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素月流天
素月流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2,337
  • 关注人气:40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浮生放羊走鸡录》之三:诗人是这样炼成的

(2011-04-21 22:30:38)
标签:

文学/随笔

杂谈

分类: 生活随笔

 《浮生放羊走鸡录》之三:诗人是这样炼成的

    浮生欢娱邮件中陆续记叙两个儿子的读书写诗趣事,我建议她将这些保存起来作为孩子成长录。下面是她的邮件的全部内容。

 

 

素月姐:今天出去了一天,晚上刚把随记弄好。您的诗评来不及回了。等明天了。抱歉......儿子们的趣事,我都存在一个放羊走鸡的文件里,以后我和他们都可看。

 

 

 

人间四月天】

 

    最近一直春光明媚,虽然本埠少雨干燥。

    周六,带孩子们去公园踏青赏春,以免辜负这大好春光一片。

    南国春天来得早,四月初,公园里诸如杜鹃花、玉兰花等大多已败谢,唯有背阴处的杜鹃尚展风貌。一些黄色、紫色的兰花从色彩鲜艳到萎谢亸瓣,参差不齐。樱花、桃花则相继绽放,楚楚动人。

 

    然而公园里最引人注目的,还是放眼望去的一片葱翠,从齐整草坪,到满树的翠芽绿叶,再到绿波荡漾的湖面和垂柳,小森林里松针初绽,都似乎往人的意识海洋注入一波一波的绿色源泉----生命和激情的苏醒。焘焘时不时地说“我要好好欣赏这绿叶风景。”

 

    松鼠们在快乐地追逐,寻找松果;老鸦、鸽子们和平共处于林子中,啄食、争吵,要么近在咫尺而老死不相往来;各种野凫、花鹅、鸳鸯或栖息于池边喷泉处,或优游于微波涟漪,或徜徉踱步于岸边树荫花间小径。

 

    从店里吃完中午饭后,我们漫步到一个雕塑建筑标志下,那是纪念最初建立这个城市的某个人物之纪念像。羊儿要求我给哥俩拍几张照片,我一一照办。他俩照例摆一些很调皮的姿态让我取景。

 

    照完几张相,焘焘开始抛砖引玉了。他说,我想到一句:

   “阵阵清风“。。。

    我知道老二是让哥哥续诗,就干脆对羊儿道:“你上吧”......

    羊儿环顾周围景致,若有所思了片刻,吟到:渺水潺潺...... 

    我说:“渺字用得不俗,如果是流水,就没意思了。”

   “下面呢“?我继续鼓动羊儿的思路。 

   “明花暗柳,彩云青山,如何“?羊儿问。

   “嗯,明花暗柳有点诗意”,我评论。

    这时,母子仨离开雕塑纪念像,走到马路对面玫瑰花园附近的大水池边。

    我们看见水边有个黑人乐手在吹萨克斯管。听旋律,是爵士乐曲。乐声飘浮在四月的天空,如泣如诉中夹杂着清新的春天之渴望。。。

 

   “真好听。我以后一定要学吹萨克斯管,或者笛子。”羊儿似乎自言自语道。

三人在附近的一张长凳上坐下来,让听觉感官刺激蔓延到大脑中枢,和已经充分饱和的视觉神经细胞的兴奋交错语言,好似漫游在洋溢着异域爵士乐中的桃花源里。

 

   “下面两句有了”,羊儿在时高时低的乐声中来了诗意灵感:“爵士婉曲九霄远,崖泉鸟花倾耳听。”羊儿道。

    “婉曲用得漂亮,和爵士音乐的风格很匹配。下面一句倾耳听也用得好。这比直接赞美爵士乐手技巧高超更灵动些。”

 

    羊儿在把几句诗句记录下来,我则让焘焘拿点钱去给那爵士乐演奏者。

    几步远之外,我可以看见那乐手在和焘焘谈话,大概乐手想让焘焘摆弄一下萨克斯管,可焘焘似乎有些害羞。

    于是乐手就走到我和羊儿面前,对羊儿说:“你想不想试一试?” 羊儿回答说好。

 

    只见笑容可掬的黑人乐手耐心地先把萨克斯管挂在羊儿胸前,然后简单地告诉他大概怎么吹和摆弄乐键。开始几次试吹,不响,乐手对羊儿道:要对准管子,然后用力吹。。。果然,下面几次就发出了雄浑高亢的声音。哈哈,儿子乐坏了。。。因为这是他第一次摆弄乐器(家里的电子琴不算。哥俩都还没正式学乐器,虽然焘焘说喜欢学弹钢琴,云云)。

 

    羊儿玩了一会那乐手的萨克斯管后,我和乐手聊了一会音乐和诗歌对人类心灵的震撼。我说:“羊儿刚才听您吹乐时,写了两句中文诗,是描述您乐声之美妙。”乐手听后高兴极了,说道:“怪不得羊儿一教就会吹,原来他会写诗。写诗的人脑子比较有原创性。”

 

    尔后,黑人乐手还和我聊到中国文化历史的悠久和值得自豪,和美国吸收世界众多文化后的益处,等等。他还补充到:“现代社会,人们汲汲于功名、忙碌,很少能静心欣赏很平常的生活之美好,比如听音乐,比如欣赏诗歌,比如带孩子来公园观光游玩,接触大自然。”

 

    告别黑人爵士乐手后,羊儿一直很兴奋,说:“星期一我要和全班同学炫耀,我吹过萨克斯管了”!:)“这是我第一次弄乐器,就像我第一次写诗歌,太让我激动了。。。”,儿子高兴得甚至有点让我出乎意外。(爱写诗的人就是夸张,我心想。:))

 

    我们继续往动物园走去。在等买票的间隙,我跟哥俩说:“今天我的情绪很好,这么好的春景。。。你们呢”?羊儿马上抢答:“情绪?哦,我的天!我的情绪可以用心花怒放来形容!第一,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自己摆弄了正式的乐器;第二,我写了几句诗;第三,和妈妈一起玩,真浪漫。”

   “这么高兴? 那你等会再续几句诗啊”, 我对羊儿说。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儿子答。 :)

 

    在动物园玩得很开心,大约逗留了两个多小时,去了大部分展览场所。比较印象深的是水族馆里的水母,两只幼象,和让羊儿痴迷的、爬行馆里的“帝王眼镜蛇”。

    羊儿说:“有两样动物让我入迷,一个是狼,它们是孤独的象征;一个就是帝王眼镜蛇,虽然外表不起眼,但是非常有力量,进攻力强,体内的毒液也十分剧毒,而且,帝王眼镜蛇是爬行类里唯一会用树叶给后代筑巢的爬行动物。”

 

    听儿子讲这些动物百科全书,我觉得既快活又受益,感到自己要从孩子身上学的东西,恐怕会越来越多。。。羊儿还告诉我,很多动物死亡后都看不见尸体,其中有些种类的尸首是让同伴掩埋了,比如非洲平原的大象,死后,那些同伴们先是垂泪悼念一番,然后找个地方把尸体埋掉。

 

   在动物园时,羊儿把先前题为“春景”的那首诗又续了几句,分别是有关一些动物的意象。。。

 

  凤尾龙头双缘配,

  赤冠羽绦二卵击。

此两句是描绘悠闲栖息的野鹅以及锦鸡。

 

下面两句他是形容海狮和帝王眼镜蛇的: 

   柔体海狮闪而去,

   青牙绸身蛇毒散。

 

    离开动物园前,我们又观赏了漂亮优美的南美火烈鸟。雄的火烈鸟有白色和橘黄色相间的绝色羽毛,而喙和尾巴羽毛是黑色的。我跟儿子说:“这么体态优雅的动物,不写两句,是不是有点辜负了造物的神奇?”只听羊儿有点不耐烦地说:“妈妈,火烈鸟是漂亮,我也确实爱写诗。但这不等于说,我每时每刻都要写诗。而且,难道每看到一种动物就要写一句“?:)呵呵,我知道没法反驳小子,就说,那随你吧。

 

    后来哥俩坐在凳子上吃冰淇淋时,羊儿说:“火烈鸟那句有了”。。。

      火焰围鸟无人侵,

      展翅献纹求美仙。

 

    儿子说:“是形容雄火烈鸟寻找雌性朋友“。。。

    我跟羊儿说:“你不是说不写下面几句了?是不是看在冰激淋的面子上啊?” :)臭小子不置可否地笑笑。

 

    去停车场准备进车回家时,天空下起了廉纤细雨。。。只听羊儿道:“玉珠醒女收帘窗。。。”然后又补充道:“如果收窗帘呢?就有点傻,不象诗了对吗?”

我哈哈大笑,说:“这句不会要接在你的春景一诗里吧?”

   “当然不。我就随口一说。”儿子嘴角泛过浅浅一笑。

 

《春景》

清风阵阵,

渺水潺潺。

明花暗柳,

彩云青山。

爵士婉曲九霄远,

崖泉鸟花倾耳听。

凤尾龙头双缘配,

赤冠羽绦二卵击。

柔体海狮闪而去,

青牙绸身蛇毒散。

火焰围鸟无人侵,

展翅献纹求美仙。

 

 

(羊儿写,2011-4-2)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