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于燕青
于燕青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4,124
  • 关注人气:1,00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半截牡丹》发《作品》2008年第9期

(2008-10-19 15:20:38)
分类: 于燕青散文

            《半截牡丹》发《作品》2008年第9期
           
       

                    老宅里的明艳与幽暗

 

    老宅是清风冷月滋养的,厚重的阴霾搁浅了阳光。这样的暗色调晕染了我老宅子里的童年,连院子里的枣树和蝉鸣,檐罅瓦垄上的狗尾巴草也裹了这粘稠绵软的阴质,老树寒蝉衰草,魂销了去似的。老宅向晚,旧式的红漆雕花座钟从岁月深处传出咚咚的声响,精灵狐怪们便从旮旯冥晏处腾一袭紫烟,弄影于诡秘、幽蓝的灯盏,我便潜入被窝蒙了头,听姥姥讲那些恐惧又蛊惑的传说。

    老宅常有黄鼠狼出没,说黄鼠狼会附体,迷惑魂魄。村人惧怕。村子里一村姑忽发怪病,口出男声谵语,家人毛骨悚然。请来跳大神的,说是冲撞了黄大仙,即黄鼠狼。一番焚香做法后,家中果有黄鼠狼窜出。

    清朝末年,姥姥一个远房亲戚在王爷府做大厨,回乡后送与姥姥一把酱料壶,壶口处卧一只金蟾酴,倒酱料时蟾酴嘴便张开,酱料从嘴里潺潺而出,壶身竖直,蟾酴嘴自动合拢。据说若酱料有毒,蟾酴嘴里还能发出鸣音。姥姥不是个爱惜东西的人,就那么随便地搁于灶台,家里常有外人来,有一天发现那壶不见了,姥姥怀疑隔壁的酒鬼偷了去。说也奇怪,大年初一凌晨,姥姥打开厢房门,宝物安然无恙地立于地上。后来,酒鬼醉酒后说出,他把宝物藏在床底还未等出手就不见了,便感叹,宝物要随了那有福的人!姥姥说是黄鼠狼所为,说是那夜听见黄鼠狼铿锵行动的声音,有黄鼠狼爪蹄印为证,姥姥更是对黄鼠狼敬畏有加,焚香时口里念念有词,说一些感激的话。遭荒年,姥姥带着全家闯关东,还亏了那宝物换得粮食保全性命。

长大后的我看过两则报道,一则说黄鼠狼几年来为一庄户人家看守鸡舍,恪守职责。另一则说科学证实黄鼠狼能发出一种气体控制人的神经,不论真假,但黄鼠狼证明了灵性并非人类独有。黄鼠狼给老宅增添了一份神秘诡异,也使我的童年深不可测。

    我四五岁时,胡同口的一家老宅翻新了。那个缥缈的夏末晌午,暮蝉长鸣,庄子沉寂,我迷失在时间的迷宫里,从姥姥家到那人家的路于蝉声里虚幻成一个昼夜的距离。那场景记忆犹新,院子里一溜大玻璃窗,绿窗棂下种着红玫瑰,大朵的阳光飞过来,到处都是明晃晃的发光体,这里太明艳了,一伸手就能触及它的火焰。仿佛全是白昼,永远没有黑夜的骚扰,也没有幽灵和黄鼠狼的藏身之处。倚在凉椅上听故事,故事也是明亮、阳亢的。总觉得没了黄鼠狼的老宅就如同有古刹无高僧,有红粉无佳人之境。

     我从姥姥家幽暗的宅子里来,仿佛从夜晚进入白昼。我很快又怀想那些在幽暗里孕育的东西,又想回到原来的幽暗里。我小的时候总是这样,每每吵着来,一会又吵着回去。长大后的我到了更明艳的一座南方的城市,就再也没有离开过。这里日照时间长,四季如春,它的硬度和光泽结出我失眠的果子。我越来越想念老宅,只有它的笼罩、遮蔽、安泰能照亮我的梦。人其实是不能在一种状况里呆得太久,即便再好。如果人只能选择一种状态,我不知道我该选择明艳还是幽暗。

 

                老宅子里的女人

 

      每座老宅子里都有女人的故事,那是老宅的灵魂。

     姥姥骄傲地告诉我她名叫“吴金花”,多美的名字。那个年代女人是没有名字的,只在姓氏后面加个氏,谓之吴氏、王氏什么的。千古红颜大浪淘沙,能在历史进程中留下点什么的女子,莫非极少的宫廷后妃与青楼女子,其余的都寂寞地在自己的小天地碌碌地消弭了生命,连个名字都没有留下,只在族谱中写下某某氏。正是这些铺路卒子般的某某氏们的故事,于士庶僧徒孀妇之口述中、坊间流传下来。

    天性倔强的姥姥小时不肯好好裹脚,总是偷偷地放开缠裹布,终究没能练成三寸金莲,只得嫁给比她大十九《半截牡丹》发《作品》2008年第9期岁的我的姥爷,有位女作家说,一个女人逃不出她所处的时代对她的要求。这话不假,倔强如我的姥姥也不得不对自己的大脚耿耿于怀,她最怕庙会,那也是大姑娘小媳妇的赛脚会。可美丽的脸蛋和一双大脚的反差,也使她名声在外。庄上没人知道吴金花是谁,却没人不知道“半截牡丹”是谁,尤其那些男人们。赶集或是走亲戚,驴背上我的姥姥总是盘着腿,把一双大脚掩藏起来,男人们远远见了也是要嚷开的:“快看呀,半截牡丹来了!”

那时,女人的脚是不容玷污的,一如私处。庄子里一个脸丑脚小的女人,路上被邻村一男人强行脱了鞋,摸了脚,就像今日的强奸吧?有今人说,真搞不懂那时的男人怎么会有那样的审美怪僻。看来,男人同样逃不出他所处的时代对他的要求。两个村子的械斗因此而起,三寸金莲中的极品能引发一场男人之间的血光之灾,三寸金莲犹如特络伊战争起因的海伦。人说小脚里头藏着一部中国历史。古人云:“自古风流茶说合,酒是色媒人。”其诱惑力都不及一双三寸金莲。《水浒》里的潘金莲与西门庆勾搭成奸,有一处很显眼的描写:“也是缘法凑巧,那双簪正落在妇人脚边。西门庆连忙蹲身下去拾,只见那妇人尖尖的一双小脚儿,正跷在簪边。西门庆且不拾簪,便去那妇人绣花鞋儿上捏一把。”后来我看拍成电影的《水浒》里也有这镜头,这个细节很关键,西门庆这一捏,潘金莲没有说“不”,于是他们的关系就小溪遇长江地汹涌澎湃长驱直入。当我问及我周边的人,西门庆捏潘金莲的脚是什么意思?没有人能回答这个问题,我很惊讶,这么近代的中国史都不了解?但在老宅里住过的人就不同了,在老宅里住过的人就比别人多活了一辈子。

      我那做经纪人的姥爷很精明,在一笔大生意中赚了个盆满碗溢,便一路顺风顺水去韩国发展了,短短几年他便在韩国忠南燕岐郡一带坐稳了中华商会会长的交椅,开了好几家的商号。按说我的姥姥该享清福了,可姥姥不肯离开老宅到韩国,老宅是她的根,她没有享那繁华世界福分的命。姥爷便娶了漂亮能干的小老婆,也许这只是姥爷讨小的借口。那王宝钏寒窑苦守18年,离开寒窑当了正宫娘娘,不几天就死了。她的根不也在寒窑吗?(未完,部分选登)

《作品》2008年第9期目录

百家之言
       废墟下的文学惊醒              唐  

         我的30年——叙事体散文全国征文
       独白或旁白                            [吉林]朱日亮
10      三十年,改变一个乡村家庭的命运         [广东]黄金明
16      一个人的三个影子                       [黑龙江]王立纯
20      一个人的时光书                        [广东]曾  
25      小民安家                             [广东]王十月

         金小说
31      草原如玉           遥  
38      徐娘况味           林锦瑛
41      月亮破了           弋  

         作家现在时
47      其文怪诞,其人不着调       韩春燕
49      乡村的伊甸园               白天光
56      在农民的蜕变中自我解脱     白天光

         发  
57      卖   题             郭  
59      柏杨谈诗            曾敏之

         散  
60     家住开封府(外二篇)   范若丁
67     半截牡丹               于燕青
71     山上那个女人           吴小菡

         重  
73      月(外四首)          王乙宴

         诗  
74      文字的栏杆(外二首)         于耀江
74      我沿着史书逆风穿行           孙青瑜
75      岭上的人家(外二首)         王  
76      王小龙的命(外二首)         陈傻子
76      我要暂时忘记你(外二首)     伍亚霖
77      大风吹散了我的完整(外一首) 唐  

78      《作品》杂志历届“作品奖”获奖名单
80      “如歌岁月”
          ——纪念建国60周年叙事体散文全国征文启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