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檀簪自绾
檀簪自绾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984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5-06-22 16:49:12)
标签:

杂谈

一,丽江粑粑大理人说话很软萌,他们总是把“的”发音成“呢”,让听者总有半口气憋在胸口,想发又发不出来的含蓄感。同时他们喜欢用叠词,好像我们叫小孩说话时用的那种“奶语”,而且这种说法不分男女老少,一视同仁。所以,你们应该很容易就理解我听到诸如“这条小狗狗”,“把你的小包包拿出来”之类的话从年过半百且身形魁梧的阿国教授口中说出来是怎样的感觉。这种语言特色也体现在食物名称上。“粑粑”,两个字一定都要读第一声,如果读错了就不代表食物了。粑粑在云南,大概就是糕饼的意思,不管是面做的喜洲粑粑,还是糯米做的粑粑,又或者荞麦面做的粑粑,都是将粮食磨成粉以后做成的。丽江的粑粑出名,无他,唯好吃种类多也。来云南的第二年,才借着“课题调研”的便利到了著名旅游城市丽江,这不光让外地人觉得不可思议,连阿国教授听说以后都只能无奈地说一句“真是乖孩子”来。在丽江的第一餐,就吃到了一种绿色的粑粑,口感有些像清明节江浙一带吃的“青团”,又带着青菜的香气,配上恰到好处的红豆馅料,营造出丰富又令人回味的口感。一桌人中,我和阿国教授连同朱老师算是客人,纳西语主持人和先生是教授的同学,算半个主人。酒过三巡,桌上的一盘绿色粑粑只剩一个,和先生把盘子递到我面前,说年纪最小的吃掉。这个粑粑,成为我认识和先生的开始。和先生,当过知情,上过大学,闹过学潮,教书育人十七年最后成了纳西语的主持人。在当地出书,主持节目,去大学讲课,算是小有名气的一位。初识和先生,只觉得他长得很有特色:细眯的长眼,突出的大鼻头和阔嘴一起铺在黝黑又稍嫌长的脸上,头发微卷但并不十分浓密。随着连续几天的交流,才知道和先生肚子里是很有墨水的。大约是主持人的缘故,和先生话多,且很少懂得需要给别人以话语权,显得有些霸道。好在他称得上是博古通今,并能把纳西族和丽江古城的历史讲的头头是道,使听者不仅不觉得聒噪,反而觉得听他聊天是一种享受。作为一个纳西族的知识分子,和先生对自己民族的反思程度之深,是我始料未及的。他说纳西人语言里很有智慧,但是也容易伤害其他民族。纳西语里有句话“有白族人的地方纳西人就吃不上饭”,看似是白族在欺负人,其实是因为白族人肯吃苦耐劳,又有经商的头脑,懂文化,自然能赚下辛苦钱,这就在一定程度上抢夺了纳西人的资源。听说我们此行是来调查普通话使用情况的,和先生显得特别激动,他一口一个“阿国”地叫着,告诉教授“一个民族的记忆都在语言里,你进了澡堂子,所有的东西都脱下来,你说你是什么族,没有办法证明,只有当你说话的时候,别人才知道你是什么族。纳西语里很多意思用汉话翻译不出来。”我对这话深有体悟,我一直对人讲“我们汉族不是一个裸奔的民族,我们也有自己的民族服饰”可这也无形中误导了很多人。我们不是一个赤裸的民族,但当我们脱下这身汉服的时候,我们又拿什么证明我们是汉族人呢?在丽江,城市里的小学多多少少会开设“纳西语”的课程,让城里的纳西孩子们不至于忘记了自己的语言。而在偏远的山区,孩子们自小只会说纳西语,所以他们的学前班其实是一个“汉语培训班”,甚至一二年级都是用双语教学,否则孩子们听不懂老师讲的是什么。我有幸听了一节双语的语文课,当老师讲到“地”和“的”的区别时,她用纳西语问两个字分别怎么读,孩子们回答后,她又用汉语说出了两个字的区别。课后我问她,是不是在纳西语里,自带区分动词和名词的功能,她说是,并且告诉我,这么小的孩子分不清词性,所以她想了这个办法让他们区分。这一刻,我突然觉得纳西语真棒。如很多纳西男人一样,和先生大男子主义重,在任何场合下都能自觉构建起父权至上的氛围,他宣扬“女人穿衣服就是穿给男人看的,所以我对那些打扮得体漂亮的女同事都说谢谢”,这让我和朱老师有些不舒服。和先生的心头大事是自己那年过三十博士尚未毕业的女儿,前途未知,情感生活空白。在我们身边,这种女孩其实并不多见,因为我们所熟悉的博士们智商高,情商也不至于太低,甚至是有那种情商和智商并驾齐驱的人。和先生的女儿至此,朱老师认为主要是长期生活在父权统治下的缘故。而和先生并不自知,还对我们说起他和儿子亲如兄弟的事来。尽管如此,我却始终对和先生讨厌不起来。中国人说的“吃饭”常包含了太多意思,有时候“吃饭”是指填饱肚子,而有时候“吃饭”代表了推杯换盏,还有些时候“吃饭”说的是“解决问题”。人在外,身常常不能随心所控,所以推杯换盏是免不了的。酒桌之上,和先生见我尚在求学,不仅从不给我劝酒,还在别人有这层意思时说一句“孩子就不要给她了”。阿国教授虽然也一贯在各种场合阻止别人给我酒喝,但在丽江的酒桌之上,显然和先生的话更有分量。除了他在当地的名气之外,我想,还因为他喜欢掌控全局的气场让人不自觉就在服从,这和阿国教授很不同,教授的气场是书卷气,是不强求不限制的气质。在离开丽江之后,我记住了丽江的虎跳峡,记住了大山深处琅琅书声,最难忘的,恐怕要数这位因一个粑粑而结识的和先生了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