出的相似性,可能是同步发展的结果。

1【明代海防、边防示意图】


董月凯:天津方言研究的里程碑——读谭汝为教授主编的《天津方言词典》

 

《天津方言词典》的问世势必加强天津方言岛的研究,丰富与发展“军话”研究。军话是由于历史上军队的驻防或屯垦而形成的具有方言岛性质的汉语方言。目前见诸报道的军话主要散布于闽、浙、粤、琼、桂等省。明代中后期多数地区卫所制的名存实亡使许多地区的“军话”消失了,清初的动乱及卫所的裁撤使军话散布到卫所以外的地区,有的逐渐改变了面貌。军话研究对方言岛方言的形成和发展及方言学理论的探讨有着重要的意义,其“活化石”的身份也有助于近代汉语共同语语音的正确构拟,并由此将汉语发展史上连接古今的重要一环的研究工作引向深入。

天津方言称膝盖为“玻了盖”,据调查山东、河北、北京等不少地方称膝盖为“波罗盖”(或经语音换位变成“格棱拜”,即声母形式为“k-l- p”),有研究表明“波罗盖”是女真语“波罗”与汉语“盖”的合璧词,冀鲁官话有少数词语来自北方民族语言,有些已进入通语而走向其他方言。而据台湾李仲民先生的研究在广东肇庆端州、深圳沙井和珠海井岸,即珠三角的边缘,将膝盖称为“菠萝盖”,地理语言学将“菠萝盖”于珠江三角洲地区的特殊分布称为“跳跃扩散”。“玻了盖”、“波罗盖”、“菠萝盖”的声母形式均为“p-l-k”的三音节词,各说法之间相似的语音形式是否与军话有关,都需要语言学工作者给予进一步的关注和研究。

海外方言指的是海外华人社区通行的汉语方言。世界各地有150个海外方言社区,分布在亚、美、欧、澳、非各大洲,总人口超过2500万。学术界普遍认同的汉语七大方言中,粤方言、闽方言、北方方言和客家方言有海外分布,使用人口最多的是粤方言和闽方言。“海外天津方言”应引起天津方言学界的关注,例如马来西亚的“天津村”,1913年9月20日,由英国政府招募的108户华北人家从塘沽码头登上英国“加洋号”轮船,开始了一段改变几代人命运的航程。由于这些人家以当时的河北省天津县人数居多,所以后人多称自己的群体为“津侨村”(现称“天津村”)。他们用英殖民政府分发的每户十英亩土地,在热带雨林中开荒垦殖。尽管后来有近一半人由于种种原因返回了老家,但定居下来的人凭借聪明、勤劳、奋发向上和“抱成一团”的互助精神,创办学校、成立会所、开辟“第二天津村”,树立了华人目前在马来西亚东部地区的重要地位。目前除了部分人还住在原住宅区,“津侨村”的后代们有的已分散在亚庇市内居住,有的已迁移到了吧巴县巫路金马利(村),这里被天津人后裔称为“第二天津村”。 马来西亚“天津村”是目前已知移民东南亚最大的中国北方华人聚集区,当年的108户400余人发展至今,已有近万名后裔,天津方言于当地的使用、活力及变异都需要投入更多的调查与研究,海外天津方言是天津方言研究急待开垦的新领域,《天津方言词典》的出版无疑为海外天津方言研究的展开提供了可靠的依据。

结语

董月凯:天津方言研究的里程碑——读谭汝为教授主编的《天津方言词典》

最早对天津话提出分析的是清末津门学者华长忠,华氏晚年所撰《韵籁》四卷,作为天津话的代表性韵书,曾在二十世纪引起等韵学家的关注,成为等韵学的研究对象。进入二十一世纪,《天津方言词典》将天津方言研究推向了一个新高度”,词典以大量田野调查和众多现当代津味小说为依据,从口语和书面中择取吸收典型的方言词条和例句,为天津方言与普通话的比较、词汇特点归纳、词源考证、词汇演变等领域研究工作的进一步提升,贡献了丰富可靠的语料作为天津方言研究的里程碑,《天津方言词典》的出版势必进一步传承和发扬天津本土的历史文化,吸引海内外更多语 津方言的研究将由此提升至新阶段。

                (注:为压缩篇幅,将注释23条,参考文献15项,一律删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