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黄绍坚
黄绍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87,430
  • 关注人气:17,19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厦门民间信仰:“田都元帅”雷海青

(2016-04-10 19:37:39)
标签:

田都元帅

雷海青

同安后河宫

分类: 回首前尘(古代文史札记)

厦门民间信仰:“田都元帅”雷海青

黄绍坚

 厦门民间信仰:“田都元帅”雷海青

厦门民间信仰:“田都元帅”雷海青

同安区五甲里“后河宫”

厦门民间信仰:“田都元帅”雷海青

同安“后河宫”里,81岁的蔡好景大爷,正在讲解田都元帅雷海青的民俗

“你问田都元帅?田都元帅叫雷海青,祖庙在南安(市)坑口。每年农历925日是神的生日。我们这座庙,原来建在同安县城的溪边尾,就在旧批发市场旁边,后来才搬到这里。”在同安区大同街道碧岳社区五甲里“后河宫”内,81岁的蔡好景大爷手持筊杯,有条不紊地介绍着,“旁边供奉的那条白狗,它也有故事。传说雷海青中状元,要进宫替皇后娘娘簪花。白狗原来是人,也想进宫看热闹。可是皇宫不好进,他就变成一条白狗混进去。可是,被宫里发现了,就罚他永远变成白狗,跟着田都元帅。”

我注意到,一旁供奉的白狗神像“白府元帅”,表情似乎有些窘迫。而且,蔡好景大爷对田都元帅雷海青的描述,与文献上的记载,差别颇大。

身体硬朗的蔡大爷,又热心地搬来梯子:“你上去看看,田都元帅脸上,有螃蟹胡子,一般人不知道。”

我和同伴先后踏上梯子细看。果然,“后河宫”里供奉的田都元帅神像,红脸,凤眼,垂耳,无须,面露微笑。其嘴角左右两侧,各画有五条细细的墨线,上三下二,上三条线下折,下二条线上折,确实有点像螃蟹,不近看根本看不出来。[1]

我是201310月份去拜访“后河宫”。世事沧桑,同伴不在了,蔡好景大爷不知身体可好?

 

俄罗斯东正教司祭的记录

大约在18501855年之间,一位在俄罗斯东正教驻北京布道团中担任司祭的彼得·茨韦特科夫,[2]在给俄国的报告《中国人关于长崎的笔记》中,描述过中国商人在日本长崎供奉的“香公庙”:“我听说中国客房里以前曾拜过一个神——演员的保护人。戏院的经营人尽心建造了一座‘香公庙’。拜香公的规矩,是由福建商人传开的。香公,也叫‘雷海青’,因其高尚的品质而出名,并被赐予立祠受供的荣誉。演员们把他奉为保护神也是不足为奇的。我们中国的演员都供奉‘老郎神’,即唐明皇,这是很不对的,因为这样是对皇帝的大不敬。”[3]

不知是否翻译的问题,“香公庙”本该是“相公庙”。茨韦特科夫的报告,其实是引用清代乾隆年间浙江人汪鹏《袖海篇》中的记录。[4]

 

清代日本长崎“唐馆”内的“相公庙”

1764年(清代乾隆29年),善画工诗的汪鹏,东渡日本,寓居长崎“唐馆”(中国会馆),其后著有《袖海篇》、《日本碎语》等介绍日本的书籍。日本学者大庭修先生说,汪鹏还给日本带去《古文孝经》、《皇侃论语义疏》等书籍,在中日文化交流上有着一定的贡献。[5]

汪鹏《袖海篇》中,这样描述日本长崎“唐馆”内的“相公庙”(这段文字甚为重要,先录原文):“乾隆甲申,余客东瀛,寓居山馆……闻馆内有敬神演剧之事,习梨园者因共构相公庙,相公之传,自闽人始。旧说为雷海青,而祀以其雷姓,去雨存田,称田相公。此虽不可考,然以海青之忠,庙食固其宜,而伶人祖之亦未谬。若祀‘老郎’为神明者,即以老郎唐明皇,实为轻亵,甚所不取。”大意是说,1764年,他住在长崎“唐馆”内时,听说早先因为馆中演戏,福建籍演员们曾集资建起一座“相公庙”,供奉“相公”。相传“相公”就是雷海青。可是,祭祀的时候,“雷”字去雨存田,称为“田相公”。汪鹏评价道,以忠诚的雷海青作为祭拜对象,是应该的;演员们拜梨园乐工雷海青为祖师爷,也是对的。以往有些演员拜“老郎”为祖师爷,但“老郎”是唐明皇,好像有点轻慢皇上了。

不过,汪鹏最后强调,1762年,就在他到达日本之前,在长崎的闽人内哄,鸣金聚众斗殴。日本官府追究责任,发现主谋者竟是戏班里教演戏的老师,一怒之下,驱逐该人,并将祭祀雷海青的“相公庙”夷为平地。[6]

汪鹏的记载,如今常常被人引用、甚至误用。学者叶明生先生专门辨析过,汪鹏所记“相公之传,自闽人始”,指的仅仅是闽中或闽南人在长崎创建的相公庙,是由福建人那里传来的信仰。叶明生特别强调,有些学者误用这条材料,将全国的“相公庙”信仰都视为“自闽人始”,实在是断章取义。[7]

 

有气节的唐代梨园乐工雷海青

关于唐代梨园乐工雷海青的事迹,最早见于唐人郑处诲所著《明皇杂录补遗》中,原是记载王维一首诗的本事。大意是说,唐代天宝年间(公元742756年),安史之乱的叛军攻陷两京,每逢捉到文武群臣、宫嫔、乐工等人,都送到洛阳。安禄山喜欢音乐戏曲,特别捉来数百名梨园弟子,在洛阳禁苑中的凝碧池畔,宴会奏乐,并陈列掠夺来的皇宫宝物,以为取乐。乐工们睹物思情,暗自落泪。乐工中,有雷海青者,悲不自禁,愤怒地将琵琶掷在地上,面向着唐明皇逃跑的西方,放声恸哭。安禄山大怒,下令捆住雷海青,当场杀掉。王维听闻此事,伤感不已,作诗一首,诗名有点长,《菩提寺禁裴迪来相看、说逆贼等凝碧池上作音乐、供奉人等举声、便一时泪下、私成口号、诵示裴迪》,一般简称《凝碧池诗》或《凝碧池口号诵示裴迪》。

王维这首《凝碧池诗》,历史上颇有名气:“万户伤心生野烟,百官何日更朝天。秋槐弃落空宫里,凝碧池头奏管弦。” [8]

到了蔡东藩著名的《唐史演义》里,雷海青的事迹,被铺陈成一段令人血脉偾张的忠义故事:“(安禄山)便要梨园子弟及舞马驯象等,相继歌舞。蓦听得一片泣声,传入耳中,不由得惊讶道:‘何处来的哭声?’言未已,竟有一人大哭起来。禄山甚怒,便令卫军当场查明。卫军查得乐官中人,多半带着泪痕。有一人执着琵琶,却俯首大恸。卫军便将他抓至席前,听禄山发落。禄山张目道:‘朕在此开太平盛宴,你这乐工,敢无故啼哭,真正可恶!’那乐工竟抗声道:‘安禄山!你本是失机边将,罪应斩首,幸蒙圣恩赦宥,拜将封王。你不思报效朝廷,反敢称兵作乱,屠戮神京,逼迁圣驾,眼见得恶贯满盈,不日就遭天戮了,还说甚么太平筵宴?’说罢,将手中的琵琶,掷将过去。当被禄山亲军一格,砰然落地。那乐工向西再哭,已被那卫军缚住,用刀乱砍,霎时间血肉模糊,肢体解散,把一个大唐忠魂,送入地府中去了。看官道此人何名?原来就是雷海青。”[9]

 

雷海青是泉州南安的畲族人吗?

厦门民间信仰:“田都元帅”雷海青

厦门民间信仰:“田都元帅”雷海青
泉州南安市罗东镇振兴村仙台东麓的“雷海青墓”——选自福建省文物局编《福建涉台文物大观》

一位历史上的忠臣义士,受到后人景仰、崇拜、甚至奉祀为神,在闽地文化传统中,并不少见。奇怪的是,福建省、地、县各级地方志中,对雷海青的记载,竟言人人殊,且有越编越多的趋势。

最奇怪的,当属《福建省志·民俗志》。该书信誓旦旦地声称,田都元帅原名雷海青,相传为畲族,是泉州南安市罗东十七都坑口乡人氏,从小被傀儡戏班老艺人收养,学会表演及演奏各种乐器,名重一时。安史之乱时,雷海青不愿为贼献艺,以琵琶击打安禄山而被杀,尸骨被同乡辗转运回南安原籍埋葬。该书还说,“唐玄宗追赠雷海青为‘唐忠烈乐官’、‘天下梨园总管’,以表彰他的忠贞气节。唐肃宗时,加封为‘田都元帅’、‘太仆寺卿’。”[10]

同样认为雷海青是畲族人的,还有《福建省志·戏曲志》。[11]

但是,查1993年出版的《南安县志》,并没有关于雷海青是“南安畲族”之类记载,只说雷海青是唐玄宗时人,精通韵律,被擢为梨园班头。可是,接下来的记载,同样奇怪。《南安县志》认为,雷海青当年没死,而是在安史之乱中被作为误国魁首,贬出京师,避难到泉州南安县的罗东坑口,设馆授徒,教授歌舞。后代闽潮戏班、梨园子弟,尊其为戏神。《南安县志》老实承认:“‘田都元帅’封号由来不详。[12]这样的记载,疑点重重。依我看,那位当年没死、后来避难泉州南安、并设馆授徒的梨园乐工雷海青,我颇疑心是位冒名者。

不管真相如何,今日泉州南安市罗东镇振兴村的仙台东麓,确实有一座“雷海青墓”,且立有1600年(明代万历28年)重修时的墓碑。福建省文物局编《福建涉台文物大观》一书中,郑重其事地记录了这座墓,并试图调和上述显而易见的矛盾记载:“雷海青墓,位于南安市罗东镇振兴村仙台东麓。雷海青,南安罗东人,唐玄宗时宫廷乐师,卒于‘安史之乱’。闽南各种戏班奉其为戏神,称‘相公爷’。并于墓边建庙祀之,俗称‘坑口宫’或‘田都元帅庙’。”[13]

对于南安雷海青墓、坑口宫的由来,连心豪等先生在《闽南民间信仰》一书中,做出大胆推测:南安市罗东镇“坑口村既传为雷海青故乡,在历史上是有名的‘戏窝’和‘道士窝’,山里又居住着姓雷的畲族人,因此极有可能最先建造崇祀雷海青的庙宇——坑口宫,从而成为戏神雷海青信仰的祖庙。”[14]《闽南民间诸神探寻》一书中对雷海青的描述,则几乎照抄连心豪教授等人的研究:“坑口宫被认定为戏神田都元帅雷海青的祖庙。”[15]

不过,叶明生先生已辨析过,崇祀雷海青,非自闽人始。祖庙云云,姑妄听之。

 

田都元帅的神诞日,究竟是哪天?

厦门民间信仰:“田都元帅”雷海青

厦门民间信仰:“田都元帅”雷海青
同安区大同街道“后河宫”里供奉的“田都元帅雷海青”神像

不仅雷海青祖籍、雷海青墓真相难辨,就连成神后的田都元帅雷海青神诞日、神祭日,各地说法也大相径庭。

清代《闽杂记》中称,每年正月十五前后,泉州地区的相公庙,“香火尤盛”。[16]《福建省志·民俗志》中也说,泉州南安罗东镇坑口宫,“每年农历正月16日,据传为田都元帅诞辰,附近的戏班纷纷谒祖进香,四乡农民也来祈求风调雨顺、五谷丰登。”[17]

厦门同安“后河宫”里,田都元帅雷海青的神诞,是每年农历925日。

综合学者们相关研究文章介绍,泉州民间艺人供奉的相公爷(田都元帅雷海清)、老郎(唐明皇),神诞日都是每年农历611日、农历823[18];台湾“南管戏业艺人极为重视(每年农历)611日田都元帅的例祭日,每年都要举行盛大的庆典”[19]

但好像视每年农历823日为田都元帅神诞日者更多:“(宁德)屏南(县)四平戏艺人供奉戏神‘田公元帅’并在每年农历823日为之作寿”[20];福州元帅庙祖殿“每年农历823日田元帅诞辰”[21]……

我国民间只有民俗、而无信仰,从同一尊神在各地不同的神诞日这一件事上,也可略见一斑。

 

一位奇怪的“苏小姐”

厦门民间信仰:“田都元帅”雷海青

在连心豪等先生主编的《闽南民间信仰》一书中,还记载着关于雷海青出生的两则传说:“雷海青身世民间传说有二:一说为浙江杭州铁板桥头人,系未婚的苏小姐吞咽稻谷乳浆怀孕而生;一说是福建南安丽苏下村苏小姐所生,怀孕之因相同,遭弃后被坑口村雷姓老艺人收养为子,故姓雷。”[22]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苏小姐生雷海青的传说,早在黄锡钧《泉州提线木偶戏神相公爷》一文中已提到过。[23]

这位未婚怀孕生子的苏小姐,虽然来历蹊跷,却隐藏着重要的文化信息。据中山大学陈志勇博士研究,宋代时,傀儡戏和南戏兴盛,还出现了行业组织——傀儡社。宋代杭州“苏家巷”,便是全国傀儡戏艺术中心。这个圣地,后来在名称上逐渐演化为“杭州铁板桥头风火院”。因此,田都元帅雷海青身上这个杭州“苏”姓来源(包括“杭州铁板桥头人”),恰是南宋“苏家巷傀儡社”祖地记忆的遗存。[24]

 

更早之前另外三位“田元帅”

厦门民间信仰:“田都元帅”雷海青

乐工雷海青,为什么成了“田都元帅”?专业研究说来话长。《福建省志·民俗志》里,记录着两则相关传说:“传说,雷海青被害后,郭子仪收复长安时,雷(海青)的神灵也来助战,战场上出现‘雷’的旗号,只因烟雾浓厚,‘雷’的上半被遮,仅见‘田’字,故称‘田都元帅’。在福建的艺人中,更多的传说是,雷海青死后,常显圣于闽中云端,‘雷’字被云所遮,只现‘田’字,故称‘田公’。”[25]

其实,最晚到元代、明代时,本来有另外三位“风火院田元帅”,而且他们还是兄弟。

成书于元明之时的《三教源流搜神大全》一书里,记录了一则有趣的传说:当年,有位太平国人氏田镌,娶妻刁春喜,生子三人:老大叫田苟留,老二叫田洪义,老三叫田智彪。三兄弟既擅长演奏乐器,又擅长歌舞,很受唐玄宗喜爱。一次,三兄弟陪侍唐玄宗喝酒,皇上喝高了,拿墨汁涂在他们脸上,令他们歌舞。皇上很开心,可是,舞毕,三人就失踪了。后来,皇太后生病,闭目养神时,忽然见到三人在空中翩翩歌舞,皇太后的病立即痊愈。再后来,京中闹疫鬼,三人在空中作神舟,统百万儿郎,仿佛在天上展开龙舟竞赛,鼓声震天,一下子把疫鬼全吓跑了,大家的病也好了。从此,每到正月,人们都要击鼓游行,遂成驱疫除病的风俗。再后来,略带内疚的唐玄宗,封他们兄弟三人为“风火院田太尉昭烈侯”、“田二尉昭佑侯”、“田三尉昭宁侯”,还封了他们的父母、三伯公、三伯婆等人。[26]

这个记载实在有趣。今天泉州部分地区农历正月16日“田都元帅雷海青”神像的绕境巡行民俗,大约就是元明时期“风火院田元帅”击鼓巡游风俗的遗留吧?

 

 “田都元帅雷海青”神像脸上“螃蟹纹”的来历

厦门民间信仰:“田都元帅”雷海青

除了唐玄宗喝醉酒在田氏三兄弟脸上涂墨汁的传说,清人施鸿保在《闽杂记》书中,还记录了福州另一位脸上被涂墨汁的“五代元帅”。

据他记载,五代时,福州有一位长相清秀白晰的少年,在书塾里读书。一天中午,少年午睡。同学调皮,在他额头上用墨汁画了一个螃蟹头,头发两侧还插上柳枝。众人大笑。少年醒来,非常生气,绝食而死。死而为神,经常显灵,孩子们没有不怕他的。从此,福州民间就崇祀这位神灵,但没人敢直呼其名,只称为“五代元帅”。施鸿保怀疑,这位福州人崇信的“五代元帅”,就是雷海青。[27]

撇开福州“五代元帅”是否雷海青这一点不论,我推测,厦门同安“后河宫”里脸上画着“螃蟹纹”的田都元帅雷海青神像,大概是受唐玄宗在“风火院田元帅”三兄弟脸上涂墨汁、福州“五代元帅”额头上被墨汁画上螃蟹头这两种传说的共同影响。

 

闽地清代开始的“田都元帅雷海青”信仰

厦门民间信仰:“田都元帅”雷海青

厦门民间信仰:“田都元帅”雷海青

在施鸿保《闽杂记》书中,还保留了另一则著名的记录。据他记载,福建兴化(今莆田)、泉州等地,都建有崇祀唐代乐工雷海青的庙宇。在莆田的称为“元帅庙”,在泉州的称为“相公庙”。凡是小婴儿得了疮疖之类的病,就去“元帅庙”、“相公庙”里祈祷。祷辄灵验,孩子的病很快就好。他还说,每年农历正月15前后,“元帅庙”、“相公庙”里的香火,尤其旺盛。[28]

施鸿保的记录没错。时至今日,崇祀“田都元帅雷海青”的泉州南安市“坑口宫”、莆田“瑞云祖庙”、福州“元帅府祖殿”等处,香火依然旺盛。据说,仅泉州南安市“坑口宫”,分灵到台湾的有200多座宫庙,分灵到闽南的有800多座。[29]

而在厦门境内,除了同安区“后河宫”外,我还去过另一座崇祀“田都元帅雷海青”的宫庙——翔安区新圩镇金柄村金柄社的“田府元帅宫”,里面同样供奉田府元帅神像和一尊白狗神像。不过,这里供奉的田府元帅神像,头戴双翅金冠,身穿蓝色罩袍,外披金甲,足蹬战靴。这样的形象,不太像传统的乐工伶人,似乎更像陈志勇博士研究过的“武将雷万春对田公信仰的介入”。[30]那是另一个话题。

值得注意的是,有些民间宫庙声称,从唐代或宋代或明代时,就开始崇祀“田都元帅雷海青”。但是,据叶明生先生研究:“考之福建东南地区的田公庙(或田公元帅庙),其祀神被称之为雷海青者,均为清初以降、或更后期的事。在众多祀庙中,均无明代‘雷海青庙’的记载,可见田公庙在明代尚属不闻于世的民间里社之民祀境神庙,并无官祀之庙。”叶先生的结论是:“清代(福建)民间田公元帅,被演绎为雷海青,乃特定的民族情绪的影响所产生,是文人之佳作,而并非‘俚俗讹传’而将田公附会于雷海青。”这一研究结论,基本得到学者们公认。

翻成现在的大白话说,“田公元帅庙”或“雷海青庙”,也许清代之前也有,但限于民间俗神信仰;而如今信徒不少的“田都元帅雷海青庙”,则是清初以后才有的。[31]

2016330修定于邵武、武夷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