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远深
远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4,108
  • 关注人气:40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假期里的一天

(2007-10-04 12:48:55)
分类: 【往事如烟】难忘经历

 题记:请别误会,这不是初中生的作文题,而是一名基层干部在国庆长假里某一天的流水帐。这个所谓的长假已经过了一半多了,没感到一丁点轻松,反而觉得比平时更累。余秋雨说,虽然欧洲人与中国人一样都要工作和休息,但两者的区别在于:欧洲人工作是为了休息,中国人休息是为了工作。我想这不是字面上的差别,而是人生观的根本不同。作为一名基层管理人员,很多时候我甚至分不出何时是工作,何时是休息。下面记录的只是假期里很普通的一天,一份流水帐,写起来很枯燥,我尽量写得轻松点。说实话,我不喜欢这种状态,期待着有一天能够改变。

假期里的一天

远  深 

 清晨六点钟,手机闹铃准时响起,想从床上爬起来,但翻了个身又睡着了。五分钟后,闹铃又响,不敢再赖床,一骨碌爬起来,去洗手间完成例行的洗漱和新陈代谢。

 六点二十,敲孩子的房门,孩子本能地回答马上起床。五分钟了,仍不见动静,又敲数次,门终于打开,孩子翘着嘴走出来。没办法,晚上不想睡,早上不想起,这习惯也遗传。

 六点半给纪委书记打电话,让他安排人员去落实昨晚十二点政府办下达的紧急稳控通知,务必赶在稳控对象出门前,将他们劝阻在家门口。然后逐个给直属单位领导打电话,传达紧急通知精神,强调上纲上线的处罚措施。三十分钟才把该打的电话都打完。

 七点钟,左手拿英汉字典,右手拿英文阅读材料,开始囫囵吞枣式地阅读,半个多小时啃了没几页。很多单词看起来面熟,但它认得我,我却记不得它是谁了。

 七点四十分,吃早餐。孩子用英语提问,相当于幼儿日常用语的难度,重复两次,我不知所云,众人笑。

 八点钟去做理疗。司机休假去了外地,只好自己驾车去医院。先被绑在机器上牵拉半小时,然后用中药熏蒸半小时,最后电疗半小时。病人不少,但没要我排队,老院长来了,医生们很客气,搞了点特殊化。

 十点钟,去机关抽查假日值班情况,刚进办公室,值班人员就送来上午刚收到的三份传真,全是治安、维稳和安全生产方面的紧急通知,内容都是老调重弹,翻阅,签批,退还。

 十一点半接到老婆电话,问:“一上午不见,在哪里快活呢?”我反问:“有何指教?”老婆说同学假日里聚餐,能不能放下架子去一回。心想,我这么小的官,哪敢摆架子?急忙回家拉上孩子就去了。

 十二点半聚餐开始。慢性咽喉炎加新发的腰腿痛,本想以此为由,免去喝酒的任务,但有理说不清,不出半小时,已如煮熟的虾子,浑身红透。幸好有这层保护色,得以提前离席。

 中午一点半回家的路上,孩子中途下车买文化用品,我把车停在路旁趁机合眼休息,手机铃声又响了。一老领导回家探亲兼休假,司机随了来,自然要安排一下,正巧停车的地方有一个宾馆,连忙下车为他们开房子,安顿他们休息。回到家里时,已经快三点了,午休时间已过。

 下午三点,纪委书记来电话,说所有重点关照的对象都在家里好好的,放心吧。可是仍不放心,早上给直属单位领导打电话安排的事,还有两个没有回电,只好再一一打电话询问,得到平安无事的回答后,这才稍稍心安。

 下午三点五十,某医院院长来电话,为抢救一起严重车祸受伤人员,急需A型或O型血液,但中心贮血点不肯供血。急忙打电话给中心贮血点的医院领导,得知目前只有一个备用血液,市中心血站没按要求供应,血液十分紧张。我说把这个血先调给急需用的医院用了再说,我马上向市血站求援。刚想给市中心血站领导打电话,政府主管领导的电话来了,询问车祸伤情及抢救时为何没有足够的血液,解释了好几分钟,似乎也没有说清楚这个问题,体制上的原因有时也确实说不清。接着给市血站领导打电话,仗着本地无偿献血全市第一的面子,我以比较强硬的语气说话,女站长却以太极功接招,四两拨千斤,几句话就让我的气消了。唉,你看我这点出息哟!

 四点半送孩子去医院做雾化吸入治疗,她像我一样,也患慢性咽喉炎。

 五点半到某大酒店设宴,招待从外地回乡的领导和医科大学老教授,客人不少,陪人也不少,一桌子坐了十八人。52度的白洒一圈圈地喝,气氛空前的热烈,腰痛的事不敢提了,咽喉炎也忘了。席间,政府主管领导又来电话,问血液的问题解决了没有,我说解决了,但忘了汇报,他说没关系,辛苦了。你看,晕了不是?

 晚八点十分,宴会在一片豪言壮语中结束。老领导、老教授兴致正高,提议大家去喊几嗓子。于是,众人再上一层楼,就到了酒店的KTV包厢,借着酒气放声歌唱。包厢里灯光迷离,烟雾缭绕,震耳欲聋。我不时地离开包厢,到外面呼吸新鲜空气,放松耳膜,缓解一下受伤的咽喉。每次返回包厢就抓紧时机唱一曲,以免客人感到不热情。歌会在一片呵欠声中于十点四十五分结束,把客人送到酒店客房,这才告别回家。

 深夜十一点三十分,洗漱完毕,习惯性地拿起书来,享受一天中最放松、最美好的幸福时光,手机却又不知趣地响起来。政府办值班人员来电,问一小时前怎么不接电话,我说陪客人在歌厅里没听见,他说要收集一天来各系统采取稳控措施情况,明天一早政府主要领导要听汇报。急忙口述一二三四五,算是把差交了。此后,安静地看了一小时书,没人打扰。

 凌晨一点准备休息,蹑手蹑脚上床,怕吵醒老婆。没想到老婆一个转身,睁开眼问:“在哪个情人家里把精神养得这样足,深夜才回来,都不知疲倦?”我答非所问:“谢谢!你过奖了。”于是,双方无语,睡觉。【往事如烟 05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最近比较忙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最近比较忙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