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素月流天
素月流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2,167
  • 关注人气:40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与写书人的对话

(2015-04-29 10:10:39)
标签:

文化

分类: 生活随笔

与写书人的对话

 

而今的城里人,一定没有过夏天用艾蒿草薰蚊子的经历,我插队时就经常干这种事儿,傍晚,点燃一把蒿草,关上门窗一小时左右,临睡前打开门窗,薰一次能管两天。有人把这当作一种苦难、落后来追忆,我却不然。我并不觉得原始里包含酸楚,相反这是一种伟大,人类原本就是爬在地上的,因为劳动与创造才使人站立了起来,谁觉得站着辛苦,那谁就爬回去。把过去农村的生活当作一种苦难,我不赞同,在我看来,用蒿草薰蚊子比抹防蚊油、比蚊香等等都要好,绿色,不会危害人的健康。以为后者比前者文明先进,我嗤之以鼻,那是矫情。只要人按自己意愿生活,我觉得都是快活的。

 

只要有点儿文化,每个人都会象打扮美女一样,把自己的家乡描摹得要多美有多美,尤其是名人,名文人,他们的化妆技术高超,他们的故乡一定比其他人的要美得多,当然,是在他们眼里,在他们笔下。既无可厚非,也无须惊诧。

 

诗人、作者尤其要有感恩之心,感恩生养自己的那片故土,是她给了他生命,更是她给了他灵感,他依托了她成名成家。而往往,随着“美名”远扬,吸引力的淡化,他就开始丑化她,以期求得更大的名声。

 

任何本土文化、传统艺术,包括我们的国之瑰宝京剧,包括我们的日常用语,在网络时代都会受到极大的冲击,谁也说不清这是文明的必然还是文明的灾难,受众越小的就消亡得越快,并不因为名人的好恶得以例外。

 

我喜欢读历史读传记(不是戏说),习惯在读史中还原一种画面,将自己置于其中,深刻地去体会能怎样和会怎样,得到一种接近公允的可能性结论。不喜欢站立的历史之上,俨然一幅裁判模样,指责这个批评那个,俗话说的:站着说话腰不疼。

 

写小说,其实就是编故事,人们说某小说家是“最会编故事的人”,深以为然。我喜欢那些读来没有负担的小说,口语化,小人物,小事情,有趣味性,有亲近感,有亲和力,手不释卷,一口气卒读。而有的小说家总是试图用历史广角“启迪”读者,一翻开书就有被教化的感觉,这种书我很逆反。

 

艺术,对于小说来说,是渗透在整个文章挑拣不出的,如果艺术成了小说的主干,那肯定是少了可读性。艺术,一旦被剥离和高搁,文字成了艺术的附属,文章就失去了意义和存在价值,随之,艺术也就不成为艺术了。

 

要读一本好书真不易,读得一本好书真是愉悦。好小说与好诗是一样的,只觉得其好,却难以道出之所以好,直向人说,去看吧,真好!张嘉佳的《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就是这样的好书。我要对你说,真好,去看吧!

 

 

与写书人的对话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