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花非花,雾非雾

(2012-03-24 11:41:33)
标签:

文清原创

分类: 散文

        花非花,雾非雾

                                      花非花,雾非雾

 

                              2012-3-24
  
  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 
  来如春梦几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
  
  ——白居易
  
  清晨起来,窗外雾茫茫。飘雾的天气,一个人独自出门,慢行在临江的街上,体会着雾里看花的感觉。雾里观花,烂漫皆虚妄。一个人静静地游荡于早春季节的雾气之中,寻觅雾后的惊奇。忽而一阵乍暖还寒的清风袭来,吹散了雾,吹醒了沉醉的人。轻雾绕枯柳残枝飘荡在松花江上,缥缈的雾气经久不散,不知那氤氲的雾气,是否也缭绕了江中的荡舟之人?
  
  三月清晨的空气,还带着初冬的冰凉。茫茫的薄雾,还残留着冬夜的清冷与凝重。淡淡的雾气中,远处高低错落的高楼广厦,依稀可见淡淡的轮廓。雾是模糊的,透过雾来看花,便是花非花,雾非雾的感触。一个人在三月三的的晨雾中行走,不禁让我想起了白居易笔下的“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来如春梦几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的词来。薄雾飘忽游离,迷离的雾色,却挡不住行人匆匆的步履,从来处来,到去处去,日复一日的人们,不知终将走向哪里?行色匆匆车水马龙,在迷茫中一闪而过,同样消失在这片无尽的迷茫。
  
  灰茫的天空,在雾蒙蒙的遮掩下,显得有些阴霭。春寒中的太阳,也在这片混浊的天地中,睡过了头,迟迟不肯出来。白雾茫茫与早春季节的清晨共舞,我行走在晨雾中感受着平平稳稳中的虚幻与真实。虚幻与真实中,我常想象与自己喜欢的友人对坐时,是怎样的如三月里流水,清澈温良。但更相信,想象才是最好的;隔着远山近水又仿若咫尺的距离,才是最重要的。姿意的想象,才是绝美而倾城的。薄雾浓云花阴醉,帘卷西风,东篱把雾,满地流殇。从雾里寻觅出一种美丽。红尘叹生如梦,梦如烟,梦里梦外,人聚散。世间为何会有如此多的断情崖、忘情水、忘忧草、噬情蛊之说呢!
  
  一直喜欢《再回首》这首歌:再回首,云遮断归途,再回首,荆棘密布。想当初没有多少事情值得让我回首,你和我只是深爱那些优美的旋律和忧伤的歌词。当我和你携手站在雾的中央,世界只剩下一片空濛空朦的白,年少的我们不怕望不见归途,不怕密布的荆棘,是不是因为我们不曾经历?让我如何也想不到,你会在现实中选择了去路,再没有归途。现在我却不敢回首,一回首就得泪流满面。在茫茫的雾中,我心里虽然很明白,你不会再为我唱歌,但是忍不住要千百次寻找你的歌声。你终于在一个黎明走不出一场迷离的雾,成了我心头永远不能消散的雾……
  
  雾非雾,花非花,雾起雾散,暮尽天明。如水时光告诉我:人生太多时候徒留怅绪,徒留无奈。再回首,背影已远走,再回首,泪眼朦胧。那逝去的背影恰恰是你的身影,一去不返,让所有认识你的人心痛惋惜,让父母亲朋们肝肠寸断。你奈何桥畔且行且止,我在岸这边沿堤而上,终只能遥遥相望,不可交谈,不能再见你,却又有如知音,是秘密的相知。在大连毕业去锦州工作,你送我时说:你走后千万别回头,你怕忍不住要流泪。我笑你忽然没有了男子汉气概,笑容却忽然凝固,因为我看见你发红的眼眸,你的情绪也感染了我,那种情绪叫做离愁,我已经真的不敢回头。
  
  那一年,你在纸上写道:“人生如蜉蝣,繁华似春梦。”那时,我还不懂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直到多年以后你真真切切如梦一样从尘世的出落中消失的时候,我才明白你留给我的这十个字的含义。如今,再度春如旧。今天雾里飘落的花瓣,是那枚你留下的褪色指纹。枯瘦枝头的风在拼凑季节的流离,心在痛苦的边缘上依然渴望着一份飘渺的美丽。春又返大地,君可知,我独立在寂寞里倾洒着无尽的留恋。天空无雨,我,伫立在回忆的雨里,淋湿了自己。在回忆的雨淋湿了记忆的时候,我打开电脑,在一篇篇且激昂且忧伤的文字中,寻觅着在水一方的网络背后的伊人的故事。那文字背后闪闪烁烁的她(他),点点滴滴,竟都是“伊人”的梦想,只觉是“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似花非花,似雾非雾,搁置在指尖的那份悸动,如镜中的闲花,水里的冷月,在凉薄的记忆中穿插交织。
  
  一句一销魂,醉在平仄中。我最喜欢的还是静静的做一个别人文字里的过客,静静地走进,看风雨满楼或者阳光倾盆,然后静静地离开。或者在心里记着某作者的名字,或者从不想起。那一刻写者并不知我曾在他(她)的文字前有过片刻的温柔,而我可以在那一刻与他(她)只隔一丝轻雾。咫尺,天涯。天涯,咫尺。网海浅行,友无数。有个朋友,偶尔会发一个短信过来。不多谈,只浅浅的说一些我的文字,或好,或不好。心里曾好奇,想知道他是新友还是故知。他说,这并不重要。于是也随了他去,每次收到短信,会温和的对着屏微笑。想来,他也是懂得这种浅淡的距离才是最好的。与我,又何尝不是?
  
  雾气浓重的清晨,静等朝霞满天。在晨雾与朝霞的匆匆邂逅里,感受虚幻与真实的来来往往。雾里的来往,让我感觉一切美好的事物,总是稍纵即逝,人们只能远远地望着那背影,消失在红尘的深处。而一切的美好,正是由于其短暂易逝和不曾真正拥有。花非花,雾非雾。眼中的花,并非实实在在的花;雾,也并非实实在在的雾。只是本心外射的花与雾的幻化而已。浮生如梦,寂寞谁知。走在“燕来双涎涎,雁去累翩翩”的三月三的风里,心随烟波追云翼。曲,已是空弹,心,画地为牢。多少次雾中行走,会想起那首伤感的歌:你对我像雾像雨又像风,来来去去只留下一场空。你对我像雾像雨又像风,任凭我的心跟着你翻动……
  
  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花开夜半来,花谢天明去,谁来谁去?沉沉的雾,凝结了天地之气,天为之气结,地为之语塞,带着与生俱来的沉重与迷茫。尘归尘,土归土。我从非花非雾的虚幻空气中走出来,少了一种风霜的清寒与迷蒙,多了几许思念的闲愁。地上的花,空中的雾,不能长久,转瞬即逝。回归虚无,数年之后,一个人的季节,谁将陪我看细水长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后一篇:薄云残雪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薄云残雪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