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老马
老马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206
  • 关注人气:3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老马病历纪实(四)

(2008-11-25 19:10:29)
标签:

健康

大夫

病历

情感

分类: 我的文章

                       老马病历纪实(四) 

 

           手术室在影像楼的三楼,这座楼的每个房间都是手术室。听大夫们说,每逢高峰期,

       一天要做一千多例手术呢。

           我被推进去的时候已近中午,可走廊里还是密密麻麻的坐满了人。“介入”手术室宽

       敞明亮,白色的医疗器械整齐的摆放在四周。在中间的床边,是一台高大的血管造影机。

       手术室内实际只有四个人,一名护士主要是监控我的血压和心脏,两名大夫在做术前的准

       备工作。那位戴着眼镜的大夫,正是今天给我做介入术的主任医生。他不止一次的走到我

       的 身边,满脸带着笑,和蔼可亲地对我说,“不用怕,不是很疼的”。我没有说什么,

       只是 向他点着头,微笑着。助手在为我的大腿根部消毒,我的头脑里仍然是一片茫然,我

       已经 不知道什么紧张和害怕。当护士给我的身上盖上薄薄的蓝色床单时,我才意识到手术

       就要 开始了。这时候的我,突然很想看看那造影机上的图像,看看我那不病则以,一病就

       惊人的肝、看看那几十天来扰得我寝食不安的恶瘤。可这一切都是徒劳的,造影机那巨大

       的镜头从上方渐渐的罩在了我的胸上。我什么也看不见,只能听见他们说话,只能凭感觉

       意会他们的动作。大夫在切开我大腿根部的血管,大夫在把一根细细的胶管插进动脉,主

       任医 师在隔壁的监视器前不断发出指令,我身边的大夫就按照他的指令,通过胶管,向肝

       内注入一定数量的药物。这药物有的是注到肿瘤的四周,起到包裹的作用,使其不向外扩

       散发展。有的药物则是一种血栓,阻断通向肿瘤的血管,使其失去外部的给养,逐渐变得

       萎缩 或消失。有人说,介入术很疼,可我就没有这种感觉,只是在注入药物的时候,全身

       有些 发热,其他也就没什么感觉了。记得在刚要手术的时候,护士给我打针,她告诉我不

       要紧 张,我说,“没紧张啊”。她说,“还说不紧张呢,血压都升高到170了”!唉,说

       是不紧张,哪有想象的那么轻松啊。我的血压,只要一有风吹草动,它就像六月的天儿说

       变就变呢。

           手术进行了一小时五十五分钟,我被推出了手术室。接下来就是无休无止的点滴、给

       药。 根据大夫们的预测,术后反应大都是呕吐、发烧等。说来奇怪,我手术后,就没有

       呕吐过一 次。术后的前两天,胃有些不适,到第三天,胃没问题了,发烧却开始了。浑

       身肌肉疼痛,每天下午尤为严重。

           我在高烧的昏睡中度过了脱胎换骨的“历练”,这二十多天的高烧,烧去了过去有形

      无形的棱棱角角,就好像梦幻般地完成了所谓的“旧我”到“新生”的转换。

           我从睡梦中醒来,似乎还在寻觅,寻寻觅觅那痛苦中模糊的微笑。这虚幻后的清醒,

      又让我感受到涅槃中超脱般的永生。

           病房中,每个人都机械的重复着每天的故事,查房、挂水、试体温、开饭, 仿 

      成了每天的必修课。我静静的躺在床上,大夫问我,我就说,护士叫我怎么动我就怎么动。

      十多个小时的挂水,躺在床上,就别提多难受了。看着那永远都在头上挂着的药瓶子,我

      的心真的烦死了!

           躺在床上久了,女儿就叫我起来,她举着药袋,我们一起到小花园坐一坐,把药袋挂在

       小树的叉叉上。时间久了,我们每次去小花园,都到它的身边坐坐。我和小树说:“小树,

       你受累了。如果有来世,我一定会报答你的。”佛学里的因果,不注重当下的报应,即所谓

       的现世现报。有了好因,定会有好的结果。冥冥之中,我们都为自己设计了未来。以前的因

       果我搞不清楚,可这以后的因果,每个人心里都是有数的。我和女儿坐在长凳上说着话,我

       们看四周的高楼、看绿茸茸的草地、享受着暖烘烘的太阳,不知不觉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女

       儿摘下药袋,她一手举着药一手搀扶着我回病房。我望着女儿,心里涌起一股莫名的心动。

       女儿就象一把伞,她为我遮风挡雨;女儿就象一座山,背靠着她,我的心镇定坦然;女儿就

       象彩虹,她变幻着赤橙黄绿,引领着我走过风雨,去领略那阔别已久的白云、蓝天。女儿常

       常给我讲净空法师、讲山西小院,讲那些心理放松大病痊愈的例子。我听着、笑着,我知道,

       女儿是怕我有思想压力,她的良苦用心我知道啊!

           每天女儿都在家里做各式各样好吃的,早晨带到医院来。其实,医院什么菜都有。老伴

       不让她带了,女儿笑着说,这可是爱心早餐啊。

           10月18号是我的生日,早晨女儿就说,要买个蛋糕,弄几样好菜儿。我说,在医院这地

       方过生日,实在没什么情调和气氛。蛋糕什么的就免了吧,女儿当时也没有说什么。上午九

       点,出去照相,我主要是考虑自己得了这种病,还是在苏州的医院里过生日,留个别样的纪

       念吧。虽然这纪念是酸楚的、是苦涩的、也是无奈的。我还是坚持走出了病房,我的头昏昏

       的,身子乏乏的。女儿和老伴扶着我,来到了院里的小花园。花园里的几丛青竹,在秋阳的

       照耀下,叶子还是显得那样光鲜翠绿。它们的干虽然略略有些发白,在微风的吹拂下,还是

       那样坚定挺拔。摇曳中,竹节的印痕显得更加清晰而分明。人家都说“高风亮节”,那么,

       今天也让病态中的老马,在五十五岁生日的这一天,和喜爱的竹子们亮一回“节”吧。

        老马病历纪实(四)

             病情是严重的、身体是虚弱的、笑容是勉强的。照片定格在公元2008年10月18号(阴

         历9月20)老马生日这不寻常的一天。

             下午的高烧似乎比往日重,整个身子就像一块燃烧中的木炭。这燃烧的烈火仿佛要把

         每一节骨头、每一块肌肉都烤遍、都烧遍。那悬在头上的药瓶一滴一滴慢条斯理的滴着,

         还有那该死的灯光,明晃晃、毫无顾忌的直刺向我的眼睛。我的心愈加烦躁,我真想跃起

         身子拔掉那药瓶,砸碎那灯管。恍恍惚惚中我好像纵身跳进那冰冷刺骨的大海,飞身于冰

         天雪地之中。哈哈,真的好爽啊。女儿给我的眼睛上盖上了湿毛巾,我在这昏昏沉沉中睡

         着了。

             晚饭我没有吃,看到我烧的那个样子,晚上的饭菜以及生日的话题也就没人提起了。

             大约八点多,我隐约听到女婿建华来了。老伴问他:“你拿的什么呀?”,女婿说,

        “给我爸买的电脑”,“你爸怎么不知道啊?”我女儿说,“没告诉他,给他个惊喜吧!”。

         女儿拿掉我脸上的毛巾,把小电脑拿到了我的床前。我的眼前一亮,啊,是华硕EPC。它

         就像一本杂志那么大,新颖的外观,小巧玲珑。我喜爱电脑,这正是我梦寐以求的啊!我

        望着女儿女婿的笑脸,“是给我买的?”女儿说,“是呀,是给你的生日礼物呀!”。我

        高兴得不知说什么才好,那爱不释手的样儿,简直就象三岁的孩子。刚才的病痛仿佛早已

        飞到了九霄云外!

             病友们主要来自江苏,我是唯一的一个东北人。由于语言不通,最初的时候,我很郁

         闷。后来就和陪护的年轻人说话,他们会讲普通话。这样,郁闷的我,总算和他们有了一

         点交流。E床的老胡来自阳澄湖岸边的农村。他是一个壮实又坚强的汉子。入院后,医生

         在他的胸部下了个导流管,每次去卫生间,老胡都是全副武装的样子,腰里挂着导流的袋

         子,手里举着点滴的瓶子。即使这样,从来就没看见过他唉声叹气、愁眉苦脸过。他能

         吃能睡,每天儿子 来送饭,哪怕是他刚刚吃完,也要和儿子再吃一顿。那种其乐融融的

         父子亲情,真的叫人感动。听说他去年已经做了胃手术,今年又患了肝病,可他还是乐呵

         呵的,丝毫也看不出得大病的样子。都说老马坚强,我和他相比,还真有些自叹不如呢。

             老胡的女儿回厂告假,大家就争着帮老胡打饭,他睡着了时候,帮他看针。老胡没有

         电话 就用我的电话和家人联系。临出院的时候,我还和老胡说,等我病好了, 到你们那

         走走。 哈哈,听说阳澄湖的大闸蟹很好吃呢!

             大家因为有病相聚,又因为有缘相逢,这种自发的关爱是纯洁的、无私的。这种相互的

         关照是那么的自然,那么的和谐!

             当然了,这病房的交响乐中也有不和谐的音符。

             W号床的病号是一位教师,他给我的印象是,每每说起话来,总是忿忿不平。他不满自

         己的待遇,对江苏的教育大发牢骚,就好像全世界的人都对不起他似的。身为教师,不尊重

         自己的职业,在公共场所,肆意评论,真是有失做教师的水准啊。

             夜里,S床的老沙排尿困难,她女儿束手无策,几位陪护的都过去帮忙,用水声引尿。

        这位“教师”抬起头,竟然叫病人小点声,说是影响了他的休息。你说说,病人痛苦的呻

        吟能小声得了吗?如果能小声的话,谁还会来这鬼地方!从此,我对这位苏州的高中教师

        的印象, 立马 就打了折扣。他每次从我床边走过,我就从没正眼看过他一次!

            人的身体有了毛病,可以求医问药。一个人的心理畸形,就好像在黑夜中步入深渊,那

        是很可怕的呀!

            术后的反应逐渐退去了,这病房我是躺不下去了。早晨,医院通知我出院,通知单上写

        着,“好转、下月复查”的字样。就这样,老马在住院16天后,于10月21日,离开了15号楼,

        走出了医院的大门。回到家以后,高烧还时常光顾,一直持续到11月4号,术后的反应才完

        全 消失。

            如今,老马养病在家,真可谓是“偷得浮生半日闲”了。每天看看电视、弄弄电脑。哈

        哈! 一天三次吃药也够忙乎人的了。当然,有时还坐坐免费车去超市逛逛呢。

            值得欣慰的是上次手术(CT和生化血检查)效果很好,本周四还要去医院检查一次,大

        夫会根据检查结果制定下次手术方案。大家为我鼓劲加油吧!

 

 

结束语

 

            《老马病历纪实》写到这里也就结束了。虽然《纪实》很像一本流水账,没有讲究什么

        文法修辞,但它如实的记录了“患病、治病”的前期过程。因病发突然,老马离家匆匆。在

        这期间,很多亲属、朋友、同事纷纷打来电话,发来短信,询问病情。这篇短文,旨在通过

        叙述病情的方式,向关心、惦念我的亲属、朋友、同事表达我最诚挚的谢意,谢谢大家了!

        等到老马返乡之时,我们在举杯相聚吧!

 

 

                                                        写于 2008年11月24日苏州新加花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