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北国风
北国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22,982
  • 关注人气:4,2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又见“山里红”

(2020-09-14 13:47:10)
标签:

又见“山里红”

回忆往事忆旧故事照片

历史情感文化健康图片

摄影图片旅游景观山水

娱乐时尚旅游图片摄影

分类: 旅游游记

又见“山里红”

李爽

又见“山里红”
  
进入到8月份之后,山上的野果就会陆续成熟了,伏山里红也是这个月份成熟。前两天合唱团的几个朋友约好了,大家一同去清河区的“斛米沟”采摘伏山里红。

我们各自带上事先在家做好的饭菜,准备中午在山上野餐。我们是自驾车去的,刚进村就受到了年过半百的果农夫妇的热情迎接。当即就发给了我们她事先准备好的塑料袋儿和剪刀,并亲自领着我们上山采摘。

其实,这夫妇俩是我们春天来这里赏梨花时才结识的。那天,我们在沟里偶然相遇,他便诚心实意的邀请我们到他家坐一会儿再喝点水。夫妇俩的热情让我们觉得他老两口具有山里人的淳朴和实在。几句寒暄的话说过之后,我们就好像成了一见如故的朋友。他还拿出崭新的音响设备,让我们在他家的院子里载歌载舞,原来他家这台音响也是专为乡亲们来他家跳舞娱乐而买的。我们也不客气,随着音响响起了欢快的旋律,我们在他家又唱又跳,玩得特别开心。临走时,他还邀请我们秋天时再来他家品尝烀苞米和茄子土豆的农家饭菜。

    我们上山的路坑洼不平,大家的心情却高高兴兴。春天时我们来这里观赏到的是满山的雪白梨花,如今已经变成了压弯了一根根枝条的梨子。穿过梨园我们来到了一片伏山里红密集的区域。远远望去,浓绿色叶片的间隙中隐隐约约露出串串红点,既像红色的小灯笼,又似少女害羞时的绯红,半遮半掩地藏在树叶的后面迎接我们。

大家顾不得再去欣赏拍照,而是急不可待地围着伏山里红树采摘起来。这时,又听果农说远处高坡那里的伏山里红又大又多。于是,又按照她的指点我们来到最高处的一片伏山里红树下。只见又大又面的伏山里红一串串地挂满了枝头,看得我们人人眼馋。我赶紧放下手中的东西,就近就便站到一棵树下,手忙脚乱地采摘起来。

我不管不顾地大把大把地连撸带拽,不一会儿的功夫就装满了塑料袋。然后我们几个人坐在树下小憩一会儿,大家谈论最多的就是我们今天采摘收获的快感。

又见“山里红”

又见“山里红”
  
这让我想起五十多年前我第一次去农村采摘伏山里红的情景。

那是1968年的秋天。当时我只有12岁。有一天,我大姑从沈阳来开原要回李家台廖家沟村老家。放暑假在家家呆的正无脊六兽的我,征求妈妈的同后意就随大姑去了廖家沟。

那天我们乘坐了两个小时的公共汽车才开进了山区。我见四周的大山好似把我们都包围起来了,我甚至有些担心返程时还能不能找到家?

汽车的终点站那时只能到李家台乡,下了车还要在这里等候村里来接我们的马车。廖家沟村是山沟里的一个自然小村落,由于山路不好走,只有转乘马车才能到达。我和大姑一起登上了马车,慢慢悠悠地颠簸了一小时才到了廖家沟村。

山沟里的人特热情,亲朋好友听说城里来了客人都过来看望,有的拿来自己舍不得吃的鸡蛋,有的拿来蘑菇和山野菜,还有人诚心诚意地邀请大姑和我去他家吃饭,真是让我感到心里暖暖地。

大姑有个表哥,他家有五个孩子。老二小名二丫蛋她与我年龄相仿,于是我俩成了好朋友。我俩天天在一起玩,不是玩爬山采野菜就是玩下水捉泥鳅。

令我最难忘的是“二丫蛋领我去沟里采摘伏山里红。那天她带了两个小筐,分了一个给我。然后,我俩手牵着手上山。沿着小河边儿,踏着青草地。头一次来到农村的我,看什么都好奇。我们一会儿采野花,一会儿抓蝴蝶,一会儿看到小溪的水里有游来游去得小鱼,我又想捉鱼……

“二丫蛋催促我:“你快点儿走吧,咱俩今天就采伏山里红”。我像个跟屁虫似的跟在她后面。大概由于我当时太小,只觉得那山太高、树也高。伏山里红又多长在高处,小孩子干着急够不着。“二丫蛋是个“鬼子溜”,只见她先用镰刀钩下树枝递给我,我就可以直接用手往下撸伏山里红了。于是,一串串的伏山里红噼里啪啦的都落到我的小筐里了。

我俩采摘的很快,一会儿小筐就满了。刚要返回时,我的手突然红肿了起来,而且像针扎似的疼痛难忍。我立刻大声喊叫“好疼啊!”“二丫蛋”急忙跑过来一边查看我的手,一边用力地挤那红肿的部位,还用嘴使劲地嘬了一口。然后她像医生似的给我确了诊:“你的手被树上的杨拉子蛰了,无大事”。我强忍住泪水跟在她后面,走在下山的路上。

也许是手不断剧烈疼痛的缘故,我觉得下山的路忽然变得很长。我再也无心捉鱼摸虾了,野花也不想采了,蜻蜓也不想捉了。

我急急忙忙跟着“二丫蛋下山,突然脚上一滑,摔的我摔了个屁墩儿。原来是我没注意脚下有个小沟,被滑倒的我仰面朝天,小筐里面的伏山里红也撒了一山坡。

真是倒霉,又挨蛰、又挨摔,气得我哭了起来。二丫蛋赶紧上来扶起我,帮我捡伏山里红。然后搀着我一同下山。等回到了家里我早已忘记了疼痛,开心地大嚼伏山里红,一口气竟然吃了小半筐。这可把我大姑吓坏了,她自言自语道:“这么小的孩子有多大的胃口啊?吃了这么多的伏山里红,还不会把胃烧出酸水来?” 出乎大姑的意料之外,我还真的没咋地儿。后来,“二丫蛋又多次带领我上山去采摘伏山里红,回家时我还贪心地带了半袋子。

一晃儿五十年过去了,伏山里红依然红遍山坡。当年的青春美少女如今已经成了年过花甲的老奶奶,大姑也去世几十年了。但“二丫蛋那热情好客的神态和我头一次去农村采伏山里红的情景,依然在脑海中清晰可见,仿佛就在今天……又见“山里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