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一帆风顺
一帆风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3,299
  • 关注人气:24,3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主被推荐的博文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我在后院里过年

(2020-01-17 08:42:31)
标签:

杂谈

我在后院里过年

说说小时候过年,从四五岁说起吧。我家住在妈妈机关职工宿舍院里,我和姐姐是在这里出生的。这是一个两进的院子,那个年代,不管是领导还是普通员工,都住在一个院里,司局级的伯伯、处科级的叔叔阿姨,打扫卫生的工人,全在一起,且邻里之间亲如一家。

特别是我们后院,住着六家,除了西屋里连爷爷(部里食堂的炊事员)是孤身一人外,其它家全是两代三代同堂。西北角耳房是部里招待所的田阿姨和金叔叔及小金一家三口,北屋正房是部里幼儿园的赵老师和朱伯伯及四个儿子一家,北屋东边一间是部里下属的三所陈叔叔和郑阿姨及一儿一女,东耳房是我家爷爷爸妈我和姐姐,东屋是部里下属电子管厂的李阿姨和李叔叔及两个儿子一家,有段时间还有姥姥在这生活。

那时候,可没现在这么讲究,也没有这么丰富的物质生活,但是,过年前置办年货还是必要的。

我在后院里过年

年前,家家可以拿着粮本,到粮店买回春节才供给的限量的花生瓜子,爸妈上班没时间,都是爷爷带着我去粮店,也会顺手给我几颗花生吃。妈妈把花生瓜子放在一个布包包里,挂在一处隐蔽着,等年三十拿出来全家共享。这里要说呢,是我总能找到,哈哈 或者是爷爷悄悄拿出一点儿给我吃。

一般,过了阳历年,妈妈就会张罗着找出布票,和爸爸商量着添置衣服,爸妈自己很少添置,有时是给爷爷做件新的,也是极少的。妈会带着我去西四的丽丰祥(好像是这个名号)布店,给我和姐姐置办棉袄罩衣的花布,这又是件极快乐的事,最喜欢看布店里售货员撕布,收款,您选好哪个花色,说出买多少尺寸,售货员也会帮着您参谋,开出小票跟您交的布票和钱一起,夹在一块小板上,抬手挂在通向收款台的铁丝上,再那么一悠,这块小板滑向收款台,收款员收到小板上的钱和布票,找钱给小票盖戳儿,再一悠,滑向回来,售货员用木尺量好布,剪一个小口儿,双手食指中指夹住布两边,哧啦!撕开迭好用包装纸包好。全套动作麻利漂亮。碗兄提醒我:买布收钱的滑动夹板,“后来改电动的了,也就是有个电葫芦(电机)带着尼龙绳儿不停的工作,售货员随时可将夹钱的板挂在尼龙绳儿上,直奔收款台。

小时候总埋怨妈妈给我穿姐姐的旧衣服,谁让咱不是头大的呢,总捡剩儿!也就是春节能这么高兴的跟妈妈买布,妈妈特别会挑花布,每次穿起来,邻居都夸妈妈选得好看,四五岁穿的是玫瑰粉格子的布,叫“线尼”。衣服都是妈妈自己做起来的。套在棉袄外面。也只有初一早上才会给我穿上,跟爸妈出去拜年。好多人是年三十就穿上新衣服了,姐姐也是早早穿上漂亮,可是吧,我太淘了,妈说像个小子,一会儿工夫就弄脏了。

我在后院里过年

三十晚上的年夜饭才是重头戏!那时候买什么都要票,依稀记得爷爷带着我去东口儿的副食店买肉,要肥肥的五花肉,交肉票,也买不了多少,平时呢,好像有不要票的大油,或是爷爷跟人家熟悉了,弄了点不要票的,这时候都发挥作用了。

提前两天,妈把副食本交给姐姐,那上面有定量可买的食品,姐姐会带着我这个“跟屁虫”去白塔寺副食商场排队买带鱼,多少钱我记不住,但是那白瓷砖卖鱼柜台我可是记得住,妈说我是属猫的,特别喜欢闻这带鱼腥,宽的是贵的,姐姐总买窄的。跟着姐姐后尾儿跑跑颠颠像小小疯丫头。

年三十下午爸妈会早些回来,爸带着我去白塔寺对面的杂品店,过年时候那个小窗口最吸引我了,买浏阳的小鞭,还有二踢脚,各种烟花,什么绣球,青蛙跳,窜天猴儿,一路上跟爸笑得合不拢嘴。进门儿,李叔儿会给我纸灯笼,一个年三十,我得两个灯笼,总有一个被我烧坏了,李叔叔和朱伯伯没闺女,很是宠着我和姐姐,我又最小,就耍赖呗!过年了,我也放肆,美得在被卧垛上下折腾,妈最反对我这样,过年了,也没说我,哈哈

我在后院里过年

爷爷是老厨师,做的饭香味儿永远在我的鼻尖儿萦绕!那时候大年三十这天,大人们还上班,上午爷爷就打开火,添两块煤,为了火冲。把带鱼拾捯好了,炸出来,一块块码好,等晚上炖;鱼尾巴炸焦了,撒上点椒盐儿,太诱人了!这是先给我和姐姐吃一点儿解馋。再炖肉,把肉皮刮干净,切成寸块儿焯了,屋里热气腾腾;在煤火上炖肉满屋那却叫一个香,好像就着香味儿都能吃上一碗饭。大油早已是炼好的,炒菜用,在大白菜萝卜吃一冬的年代,过年,吃上炖肉,带鱼,见着点细菜,都不知怎么美了!也就过年,家里才会有根黄瓜,清香得出来进去都不愿意门开大一丁点儿,有蒜黄儿配鸡蛋,拌水萝卜配得好看!妈有拿手好菜,芥末墩儿,为了好看省事,就做成芥末白菜,胡萝卜和白菜都切菱形块儿,开水一冒儿,趁热儿撒上芥末粉白糖,拌的时候,妈那个眼泪哟,我们都逗笑了……放到院子里的大瓦盆里,随吃随盛!

我在后院里过年

邻居几家也如是,各家香气扑鼻!虽然北屋四个哥哥家生活紧点儿,可是朱伯伯是当厂长的,工资会高些,过年也不差这一两天的,他家是山东人,吃得更豪迈,见过朱伯伯吃大葱的威武。东屋李家更是热闹,李叔叔好(四声)玩儿,家里鱼缸里热带鱼欢快的游,一大笼鹦鹉鸟也叽叽喳喳,他家是天津人,会吃好吃,他家做的鱼永远是那么香!回回儿的李叔叔还拿瓶好酒找爸爸来喝,也是敬爷爷这一年帮着院子里各家照看门户和煤炉。

我在后院里过年

也就我们三家特别热闹,陈叔有些年回河南老家,金叔回老人那过年,连爷爷好酒,一天到晚喝得晕糊糊,道个问候也就睡下了。年夜饭后,我们如一家了,孩子们串着门儿的玩儿,大人们会相互拜年,爷爷是长辈,李叔朱伯伯会过来问候,我们会到李叔家,看看鱼儿,逗逗鸟,只等12点鞭炮齐鸣了!

李叔嘴里叼着烟卷儿,也不穿棉袄,用竹竿挑着一大挂炮仗,他家的波哥建十哥负责点炮仗,朱伯伯家大哥二哥三哥小哥,还有三哥的同学“小贡子”,大哥带领也挑着一大挂炮仗,两家同时点燃,好么,院子里顿时噼啪炸响,过年的高潮迭起!同时,几个哥哥手里的二踢脚也叮~duang的在天空中炸响!几个哥哥还高兴得大喊大叫,窜天猴儿带着哨音灵巧的飞上天!我,我在干嘛,不是像小女孩儿那样堵着耳朵,而是跳着脚儿的欢呼,真是过瘾极了!然后是放花开始,各家的花全集中在一起,男孩子们退场了,波哥陪我玩儿,一个个的点,绚丽得好看,妈和姐姐,还有阿姨都喜欢看放花,但她们都是不敢点,看出来我是假小子了,最喜欢的花是绣球,如一束向上喷发的彩虹,时间又长,放这个,一定是我点,站在旁边感受最大的快乐!同时手里还拿着棒花,抡着如花花的风火轮儿。孩子们还是意犹未尽在院子里玩儿,大人们回屋,把饭前和好的面,洗干净控了水的白菜,2分钱一绺儿的清韭拿出来,包饺子!我就不去捣乱啦!

我在后院里过年

说起放炮仗,自从五岁起,爸就给我买,先是小鞭儿,一个个拆下来放兜儿里,放在墙的砖缝儿里,点上就跑,慢慢的胆儿是越练越大,眼目前儿放,也敢用手拿着点,差不多要炸了才扔出去,每一次的炸声都是那么的欢快,偶尔有没响的,等一会儿,真不响了,就把它掰开,中间一点,呲花!再后来是爸爸从石家庄出差时,去当地的炮仗市场带回来更响的小手指那么大的“小鞭”,声音宏亮!放二踢脚最过瘾了,刚开始也是胆小,放水管子的井台上面,还用砖挡着,怕它倒了横向炸人,渐渐的用手拿着,轻捏着,第一响在手中,有个向下的坐力,第二响,嗖的一下,冲向天空,随之嘴里还附和着,叮~duang! 哈哈 爸爸怕我炸伤了手,给我一只大棉手套,哎呀,有一年,还是把爸这大棉手套炸坏了,好在没炸到手,棉手套的棉花都糊了……

这股糊味儿,过了三、四十年都没有散尽,依然萦绕在身边,伴着一年又一年的欢乐!

我在后院里过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