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麦怡99
麦怡99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12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约翰逊致切斯特菲尔德伯爵书

(2010-01-15 09:40:30)
标签:

杂谈

辜正坤先生白话体译文

伯爵大人:

近日从《世界报》馆主得知,该报刊载了两篇文章,对拙编词典颇多举荐滥美之词,这些文章据悉均出自阁下您的手笔。承蒙您如此的推崇,本应是一种荣耀,只可惜在下自来无缘得到王公大人的青睐,所以真不知道该如何来领受这份荣耀,也不知道该用些什么言辞来聊表谢意。

回想当年,也不知哪来的勇气,我竟第一次拜访了大人阁下。我像所有的人一样,深为大人的言谈丰采所倾倒,不禁玄想他年能口出大言“吾乃天下征服者之征服者也。”——虽知此殊荣是举世学人所欲得,仍希望有朝一日能侥幸获取。然而我很快发现自己的趋走逢迎根本没有得到鼓励。不管是出于自尊也好,自矜也好,我反正无法再周旋下去。我本是一个与世无争、不善逢迎的书生,但那时我也曾用尽平生所学的阿谀奉承的言辞,当众赞美过阁下。能做的一切我都做了。如果一个人在这方面付出的一切努力(不管是多么微不足道)受到完全的忽视,他是绝不会感到舒服的。

大人阁下,从我第一次候立于贵府门下,或者说被您拒于门外时算起,已经7年过去。7年多来,我一直苦苦地撑持着我的编撰工作。这些苦楚,现在再来倾 诉,已经没有用处。所幸我的劳作而今终于快要出版,在这之前我没有获得过一个赞助的行为,一句鼓励的话语,一抹称许的微笑。我固然不曾指望这样的礼遇,因为我从未有过一位赞助人。

维吉尔笔下的牧童最后终于和爱神相识,这才发现所谓爱神只不过是岩穴土人而已。

大人阁下,有的人眼见落水者在水中拼命挣扎而无动于衷,等他安全抵岸之后,却才多余地伸出所谓援手,莫非这就叫赞助人么?大人而今忽有雅兴来关照在下的劳作,这原本是一桩美意,只可惜太迟了一点。迟到我已经意懒心灰,再无法快乐地消受;迟到我已经是孤身一人,无从与家人分享;迟到我已经名闻海内,再不需阁下附丽张扬。我既然本来就没有得到过实惠,自然母需怀感恩之心;既然是上帝助我独立完成这桩大业,我自然不愿让公众产生错觉,似乎我曾受惠于某一赞助人。但愿上面这番话不致被认为太苛刻、太不近人情。

我已经在根本没有所谓学术赞助人赞助的情况下使自己的工作完成到目前这个地步,那么,尽管我将要在更艰难无助的情况下—假如还有可能更艰难无助的话—完成全稿,我也绝不会感到沮丧。因为我已经早就从那个赞助的美梦里幡然猛醒;曾几何时,我还在那梦中得意非凡地自诩是大人

您门下最卑微/最驯顺的仆人/塞缪尔?约翰逊1755年2月7日


致切斯菲尔德伯爵书〖英〗塞缪尔?约翰逊/〖中〗辜正坤译注/文言体译文

大人阁下:

顷得《世界报》馆主告知,该报近日揭载二文,对拙编词典,颇有扬善褒荐之词,闻皆出阁下手笔。厚爱如此,理当引为大幸。奈何在下不惯贵人垂青,茫然不知何以领受、何辞逊谢。忆当年,在下小蒙鼓励,竟斗胆初谒公门。大人之言谈丰采,语惊四座,令人绝倒,使在下不禁谬生宏愿:他日或能自诩当世:“吾乃天下征服者之征服者也。”——举世学人欲夺之殊荣,或竟鹿死我手!孰料余之趋走逢迎,未蒙丝毫宠幸。尔后余自度不复干谒此途,自尊与自卑,皆勿与论也。余本一介书生,不善谄辞,不尚交际,而曾一度当众致语阁下,可谓罄尽取悦文饰之辞。仆思已尽犬马之劳,虽功效绵薄,又何甘辛劳遭逢白眼之遇也。

回想当初侍立君堂,甚或见逐门首,忽焉七载飞去。斯年以来,吾力排艰辛,独撑大业,无援手相助,无片言相许,无一笑相期。幸得终竟全功,付梓在即。当此时,发怨尤之词,恐无益也。然余实从未曾知遇提携之人,自曾指望过蒙受惠顾。

维吉尔笔下牧童终与爱神相识,方知爱神原只是草野之夫。

设有人于溺水者奋命中流之际,漠然相对,视若无睹,伺其安全抵岸,方忽急伸援手,反增累赘,所谓赞助人也者,莫非即此辈耶?

大人而今忽有雅兴垂顾拙编,倘恩泽当初,犹可称善;奈何此惠顾珊珊来迟,我已心灰意冷,受之谅无深趣;我已鸳鸯失伴,有乐无人与共;我已名播天下,再不需阁下扬誉之辞!在下当初既不曾蒙恩.今朝亦无须感德;天帝既助我独成大业,今何敢欺世惑众,默认身后有所谓莫须有之赞助者?在下言辞或有苛刻不敬, 还望海涵。

余自承担此编撰业以来,从未获所谓赞助者分毫,亦使大业行将告竣,纵或杀青之际倍感艰难无助,余亦绝无失望之心。奢望赞助之美梦,梦破多年;堪笑曾几何时余亦曾梦中顾盼自雄、自诩为

大人您门下最卑微/最驯顺之奴仆/塞缪尔?约翰逊/一千七百五十五年二月初七日


约翰逊致切斯特菲尔德伯爵书 黄继忠译

1755年2月7日
 

伯爵大人阁下:
近闻“人世间”主人言:阁下曾二度撰文,将仆之辞典推荐于世,易胜荣幸。然仆生平鲜蒙贵人恩典,是以受宠若惊,不知何以答谢。
昔者偶为人言所动,初度造府晋谒;于君之谈吐,一似世人之倾慕不已。实望一登龙门,身价十倍;并冀能博得阁下之青睐,此天下人争相罗致者也。然仆之趋候,颇遭冷遇;其后遂裹足不前,半以孤芳自赏,半以自渐形秽也。仆本一介寒士,不求闻达于世,不善逢迎之术。前者于大庭广众之间得与阁下共语,曲尽所能,以期取悦于君,终不可得。人之竭尽绵薄,辱遭鄙夷而复能怡然自得者,鲜矣哉!
忆昔伫候于外室,见拒于侯门,岁月荏苒,春秋七易。七岁之间,仆厉志孟晋,披荆斩棘,致力于辞书之编著;个中艰辛,今日言之何益?所幸功垂于成,刊行在即,期间未尝获君一臂之助,一言之勖,一笑之惠。惟此等殊遇,原非所期,盖仆生平所迄未受恩主之惠。
弗吉尔诗中之牧者,其后终得稔悉“爱童”之为人,方知其为铁石心肠之辈也。
伯爵阁下:见人挣扎于水中则漠漠然袖手旁观,见其安然登岸则遽遽乎殷勤相助,此非恩主之为人乎?阁下于拙著之锦注,若在昔年,诚不失为美意;惜于姗姗其来迟,今仆已兴味索然,难以欣赏;仆已孓然一身,无人分享;仆已薄有声名,不劳垂颐矣。且仆既未受惠于人,自不欲对其感恩戴德;仆借天助独立完竣之功业,自不欲天下人误以为恩主所赐;此言谅不致失之于尖酸刻薄耳。
仆自编纂辞书以还,既未受惠于任何学术赞助人于前,则于今大功垂成之日,即无丝毫恩赐于后,亦当不以为憾耳。盖仆昔时固尝陶醉于希望之美梦,今则梦醒久矣。
仆山缪尔·约翰逊顿首再拜


致柴斯特菲尔德勋爵书

    [英国]塞.约翰逊

    高 健译

    常 风校

勋爵阁下;

    顷据《世界报》主人通知,该报近所裁有关拙著词典之推荐文章二篇,均系出自勋爵阁下手笔。承蒙如此重视,自是荣耀非常,但以平日末习惯于贵人之垂青,故余真不知将以何心情领受,并不知以何言辞鸣谢也。

    犹忆当年小蒙鼓励,固有幸初次踵门拜谒之际,余之为阁下之辞令心醉,亦犹人也;因不禁私心庆幸,自谓将能以“世上征服者之征服者”而自豪,即世人所求而弗得之眷顾,余能得也,然继而发现,余之一番追随趋奉既悉数落空,乃至无论出于自尊自卑,似已皆不许可此种往来之继续。再如某次当众向大人致词之时,则于取悦一端,实已罄尽一介寒士之能事,固可谓已尽其在我;即或犹有未足,似亦未容如此忽视。

    自曩昔候教于大人正厅外室,乃至见逐门外,于今已七年矣;在此七年间,余已将拙作之编著,于种种困难之中,向前多所推进(按此节固无须抱怨),时至于今,业已出版有日。然于此期间,固绝不闻有一事之援助,一言之鼓励,一笑之赞许。此种厚待固亦不曾指望,余实不曾有过赞助之人。

    魏吉尔诗中之牧童据云亦曾求爱而得爱,然殊不料爱竟与石同宗。

    然则所谓赞助者即彼见人溺水呼救而无动于衷及其抵岸又重以援助相絮聒之人乎?阁下于我辛劳之枉顾,如其到来稍早,亦必曾令人感戴,然而延稽至今,我已麻木不仁,而不知感受矣;我已孑然一身,而无人得与分班矣;我已功成名就,而无此必要矣,然不得恩遇则难言领情。命运既以此书期委我于独成,我亦不应使世人误认我尚有赞助之人,此话谅亦不致视为苛

刻。

    既然此书之编纂迄今从未得彼学术赞助者之一顾,故值其告竣之际,实亦无虑其廑注之更少(如其尚可云少),如今大梦既醒,余已不复为昔日颇曾以此为得意之

                                                 阁下之

                                                     至谦卑至恭顺之

                                                        牛马走

                                                         塞·约翰逊

                                                       1755卑2月7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致杜鹃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致杜鹃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