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又是杨柳依依时

转载 2016-03-12 09:01:26


       春绿江南、杨柳依依,姨父已经走了6年。他走的时候,也是春光乍现、绿芽刚刚爬上枝头。记得为他送行的那天,十里八村的乡亲来了很多人。他的坟地在一个不显眼的地块,紧临他的母亲之墓。送葬的路线,不从大院子中间穿过,绕道小径,不惊扰乡邻。这些都是他自己生前定的。姨父一生为人处事非常认真,不曾想他连身后事也考虑安排得如此细致。

       姨父名叫宋明德,家在溆浦县城附近一个叫“马田坪”的地方。他当过小学老师,做过很长时间的村干部,在当地算得上一个“面子上的人”。平时,他对人总是一脸的笑,办事条子清。谁家有个大事小情的,都请他出来商量打照应。他从不打牌,喜欢饮滚烫的浓茶,最好一口小酒。一喝酒就上脸,那张国字脸红得发亮,不熟的人还真以为他不能喝。其实,他的酒量大,很少喝醉过,只是喝得太慢,一喝就是大半天。别人嫌他喝酒太慢了,他就会一板一眼地说:“酒是个好东西,‘三点水’加个‘酉’,要慢慢喝,长流水。”喝酒从不耍花招,该他喝的一滴也不少。他喜欢跟人斗酒讲劲火。一桌子人喝酒,没喝个人仰马翻,他觉得不尽兴。“哈哈!叫你别喝了,还要喝。”听到他的朗声大笑,一定是有人被放倒了。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可是喝酒的人又特爱和他一起拼酒劲。有一次,他在我家喝酒,村里一个我叫“毛哥哥”的人,开始酒劲十足,口气不小,最终还是不敌,趁着醉意从一两人高的屋坎跳下去逃跑了。姨父当时的那个得意,真的是没法说。这个酒事,也被姨父当作趣事说了好多年。

       酒风正,酒德好。一如他的酒品,他的人品也很正直、率真。 

       外祖父母家在山区,生有四个儿女。我的妈妈嫁在当地,与她的父母、哥哥、弟弟同在一个大院子。姨母嫁到山外平原的姨父家。每逢春节,姨父哪怕再忙,到岳家拜年从未间断。而且,送给每家的腊肉、糍粑、白糖年礼都一一到位,即使后来几家后人长大又有了小家,姨父送的年礼也没有遗落过这些小字辈。外祖父成分不太好,姨父根正苗红,又是党员干部,在文革那段艰难岁月,姨父却从不避嫌,在岳家走动更勤。姨父自有他的理由,他说:“我是这里的女婿,走岳家是人之常情。我就是要让那些势力眼看看,别小瞧人、欺负人。”姨父不离不弃的举动,令人佩服,也确实给这一大家子撑了面子,连我们这些小辈也感到脸上有光。

       姨父的认真劲,可能与他的职业有关。他干过二三十年的村会计,账目记得认认真真,从不做假账。每一次的查账都是清清楚楚、干干净净。上面时常有这个钱、那个款的拨下来,他也从不给走得近的亲朋多分几个。我的一个表舅,也是姨母的表弟,他们住在同一个村子。这个表舅家境不好,想买手扶拖拉机挣钱却又没本钱。本来村里可以帮他申请贷款,但姨父说:“要贷款的人多,帮了亲戚说不清。”姨父也很想帮他一把,于是出面找我帮忙。姨父很少开这样的口,我便答应他。可是,后来这个表舅开拖拉机赚了点钱打牌输掉了,还欠了很多账,又直接来找我帮他借钱。尽管姨父与表舅的关系好,但得知此事后,马上来阻止我。姨父办事讲原则的认真态度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人缘和信任是靠一点点积累的。在一次村支部换届选举中,大家认为他当支书是众望所归。他却说服大家不要选他当支书,他继续干会计。他说:“搞会计是我的老本行,做起来顺手。”到了60岁,他主动请求辞去了村干部的职务,把位子让给年轻人。“国家干部60岁退休。我们农村干部也要享受一下这个政策。”他风趣的话语,也是他豁达的人生态度。

       2009年冬天,姨父得了绝症在省城住院。听说村里换届选举人选争议大,姨父着急得坐立不安,家人劝也没用,毅然提前出院回家做选举工作,当时村里的干部群众无不感动。不料这一去,病情一日重一日。

       在姨父去世一年前的新春,我送了姨父一对好酒。他开始是不舍得喝,患病之后又不能喝了。于是,他的家人想着姨父的那点“爱好”把它一同下葬了。姨父一生是个非常较真的人,这事恐非姨父之愿。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閲戜腑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847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