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朱明勇律师
朱明勇律师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36,216
  • 关注人气:7,5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北海会战——会见权争夺战

(2011-08-05 23:56:53)
标签:

北海

律师

辩护

刑事辩护

朱明勇律师

辩护律师

无罪辩护

刑讯逼供

分类: 北海会战

北海会战——会见权之战

                       朱明勇

北海案,我担任裴金德等故意伤害案第一被告裴金德的辩护人,在两次会见裴金德的过程中让我实实在在的见证了北海公安机关的疯狂和无耻,看到了北海公安涉案人员的疯狂和无知。让我感悟到法律在北海是怎样的被蹂躏,让我觉悟到律师在这种场景中所必需的坚守。

北海会战——会见权争夺战

2011年8月4日,我从南宁坐大巴赶到北海时已是凌晨,早上我再一次到北海看守所会见当事人裴金德。九点半我就赶到北海看守所,在大门口登记室登记时,发现登记簿上我是当天第一个到来的律师,登记好后,值班人员看到是我的名字,就让我填写要会见的人。可是我发现在同一页纸上,昨天的律师会见登记却没有登记要会见的人名。当我登记好要会见的人名是裴金德时,值班人员就将登记表拿到里面说要跟领导汇报,叫我在大门外等着。

于是我就在外边的水泥凳子上等着,很久没有回音,期间陆续有人进入看守所,过了一会登记室的人探出头来说裴金德现在有办案单位提审,需要再等,我就问哪个办案单位在提审,那人说就是办案单位在提审。恰在这时,法院的两名法官也来到看守所,法官同我们打个招呼说是也要提审裴金德。我说我们也在等着会见。法官就是那你们先会见,我们先提审其他人。但是看守所看门的人就是不让我们进去。待法官进去后我又在继续等,仍不见回音。过了很久法官提审几个人都出来了,看我们还在大门外等就问我们见到没有。我们说还没进去,说有人在提审,法官说没有人提审啊,法官走了。我们继续等待,直到十一点之后,看守所才说叫我进去,为了防止被他们反复安检,我在进看守所大门之前就将除了会见所需要的手续之外的东西全部放在了门外同行那里。就这样轻装上阵,到了里面的业务办理室,刚办好,又说需要身份证,我又跑到大门外拿来身份证。接下来就是北海公安局无耻设置的安检程序。一个警察将业务室中间的一个安检门插上电源,让我从里面过一遍。看来这安检门主要就是为我们设置的。我刚在成都一个公安部一级看守所会见当事人过来,也没见到这种安检门。安检门过后就是被用一种类似机场安检的仪器扫描全身。我身上所有口袋全部是空的,那警察还叫我将口袋里的东西掏出来,我高声说道,我口袋里什么也没有我淘什么掏。我坚持不掏口袋,那警察就开始在我身上乱摸。从头到脚摸了好几遍也没有摸到什么东西,只好叫我到会见室会见。刚坐下又被叫出到另外一个会见室,这个会见室还没坐热又被叫到另一个会见室,最后终于在一个会见室坐下等候裴金德到来。

裴金德带着手铐脚镣来了,坐下后,我就问裴金德新的起诉书收到没有,他说收到了,还没仔细看,我就把新的起诉书给他看看。裴金德拿着起诉书看了很久,一页一页的看。然后摇摇头,一言不发,我身后此时已经有了好几个警察,有坐着的,有站着的。我就开始问裴金德对起诉书有什么意见,起诉的内容是否属实,裴金德还是一言不发。

看他一言不发,我就开始讲话,首先向他提供在侦查阶段就应该享有的权利。我告诉他,你被指控的罪名是故意伤害罪(致人死亡),法律规定该罪的最低刑期是十年,最高刑期是死刑。法官会根据案件的具体情节做出判决。刚说到此,坐在我身后的一名年轻的警察一下站起来对我吼道,你这是恐吓。我一听这话第一反应是很奇怪,这是每一个律师都需要告知当事人的法律规定,怎么在他眼中就变成了恐吓。而且他那种动作的确很吓人,我怕他把我当事人给吓懵了,也就顺势站起来说,你给我闭嘴,你懂不懂法律,你是什么人,你在这里干什么。我是律师公务会见你在这里就是违法的,你不仅违法还在这里打断我的会见,阻挠我的会见,你给我出去。我不仅要告诉裴金德还要再一次大声告诉他法律的规定和他应该享有的权利。于是我继续说了一遍相关的法律规定同时告诉裴金德,你不要害怕,他们这些做法都是违法的,他们要为此付出代价的。现在谁也不敢把你打死,打死你不仅打你的人负担不起,他们的领导也负担不起。现在你们这个案子全国人都在关注,你在法庭上实事求是地说。从你被抓进来到今天直至开庭的那一天谁对你进行过刑讯逼供、威胁诱供,你都可以向法庭提出来,采用这些非法方法取得的证据都是非法证据,应该予以排除。

说这些时 ,那个带着大墨镜,用背包带子压住警号的警察还在那里喋喋不休地喊叫。坐在裴金德那一边的一个警察就起身大声说,你再这样吵我就终止你会见,把他提回去。我就对着那警察说,我的合法会见权在你们这里被阻挠,这些不明身份的人在我会见时监视、监听,你不仅不制止还要终止会见,有本事你把他提走看看。那人再次说要终止会见,我再次说你把他提走看看。后来门外来了一个年轻人,就是我上次会见出来用那种凶狠的眼神看着我的那名便衣(上一次看守所警察已经明确说他不是看守所的)。这人过来后就对我和那名戴墨镜的警察说都心平气和,心平气和。我再一次强调你们这种违法的做法已经过分了,还要干涉我与当事人交流,有人是要负责任的。

说到此,再插播一段,我在会见裴金德中间,一个警察又进到会见室说对不起,请你再起来检查一次。然后又拿着那个扫描仪在我全身上下扫来扫去。最后扫描仪停在我的后肩胛骨上不动了。那警察问这里面有什么东西,我说这里面是骨头。他还不相信,又用手拍了一下我的后背,我说骨头有点硬吧,他才作罢。现在想来,如果真有铮铮铁骨,恐怕在北海看守所还是过不了关的。那警察边扫描边说没办法,我也不想这么干啊。

这次安检和上一次安检相比更为恶劣,上一次的恶劣在于,他们也是在我会见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又进来一警察要求我将口袋里的东西掏出来,我当时口袋里装有一盒印泥。我淘出来后那警察还要打开那印泥看看。我在全国的几乎每一家机场都安检过,从来没有一次被要求把印泥打开的。而北海看守所对律师的安检居然比机场安检还要苛刻,足见其无耻至极。

两次会见都有一批警察在围着我和被告人裴金德,两次会见裴金德都不敢说话。两次会见他们都是在会见到一半的时候突然进来当着当事人的面对我再次安检,给我当事人造成极大的心理恐惧。

这一次为了打破他们这种阴谋,我也就站起来大声告知裴金德应有的权利,严词指责在场警察的无耻和非法。给他足够的信心对付即将到来的审判,让他相信法律终究会是公正的,那公正就在公开审理的那一天,只要你说出真相,只要你不在开庭前被打死,只要你还对法律还有信心,我们就一定会帮你实现公正。

这场会见虽然坚持到下班时间,但是裴金德关于案件还是一句话没说。他在想什么?那帮警察在想什么?他在怕什么?那帮警察在怕什么?

写这些文字,也希望那些警察能看到,你长着一个漂亮帅气的脸蛋,干着践踏法律的勾当。所以你在室内也不敢摘下那硕大的墨镜;你穿着国家的制服,顶着神圣的国徽,然而却泯灭了人的本性,所以你不敢露出你的警号。你不觉得你作为一个男人是多么的无耻,多么的卑微吗,多么的猥琐吗?你身为警察,连法律的基本常识都不懂还在那里大吵大叫,你同一骂街泼妇有何两样?你不觉得有一天你的儿女,你的父母,你的朋友看到你所做的一切会怎样的看你吗?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你的违法没人为你背书,你被权力所抛弃时的悲凉吗?

一个七尺男儿,你要知道什么是工具,什么是炮灰?即便因你的无能而也需要养家糊口,你守不住法律的底线,你也要守得住道德的底线,你守不住道德的底线,你也要守得住良心的底线,你守不住良心的底线,你也得守住人性的底线!

你知道佘祥林案那个警察为什么会自杀吗?

你知道赵作海案三警察两名被抓,一名逃命天涯吗?

你知道37岁的美国联邦检察官尼古拉斯·玛什(Nicolas Marsh为什么自杀身亡吗?

你知广州警察执勤时为什么会自杀吗?

你知道湖南湘潭法官为什么会自杀吗?

你知道江西法官为什么会在双规的第六天自杀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