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时评5月] 看电影,本来是件体面的事情

(2011-05-11 15:30:25)

[时评5月] <wbr>看电影,本来是件体面的事情

 

1

北京最近搞了个什么“北京电影季”,手笔大得很,密密麻麻排了好几百部中外电影,但可能是这霸气不小心侧漏了,活动过程中,各种狼狈不堪。最糟糕的是,这个活动给人的感觉相当苦,好像看电影是件特别不体面的事情,经常是必须偷偷摸摸的。

在这期杂志的《被忽略的50部华语电影》专题里,我推荐了一个比较新的电影,刘杰导演的《碧罗雪山》,它也参与了这个展映。这大约是今年目前为止我看到最好的华语电影,但在电影院里,你几乎看不到它。喜欢文艺片的,只好现实一点,稍微再等一等,去看顾长卫的《最爱》。

 

2

顾长卫的《最爱》从前叫《魔术时代》,长久以来误以为他是受了诺兰《魔道争锋》启发,要搞一搞中国的古彩戏法,据说最早它还曾有个更彪悍的名字,叫《七十里铺列传》。结果,居然跟魔术,没有一毛钱关系。也罢,相比同期上映的很多真不太体面的电影,这起码是个“作品”,它讲了两个艾滋病人的奇异爱情和一系列啼笑皆非的乡村幻景,让人想起加西亚·马尔克斯《霍乱时期的爱情》,但马奎斯先生主讲爱情,而顾长卫似乎在“霍乱”和“爱情”之间,没有最后拿定他的主意——

90年代,一群因卖血染上艾滋病的农民,被挤兑到村外小学校里过集体搭伙的日子,其中一个自打染了病就再没跟媳妇过上性生活的赵得意,看上了村里最漂亮的媳妇商琴琴。这个商琴琴,为了买一瓶城里人用的能让“头发顺得像流水一洋”的洗发水,背着家里人偷偷去卖了一回血,倒霉也染了病,让男人遣到学校里来了。赵得意瞅准机会,跟人商琴琴热乎了一把,没想到,热乎出了一段生离死别的爱情。

顾长卫的意思是,“当瘟疫蔓延,欲望蔓延,爱也在蔓延。”爱情这块,依我看,他讲得是一如既往地矫情,可我喜欢他讲生死。这片子,总体就是不断死人……

第一个死的是“我”,“我”是这个故事的讲述者,村民赵齐全的儿子。赵齐全是最早带村民卖血的人,村里人恨他,暗中给他儿子吃下了药的西红柿,想让他断子绝孙。整部电影贯穿着这孩子善解人意的旁白,如村庄上空袅袅的白烟。第二个死的是个瞎子,故事正篇,就从他在场上唱河南坠子《吹牛》开始,当中有一句,“我本是老天爷他干爹,你看我体面不体面”,鲜活地紧——什么是老百姓?牛逼你就去挣钱,没钱你就吹吹牛,好死不如赖活着,向死而生、向生而死——瞎子以为艾滋病(故事里隐晦着叫“热病”)有治,唱得那叫一个欢,那叫一个浪,结果发现压根儿没药医,谁得谁死,登时七窍流血。前一刻还乐活着,下一秒就气煞了,这也是老百姓。三一个死的是孙大嘴(孙海英),村长,他也不是病死的,我感觉他是让自己吓死的,因为他有个红本本,里头记载着“这些年全村不能说的秘密”,这玩意儿一丢,他就崩溃了。这里头显然是有甚寓意的,可具体寓了啥,电影未表、不表、不方便表,其实没在这上头大做文章,也是这电影可爱的地方。第四个死的是偷了商琴琴袄袄的李建华(忘了他在片里叫啥了),他真是病死的,临终前那场戏,笑中带泪,很黑色。

第五个死的,是蒋雯丽演的粮房婶,这是个特可爱的角色,爱惜粮食,也偷粮食,大家搭伙,她负责做饭,趁机偷米藏在枕头里,后来老母猪偷吃了她的粮,她骑着母猪游街,让猪摔下来,一气之下就死了。第六个死的是说话必用喇叭筒的大喇叭(王宝强),说话必用喇叭筒,这个设计就很有点儿马尔克斯了。

再死,就轮到男女主角了。他们的死法是比较壮怀激烈的,但剧透可耻,我只能让自己可耻一半,不多说。可说的是,郭富城演农民,包括口音,很花了些功夫,比想象的要好;章子怡倒怎么也不像农村妇女,那适可而止的小身材,那心比天高的小眼神,还是玉娇龙。

一票演员,多有惊喜,陶泽如演小学老师,表演没的说,绝对第五代早期电影灵魂附体,让人万没想到的是濮存昕,他在《一轮明月》里演弘一法师,远不如这个重情无义的乡村市侩威武,那龅牙,真提神!冷丁一看还以为阎王爷呢。也许,他就是阎王爷。

《最爱》片尾字幕结束后,导演追加了这么两个镜头,很费解,大家来辨辨:

一个拎着塑料袋的男人打开自家院门,他弯下腰,在门前空地上摆了俩“二踢脚”,正要点,却突然被一声巨响惊吓,他应声抬头,村庄上空正飞起一团礼花。考虑到演这农民的是顾长卫他本人,其意图就更难揣测,姑且有三:1、跟某些艺术片导演一样,顾长卫也自恋,非要在片尾露脸,暗示这是一部他本人相当满意的作品;2、赵得意和商琴琴去世后不久,娘娘庙村迎来了农历新年;3、眼见村里的热病病人终于都死完了,村民松了口气,出于某种心理,一个村民打算放放鞭炮,却被人抢了先。

究竟哪个更不靠谱,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认为《最爱》是个体面的电影,如果你把最近上映的国产片全看一遍,简直可以称它为“年度十佳”。我不光在夸这部电影,还在骂这个尸横遍野的狗年月。

 

3

十年前,刚开始做电影杂志那会儿好像做过这么一个选题,盘点阴沟里翻船的好莱坞超豪华大片。哪一个叫超豪华?耗资快三亿、差点让福克斯破产的《埃及艳后》,首当其冲。当时做这选题,是想让读者看看那些资本主义败家玩意儿是怎么霍霍美金的,那时候美金值钱,那时候电影再烂放现在也算经典,那时候伊丽莎白·泰勒和理查德·伯顿还是两口子。

十年过去了,我们终于也有了《战国》。

——《战国》在违背了一切基本常识作业的情况下,居然拍成了、上映了、赚钱了……我们能说啥呢?好在它是拍了个电影,不是盖学校。

 

4

月底还有盛事,《关云长》PK《新倩女幽魂》。

麦庄版《关云长》一出,据说有四个同题电影都散了黄儿,来的时候气势汹汹,兜里揣着小煤窑的钱想消费老祖宗,走着走着就偃旗息鼓……自古以来,坏项目就跟屁一样,憋在肚子里酝酿的时候都是呲牙咧嘴的,生怕不够响,响过之后呢,烟消云散,不了了之。再见,还一笑泯恩仇呢,这,就是江湖。

麦庄版《关云长》拍得认真、诚意,但真不好看,香港导演在大陆拍历史正剧,价值观混乱简直是必然的。吴宇森的《赤壁》开了个不好的头。当然,再糟糕,也不耽误赚钱,只是可惜了关云长,往后黑社会打仗前再拜关二爷,猛然想起婆婆妈妈的甄子丹,估计心里都得先凉半截。

《关云长》对不住关二爷,《新倩女幽魂》对不起张国荣。

《新倩女幽魂》,像一部完全没有3D效果的国产3D电影,国产3D你懂吧,特效好,全靠黑漆麻乌。坏电影,黑,是一种美德,起码能看的人没脾气。

真的很庆幸自己有生之年曾经赶上了香港电影的黄金时代,无比怀念在录像厅里闻着别人臭脚丫子看港片的毛茸茸的年代……那些日子,去了就不再来。

——金像奖用《打擂台》招魂,倒证实了香港电影的完败。想起来就是一泡泪。

 

5

这个月,西德尼·吕美特去世了。

想起来,就好像自己的中学老师得病死了一样。他的很多经典作品,简直像电影教科书一样完美,《十二怒汉》、《东方快车谋杀案》、《热天午后》、《电视台风云》……一个靠谱的电影导演死了,人们会真心怀念他,这么朴素的爱,在中国,有时候都是奢侈。

 

 

 

     本月推荐外语片

 [时评5月] <wbr>看电影,本来是件体面的事情     [时评5月] <wbr>看电影,本来是件体面的事情

 

《归途》The Way Back 美国

彼得·威尔导演,根据斯拉沃米尔·拉维茨《漫漫长路》改编,1939年,一群从西伯利亚集中营逃出来的苏联罪犯,徒步穿越西伯利亚、蒙古、中国,最终从西藏抵达印度,这电影看着有种笨拙的感动。老流氓科林·法莱尔演得颇有神彩。

 

《欲海情魔》Mildred Pierce美国

HBO五集迷你新剧,改编自詹姆斯·凯恩的黑色小说,1945年曾拍同名黑色电影,琼·克劳馥主演。凯特·温丝莱特的剧版,单就30年代女性时装而言,都很值得一看,而她低调的表演更是赏心悦目。片名《欲海情魔》相当不着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