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远深
远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4,108
  • 关注人气:40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想跟政府算算帐

(2006-12-02 22:08:05)
分类: 【一亩三分】卫生管理

想跟政府算算帐

——也谈医院“反哺”政府现象

廖新波先生当副厅长不久,就写出了《论医院反哺政府现象》这篇重量级的文章,而且敢于在自己的博客上公开发表,讲问题一针见血,不遮遮掩掩,谈原因直抒胸臆,不拐弯抹角,其理论之精深,其胆识之过人,颇令在下敬佩。平时看腻了官样八股,猛然见到这篇文章,心里说不出的轻松与快乐。

廖新波历数“医院反哺政府”的种种现象,若不是他当过医院的院长,又当卫生厅的副厅长,恐怕也体会不到这么深切。如果大家明白他说的这些现象竟是发生在发达的广东省,那么再想一想,贫穷落后的中西部地区又会是怎样一番景象?你不会不感到震惊。

普通读者可能并不清楚,廖新波说到的现象还仅仅是问题的一部分,医院究竟不明不白地替政府承担了多少职责,埋了多少单,付出过多少说不清、道不白的钱,没人仔细算过,也算不清,完全是一笔糊涂帐。

本人先后在几个医疗机构做过管理工作,对此体会很深。一旦发生突发事件,医院必须一马当先,赴汤蹈火,这时候你不能谈钱,你要谈了钱就不会把你当人看。领导们会不断地强调“不惜一切代价,全力抢救!”至于以我们目前的国力是否能够不惜一切代价,不会有人去仔细思考。而且,等到事件处理完毕,“不惜一切代价”所产生的巨大代价领导们一般是不会再过问的。当院长们嗫嚅着向当初强调“不惜一切代价”的长官们提出经费问题时,往往一推了事,你要是再提你就是自讨没趣了。

我们现在不必谈论医院该不该“反哺”政府,或者该不该帮政府“埋单”,在公立医院的性质与职能没有定位清楚之前,谈论这些是没有意义的。这个问题已经争论过至少十年了,好像谁也没有说服谁。本来,公立医院不过是政府体现公共职能、维护公平道义、建设和谐社会的工具罢了,你赋予它什么职能,它就应该承担什么职能,根本用不着争论。现在的问题是,一方面你究竟赋予了它什么样的职能?这个问题先不讲清楚,等问题出现了再来指责它失职,这是不公平的;另一方面,你赋予它什么样的职能,就应该为它提供实现这种职能的保障,包括经费物质保障和政策法规保障,没有切实保障的职能就像一种不切实际的道德要求,看起来很美、很高尚、很能打动人,而事实上却办不到。

公立医院的性质与职能定位问题牵涉到体制,属于上层建筑的范畴,很复杂也很敏感,我们暂且放一放,不妨先从技术的层面理一理,谈谈保障的问题,也就是说算算帐。我认为,如果政府跟医院之间的帐不算清楚,问题就没办法解决。

我们现在天天谈论怎样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考虑,帐不算清楚就搞不清投入产出,自然就没有效率。毕竟,医院是一个经济实体,它还得遵循基本的经济规律来运行,一所没有效率的医院自身生存和发展都会面临危机,又怎能承担政府赋予它的职能和社会期待它的责任呢?

首先,应当测算一下,一所公立医院要维持正常运转需要多少钱,要承担公共卫生职能需要多少钱,承担其它额外职能又需要多少钱,这是总的支出。然后,这些钱从哪里来,财政应该预算多少,医疗保障基金应该负担多少,患者自己应该支付多少。医院的收支能够维持大体平衡,医务人员的待遇能够维持与其社会地位基本一致的尊严,现在医院的种种弊端将会迎刃而解。不把这些基本的帐算清楚,单纯地降低药品价格和收费标准,空洞地强调医德医风建设,不仅毫无意义,而且可能带来更大危害。因为随着医院经营利润率的降低,在财政预算不增加,医疗保险不加强的情况下,为了获得维持医院运转所需的最低费用,医院迫于生计仍将把手伸向病人口袋,进一步促进医疗总费用的上涨。换句简明的话说,如果政府不掏钱,药品降价和检查费标准降低就是一种迷惑人的“做秀”手段,不会真正给老百姓带来好处。试问,连续十九次药品降价以后,现在老百姓看病比原来便宜了,还是更贵了?

我常想,如果体制的问题一时理不清、改不了,我们就应该先把帐算一算,这是很有必要的。不仅仅是医院,其它的公益事业也一样。

相关文章链接:论医院“反哺”政府现象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