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朱它
朱它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210
  • 关注人气: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回到远古

(2014-05-18 18:51:41)

回到远古

桃花开了,像一片一片粉色的云。

老白和老黄重新开始了每天单调的生活,早晨乘船过江,然后去他们那个岛;黄昏的时候,乘船归来,回家吃饭、睡觉。

这不是节日,也不是双休日,早晚还凉,江水的温度刚刚超过十摄氏度。柳树的叶子刚刚冒出来,杨树和榆树还在等待温度和暖风。有正经事儿的人是无暇过江的,没有正经事儿的人天天要过江往返,即可消食化瘀,又可打发时光,仰承大自然的恩赐。早晚乘船的人有的怀着感激的心情,使用他们的老年交通卡,他们感激组织,因为他们坐公家的船和公交车不花钱。有的则不以为然,他们感谢自己,庆幸自己活过了七十岁,有的超过了八十岁,有的在向九十岁迅跑,还不死,有的还骂组织。老白和老黄不骂,也不感谢谁,只感谢自然。

老白和老黄下船了,他们的包和筐里装着水,酒和食物,这些都是买的和自己做的。他们像目标明确的骆驼,一步一步地向着他们的岛行进。

江汊的两岸,荡漾着春的消息,江水被岸上的柳树染绿了,成群的江鸥在自由自在地飞翔,鸟儿和鱼儿在捉迷藏,偶然有蓝红相间的和白色的帆船驶过。

老白似乎若有所思,说:“如果有来世,你想变成鱼还是变成鸟儿?”

老黄素以睿智闻名,他不肯未加思索便给出答案,于是说:“你呢?”

老白说:“如果有来世,我还没想好托生什么,但是有人想托生石头,很有意思。”他也没说是他自己的想法,他还没拿定主意。

老黄说:“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没有情感虽然谈不上幸福,但是也远离了痛苦,虽然这并不是上上策。”

眼前是一条笔直的林荫路了,荫还不浓,但是柳树的叶子是嫩绿的,枝条在柔软地迎风招展,令人心情愉悦,来世作石头的想法也随风飘散了。

有推土机在江畔轰鸣,这头怪兽正以摧枯拉朽的气势把江岸边的树连根拔起,想在这里裸体游泳的老汉们卷着破席子骂骂咧咧地离开了这里。自由活动的空间越来越少了,无怪乎有人想来世作石头。

老黄是一向看得开的,把绿地夷为平地,自然界被蚕食是领导们的事,他们不去破坏,哪儿来的业绩呢?

“我们惹不起,可以躲得起。此处不养爷,自有养爷处。”

“感谢我的父母在上个世纪四十年代生养了我,如果再晚几十年,我们老了的时候,想找个僻静的地方恐怕真的不容易了呢。”

——路上的几个老头叨咕着走过去了。

推土机的轰鸣声听不到了,桥的那边,领导的项目暂时还没有摆上桌面,那么,人们今年仍然可以在这一带的密林里出没。人需要得过且过,每一个人都不要过早地谈论自己是因为什么原因在未来死去。

老黄和老白走下了林荫路,在密密实实的柳树林子中的小路上寻找去年发大水前待的地方。那时,因为水势凶猛,蚂蚁上树,把老黄挂在树上的衣裤当做了避难所,由此发生了没有硝烟的惊心动魄的人蚁大战。

经过了一个严冬,融化了的冰雪沉入了地下,流到了江里。被洪水浸泡过的柳树根部挂满了褐色的根须,地面仍然泥泞,碎草覆盖了一层。借着四月的暖风,几日之间,树都绿了,野草在生长,燕子还没回来,但是江对岸不时传来野鸭子憨憨的叫声。

张骆驼、张细长、陈老梗已经先期来到这里,躲在像凹面镜一样的大坑里晒着太阳,大坑的底部还有一汪水,反衬出蓝色的天空,他们上下都能看到天,惬意地翻来覆去烙着烧饼。

此外就没有人了,只有树林,沙滩,江水和来往的船。能听到的是鸟的叫声,还有从树隙飘过来的风声。

故地已经面目全非,只有几大簇茂密的柳树丛像是和老黄老白打了招呼,原来的老树墩已经漂移到很远的地方,阅水庐已经不见影踪,只有被水浸泡过的败草无规则地盖在风干了的淤泥上头。

老白和老黄脱掉了衣物,回到了自然的状态。二人商议着,在一无领导,二无图纸,三无工具的情况下,返回远古,重修阅水庐。

筑庐先修篱。老白和老黄赤足去林中寻找枯树枝,他们发现,自己已经能够直立行走了。长期以来,直立行走被认为是人类出现的标志之一,研究发现,人类两条腿行走消耗的能量只有四肢着地行走的黑猩猩的四分之一,而且也省力得多。这也许解释了人类祖先为什么最终会选择两条腿的行进方式。可惜的是,人类的颈椎承受头部的重量还有一些困难,这也是后来的人,尤其是发明电脑以后,颈椎病常常发生的原因罢。但是,老白和老黄作为食物采集者,根本顾不了这些,目前的任务是寻找可以支篱笆的枯树枝。

在密林里,有很多枯树,东倒西歪地横在那里,但是粗壮的树枝都还和树干连在一起,想把它扭下来谈何容易。老黄弯腰捡起来一块锋利的石头,像后来的人们使用锯一样锯了起来。他俩惊异地发现,自己已经会使用工具了。

一百万年前,直立人已经会使用简单的石器了,人类凭借着自己优越的智力发明了石刀技术,并学会了制作工具用的工具。老黄显然已经达到了这个高度。经过石头刃部的切割,老白用力扭着枯枝,果然断了,他们俩又惊喜地发现,人类已经学会了合作。

老黄哈哈大笑,然后冒出了一句话:“妥了!他们两人突然静默了一会儿,然后猛醒:发现人类已经有了语言。语言原来是这样啊,以呼吸器官发声为基础来传递信息的符号系统,是人类最重要的交际工具和存在方式之一。有了语言,老白和老黄的交流就很顺畅了。

他俩采集了很多树枝,拖着往回走,老黄居然唱起了歌,那歌声怪里怪气,像印第安巫师吉特拉坎纳唱的咒语。音乐在劳动和祭祀当中产生了。

老白又采集了一些藤类植物和树根挂的根须,二人用此搓了细绳。又用打火石点着了一根细枝,把绳子烧成一尺长短一截,用以横竖系住树枝。

老黄说:“的使用令人类烹煮食物,并从加热过的食物中摄取蛋白质和碳水化合物。火又提供温暖,使人类在寒冷的夜间,及至寒冷的气候中活动。火提供了天然光源外的另一选择,也给予人类抵御外来食肉动物的入侵的能力。我们今天就可以吃煮熟的食物了。”

老白说:“进入农耕社会以后,我们还能吃到白面,甚至可以包饺子了。”

篱笆支好了,避雨的棚子也搭起来了,小院填了沙子,在温暖的阳光下,阅水庐修葺完成了。

老白和老黄穿越了时空,回到了现在。

二人把带来的酒菜摆在了石桌上,石凳垫了泡沫塑料,面对江水,坐拥沙滩,两人开怀畅饮。

酒足饭饱,在晒得热热的沙滩上,铺上纸板,敷上广告布,上面又铺上破布单,用塑料袋装满沙子,当作枕头,垫上毛巾,二人仰天而卧。

天空湛蓝,白云澹澹点缀在天上,一阵微风吹来了诗意,老黄随口吟《沁园春》道:

               夏日江郊,沐雨独酌,岂不快哉。

      对绮云流幻,银丝轻袅,珠弹叶绿,树掩沙白。

瑶草眉弯,笑花盈泪,紫燕低回去复来。

               君何意?且稍歇伴我,放量开怀。

 

              凡俗易惹尘埃。道法自然,愚蒙顿开。

     本难分物我,共拥天地,鱼龙并舞,万类同台。

              浪迹萍踪,漂泊散淡,横竖曲直未必裁。

              逍遥去,共风霜雨雪,佳酿频筛。

老白也赋《玉楼春》一首:

    十年逢夏归江浦,江水多情人薄暮。

  坝前闲钓岸边风,篱外虚瞻山后雨。

  宽余暖照留人住,浪作摇篮沙作铺。

  功名都在有无中,笑把疏篱当憩处。

    吟毕,二人竟睡了过去,像两个乞丐一样。

                                               2014年5月14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