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军人市长黄强:厦门第二任市长(1)

(2008-03-13 13:10:25)
标签:

福建事变

厦门特别市

黄强

杂谈

分类: 知人论世(新闻稿)

军人市长黄强:厦门第二任市长(1(02图1)

——1933年“福建事变”与“厦门特别市”(下)

                                       黄绍坚

军人市长黄强:厦门第二任市长(1)

 021-黄强,摄于1928年(像片来源:《台湾别府鸿雪录》)

 

黄强(1887-1974),字莫京,广东省龙川县附城镇水贝村人[i],先后毕业于法国天主教会所办的广州私立圣心中学(今广州三中)、保定陆军速成学堂,参加过辛亥革命和二次革命。二次革命失败后流亡法国,进入里昂大学学习农业,并曾到英国学习航空。回国后,成为广东军阀陈炯明最信任的高级军官之一。1920年任粤海关监督。1921年起,先后担任粤军各种高级军职。1927年,任福建漳泉留守处主任。1928年,任广东南区(海南岛、雷州半岛等地)善后公署参谋长、琼崖实业专员等职,领导开发海南岛。宁粤合作后,任19路军参谋长。1932年1月,“一·二八淞沪抗战”爆发。5月5日,以陆军中将、19路军参谋长的身分,成为《上海停战协定》的签字人之一。“福建事变”爆发后,1933年12月13日,身为漳厦警备司令的黄强被任命兼任“厦门特别市”第二任市长。1934年1月9日夜,在厦门被攻陷前夜,黄强逃离厦门,避往香港。1936年被任命为广东省第九区(海南岛)行政督察专员兼保安司令。1945年9月28日,以行政院特派员的身份,随第一方面军总司令卢汉在越南河内接受侵越日军的投降。1946年7月31日退为备役中将。1947年8月2日至1949年5月1日,任台湾省高雄市市长,并曾任台湾省政府顾问等职。1974年在台北逝世。生前撰有《黄莫京将军自述》。

黄强也是一位社会学学者,著有《五指山问黎记》、《台湾别府鸿雪录》等著作,并译有西人(作者未详)所著《西沙群岛》(收于《海南地方志丛刊:南海诸岛三种》一书中)。

 

1924年11月28日上午9时[ii],一艘从印度加尔各答出发、一路经停多个港口的9500吨级英籍客轮“大马”(GLAEGOW)号,慢慢地驶进了厦门港。虽然这艘客轮的目的地是日本神户,但是,既然经停厦门,自然便有一些旅客上上下下了。

不知当年岸边的厦门居民注意到没有?在这艘“大马”号上,有一位住头等舱的旅客显得有些神秘。当别的旅客忙着收拾行李准备登岸的时候,他与他的两位朋友,却兴致勃勃地在甲板上拍照留念(02图2)。

军人市长黄强:厦门第二任市长(1)

022-19241128日,黄强(右1手持救生圈者)于“大马”(GLAEGOW)号甲板上(像片来源:《台湾别府鸿雪录》)

 

难道,他不准备在厦门下船么?

答案很快就揭晓了。从鼓浪屿驶来的一艘小轮船靠上了“大马”号,接走了这位神秘的客人。或许此时,人们才会注意到,以主人身份上船迎接这位神秘客人的,竟是当年厦门大学校长林文庆先生、厦门的城市规划师周醒南先生等人。

两天后的中午,当这位神秘的客人准备搭乘日籍轮船“开城丸”前往台湾游览时,当地主人欢送的场面更加隆重:不仅有林文庆校长、周醒南先生等人,而且增加了厦门著名的富商黄奕住先生。

这位神秘的客人,就是当时的粤军中将黄强[iii]。他此时肯定没有想到,9年后的1933年,在19路军发动的“福建事变”中,他自己将成为厦门的第二任市长。

或许,厦门人该为有过这样的军人市长而自豪:在1932年著名的“一·二八淞沪抗战”中,黄强正是那支英勇抗日的19路军的参谋长,是一位大名远扬的抗日名将;在1945年9月28日上午10时,黄强又以中国政府中央代表(“行政院特派员”)的身份,在越南河内参加了由第一方面军总司令卢汉将军主持的侵越日军受降仪式(02图3)。

军人市长黄强:厦门第二任市长(1)

023-1945928日上午9时,第一方面军总司令卢汉将军(中坐者)在越南河内主持了侵越日军的受降仪式,前排右3坐者为中国政府中央代表(行政院特派员)黄强

 

或许,厦门人该为有过这样的军人市长而羞愧:同样在1932年,黄强作为中方签字者之一,与日军签署了《上海停战协定》(当然是迫于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政府的压力),从而终止了“一·二八淞沪抗战”(02图4);而在1934年初,当19路军发动的“福建事变”面临失败之际,身为漳厦警备司令兼厦门市长的黄强,在向蒋介石宣布投降后,扔掉部队、扔掉市民,只身逃往香港(而19路军秘书长徐名鸿却为“福建事变”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军人市长黄强:厦门第二任市长(1)

024-1932年“一二八事变”爆发后,在蒋介石的压力下,19路军被迫与侵犯上海的日军谈判,准备签署《上海停战协议》。图为谈判现场,前面右4身穿国军军装、身材稍瘦者为黄强,前面右3身穿国军军装、身材较胖者为淞沪警备司令戴戟


[i] 据广东省龙川县政府网站。又:黄强著作的版权页,作者均署名“龙川黄强”。

案:许多研究著作都将黄强的祖籍定为“广东南海”,误。如刘国铭主编的《中国国民党百年人物全书》下册2039页,“黄强(广东)”条。团结出版社2005年

犯下这一错误的原因,或许缘于《中华民国南京政府授予将军全名录》1946年7月31日条 “123员同日退为备役”中,黄强的籍贯就被误为“广东南海”。

[ii] 黄强:《台湾别府鸿雪录》。香港商务印书馆,1928年版。

案:黄强在这本书中,并没有记录下他游览台湾的年代。但是,在《台湾别府鸿雪录》的正文首页有这样的文字:“台湾各种新政之活动影画,余于前年汕头博爱医院开幕时已见之。”查汕头博爱医院(即今“汕头市中心医院”),系于192210月由财团法人博爱会(日本慈善机构)所开办,地址设在当时汕头市外马路142号,首任院长坂谷。

据此推断,则黄强游台时间当为1924年底。

又,《台湾别府鸿雪录》在首页叙其台湾之行的缘起时,还有这样的文字:“且常闻台湾入日本版图后,经三十年之整顿,地方百政,成绩斐然……”众所周知,台湾被迫割给日本,是根据1895417日签署的《马关条约》。则据此推断,时间亦在1925年前后。而黄强赴台游览的具体时间为:1119日从新加坡出发,121日抵达基隆,在台各处至少游览了10余日。故,在1924年底提“台湾入日本版图”“三十年”,并无不妥。

又案:汪毅夫在《台湾游记里的台湾社会旧影——读日据台湾时期的三种台湾游记》一文中说:“黄强赴台旅行之年,《台湾别府鸿雪录》失记,据我考证推断,其时当在1927年。具体日程,则如书中所记:1119日从新加坡登舟启程取道香港,于1127日抵达厦门;又于1130日从厦门登舟赴台,121日抵达基隆,在台居留10余日(离台日期,书中失记)。”见汪毅夫:《闽台历史社会与民俗文化》,鹭江出版社,2000年版。

但是,汪毅夫此处的考证推算显然存在着不妥之处。查黄强履历,民国十六年(1927年),黄强任漳泉留守主任,按常理,一位主管闽南地方军政的高级军官,又是动员后方支持北伐的重要官员,是既不可能有时间、也不可能冒着风险去一个已割让给敌国日本的宝岛台湾旅游的。

但是,如果时间是在1924年底时,广州革命政府正忙于平定广州的商团叛乱,而针对陈炯明的第一次东征要到19252月才发动。此时,作为陈炯明最亲信的高级参谋军官之一(例如,19191920年间,陈炯明成立“闽南护法区”时,黄强即为总司令部总参议,为陈炯明事在漳厦之间奔走),黄强出现在东南亚并不奇怪,有可能是帮陈炯明去争取东南亚华侨的支持。此外,《台湾别府鸿雪录》有头无尾,根本未记黄强何时、为何、如何离开台湾,估计也与接到广州革命政府准备发动第一次东征的消息有关(当然,最后这段只是推理,待改日能读到黄强《黄莫京将军自述》后再确认)。

[iii] 黄强:《台湾别府鸿雪录》。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