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晓霞
晓霞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45,984
  • 关注人气:73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明明”和“亮亮”:我静默的朋友

(2012-01-27 18:35:25)
标签:

休闲

杂谈

情感

文学/原创

分类: 生活感悟

2012年2月7日补记:明明走了

      明明昨晚走了。在元宵节最热闹喧腾的时候。是时烟花满天闪烁,爆竹此起彼伏,久违的雪花也飘起来了,它伸长脖颈用尽全力发出无声的呐喊,就离开了这个貌似繁华、实际上充满冷漠和卑污的世界。阿弥陀佛......

 

2012年2月4日补记:明明得肺炎了

昨天晚上发现明明得了肺炎,已经2-3天的爱叫唤,还吐白色的粘膜,趴在鱼缸里的加热器上,昨晚上网查才发现是这么回事。

怕传染给正在康复的亮亮,把它单独拿出来,放在纸盒里,放在暖气上。明明很衰弱,我喂了双黄连口服液,没有什么效果。

它的状况很不好,因为一心治它们的白眼病,没有想到还会有别的病.....也是明明太虚弱,唉!

 

2012年2月3日补记:  亮亮能吃饭了!

昨天晚上又给它们换水换药,把活泼的亮亮放在手上爱抚一番(明明则沉闷得很,它的眼睛和亮亮相比没有太大起色)。亮亮的龟壳也亮了起来,在我的手臂上爬来爬去的,非常调皮,它的柔软的龟爪子轻轻的抓着我的手指头,像懂事的猫咪一样不会抓伤主人,辛宇感受到我们的亲密,也过来轻轻的搔亮亮的龟壳,并提醒我喂它们龟粮。

把它们放入水中后,撒了一些龟粮(它们从去年10月初就没有吃食,我以为它们还是不能吃,约10天前给它们虾肉都不理不睬的), 可是这次不同了,亮亮意气风发地伸长脖子吞吃龟粮,虽然它的眼睛还看不见,但是可能嗅到食物的味道!

明明还是不吃,它病的时间长,体质虚弱,还是要多些时间恢复体力吧。

亮亮在鱼缸里转圈游着,终于吃光了所有的龟粮......“明明”和“亮亮”:我静默的朋友

 

2012年1月30日补记:

晚上给小龟换水、换药,还是把它俩捞出放纸盒里,它们还是爬来爬去的,在纸盒里不老实呆着。

我把它俩的鱼缸搞定、加热器插好电源,正在充电的时候,大个的亮亮使劲在挠纸盒,声音出奇的大,等我去看时,发现亮亮已经爬出纸盒了!我赶紧把它俩又放回鱼缸,尽管水还没达到27度,亮亮的眼睛缝隙又加大了,明明的起色不大,但这样的发展趋势不错。

 2012-1-29补记:

昨天去了道里儿童医院对面的花鸟鱼商店,买到了龟药(日本黄粉和国产的鱼类消毒剂),还有加热器,是专门给小龟治病用的,从昨天晚上,明明和亮亮就浸在药水中,用了加热器之后,水温保持在27度,看它们两个还是很舒服的。我也经常的查看。

今天早上看亮亮(个头大的龟)的大肿眼泡消下去许多了,明明的病严重,没有太大起色,但眼也有消肿的意思,令我很欣慰。今天晚上下班回到家,看到亮亮的眼睛缝隙又增大了,担心总泡着怕它们不舒服,捞出来擦干净放在纸盒里,怕它们冷,把纸盒放在暖气下面的杠子上,亮亮一直不停的爬动,很不安心自己在纸盒的现状,我把它放在胳膊上,它就一直往我头部爬来,非常有力量,看来还是想回到温暖的药水里,因为它在药水里非常的安静、惬意的样子,我只能这样理解它,于是只好又插好加热器,再把它俩放回药水中,不然它一直在纸盒中爬来爬去,让我连打字都要分神了!

儿子浩然让我给两只龟拍照,再传照片上博客,因它俩病容憔悴的样子,有些怕大家嫌弃,看到它们有望治好,还是等病好了再拍照吧,也希望大家在此给提一些治龟病的方法!我代“明亮”二龟谢谢大家了!


     春节假期的闲暇,使我有空关注一直来不及关注的事物。公婆家养了4年的两只乌龟,患“白眼病”日久(一种常见的龟病,严重会导致失明、停止进食,因体质衰弱而死亡),没有得到很好的医治,已经接近于失明状态,初三晚上我把它们带回自己家里,开始实施已经严重滞后的救治,用药水泡、上眼药水、眼药膏、有时放在玻璃缸里(泡药水时),平时放在干燥的剪去箱盖儿的纸箱里,纸箱里放上一片有水分的白菜叶子,给小个儿的龟当床垫,免得它总让大个儿的龟驮着,让大龟受累。

它们两个基本是不叫唤的,安静极了,偶尔会爬一会儿,因为已经病了三个多月,也基本绝食三个月了,都瘦小了许多,体质上肯定衰退不少,只是凭着祖先传下来的耐性和坚忍不拔的品质活着,有时听到它俩在纸箱里爬动的沙沙声,感觉到莫大的安慰,同时也感到自己的责任,要救活它们,治好它们的眼睛,它们曾有一双多么晶莹灵活的小眼睛啊,当初它们活泼欢快,龟壳也是亮莹莹的,闪着幽青的绿色,我是如此怀念它们双目晶亮、无拘无束地嬉戏的光景,就像一个暮年的老妇怀念自己的青春一样,充满缅怀和眷恋之情。

在春节值班之后、在走亲访友之余,在清晨的迷蒙间,在脱离开单位日常的繁琐和可笑亦可怖的复杂关系的短暂空闲里,我的心灵与这两个静默的朋友悄悄贴近,如果人类也能够这样不吃不喝地活着,不烦扰任何人,未尝不是一种福份。

龟是灵祥之物,生存能力超强,曾在《读者》上读过一篇文章,写两只龟活了500多年,一只龟被人为地压在做地基的巨石下面,它凭借龟壳的坚硬不碎而不死,另一只龟每天辛苦觅食喂哺被压的同伴,它们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生存着,竟然活了500多年!真是了不起的忍者神龟啊!

我给它们取名为明明、亮亮,意义不言而喻。

明明是个头小的,在去年国庆期间我曾给它治过一个星期(当时打电话问过许多宠物医院,都是治疗猫狗的,没有治疗乌龟的),它的病情较重,不过当时也有了一点起色,每次给它用药水滴眼睛、抹眼药膏时,我都爱和它低声说话,它听到我的声音就仰起脖子来,同时三角形的嘴巴也蠕动个不停,有时它会发出一声短促而尖细的叫声:“咝”!好像在回应我的话。由于十月中旬临时出差,加之为了不让两只乌龟分别太久,就把它又送回公婆家。我那勤劳、善良同时也很倔强的老公公也为它们医治了很久,因为公婆忙着照顾我读高一早出晚归的儿子浩然,公公难免忽略对龟的治疗,而婆婆害怕活物不敢碰乌龟、没法为它们上药,再说我们哪个是动物医生啊,都是按照从网上摘下来的治疗乌龟的说明来操作的,总是疗效甚微。

亮亮的个头大,动作迟缓,看起来呆头呆脑的,没有明明机灵,但它在以前没病的状态下可是抢食高手,遇到好吃的当仁不让,明明总要甘败下风,因此亮亮长得高高大大,抵抗力也比较强,它的眼睛现在虽然肿的像金鱼,但有一条细缝儿,这条细缝儿如果能够消肿,它的眼睛就会有重见光明的希望。

而明明的眼皮因为长期的糜烂,已经成混沌的青色,根本找不到原有的眼睛的位置了。一贯悲观的我认为,它已经成盲龟了,因为长时间不进食,并且失明后也不可能再看到龟粮,所以是在慢慢的走向死亡,我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地让它剩下的时光从容一些、安逸一些,没有动荡、恐惧的干扰,算是临终关怀吧。

初四打听到道里儿童医院的对面,是卖水产品的,那里有卖龟药的,要去买一些龟药和龟粮回来,好好的医治它们,即使都不能重见光明,也要尽到责任爱护它们到底。

感谢这两个静默的朋友,引发了我内心的慈悲与怜爱,还有浓浓的钦佩与敬意,因由对它们的救治,让我摆脱了渐渐成瘾的网上种菜游戏、回归于现实,变得勤劳、能干,有爱心、对未来怀有希望……

2012-1-27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