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晓霞
晓霞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46,253
  • 关注人气:73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父亲张四先

(2011-02-27 21:47:58)
标签:

文学/原创

情感

爱心满人间

分类: 生活感悟

   2011:希望老父亲有一个祥和喜乐的本命年......

 

    我的父亲张四先

  

    他已年老,发如霜雪,一生的沧桑印在他的脸上,但他的笑意萦绕脸上,一双眉毛是长寿眉的模样,他的双眼是和善的,闪烁着聪明的光亮,他一直不是一个糊涂人,即使他已经迎来了第六个本命年——兔年,七十二岁的老父亲,是一个比他同龄人都要健康、耳聪目明的人。

自从母亲在20097月因心脏病而猝然辞世,至今已经一年有半了。父亲悲伤的心情已经浅淡了,虽然思念之情会时常萦绕,却不是一味的悲伤。而是较为理性的回想了。

父亲对我的人生具有重要意义,这不仅是他一手培养了我和二哥从事象棋事业,更多的是他的思想品质,对我的人生有着重要的影响力。

也可以说,我在某些方面非常的像父亲,比如说爱好文学写作,有一定的文学天份,性格比较倔强、爱说实话,爱打抱不平,不喜好奉承别人,有些清高之气。

父亲很勤劳,凡事爱动脑筋、想办法,他经历过许多艰辛困苦的岁月,生长在呼兰县城的父亲,幼年时见到过驻扎在城中的“日本鬼子”,回忆起来还是历历在目:日本人多数是小个子,但是也都干净利落,他们并不乱杀人,可是一旦抓到抗日救国的中国人,就表现得非常残酷。冬天时,父亲看到过“日本鬼子”把抗日的中国人用铁丝把锁骨穿透,连成一串儿,推到结冰的呼兰河里去,活活冻死,实在是令人发指。

父亲排行老小,有两个哥哥(有关张氏的历史,可见我的博文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5dfc830100gsw9.html

   ,父亲虽然生在清贫之家,但从幼年起就爱读书,勤于学习,在年少时他看《三国演义》,看得废寝忘食,当他看到心中的偶像诸葛亮鞠躬尽瘁、壮志未酬身先死时,他难过得直哭,我的奶奶不识字,问他为什么哭?父亲说:诸葛亮死了。

奶奶不明就里地劝他:“别伤心了,人死不能复生,再好的朋友,死了也就算完了。”搞得父亲哭笑不得。

   父亲从小就好强、勤勉,自强不息是他人生的写照。他在少年时代钻研古书,写了许多读书笔记和心得,家境贫寒,他一面编柳条筐、卖冰棍儿来赚钱补贴家用,一面勤奋学习,考取了哈尔滨师专(现在的哈尔滨师范学院),毕业后成为一名教师。

父亲响应号召到农村教书,因为爱打抱不平,为人耿直,好披露社会阴暗面,他受到排斥和打击,也因此没有调回到县城。后来经人介绍,与我的母亲宫玉琴相识并结婚,他与母亲相濡以沫,患难与共,共同度过了四十四年的风雨人生(有关母亲的内容,可见我的博文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5dfc8301000cpm.html至爱无言献给母亲 (上)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5dfc8301000cpo.html至爱无言献给母亲 (下)

    革期间,父亲受到莫须有罪名的陷害,成为“牛鬼蛇神”,戴高帽游街,被关押起来,不让回家。他托人捎书信回家,母亲见了信,知道他平安,就安心等他回来,他们的这段生活经历,很像电影《我的父亲母亲》中的情节。

   由于政治上的打击和迫害,父亲的因郁闷而生病,从三十多岁起就病休在家,这使他有充裕的时间来培养子女,我和二哥晓平能够走上象棋之路,就是因祸成福的结果。

  父亲最引以为自豪的事,就是将我和二哥培养成象棋大师。为省乃至为国争了光,也许从我们身上,间接实现了他年青时未能实现的人生理想,干一番事业,为国为民争光。

父亲晚年致力于养蜂和用蜂疗技术为人治病。他曾在1993年去南京参加蜂疗培训班,当时他已经51岁,那是他第一次出省。在那里他学习到了“蜂疗”这个民间疗法,用蜂针对人体穴位针炙,治疗风湿病及各种疑难杂症。

父亲年青时自学过中医,懂得一定的医理,也能治简单的疾病,这对他钻研蜂疗起到了极大作用。从1994年起,大约17年之中,他用蜂疗技术为人治病,治愈了许多风湿病、类风湿、哮喘、胃病以及其他许多医院也治不好的疑难杂症。他一面养蜂,一面蜂疗,从兴趣出发而渐成为事业,使他很有成就感。

2009年母亲去世了。尽管在20079月母亲偏瘫后,父亲全心全意地照顾她,想尽办法为她治疗,用各种各样的营养品,终究没有挽留住她的生命。父亲这三年来也特别的疲惫和苍老。

我的父亲张四先

 2008年5月:母亲在世时与父亲的合影,父亲全力照顾偏瘫的母亲,他们仍然很幸福,但这个美好的画面已经成为历史。

母亲离去后,父亲的世界似乎一度失去了希望,多年来,他因母亲的无私支持而勇往直前,母亲的谨慎劝告,会让他少冒一些风险,少受一些打击,他烦恼时,有母亲听他的倾诉。而母亲走了,他最好的伙伴没有了,那个忠实的听众不在了,他的话匣子也无处播放了,他感到孤寂而困窘。

自母亲去后,我大约每隔二十天左右能回去看他一次,料理一下家务,做两餐饭,和他聊天,其实最主要的是听他说话。他似乎积攒了太多的话,说也说不完,像得了“话痨”症似的。这就是孤单的表现,他依然养蜂、种地、与老朋友下棋,做健身器材,他保持着令同龄人嫉妒的好身体,骑自行车可以走几十里路,并不觉得很累,父亲之所以有这样的体格,一方面是他重视保健和锻炼,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养蜂——他养蜂的老友大多八、九十岁,都是耳聪目明,健步如飞,据《养蜂杂志》上的科学分析:蜂场分泌一种对人体非常有益的酶,不仅仅是养蜂人,连周围的住户都会受益。

我的父亲张四先

父亲好强,不想让人为他担心。他一个人生活,开始炒菜总是难吃,后来慢慢实践也对付下来了,他一直都很会包饺子,有很好的饺子经验,常常包许多饺子冻起来,早上煮着吃,省事又好吃。他原本不爱收拾屋子、不会洗衣服,后来可能是不想让我受累,自己也常拾掇一番。这次回去,看到他的床单和被罩都是干净的,他笑着说自己洗的,因为确实该洗了。这样我除了做饭就不用忙乎什么,可以安心的和他聊天儿,也许,他是更愿意我和他多聊聊天吧。

他节俭成习惯了,不爱花钱,到商店去不知道有什么该买的,每月的退休金虽然不到两千元,他却只能花几百元,他说这还是使劲花才花掉的。

我和两个哥哥都不反对他再找一个老伴,他也在积极征婚,在收音机里发表文章征婚。给他打电话的不少,有的也见过面了,但一直没成,这和年青人谈对象差不多,各有原因,他不想对付,“没合适的就自己过”,这是父亲的宗旨。

找老伴这件事,要随缘而安,好在父亲的身体健康,精神愉快,对生活仍然充满乐观的想法,自立者天佑之,这是他自己修来的福份。

2011-2-27晚写于哈尔滨家中

相关链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5dfc830100gsw9.html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5dfc8301000cpm.html至爱无言献给母亲 (上)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5dfc8301000cpo.html至爱无言献给母亲 (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