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思想史小资料(谢扬举 编写)

(2010-01-08 10:57:56)
标签:

思想史

history

of

ideas

洛夫乔伊

克罗齐

科林乌德

杂谈

分类: 杂记

 

思想史的译法

思想史及其相关的英文表达:

(1)Intellectual History,Intellectual产生于14世纪,含有心智、智力、理智、理性、知识、精神、知识分子等意思,这种表达法一般突出的是理智、知识等活动,它外延最大,研究比较传统,如拉卡泊和卡普兰编的讨论思想史的文集叫《近代欧洲思想史:重估和新视野》(Dominick LaCapra and Steven L.Kaplan, Modern European Intellectual History: Reappraisals and New Perspectives, Connell University Press,1982)。作为学科的思想史确定了学术地位后,思想史著作使用这个术语的越来越少,综合性的大思想史面临分门别类思想史研究的挑战,但是显然也不能废除,因为这个思想史是集体概念,它注重理智的一般性结构,如斯特龙伯格(Roland N.Stromberg)的《现代西方思想史》(A Intellectual History of Modern Europe,刘北成,赵国新译,中央编译出版社,2005)。如果考虑思想史的广泛性、综合性的话,使用这个概念是较为合适的,音乐、绘画等均可包括,1994年成立的国际思想史学会就叫做the 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Intellectual History。这个词可以提醒人们过度的专业割据带来的自相矛盾,比如我们明知history of philosophy是有问题的表达,可是我们不得不用,intellectual history不存在这样的不便。

(2)History of Ideas,观念史,虽然idea是来自于古希腊,可是观念史的意识则是伴随启蒙运动产生的,观念史的研究是19世纪末才逐渐发展起来的,是对文化史研究扩展的产物,也是实证主义史学的突破。其正式成立是在20世纪20、30年代。这个术语目前看来仍然是思想史学科特性的典型刻画,因为无论是经典、文献、学科史、领域思想史、学术史、学派、思想体系、思潮、流派、思想革命、思想家、特定哲学问题、特定传统、历史结构、思维方式等等的研究,说到底其研究对象的基本单位仍然逃避不了观念问题,其原因很简单,人类思想离开了基本概念或观念(当然这两者是有区别的)就不可能。可以说观念史从内在的角度把握了思想史。英美学者更多地使用这个概念,这和洛夫乔伊(Arthur Oncken Schauffler Lovejoy,1873-1962)、科林乌徳(Robin George Collingwood,1889-1943)有极大关系,他们的相关著作都使用了观念史这一名称,如后者的《自然的观念》、《历史的观念》等。晚近的思想史最流行的说法就是观念史,如:金(Preston King)的《观念史:其方法导论》(The History of Ideas: An introduction to method, Croom Helm, 1983);拜弗的厚重的《观念史的逻辑》(Bevir, M. ,The logic of the history of ideas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99,分析的思想史,建立在维特根斯坦后期哲学基础上,出版后引起深入和激烈的讨论);著名的5大卷《思想史词典》(The Dictionary of the History of IdeasDHI:Studies of Selected Pivotal Ideas, edited by Philip P. Wiener, Charles Scribner's Sons, New York, 1973-74);新近出版的6卷本《新思想史词典》(The New Dictionary of the History of Ideas(NDHI), edited by Maryanne Cline Horowitz , Charles Scribner's Sons, , 2004);美国思想史学会就叫Society for the History of Ideas;国际欧洲思想史学会叫Society for the Studies of European Ideas;北美、北欧国家大学的课程和教授席位以观念史为称呼的占主流。西欧要复杂些,法国学者很少使用类似称呼,德国学者仍然使用“思想史”(Geistesgeschiechet)。

(3)History of Thought, 思想史,thought意思较宽泛,它的优缺点都在这里。12世纪就有这个用语了,这个词与idea有相近的地方,但是也有不同,比如thought显然和思考(thinking)关系密切,更值得注意的是它可以词包含哲学,所以一本哲学史也可以被成为思想史,经济思想、法律思想都可以套用这个,因此用在专门学科的思想史研究中不是一个精致、确定的词。法国有相对应的表达,福柯就是思想体系史教授(但他也曾自称研究观念史)。使用这种思想史表达的仅次于观念史,如:鲍睦的《近代欧洲思想:观念的连续性和变迁》(Modern European Thought:Continuity and Change in Idea,1600-1950,

Macmillan Publishing Co.,1977);斯考贝克等的《西方思想史》(A History of Western Thought:From ancient Greece to the twentieth century,7th edition,Routledge,London and New York,2001);昆廷·斯金纳的《近代政治思想的基础》(The Foundations of Modern Political Thought,奚瑞森,亚方 译,商务印书馆,2002);祁雅理(Joseph Chiari)的《20世纪法国思潮》(Twentieth-century French Thought,吴永泉等译,商务印书馆,1987,从内容看,该书中心工作仍然是研究观念的继承、发展和影响等);

思想文化:一般用法是ideologic(al) culture,这个并无大的争论,它的意思仍然指观念和观念体系的文化,ideologic(al)在这里的意思是指思想体系、有体系的。

 

A.O.洛夫乔伊的思想史

美国哲学家、思想史家,批判实在论代表人物之一。洛夫乔伊先后在斯坦福、哥伦比亚、霍普金斯、普林斯顿、哈佛等众多大学任教。1913年和杜威等创立美国大学教授协会,该协会对捍卫美国的学术和思想自由起到了巨大的作用。作为思想史家,他是美国观念史研究主要创立人,在美国首先基于学科使用history of ideas这一表达(他认为这个用语不大不小,既有明白限定,抓住要领,又容易和别的学科区别开来),1922年在霍普金斯大学与同仁成立霍普金斯大学观念史学会(The history of ideas club),是他领导建立了作为学科的观念史,1940年在纽约创办《观念史杂志》(Journal of the History of Ideas,现任主编是美国Rutgers大学历史教授凯利Donald R. Kelley,他编有《观念史:规范和变化》,The history of ideas:canon and variations,University of Rochester Press,1990)。

他的代表性著述有:

《观念史散论》(Essays in the History of Ideas,1948, 中译本《观念史论文集》,吴相 译,江苏教育出版社2005年5月出版);

《反叛二元论:关于观念存在的探究》(The Revolt Against Dualism: An Inquiry Concerning the Existence of Ideas,1930);

《巨存在链》(The Great Chain of Being:A Study of the History of Ideas,1948,中译本《存在巨链:对一个观念的历史研究》,张传有高秉江译,邓小芒张传有校,江西教育出版社2002年出版);

《古代复古论及其相关观念:复古论及其相关历史文献》(Primitivism and Related Ideas in Antiquity:A Documentary History of Primitivism and Related Ideas,1933)。

洛夫乔伊开创观念史研究既有哲学原因,也有历史学原因。从前者看,他是批判实在论者,这个学派极力反对当时那种绝对唯心主义和庸俗实用主义智力氛围,在《反叛二元论:关于观念存在的探究》里,他反驳了新实在论、罗素和怀特海等对二元论的反驳,力主应坚持认识论上的二元论,并严密地论证了心灵、思想对象的实在性,同时反对新实在论者的直接呈现理论和一元化认识论,转而论证一切认识都是间接的,而且必以观念为媒介,而这后一点正是观念思想史研究的哲学基础;从后者看,洛夫乔伊的思想史研究正是对当时实证史学方法的反动,实证史学的目标是复原史实或查明史实真相,洛夫乔伊等倡导的思想史则认为我们需要理解历史环节,需要审查历史变化因果、探讨历史奥秘与意义。

沿着思想史方向他的贡献究竟是什么?列其要者也有:

1为思想史对象确定了一种也许是最本质的界定。通过宗教思想研究实践,他发现存在某些原初观念,后来他将其命名为单位观念(Unit-idea,或individual concept),思想史就是要探讨这些单位观念,这些观念具有稳定性和连续性,持续和交互发生作用。因为这个认识,他对传统的重视思潮、思想体系和主义等的思想史研究看成次要的,或者说它们至少不是思想史的终极对象。

2 强调思想史研究的交叉学科性质。他认为思想史研究在考察一个单位观念时,需要检查它出现的多个领域的情况,因此他总结和批评了各种单纯分学科、分专业的思想史研究现状和类型,主张打破哲学、科学、文学、艺术、宗教、政治等的既定限制,来自国别和语言的划分也要突破,这样才能真正尽可能多、尽可能详细的揭示观念的历史和功能。

3 突出思想史的综合性。他认为观念史研究是个复杂的事业,需要众多人士的自觉参与,如他所言,历史综合非一人之力,而是将各种观念史研究的途径和结果加以综合。

4 他注重分析方法。他虽然不是分析哲学家,可是也很精通分析的方法,对有些观念的分析,他可以说周详而不烦琐,例如“自然”这个观念他总结了50种不同含义和用法,实用主义他竟然将其分为13种形态。分析哲学的分析是平面化的,洛夫乔伊的这个分析正可以补救分析哲学历史不足的缺陷,从而有助于分析哲学同样追求的达到消除混乱、思想清晰的目的。

5 提出了“观念史编纂学”(The Historigraphy of Ideas,American Philosophical Society Proceedings,78:529-43)。从这一条看,他不是思想史的原子论者,他十分强调观念的演变、进化和复杂的关系,希望对观念逐步达到总体性认识。

他的贡献生动体现在他为其后大批从事思想史研究者提供了不少研究典范和技术方面参照。他的学术修养跨越了哲学、历史、文学等众多领域,可是其焦点落实在甄别观念,追根溯源,《存在巨链:对一个观念的历史研究》正是其研究模式的最好写照。

 

克罗齐和思想史

克罗齐(Benedetto Croce,1866-1952),意大利新黑格尔主义哲学家、历史学家。

克罗齐找到的一个出发点用一句话说就是:存在没有行动的思想,可是绝对不存在没有思想的行动。他的思想史的理论基础也在这里。在其《逻辑》(1909)、《历史编纂学的理论和历史》(1917)中,他论证或者说发现了:不存在没有哲学的历史,历史表象和艺术不同而具有概念性,历史学家注定要使用概念和思想,不过哲学也是历史,哲学与历史认识成正比关系。于是他放弃早年说历史是艺术的主张,转而认为哲学与历史是同一的,同一于人类精神存在,这种哲学与历史的同一被称为绝对历史主义。他认为,正因为认识不到这一点,过去的历史学家错了,错在把自己局限于经验事实和素材,忽视了历史中的思想甚至排除了历史的思想性、精神性内涵。据此,他进一步主张历史就是关于思想与精神的历史,换句话说,一切真正的历史就是思想史,而当代人的生活使得历史思想复活成为可能。所以他又说,一切历史是当代史。他关于思想史理论的论述,比较集中地体现在《历史学地理论和实际》(1915,德文原版名为《历史学编纂学的理论与历史》,英译者改成现名)中(傅任敢译,商务印书馆,1982)。

 

科林乌徳与思想史

科林乌徳,英国哲学家、思想史家。他的思想史观和克罗齐的有某些相似,他曾将克罗齐的《维科的哲学》翻译成英文,可是他们又有很大区别,最明显的就是科林乌徳承袭了英国经验论传统,否定黑格尔历史观中的先验成分,关注各种历史经验的形式,这与克罗齐得出其思想史理论基础的思路明显不同。《历史的观念》中他花费大量笔墨系统地反思了西方历史学研究传统和历史观问题,并直截了当地指斥“剪刀加浆糊”的传统历史学,认为历史的主题是行为而非事件,行为离不开思想,历史对象和自然科学对象不同,历史学是人类自我认识的科学,“历史学过程本身是思想过程”、“历史学的对象是思想”,“一切历史都是思想史”,人性和人的心灵都是历史性的,历史学可以而且应该批判性地重演(reenactment)历史思想,历史学家就是要识别历史中的思想活动和思想。他关于思想史及其方法的论述集中见于《历史的观念》(1946,写于1930年代,身后由友人整理出版,何兆武张文杰译,商务印书馆,1997),也体现于《自然的观念》(1945)、《形而上学论》(1940)等中。科林乌徳的思想奇怪地预示了现代和后现代历史观的冲突,就他重视历史思维参与而言,他是现代性的;1936年后他激烈转向反对本质主义的历史主义,在一定意义上比以前更明确地朝向了后现代历史观。

上述人物是20世纪上半叶思想史家最有影响的代表,包括稍晚的整个20世纪思想家中还应提到极具创见的图尔明(英,科学认知思想史Stephen Edelstein Toulmin,1922-)、柏林(英,政治观念史Isaiah Berlin,1909-)、福柯(话语思想史,以陈述为思想单位)、斯金纳-波柯克学派(Skinner-Pocock School of Textual Interpretation,强调整个时代语言背景研究)、怀特(美,后现代思想史,Hayden White,1928-)等等,20世纪下半叶以来,思想史出现了复兴的趋势,尤其是政治思想史、比较思想史等。

(引用请注明出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