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朱它
朱它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229
  • 关注人气: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人蚁之间

(2016-05-29 20:15:18)

人蚁之间

本人正拟写此文的时候,适逢高考。据闻黑龙江高考作文(全国卷)的内容是:动物有野性,喂养野生动物会让动物失去觅食能力,请根据此材料写一作文,800字, 自拟题目。我的这篇文章虽然不是喂食野生动物,却也是写野生动物的,倒也和这篇作文契合。

过了端午节,真正气象意义上的夏天到来了,江的两岸一片嫩绿色,草木郁郁葱葱。江水充盈,和石坝齐平,波澜不惊。如果不是节假日,岛上宁静温馨,充满夏的气息。

我躺在沙滩上,身下铺着塑料布、纸板、破布单,窄窄的不足一米宽;枕着的是用过了的五公斤的面袋装了十公斤的土扎上口儿的枕头,仰望着蓝天。洁白的柳絮向蓝天升腾,一直向上,化成了云朵。阳光暖暖地照在身上,微风偶尔吹过,温暖和凉爽交替,灼热和抚摸轮换。天是那样蓝,云朵像凝固在空中,成团的柳絮还像棉桃似的挂在树梢上,只等风儿分批次地把它们逐渐吹散。江水就在不远处静静地流淌,摩托艇时而呼啸着奔腾而过,激起波浪拍打着岸边,“哗、哗”有节奏地响。柳树丛一团一团布在周围,一株树丛有数百个枝条向外伸展,形成两丈方圆的树冠,它们的根须也在地下延伸,把沙滩固定下来。一个多月前的荒草和老苇突然在闷热的雨后不见了,青青的草一下子窜了好高。

这里本来不是我们的地方,是我们人类侵略了这里。这里的原住民是以蚂蚁为代表的各种昆虫,包括蟋蟀、蜻蜓、蚂蚱、蝴蝶、蜜蜂、牛虻等等;以松鼠为代表的啮齿类动物,有田鼠、鼬鼠、花鼠等等;有各种鸟类,有布谷、喜鹊、野鸭、百灵、江鸥等等;还有蟾蜍、青蛙、以及江里的鱼类和蚌。

我们和蚂蚁是至交,十几年来,我们在沙滩上晒太阳,蚂蚁则在我们的周围劳动,有的在我们的身上爬行。他们不需要吸取我们身上的营养,我们不过是阻碍他们劳动的大山,它们要越过我们的身躯,达到它们的洞穴,完成蚁后交给的劳动定额。或许我们的身躯过于庞大,它们在攀爬当中,不免用针扎穿我们的皮肤,吐出酸津,给我们一些疼痛,谁没有牢骚呢。

或许在夜间,也许在黎明,蚂蚁们会在洞穴里开会,在洞穴的最底层,专嗣繁殖的蚁后发布着食物采集的命令,公蚁只是吃,把身体养壮,来完成交配的任务,其他时间则无所事事,待在洞穴里读书看报。工蚁的数量惊人,它们是普通劳动者,它们既没有繁殖能力,没有交配的欲望,还要忍辱负重,每日爬出洞穴,完成劳动的任务。它们的力气惊人,它可以拖动超过身体1700倍的重物,这在动物界是首屈一指的。它们纪律严明,分工明确,从无怨言。它们唯一的好处是可以借劳动的名义游览外面的世界,享受阳光和呼吸新鲜的空气,并在劳动中增强体魄。它们真正践行了有容乃大,无欲则刚的理念,孜孜以求地不倦地工作,在快乐的劳动中过完自己的一生。

我躺在沙滩上,这颜色的世界,这声音的世界。可是,今年却没有一个蚂蚁在身上攀爬。没有蚂蚁在身上攀爬,我们可以很舒服地没有干扰地晒太阳和午睡,尽情享受大自然的赐予。可是,这不完整,总觉得缺少了什么。

李老九今天来岛了,平时他在铁桥的南面栖息,今天是来作客。他带来了有关蚂蚁的消息。他说:桥南的蚂蚁很多,蚂蚁们三五成群议论着桥北蚂蚁们的命运呢。桥南的蚂蚁密度很大,有的蚂蚁建议分流部分蚂蚁到桥北去,但是,多数蚂蚁认为移民的距离太遥远,尤其过桥的风险很大,桥下水深流急,桥上大部队行军困难重重,而且桥北地势低洼,不适于蚁居,别赔了夫人又折兵,建议往南拓展。

在一个月光皎洁的夜晚,听着江水拍打岸边的轻柔的声音,还有蛐蛐儿的哼唱,蚂蚁们召开了代表扩大会议,然后蚂蚁们在就近的各个洞穴进行分组讨论,议题是是否向桥北移民。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记得去年刚刚入秋,江水猛涨,桥北的陆地全部沦陷,变成了水乡泽国,蚂蚁们准备不足,只好仓卒上树,但是大水久久未退,蚂蚁饥饿难熬,纷纷落水而亡,少数幸免于难者也因寒冬将至,悉数冻饿而死,造成桥北蚂蚁全军覆没,至今思之,岂不让我蚁族痛之惜之?

有一群资深蚂蚁说:莫说桥北,就说桥南吧,水势上涨,滩涂越来越狭窄,我等上树避难,恰有一黄姓的胖子,把衣服挂在树枝上,太阳照射,甚为温暖,我上万蚁众,躲在黄生的衣服内抱团取暖。没想到那黄胖子欲穿衣回家,见我等在此,遂往江里猛抖,我上万蚁众死伤过半,有老蚁振臂一呼,千余蚁众齐射酸津,刺得那厮抱头鼠窜,跑到岸上,逃之夭夭,我等才保全性命。若不是那厮手下留情,我等必死江中。

经过讨论,最后由群蚁公投,全票通过不移民桥北的议案。

桥北的岛民们喝完了酒,并排躺在没有蚂蚁的沙滩上,也开了一个会。人类们回忆起了去年发大水的情景,那一个月的光景,江水每天以三寸的速度上涨,二十天后,桥北的陆地全部沦陷。成群的蚂蚁来不及转移,纷纷上树。所有水面上的树枝树干,全部爬满了蚂蚁,树干和树枝全部染成了黑色,只要轻轻摇一摇树干,就会有万千蚂蚁葬身于水泊之中,场面极为惨烈。由于江水降落缓慢,直至入冬封冻,滩涂全部为冰层覆盖,蚂蚁无一幸存,全军覆没,这也是今年桥北没有蚂蚁的根本原因。

黄生说:去年我们转移到桥南,我的衣裤成了蚂蚁的避难所,我穿衣时,成团的蚂蚁向我展开了进攻,刺得我遍体鳞伤,我先是往水里抖落,转念一想,蚁族的生存也不容易,我才跑到高岗狂抖,但是仍有大量蚂蚁附身,没有办法,我跑到坝上继续抖,才将最后一个蚂蚁抖掉。我边抖边想,是我们人类实施了侵略,蚂蚁对我的进攻属于正当防卫,罪过,罪过嗡嘛呢呗咪吽

曲生说:你们看,我身上爬来了一只蚂蚁!

大家坐起来往曲生身上看,一只小蚂蚁正在曲生古铜色的胸膛上爬,它悠然地爬着,它在翻越一座有温度的大山。蚂蚁没有灭绝,它们在劫后孕育着重生。蚂蚁还会有的,尽管桥南的蚂蚁不愿意向桥北动迁。那只小蚂蚁翻过了山,回到沙土上继续攀爬,它或者在寻找食物,或者回洞穴去汇报外边的情况,不管怎么说,洞穴里的雄蚁和蚁后又会交配,生育出万千新生代的蚂蚁来。

大坝上响起了装载机的轰鸣声,一车车石头卸下来,又装上去。沿着大桥,重型卡车拍成了队,装满了石头驶过桥去,桥的那边,在密林深处,一个庞大的银光闪闪的建筑物拔地而起,通往那个建筑物要修建一条高等级的马路,据说,桥的那边很快要繁华起来。

众人发出了一声声叹息,陈生说:不要说蚂蚁,过几年我们去哪儿呢?

                                           


 

 

                                            201468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回到远古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回到远古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