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立品图书-生命泉
立品图书-生命泉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43,458
  • 关注人气:4,40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把心打开

(2008-03-19 14:29:55)
标签:

家庭

心理

情感

分类: 学员课程分享
 

“爱在我家”家庭系统排列学员感悟之四

 

把心打开

Jessica/文

 

  来参加“爱在我家”家庭系统排列工作坊,是源于1月份参加了一个三天萨提亚课程之后的苦恼。当时,那三天里,我宣泄了许多情绪,有了对自我的一些觉察,了解到孩子的焦躁哭闹是因为我没有爱自己,放弃了自己的生活来照顾孩子,因而不能放下对她的期望,没有真正接纳她,也觉察到自己没有接纳老公。课程结束的时候,我以为通过练习一致性沟通,我的烦恼甚至痛苦就能解决了,因而心中充满了希望。然而,没过几天,我就发现要改变沟通方式无比艰难。比如明明知道跟孩子不能发火,要全然接纳她,可偏偏就是按耐不住心中的火气。面对老公,心中的感受无法表达出来,结果两个多月下来,感觉生活真正的改变很少。幸运的是,缘分将我带到了郑立峰老师家庭系统排列工作坊。

 

第一天  幸运与迷惑

 

  主办方立品图书的朋友告诉大家,要做个案就早举手,由老师决定他想做谁的个案,通常越到后面,想做的人越多。我抱着解决问题的目的来到这里,所以早打定了主意做个案。第一天下午,我得到了机会,好幸运!

“你想解决什么问题?”郑老师平和地问我。

 “夫妻关系。”我说。

“你面临什么?”

“我发现我很难对先生感到满意,我们现在几乎无话可说。”我的眼睛红了。

“你们有孩子吗?”

“有一个。”

“有未出生的吗?”

“之前有一个,之后有一个。”

“你感受过爱吗?”

“ 感受过。我们有孩子以前很多年一直很好,是真正的partner。但生孩子之后,就隔得很远。他和我父母关系不好,我夹在中间很难受。”

 “你们与父母住一起吗?“

“孩子很小的时候住一起,后来分开住了,但离得很近。每次我带孩子去我父母那里,他总是阻挠,然后就一连几天不愉快。” 这时我抽泣起来。

“那你想要什么呢?”

“我想享受我的婚姻。”

 

  略微的停顿,郑老师征得我的同意做排列。他让我挑选了一位学员代表我的先生,另一位代表我的心灵,将他们排到我觉得合适的位置。我把两人排成了相隔一米多远的地方面对面站着。郑老师说,“这个位置已经揭示了一些信息。”接着他问代表的感觉。我的心灵与先生的代表所描述的感觉完全是我现在对婚姻的感觉——两人都难过、紧张,不想靠近却也不想分开。郑老师又让他们说了一些话,问了他们一些问题,同时看我的反应。我用眼睛告诉他这些都是对的,但没有太多情绪。

 

  于是,郑老师问关于流产的信息。略微思考后,他又问我与母亲关系怎样。我说不是特别亲,我小时候11个月被送到外婆那里,一直到四岁半回到母亲身边。郑老师选了一位学员做我母亲的代表,站在我的心灵背后,然后让心灵转身面对母亲。心灵说她感到距离和怨恨。我暗惊怎么如此准确。母亲也感到距离,两人也是即不想靠近也不想分开。郑老师启示道:“有没有注意到她与先生的关系和与母亲的关系是同一种模式?”

 

  见我比较平静,郑老师让我站到心灵面前,然后问心灵什么感觉。心灵觉得紧张。老师说:“这一步对你来说可能太大了。”我没有做反应。郑老师便让我自己移动到一个舒服的位置。我不由自主地退后,老师说“要是你愿意还可以退得更远。我便一直退,并转身背对着心灵、母亲和先生的代表,我退得越远,感觉越轻松。最后,我退到了最远的墙角,躲在大型植物后面,背对着代表们。老师过来问我感觉怎样,我说轻松。他给了我十几秒,然后轻轻地扶着我的肩让我转过来面对着他们,我立刻感到呼吸困难。几秒后,他又扶我背转回去,并说:“如果你愿意,你还是可以不看他们。”我又觉得轻松了。然后他又提示我靠他们近一些,我倒着走近了一步,他又让我转过来看看他们,又是压力感;又允许我背回去,轻松;再倒退走近一步。每个动作之间,都停留十几秒种。就这样,经过漫长的反复,我逐步靠近了我的心灵、母亲、先生。

 

  老师让我向妈妈说我爱她,我比较僵硬地说了出来,同时不想看她。老师还让我对先生说我需要你的爱。我觉得这句话很难,说出来的时候很迟疑无力,等说出后,又觉得真想这么说,于是自己又大声对着先生的代表说了一遍。先生的代表说:“需要时间。慢慢来。”我感到有点失望,还有些释然。但郑老师马上看着我的眼睛说:“我不想给你任何错误的希望。你的先生也许不这样反应。”然后,他又让我对心灵说我会爱她的话,我快而轻地说了,但我的心灵说不相信我。老师又让我把这种不相信的感受说出来,然后再说会爱她,她还是觉得不信,还说想抱抱我。这时郑老师对先生的代表说:“这里似乎没你的事了,你可以回去了。”

 

  剩下我、心灵和母亲。之后,说了些什么,我已记不起来了。只记得最后,说了老师教的、我感觉对的话后,我的心灵眼泪汪汪地看着我,我也流泪,直到我们都有了想拥抱的感觉,老师才让我们三个拥抱。我被母亲和心灵抱着,感到温暖和有依靠,忍不住趴在她们肩上像孩子似地委屈地哇哇大哭起来。老师就让我痛哭下去,等我的哭停了下来,他让我们三个拥抱着走到屋子一角的垫子上,为我们盖上被子,告诉我可以就这样一直躺着。过一会儿,他说,“我想我们就到这儿吧。你们可以继续躺着。”我在被窝里被母亲和心灵紧紧地抱着,母亲还抚摸着我的头发。刚进被窝的那一刻,我一下子感到自记事起的一个未遂的心愿终于得到了满足——与母亲同一个被窝睡觉。我就一直躺着,直到完全平静为止。

 

  个案结束后,我感到惊奇和迷惑。惊奇的是代表们的感受完全与事实一致,而我与先生的关系问题居然揭示了我与心灵和母亲的问题。迷惑的是,真不知道这个结局告诉了我什么,“我要怎样才能改善夫妻关系呢?”“我只要跟自己的心灵融合,向妈妈和老公表达需要他们的爱吗?”我问郑老师,老师说,“你可以表达,也可以不表达。”我更迷惑了,并说我总是难以做这种表达,心里害怕给别人造成负担。“哦,男人如果觉得你不需要他,会感觉非常失败的。就让你成为你先生的负担好了。”可是,好像我的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啊!我感到我的个案没有做完。就这样,第一天的课程在我的疑惑和失望中结束。

 

  回家,与先生到幼儿园接孩子,在老公抱孩子玩的时候,不慎孩子的头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又像往常一样,他指责我,也指责孩子。我愤怒反击,但对孩子没有一点责怪和发火。孩子顺利地渡过了这个事故。但我没有,夜半醒来还在想这件事,分析先生为何会指责我,良久,恍然大悟,猜着他一定是在需要我帮助的时候,期望我心有灵犀,自动去帮他保护孩子。其实,我是想的,只是事情发生的太快了,没有来得及。我想如果我使用一致性沟通方式,也许就好了。我好兴奋这个领悟,居然爬起来去把这些东西记下来。

 

第二天  追问与开悟

 

  第二天上午,工作坊一开始,郑老师问大家有无问题或感受。我兴冲冲地发言。一个细节不漏地述说昨晚的事——老公如何指责我……还没到一半,郑老师打断我:“OK。你想告诉我们什么?”我一顿,马上说:“噢!我说得太多了。”然后,又滔滔不绝并且匆忙地讲下去。最后我说了我的醒悟,用了很多“我想”的词语,并求助地问老师:“我这么想对吗?”老师轻描淡写地回答:“哦,你想得太多了。” 他微笑着环顾大家。学员们都会意地笑了,只有我在迷惑中。我不甘心,把昨天个案结束后的迷惑和问题一股脑倒出来,老师的回答非常简单:“你什么也不用想,什么也不用做。只要把心打开。”但是,整个上午,我一直被那些问题困扰着,同时,也强烈地感受到老师关于打开心的话对我的冲击。中间,一有提问机会,我仍然不屈不挠地问老师同一个问题:我到底用什么方法解决我的问题。郑老师还是毫不犹豫地拒绝我:“你还是在找方法。不需要。”我又问关于夫妻关系的问题,忘了怎么问的,只记得郑老师并没有回答我的表面问题,而是直指核心:“你尊重你的丈夫吗?在你的表达里,我感受不到你对他的尊重。”我一怔,但诚实地回答,“我感到我不尊重他。”“你觉得他知道吗?”“他知道我不尊重他。”“那他又什么感受呢?”“我知道他感到愤怒、受伤。”郑老师扬扬眉毛,看着我:“那我还能说什么呢?”……

 

  在个案之间,我们作一个练习:找两个同伴代表自己在关系中的两个矛盾面,在不告知他们代表什么的前提下,看看自己能否走近他们,同时拉住他们俩的手,并询问他们的感受。很多人发现自己只能对其中一个走近并拉手。我将两位同伴当成我的爱和怨恨,一阵迟疑后,我很快走近了两者,并同时拉住了他们的手,那一刻,我们三个的目光交织,我感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问他们的感受,两人都说觉得我好像快了点,这令我对刚才的感觉打了个问号。我将这个经验分享后,问老师这意味着什么。郑老师说:“我不知道它意味着什么。但是昨天,你有了一个爱的烙印,今天,你感受到了力量。这就够了。”我还是一头雾水,但我开始不由自主地一遍遍地回味昨天下午与母亲和心灵一起进入被窝的感觉和刚刚握住我的爱和怨恨的手时的感觉。中午休息,我在一个安静舒适的地方静坐,又想起老师关于尊重的问题,不禁流出泪来,好像是替先生和我们两个人心痛。

 

  下午,第一个个案,经过排列测试,事主意外地发现她内心的混乱和与家人的距离源于她与先生第一个堕胎的孩子,而她多年来从没有认识到这个问题。整个过程,与她一样,一见到那个孩子的代表,我便开始忍不住为自己流掉的孩子恸哭起来。那个我一直以来坚硬地拒绝为之难过的孩子,原来我的心灵如此为之悲伤!事后,郑老师交给了大家处理堕胎创伤的三步措施,我决定照做。不仅如此,当事主跟着老师向先生的代表说出“我会试着学习信任你”时,我明显感到了一线光明。我不由得在心里反复对先生说这句话。

 

  当晚回家,我没有与任何人谈论工作坊,然而,我的心已经轻了很多。我可以与先生的眼睛友好地对视了——三年来几乎没有发生过,我也能感受到他回敬的一丝暖意。第三天早上离家时,我可以真心地与他吻别。我说再见,他笑着看着我回道:“去一边儿去!”那是他爱的方式,多少年没有过了?我开始相信郑老师的话了——“你不需要做什么。只要把心打开。”

 

第三天  意外惊喜与和解

 

  第三天早上去工作坊的路上,我的心宁静了许多,不再视而不见,初春的树林沐浴在早晨的阳光里,温暖、和平,一切好像不一样了。

 

  首先照例是问题时间,我分享自己的发现:“我发现虽然我非常反感小时候父亲的暴力,但是,似乎还是继承了下来。比如我对孩子,虽然没有打过她,但是语言和态度上经常很暴力的。”郑老师很果断地问:“你经常对孩子发脾气吗?”我说是。他说:“我给你做个练习好不好?”我当然同意。他让我站出来,找了两位学员代表我的父亲和母亲,并让我站在一米远的地方看着他们。我照做,意外地发现我可以不费力地看父亲的眼睛,但不太能将眼睛停留在母亲眼睛上,更令我惊讶的是,母亲的代表低拧着头不看我了,满脸的怒气。老师看着我们,问妈妈的感受,她说很生气,觉得我恨她。这时,老师又让我背转身,并挑了一位学员代表我的女儿对我站着。我们面对面看着,又一件令我惊讶的事发生了:女儿神情不安,然后走到了我妈妈身边。

 

  老师问我妈妈发生过什么事。我告诉他妈妈小时她父亲离开了家另娶了,我外婆年轻时脾气不好。老师感到这里不关我父亲的事,让代表回到座位,并挑了一位学员代表我的外婆。看到她,我抽泣起来。我告诉老师,我是外婆带大的。她去世我没有哭过,我觉得她一直活在我的心里,我梦到过她(其实这些都是两三年前的事了,之后很久了,在今天之前,我以为我早就过了那个坎)。这时,外婆的代表也满脸是泪。母亲的代表仍然愤怒。孩子的代表安静地站在母亲身旁。

 

  郑老师让我试着对外婆说些倾诉感受的话,不记得具体的话了,但那是些我当下的感受,我控制不住自己,边大声哭着,边对外婆说。当老师要我说“我让你走”时,我更放声痛哭起来,感到胸部和四肢发麻,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那句话,说出来的却是“外婆,我不让你走!你是唯一爱我的人!”见此,郑老师拿来一条围巾放在我和外婆中间,让我看着它,提示我它是阴阳的界限,外婆已经去了。他让我对着外婆说“为了爱,我会在这个世界上多活几年,等这之后,我会与你见面的。”我觉得比“让你走”的话好说些,便跟着说了。还是抽泣不止。郑老师让我对着外婆鞠躬,我一边鞠躬,一边跟着老师说我想说的话,一边继续深深地抽泣。老师提示我,可以不用那么多情绪地说。我不得不直起身来,深深地呼吸了一下,再鞠下躬去,这才止住了哭。胸部和四肢的麻涨感才渐渐消散,身体轻了许多。

郑老师让我再次面对母亲,看着她叫妈妈。我试了试,可是叫不出来。母亲的代表还是非常生气。郑老师说:“看来还是希望妈妈像外婆一样。”一句话点醒了我。他帮我找到了与我感受一致的话对母亲讲,渐渐转到我了解她不能给我爱因为她也没有得到过妈妈和爸爸的爱之类的意思,并让我对孩子说我是她的妈妈,我会爱她之类。母亲的代表听了并没有消气,但是我女儿的代表却开始从母亲身边移开,看着我流泪。老师又带着我说了几句对孩子说的话,我和孩子都哭了,抱在了一起。她哭出声来,我也是,不住地告诉她“对不起,妈妈伤害了你。我爱你,宝贝儿,我爱你。”老师这时再问母亲的感受,她说“我就是这样了。我不会为你改变。”郑老师说“嗯,让老人家改变是很不容易的哟。”他又带我说了诸如同意妈妈通过爱我的女儿爱我的话,妈妈的代表又重申了几遍她改不了了,我这时已经明显能够接受她了,便脱口而出,“我接受”。她似乎不信,又说她不会改变。我坚定地回答“我接受。”这时,我已经能自己表达感受了,我说:“我接受你用你的方式。谢谢你爱我的女儿。”妈妈这时才说感觉好了。我一直在抱着孩子,随着我对妈妈的接受,孩子越来越放松,而当我对孩子说:“我会以更好的方式爱你”的时候,我又一次充满了力量,那是爱的力量。郑老师问女儿感觉怎么样,她懒懒地说:“好舒服!我都快睡着了。”我忍不住笑出来。

 

  没有刻意的企图,郑老师反倒给我完成了第一天未完成的个案。真是意外的惊喜。我意识到前两天对我问题的拒绝,是老师对我的提示,让我能与心灵真正融合,只有当他看到了我能够用心了,才肯帮我。整个过程,我听到很多学员哭泣,但愿这个个案也是对他们的疗愈。这才体会到“佛门不度无缘之人”的含义。

 

  这天后面的时间里,我从其他人的个案中体会到了很多东西,我对如何解决自己的问题也一步步越来越明白了。我觉察到自己对与先生关系的纠缠是没有长大的表现。他那些令我当初选择他的特点与他现在的表现是一致的。然而,为了爱,我认同了父母亲的标准来评判他,不再接纳他的特点。我一直为自己必须在爱丈夫和爱父母之间做选择而深深地痛苦,我真的认为如果我表现得更爱哪一方,就是对另一方的背叛,而我绝对不能背叛生身父母,于是便选择“背叛”了丈夫。当我正准备问老师这个困局的时候,我突然明白了答案:我已经长大了,我可以选择两边的爱都要,这不是对任何一方的冒犯,只要我尊重他们每一方。

工作坊结束了,回想这三天我内心发生的一切,我充满感恩之情。感谢郑立峰老师,感谢立品,感谢虹姐,感谢乐于分享和帮助的同学们,感谢我自己给了自己这样好的一个机会。种子已经种下,它会茁壮成长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