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蒋玉菡和宝玉:那点子不好说的事好像已经发生了!

(2017-09-09 12:46:44)
标签:

红楼梦

婉如清扬

勘破西游

叶之秋读书

蒋玉菡

  蒋玉菡和宝玉:那点子不好说的事好像已经发生了!

  婉如清扬

  说宝玉是袭人的恋人,估计也不会有多少人反对。虽然他们表面看起来一主一仆,地位等级不同,但袭人和宝玉之间,却是真正的有实质关系的,袭人对宝玉,那叫一个忠心,她为着宝玉的“名声”,不惜去告密,当王夫人的眼睛,换得自己与他长相厮守。只可惜宝玉虽然也承认和袭人的关系,但却是个多情种,为着神仙妹妹,最后抛弃了宝姐姐,花姐姐,选择了离家出走,两人自然也成了陌路。

  戏子蒋玉菡呢?他也是宝玉的恋人,当然,他的地位比袭人更不如。

  贾宝玉和蒋玉菡初次见面,是在冯紫英办的聚会上。他请了哪些人呢?薛蟠,妓女云儿,蒋玉菡,贾宝玉。既然是酒席,自然得行酒令,但是除了贾宝玉说的,还算是比较健康,其他人,都是比较三俗的内容,尤其是薛蟠的哼哼韵,简直是要人命了。

  之后,就是二人独处:

  少刻,宝玉出席解手,蒋玉菡便随了出来。二人站在廊檐下,蒋玉菡又陪不是。(此前蒋玉菡说了“花气袭人知昼暖”,说到了宝玉的丫头花袭人。)

  宝玉见他妩媚温柔,心中十分留恋,便紧紧的搭着他的手,叫他:“闲了往我们那里去。还有一句话借问,也是你们贵班中,有一个叫琪官的,他在那里?如今名驰天下,我独无缘一见。”

  蒋玉菡笑道:“就是我的小名儿。”宝玉听说,不觉欣然跌足笑道:“有幸,有幸!果然名不虚传。今儿初会,便怎么样呢?”想了一想,向袖中取出扇子,将一个玉玦扇坠解下来,递与琪官,道:“微物不堪,略表今日之谊。”

  琪官接了,笑道:“无功受禄,何以克当!也罢,我这里得了一件奇物,今日早起方系上,还是簇新的,聊可表我一点亲热之意。”说毕撩衣,将系小衣儿一条大红汗巾子解了下来,递与宝玉,道:“这汗巾子是茜香国女国王所贡之物,夏天系着,肌肤生香,不生汗渍。昨日北静王给我的,今日才上身。若是别人,我断不肯相赠。二爷请把自己系的解下来,给我系着。”宝玉听说,喜不自禁,连忙接了,将自己一条松花汗巾解了下来,递与琪官。

  ……

  宝玉出席解手,蒋玉菡就跟出来了。从那出来后,两人开始聊闲天。宝玉紧紧的搭着蒋玉菡的手,说对驰名天下的琪官倾慕已久,希望得见一面。蒋玉菡是当时的大明星,宝玉作为一个贵族公子爷,想见他,很正常。

蒋玉菡和宝玉:那点子不好说的事好像已经发生了!

 (网络图) 蒋玉菡也笑说自己就是琪官。贾宝玉的大名那是全城皆知,谁都知道,这位爷一出生就轰动了全城,谁让人家出生就带了玉来!而且他本就是豪门公子,是贾府的太子爷,蒋玉菡想结交一下,也正常。

  可宝玉和蒋玉菡两人相处,亲密得不太正常。

  这会儿其他人都没在,他们站在廊下,是他们两独处的时光。宝玉和蒋玉菡两人紧紧的搭着手,这动作到底是有多暧昧啊!也许有朋友说了,男人与男人之间拉拉手怎么了?两个女孩子拉拉手,很常见,两男人手拉手,紧紧地,正常吗?正常吗?清扬觉得他们不正常。他们的手真的搭得很紧啊。很难让人想到纯洁的友情上去。

  何况两人拉了手还不算,还互送礼物。送礼物也没什么,关键得看送什么。宝玉先送了他一块玉玦扇坠子,说这小东西,表表心。很常见。蒋玉菡笑着接了过去,说自己也得送一件,表表亲热。他送给贾宝玉一条汗巾子——系小衣儿的大红汗巾子!并且,宝玉也按蒋玉菡的要求,把自己身上系的解了下来,送给了他。

  这汗巾子是什么呢?

  汗巾子也就是以前的腰带,送礼物,送这个私密的东西,不正常。试想想,初次见面的两个大男人,虽说是倾慕已久,有心结交,但是解下自己贴身的汗巾子送给别人,怎么想怎么有情况。这东西,怎么能随便送人?换句话说,没有点特殊关系,谁会收?这礼物,送得很暧昧。

  晚上回家,袭人发现扇坠子没了,宝玉说丢了,丢了就丢了吧。可当她看见大红汗巾子时,她很生气。袭人把自己的汗巾子给宝玉系,原是他们俩关系不一般,他们都那样了,互换也没什么,反正贾府人都知道他们的关系。可是贾宝玉和蒋玉菡互换汗巾子是怎么回事?这里面故事多,袭人怎么会不生气?

  宝玉送汗巾给蒋玉菡,多半还是因为蒋玉菡送了他。那么,蒋玉菡这条汗巾子怎么来的呢?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茜香国女国王所贡的,圣上赐给北静王,北静王给他的——蒋玉菡说是北静王给的。

  蒋玉菡是个戏子,在那会儿,可不是什么地位高的职位,相反,是贱中之贱,但是他对北静王赏赐给他的东西,就轻飘飘地说,是给他的,没有半分恭敬哟。这个和林妹妹说什么臭男人拿过的东西不同,他说起来,就是那么自在,随意。可见,他和北静王关系也不一般。

  蒋玉菡是北静王的人吗?也是,也不是。事实上后来忠顺王府派长史官来贾府索要蒋玉菡时,那长史说:“也不必承办,只用大人一句话就完了。我们府里有一个做小旦的琪官,一向好好在府里,如今竟三五日不见回去,各处去找,又摸不着他的道路,因此各处访察。这一城内,十停人倒有八停人都说,他近日和衔玉的那位令郎相与甚厚。下官辈等听了,尊府不比别家,可以擅入索取,因此启明王爷。王爷亦云:‘若是别的戏子呢,一百个也罢了,只是这琪官随机应答,谨慎老诚,甚合我老人家的心,竟断断少不得此人。’故此求老大人转谕令郎,请将琪官放回,一则可慰王爷谆谆奉恳,二则下官辈也可免操劳求觅之苦。”

  可见,明面上来看,蒋玉菡是忠顺王府的人。看过红楼梦的人都知道,北静王府和贾府关系密切,而忠顺王府和贾府并不对付,所以贾政一听宝玉和蒋玉菡混在一起,竟然还没擦干净,被人发现了,火大得很,借着金钏的死,把宝玉胖揍了一顿,出一口恶气。

  原本宝玉还想蒙混过关呢,可谁知道,长史把汗巾子的事情说出来后,宝玉再也骗不下去了只好把蒋玉菡在紫檀堡置了房产的事说了,免得再被找后账。果然,忠顺王府再没来人找蒋玉菡了。忠顺王府势可通天,但是王爷最爱的戏子在外置了房产都不知道,宝玉却知道,以后得多被忠顺王记恨啊。

  换句话说,蒋玉菡终日游走在达官贵人之家,这些人必然地会属于许多派系,甚至是敌对关系。他知道他们很多秘密,他要保住小命,一定得找个安全的地方才行,这也是忠顺王府找不到他的原因之一。可是琪官秘密买房买地,他的雇主们不知道,宝玉却知道。这里面要说他们没事,鬼都不会相信。

  宝玉挨打后一度昏迷,梦中见蒋玉菡进来,说自己被忠顺王府拿走,又见金钏来哭诉……他半梦半醒,却果然听见有人在他身边哭,一看,是宝玉,眼睛都哭肿了。林妹妹很心疼,但她也没多说什么,只说:“你从此可都改了罢!”宝钗袭人都让他从此好好读书,只有林妹妹,让他改。改什么,还不是那些和蒋玉菡等人的破事。有人会说可能是指宝玉和丫头的事,其实对于林妹妹来说,丫头和宝玉,有什么过线的事,她不是很在乎,她就常喊袭人嫂子,她在乎的,从来都是宝玉对她的心。但是,男男什么的,林妹妹就不乐意了,只是她一个女孩子家,怎么好说?千言万语一句话,你都改了罢。

  宝玉说:“就便为这些人死了,也是情愿的!”他是真的愿意为别人去死,可是,有的时候,想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几年后,宝玉出家,袭人被宝钗娘几个逼着嫁给了蒋玉菡,当年的汗巾子赫然在内,原来,姻缘在此。只是这两人相处,得多尴尬啊。(婉如清扬)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