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甘当牛
甘当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2,796
  • 关注人气:8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无限风光在险峰--参加华山谜会漫记

(2015-10-13 16:18:09)

无限风光在险峰

--参加华山国际谜会漫记

 

兰州  刘旭

 

    第二届中华灯谜文化节·华山国际谜会已于2015年9月19日--22日在雄峻的旅游胜地西岳华山脚下圆满举办,我亲历其会,全程耳闻目睹,幸甚至哉!虽已过去多日,心潮仍难平静,便极想写些文字。但念及大咖高人颇多,整个盛会的过程,自会或文或图详细记述。好在这次盛会我基本是“打酱油”者流,遂以“旁观者”的角度,做些“漫记”,聊博诸君一哂。正是:

猛虎啸秦川,号角廋坛高吭。汇聚八方悍将,论剑华山上。  谜侠豪志冲云霄,神技自无量。且待擂台一试,谁向巅峰唱?

——调寄《好事近》

一、欢欣苦待赛帷开

7月8日早上一上班,登录QQ,就弹出谜友许发来的消息,说我和张志有老师参加华山国际谜会的邀请函一并寄她那儿了,问什么时候方便给我。早就知道陕西企业家、著名谜家苏剑先生以长安文虎社的名义接过了承办第二届中华灯谜文化节的大旗,举办时间就在2015年9月份(在此之前,张老师一直鼓励我积极参与文化节系列活动的征稿、比赛等活动,以期取得一些成绩,能够参会;一则俗务过忙,再则水平有限,我并未遵行。张老师后又嘱我搜集整理甘肃谜坛“中华灯谜之最”的相关资料,幸而我手头有一些兰州谜家李珍先生搜集的金城谜坛纪事的电子版资料,整理起来省不少事,便欣然允诺)。但由于我于2011年6月起基本淡出谜坛,四年多来忙于俗务,没怎么关注谜坛,心想即便举办,即便在并不算太远的陕西华山,被邀请参加的可能性并不大。却没想到骤然收到邀请函,心立时激动起来,便硬放下手头事务,开始搜索了解有关本次谜会的一些消息,加入了华山国际谜会联系QQ群,做参会的准备。

近年来,我所有的爱好基本放弃:诗歌散文小说之类的文章只限于整理旧作,灯谜文章也基本停笔,谜虽偶尔作几条,却均为应景的“火锅谜”,且数量有限,质量欠奉;画画时断时续,书法也挤不出时间练习;惟有录入电脑并修改早年所作近体诗词的工作基本没有中断。因之收到邀请函,乘着手熟,第一件事便是填了一首《满庭芳》的贺词(上阕:深圳才停,陕西又举,骤得盛事飞鸿。长安文虎,闻聚尽谜雄。苏剑拥为群首,真个是、帷幄钦同。筹谋定,宏图一展,度必建新功。下阕:华山喜论剑,茗滋心润,酒染颜红。满座欢,佳客笑醉秋风。射虎商灯鏖战,胜和败、尽付杯中。惟深谊,弓收擂罢、感赞誉声隆。)发了去。又因之前为老家修路筹款捐画义卖,花了几个月时间画了近百幅,乘着余兴,画了一幅华山图作为贺画寄去。后来张老师又嘱代为甘肃谜友联谊会撰一贺联(由于时间紧迫,未经联谊会诸领导过目,请谅专擅之过),经兰州著名书法家、谜家王文本先生修改书写后取了来,用特快专递寄了去。

得知此次参会,我并没有什么具体的事要做。弄完贺词,一边心里高兴着,一边苦苦等待谜会开幕的那一天。兰州到华山,虽只千里之遥,有数十趟火车可乘,一站就可抵达,但时段较好的车次,票并不好买。张老师是评委,自己也有些事,需要早些时间去西安,届时同行的,只有我、许和王文本先生三人。在可以预购车票时,上网鼓捣了许久,却无法订到下铺,只好和许、王二位多次联系,相约到代售点去购。天气虽热,还算顺利,排了不久的队,就顺利地购到了三张9月18日晚出发、经停华山的K1028次快车的下铺票。票既到手,剩下的就是请假了,经过多次软磨硬泡甚至对某些工作拍胸脯打保票,领导才答应给假(其实票已买好,准不准假一定要去的)。至此,才按要求填报参会回执,发送生活近照,静候佳日了。正是:

一纸华函得佳讯,心潮顿难平。词联寄意谢邀行。煎熬期恨远,忐忑画情轻。    弓箭久悬高墙上,蒙尘岂敢鏖兵?然逢盛事喜盈盈。羞虑多少事,尽作笑谈声。

    ——调寄《临江仙》

二、前度刘郎幸又来

好不容易盼到9月18日这一天,早早地和许、王二位约了在火车站会齐的时间。考虑到要在车上吃一顿早餐,便准备了大包小包的食品,提前两个多小时出了门,提着食物,背着随身小包,兴冲冲地徒步向火车站走去。一个多小时的步行,火车站在望时,许打电话说已和王先生到了,问我在什么地方,我答再有三五分钟即到。加快脚步赶到时,许、王二位显已等候多时,看来,参加这次盛会,大家的心情都是一样的。寒暄过后,立即进候车室,没等多长时间,开始排队进站上车。车启动时,时间是9月18日23点39分。

大家都是卧铺,上车不久即开始睡觉。一夜无话。次日六点多,我即起床,草草洗漱完毕,便向4车厢走去。因事前得知陇西西北铝的陈书法老师带着周敏、张东英二位女将赴会,凌晨两点多上了我们这趟车,我们在7车厢,他们在4车厢。陈书法老师我们称为陈老总,和王安生先生一道,以工作单位西北铝为根据地,长期编谜刊、组织举办各类灯谜活动,是甘肃灯谜圈乃至全国谜坛鼎鼎有名的人物,我和他自然极是熟络。并没费什么劲,我就找到了陈老总的卧铺位,许是起床不久,陈老总一个人坐在铺边上发呆,我径直走过,刚在他对面坐下,他就发现了我。握手寒暄之后,周敏美眉闻声从铺上跳了下来,张东英美眉也从邻铺赶了过来。熟人相见,而且是阔别四年多、相距并不远的老熟人,自然分外亲切。一边说着话,一边陈老总非要我吃他带来的梨子。闲谈了半个来小时,我告辞去吃早餐(陈老总要我和他们一起吃,怕不够,又怕我带的那么多吃不完糟蹋了,便婉言谢绝)。回到7号车厢,一边吃早餐,一边给许、王二位介绍了和陈老总相见的情况。刚吃毕,陈老总已笑吟吟地来访,许、王二位和陈老总也算是熟人,相见自然十分高兴,嘘寒问暖之后,立即聊了起来。聊了一会,陈老总告辞,不一会儿许妮回访,均不在话下。

事先得知这趟车11点半左右抵达华山,经过西安时晚点十几分钟,因而想着到华山怎么着也得到11点40左右了。谁知刚到11点,列车停了,见有一些乘客收拾行李准备下车,一问,是华山到了。天啦,竟然提前了,我急忙一边收拾行李,一边催促王先生赶快拿行李下车,寻许时,踪迹不见,大急之下,来不及打电话,手提肩扛抓起自己和许的所有行李,和王先生挤下了车。来到站台出站天桥梯口,放下行李拨了许的电话,却无人接听,一边东张西望着寻人一边继续拨打,还是无人接听。刚想上车去找,却见许慌慌张张地从车上下来,花容失色地大喊:“我的行李呢?我的行李不见了!”待看到行李都带下车时,才长长地了口气。大家整理好各自的行李,老远看见西北铝的三位谜友拖拽着行李箱向我们走来,还没有会合,列车已慢慢发动,叫了一声,加速向前方开去了。

出了站,没走几步,就看到宝鸡的几位谜友,互致问候寒暄毕,刚想着怎么去报到的酒店,老远见一位斜挎着包、肩扛着牌子的汉子大踏步从远处走来,眼尖的认出是宝鸡谜友马爱国先生,是负责接站的。在他的指引下,一众谜友上了一辆大巴,转了大半个圈,来到了报道的金榕宾馆。一进大厅,只见人头攒动,报到的谜友挤成一团。我极少参加外地谜会,认人又不行,只有姜文清、闻春桂、胡安义、张松林等有限的几位先生依稀认得;西北的谜师友见过多次,大多较为熟络,其余的觉得尽是生面孔。但被每个人兴奋的神情所感染,心里暗暗激动着、兴奋着、感叹着:2011年有幸首度参加在陕西举办的谜会,这次可谓是前度刘郎幸又来,东道主的高谊,岂能不叫人铭刻在心,时刻感念!

办理了报到手续,和相熟的谜师友寒暄了一阵,又到入住的世纪明珠宾馆办理了入住手续,和先期到达的甘肃、陕西的几位谜友寒暄了一阵,就到了中午就餐时间。吃过午餐,稍事休息,便约了本省和陕西的部分谜友共十余人,去玉泉院游览,不知不觉间,耗尽了一个下午。

吃晚饭时,发现沿街沿路尽是挂着胸牌的参会谜人,认识的,握手问候,不认识的,揣测着这是谁谁谁,反正都是同路人,三三两两结伴向餐厅走去。走进餐厅,发现整个餐厅已是熙熙攘攘,人声如沸,300余人齐聚一堂,气势果然非同一般。知道作为欢迎晚宴,主办谜会的东道主们是要讲话致欢迎辞的,但谜人们相谈甚欢,主持人数次喊“肃静”,却恁是肃静不下来。我们选在角落一桌,讲话的和致辞的说了些什么,一点也没听清,看别人鼓掌,也便跟着鼓掌。末了见别桌已开始动箸举杯,也便相互招呼着开始吃喝。这都不在话下。正是:

    激越心潮难耐,遥迢钢轨无边。殷殷奔赴未时延,劳顿化云一片。  三百个谜雄聚,一时间语声宣。华山论剑赛从前,遂豪杰心愿。

    ——调寄《西江月》

三、论剑华山龙虎斗

    按照会议日程,10月20日至10月22日都安排有活动,我怀揣日程表,除了笔试怕交白卷没有参加,其余活动一项不漏地参加了,因为是“漫记”,不再细述,仅做流水账如下:

10月20日:上午与会谜人先到玉泉广场合影,然后来到主会场,举行开幕仪式,有关方面的领导们作了讲话,接着进行华山论剑笔试精英赛笔试。下午宣布笔试结果,个人男子前五名为:李创龙、陈万星、陈挺、薛道达、赵建华;个人女子前五名为:许莉(妮子的保密工作做得真好,至此我们才知道许妮原来是许莉,呵呵)、李晋琼、段夏青、王芳、彭梅。合计35支参赛队三名队员笔试成绩,石狮队、安徽队、福州队、湖南队、漳州队、深圳队、澄海队、湖北队、揭阳队、四川队、山西队、西安队、苏州队、北京队、宁德队、南通队等16支队伍进入半决赛(美国队和台湾队作为种子队直接进入决赛)。名单即出,16支队伍通过抽签分成两组(场)进行团体争霸赛半决赛,每组(场)8进4,出线者和两支种子队一起进行最后的决赛。第一场半决赛由醉老先生主持,石狮队、深圳队、安徽队、漳州队出线。第二场半决赛由冰麒麟先生主持,澄海队、福州队、西安队、湖南队出线。晚上是首届灯谜书刊收藏精品展暨拍卖会和当代灯谜活动图片展,拍卖由龚贵明先生主拍,龚先生口齿清晰,风趣幽默,颇像专业人士;每公布一件拍品,台下谜友争相举牌,叫价声此起彼伏,十分激烈。直到23:20,62件拍品始全部拍完,无一流拍。据统计,所有拍品拍价近2万元。我虽未参加竞价,但面对这谜界空前的拍卖活动,心也随着激烈的竞价时时紧绷,不时为之喝彩,不时为之鼓掌。
    10月21日:全日华山旅游,途中在五云峰饭店进行巅峰对决赛,由事前组织的全国五个分片区比赛产生的第一名共五名男选手五名女选手分别对决。男选手为赵建华、郑天伦、潘灏、龚志颖、李慧杰(递补),女选手为段夏青、杜景芳、庄云、李莉、许莉。由王少鹏先生主持。最终男选手潘灏夺冠,女选手庄云夺冠此赛因有兰州谜人“吃爬猜”(不定期举行吃火锅爬山猜谜活动)的小圈子骨干许莉参赛,整个比赛过程中我都无比紧张,时而加油助威,时而平心静气暗中鼓劲,可谓是汗流洽背,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许莉最终虽只拿到第二,但对一个初出茅庐第一次参加现场谜会的新女谜手来说,在拿到笔猜女子组个人第一、巅峰对决女子组第二,也可谓是出手不凡,成绩相当骄人的了。第一炮打响,无疑为她本人、兰州、甘肃、西北,乃至黄河以北的谜人赢得了荣誉,实在可喜可贺(说好的庆功谜会呢?)。

原想乘着“打酱油”,全力以赴游览华山,但许莉带来的胜利的喜悦和折磨了一年多未愈的腰疼,一直执著地交替着吸引我的注意力,纠缠到晚餐后内部展猜依然挥之难去。然重在参与,虽一无所获,心亦愉悦快慰。因爬山劳累过度,腰疼难忍,是夜虽早早就寝,却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及至不知什么时候入睡,次日早上醒来,同舍的李英杰先生已洗漱完毕,候我起床。实在惭愧!

10月22日:上午团体争霸赛决赛,参赛队有半决赛产生的漳州队、湖南队、安徽队、西安队、深圳队、石狮队、澄海队、福州队和种子选手美国队、台湾队10个队,由王枫女士主持。最后澄海队获一等奖,石狮队深圳队并列获二等奖其余队获三等奖。比赛结束后,依此进行了灯谜书刊研究与收藏发布会、“中灯谜之最”发布会、2014年度“金虎奖”颁奖仪式长安文虎社新社员入社仪式长安文虎社与红头船谜社缔结友好社团仪式。下午是闭幕式暨颁奖典礼,张美娜女士和张宝文先生主持。其间文艺节目演出、猜谜、颁奖和抽奖穿插进行。本想着我纯粹是凑热闹而来未料到还领到了“中华灯谜之最”征集优秀奖奖状和奖金,在抽奖过程中,还幸运地抽到了张宝文先生献出的抽奖得奖奖品——一箱江西甜柚。事前得知甘肃谜友回程分不同时段的几拨(有坐火车直接回的,有座顺路或私家车回的,有探亲访友的),于是拆开来,给每一拨发了一个路上吃(这东东俺们西北少见,恕俺因这点私心而未当场分发)。

每次会场中的活动前后或间隙,均随滚动时播放由谜会集锦、谜事精粹、谜人风采、谜苑撷英四部分组成的视频。可见为了这次盛会出彩,组织者的考虑是多么细致周到,所花费的精力、财力、人力是多么巨大!

隆重的盛会,精彩的比赛,雄峻的西岳,热情的东道。这些都需要书写、称赞、流连、记下,绕不过去的三个词是:苏剑、灯谜、华山。正是:

打酱油观虎斗,提心胆看擒龙。数场搏杀见神技,闻名高手皆不庸。剑影刀光重。  谜里玄机深奥,招中深意矫凶。最是谜王绝赛事,无限风光在险峰。鬼神也变容!

    ——调寄《破阵子》

四、风云顷刻息尘埃

闭幕式暨颁奖典礼一结束,第二届中华灯谜文化节·华山国际谜会即告落幕。虽有一些谜友已提前离会,但晚上的告别晚宴,依然隆重而热闹。离别在即,谜友们你来我往,互相敬酒致意,三个一团,五个一堆,或高谈阔论,或殷殷劝酒,个个忙得不亦乐乎。我已十多年滴酒不沾,因想拿茶水敬别人而让别人喝酒,一则显得诚意不够,再则也失公平,故很少给人敬酒(并非有什么臭架子)。本应向熟悉的谜师友特别是给以苏剑先生为首的此次盛会的操办者们敬一杯,道一声感谢,但见给他们敬酒的人都排成了长队,且一个个都已喝得红光满面,醉态毕呈,怕添乱,也就打消了念头。由于腰疼难以久坐,耐了一阵,便偷偷地溜了出来。回到住处,躺下翻了会所获谜书,便不知不觉睡了过去。次日醒来时,已是八点多,匆匆吃罢早餐,和本省的谜友们告了别,这才发现,已没有了相熟的可以同赴西安的谜友。于是背了行囊,一个人坐上了去西安的大巴。临别时,只在心里默默地说:再见了,华山。再见了,本应相晤和道谢而错过了的师友。正是:

旧雨新交尚未晤,顷刻分离难驻。晨起张皇顾,人行车去惟日煦。  意兴阑珊空恨误,再会佳期何处?落寞奔前路,隐隐酸楚化闲赋。

    ——调寄《惜分飞》

五、收获与有所思

相信只要参加过这次谜会的谜师友,或多或少都会有所收获。作为“打酱油”的我,收获颇巨,记录如要:

收获之一:开眼界

自从谜以来,我参加过的谜会十分有限,省内参加过数回天水、陇西(西北铝)举办的谜会,省外参加过2006年安阳殷墟谜会、2008年“移动杯”首届湖南灯谜节(浏阳)、中华灯谜“宝石机械杯”宝鸡谜会、2010年“华祺杯”七省十三市中秋灯谜联展暨“西北风情海内外灯谜大赛”颁奖仪式(固原)和2011年西安世界园艺博览会灯谜创作大赛颁奖典礼等谜会。要说开眼界,还要数这次华山国际谜会。我所说的开眼界,一是阵势大,无论从前期宣传还是组织的各类比赛,阵容庞大(差不多整个谜坛都在参与),声势空前(连许多圈外人的眼球也被吸引);二是参会的谜人多(超过了300人,仅次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青岛“双星杯”谜会),且年轻谜人比例较高,尤其女谜人,多达50余位,不但多而且年轻;三是活动项目多,且内容丰富(猜、展、拍、论、会、奖、演、游),颇具创意(如灯谜书刊展览和拍卖,及图片展),不敢说绝后,至少是空前;四是无论是组织力量还是比赛谜题,都有较多的“网络谜人”和“网络灯谜”,这对阔别网络灯谜多年的我来说,多多少少窥到了网络的“一斑”,亦是大开眼界。

收获之二:谜书

每次参加谜会,获赠谜书是少不了的,在本次谜会上,得到的谜书计有:《谜苑书香-谜书谜刊出版与收藏研究专辑》一本、《九州虎迹-30城市灯谜展猜专辑》一本、《银城文虎-苏颂文化节灯谜专辑》一本、《长安文虎》第五期一本、《藏智》第十五、十六期各一本、《宁夏灯谜》一本、《大鹏风采》第六、七期各一本、《锦水春风》第一、二期合刊重印本和第三期各四本、《太平文虎》第十六期四本(看到《锦水春风》和《太平文虎》数量较多,为让我们“吃爬猜”小圈子里的小友友学习,硬是厚着脸每样多了三本)、《普宁谜苑-普宁市灯谜协会成立三十周年专辑》一本、《宜昌谜苑》第二十七期一本、《金台观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灯谜专辑》一本(听到李毅先生吆喝获奖者去他住处领,我既无获奖又无谜作刊登,惟仗着熟悉强索了一本)。除此,获赠陈清泉先生著并亲笔签名的《谜语故事西汉名人篇》一本(陈先生是谜界编著出版谜语故事书籍最多的谜家,早先出版的我陆陆续续买过几本。此书听说已出版,想着印量少样书不多,我不敢奢望获赠,却意外地获赠了,还亲笔签了名,真是大喜过望)、蔡芳先生著并亲笔签名的《桂峰谈录》一本和整版刊登《灯谜国手  桂峰奇才-记著名灯谜艺术家蔡芳》长文的《三明侨报》一份(久闻蔡先生大名,心实仰慕,也算是“老朋友”了;先生赠我书时,手紧紧地攥着装书的袋子,思索着反复问我是不是真的没有该书,得到我三次肯定的答复,才拿出来,认真地签上了名字递给我。从先生的神情读出了不舍,待接过书一看,是1992年3月出版的。怪不得,过去这么多年,即便是作者,手头的样书也会所剩无几,所赠是否得人,就换我,也要仔细思量)、许友金先生著《百草集》一本(先生那么风趣,和蔼可亲,不时摸着山羊胡的神情是那么诙谐,又是我书信联络了近二十年的“老朋友”,咋就没想到让他大笔一挥签个名呢?真是遗憾)、袁松麒先生著《谜海探趣》一本(先生也是我书信联络的“老朋友”,虽未多谈,但沉稳的性格,和我高度契合,儒雅的气质,却令我望尘莫及。前些年我整理自己的花色谜,有130余种,自以为很多了,但看了先生宏著,竟搜罗了近700种,真是佩服五体投地,惜乎忘了让先生签名)、张松林先生《工会集邮》报纸一份(与先生书信联络也颇有年,自安阳谜会相晤,先生总是记着我,每有新书,必寄一本给我,厚情高谊,难以言表)、张志有老师转赠装帧精美的某谜书一本(张老师是我最早认识的兰州谜人之一,虽为父辈,因性情脾气相投,便亦师亦友;二十余年来多蒙关照提携,心存感激,不用言表;有了好事,自然会想到我,要妒忌的,就让他妒忌去吧)、《中华灯谜之最条目(征求意见稿)》一本。

以上谜书刊报均为获赠,我没有什么可以回赠的,只能在对赠予者深表感谢!

和灯谜无关但和华山有关的书,计有:《华山楹联集》一本、《华山百赋集》一本、《华山天路-华山西峰索道建设巡礼》精装豪华大型画册一本。

以上书据说是华山旅游公司赠送的,在此一并感谢!

西安王汉生先生,每次见面,总要赠我些门券、旅游图片之类的资料,这次也不例外(至此,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已经故去的谜人---西安谜家王定一先生:生前每次与我相见,也总要相赠一些小礼品。惜乎如此盛会,先生竟未能等住,匆匆驾鹤西游,不由人为之一哭),谢谢先生厚谊!

还要感谢的是本次谜会的组委会这么多的书,总重量估计在十斤以上,没有如此结实而足够大的旅行相赠,叫我如何拿回家

收获之三:幸获奖

颁奖典礼,是谜人们辛勤耕耘的成绩被肯定、收获荣誉的时刻。据我不完全统计,所颁奖的奖项如下:

“华山杯”海内外华山专题灯谜创作大赛佳谜奖、优秀奖、特别奖,“书刊研究与收藏专题”征文奖,“首届谜书收藏精品展”特别奖“中华灯谜之最”征集优秀奖,“华山论剑”笔试男女精英奖,“华山论剑”巅峰赛奖,团体争霸赛奖,30城市灯谜展猜佳谜奖及优秀组织奖,自荐佳谜奖及长安文虎社的一些奖项等;最后是中华灯谜学术委员会授予长安文虎社社长苏剑先生的“中华灯谜突出贡献奖”和长安文虎社的“谜海珠光耀,华山剑气豪”奖。所有获奖人次接近200人,场面激烈,掌声如雷。我有幸获得“中华灯谜之最”征集优秀奖,但仔细想来,实在汗颜。

收获之四:识谜友

由于参加过几次西北地区谜会,较为活跃的西北谜师友基本都认识;除此之外,认识的谜师友十分有限。本次谜会,见到的认识的谜师友约有三十余位,新认识的并记住名字的约有十余位,还有一些没能记住名字(人和名对不上号)。不管是旧雨还是新知,因相同的爱好结缘,快乐着灯谜的快乐,高兴着灯谜的高兴,一样的心情,一样的见闻,来自不同的地方,有着不同的感受,可谓荣幸之至,令人难忘。

不管什么事,没有十全十美的,美好只是相对而言。因之,说完所得,我还要说说有所思(没有泼凉水的意思,也没有针对某个人的意思,只是就所见抒发一点己见,算是“挑刺”---谁让我属于没事找抽型的人呢?):

有所思之一:谜会无头而难办

一个灯谜活动搞得好的地方,往往有一个或几个热心人,他们不计名利得失,经常牵头组织各类谜事活动,逐渐带动了当地灯谜活动的频繁开展。即如本次盛会,还有其他地方举办的各种谜会,若没有一个热心的牵头人,搞活动只能是一种美好的想法或者说心愿,很难实现。搞活动的人,一般心无旁骛,心里想的只是把活动搞成、搞好,并不像一些人所想为了什么名啊利呀的。圈内人应当都有切身体会,即便搞一辈子灯谜,名和利都是奢想。所以,谜人诚可贵,牵头者价更高。所有的谜人,都应该为他们点个赞。

有所思之二:谜题选取待商榷

灯谜比赛的赛题选取,各地有各地的具体情况和风格特点,甚或偏好,由于在一定的小范围,大家也不会有太多意见。但如果范围大了,就未必。即如本次盛会,大家公认是灯谜的奥运会,但在选题上,我以为有这么几点偏颇(偏颇而已,也不算大问题):一是“引号谜”过多(并不是说什么派的谜过多,面撰得好而扣合也好的谜人和谜作多得是,可适当增加些此类赛题),二是网络化倾向谜稍多(毕竟还有许多谜人不会上网,也不了解网络谜为何物,叫他们如何猜起?),三是出现了几条如如“日了狗了”这样令人难堪的谜(幸亏央视采访没有采访到,倘不幸让全国观众知道,将会对灯谜产生怎样的看法?),有笑果但欠严肃。

我的这些管见,若大家不认同,认为“引号谜”、网络化谜还是像“日了狗了”一样越多越好,那肯定是我离开灯谜的时间有点久,不懂得欣赏了,以后大家尽管大力发扬就是,我并不反对;若认同,谨供今后谜会组织者们参考。

有所思之三:传统和网络的契合

传统灯谜和网络灯谜这两个概念,出现已经有了一些年头。如果说在当时区别较为明显的话,目前许多谜作已不太明显了。不太明显说的是处于两者契合部之间的谜作而言,而不是处在两个极端处的谜作而言。由此揣度,传统谜可能在有意无意地向网络谜靠拢,而网络谜可能也在有意无意地向传统谜靠拢。两者的靠拢,可谓是取两者之长,这是两个概念的争执和两种灯谜风格的有意靠拢,可喜可贺。我想,二者必然有高度契合的那一天:对传统而言,创新了,进步了,对网络来言,回归了,约束了。彼时,这两个标签,就可以永远地躺进谜史的字里行间了。

一篇“漫记”,断断续续写了许久,突然回头,发现废话连篇,字数已然不少,那就赶快打住吧,免得污染诸位试听。正是:

思悟道心声,吐注真诚:巅峰论剑快魂惊。堪称空前开眼界,一帜高擎。  毁誉任君评,成败垂成。娱人及己且躬耕。粪土浮名皆烟散,岂为之争?

    ——调寄《浪淘沙

 

                                             2015年10月13日草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