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程静伊犁
程静伊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711
  • 关注人气: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山水有相逢

(2014-08-01 12:57:21)
标签:

送给西洲

阅读记

山水有相逢

——看了《你好,旧时光》

    我只能说出其中的一小部分。这句话如果在哲学家张载那里,会得到他部分认同,他曾经仰望北宋的天空,缓缓说出自己的结论:世界由两部分构成,一部分是看得见的万物,一部分是看不见的……嗯,既然有一部分是看不见的,认识事物就不存在全面和客观,那么,我就不打算为自己的不全面而难为情。不过,西洲的写作却还比较全面,小说 、诗歌、散文样样都有操练,而且每一样都能很好地表现出自己的底蕴与才华,我因为自身写作局限,无法更多地看到她写作的可能性,只是在她刚出版的散文集《你好,旧时光》里,阅读到那充满清新与灵动的文字,感受到她的性情,然后说出感受到的那一部分。

    散文集按内容分成四辑,写到草木、亲人、城市、饮食与情感,我觉得分类只是做到了文本上的更清晰,内容上其实互为容纳与表达——人生辗转,某天行走在异乡街头,路旁槐花开得正好,浓郁的花香令人想起妈妈独创的“槐花虾米炒鸡蛋”,不禁乡愁满怀,亲人面孔一一浮现,往事历历在目,青河、麦田、石板桥、水鸟和芦苇……此时不仅“草木有真意”,树梢上的明月也好像“当时的月亮”,恍惚间,不觉身旁城市已是“夜雨灯火深”……我的意思是说,人不能独立存在,与自然界的一切密切关联,或者说人也是自然的一部分,草木得到人的关照,人获得草木的恩惠,在城市与乡村的近处,任何一株草木都可能储存属于个人的往事,草木也以自然的方式融入并贴近人的生活——从安徽濉溪到新疆伊犁,从南方的泡桐、枇杷树、楝树、玉兰到边疆旷野中的野蔷薇、杏花、桃花与大蓟,植物们散发不同地域的气息,但在西洲的认识里,这些植物不仅藏匿自己青春行为的远行线路图,是大地上所见,更是她对自然与生活的深层认识——每一种草木都可能与亲人、故乡产生交集,每一片土地都会与人产生情分。当然,如果与文本保持一点距离,还可以在这些纯朴、有趣的乡村生活背后,看到处于这个时代人的生存状态。

    啊,我看见西洲也是一棵绿意盎然的树,从南到北,保持生长的姿态与思考。

    不过,大地上的草木可不管什么南方北方,在西洲“下狠心”去伊犁之前,一些草木早已在西域扎根……不是早已扎根,而是它们本身就属于亚洲腹地最初或具有“西来文明”特征的植物群落,不过其中一些,怀揣身世家谱逶迤奔向中原地域,而中原一些植物恰恰与它们行程相反,万里迢迢到达西域。植物们借助河流、风、飞鸟在异地相逢,每一种植物身上都携带着非同寻常的经历与传奇……可是说到植物们为什么四处漂泊、远走他乡,我也不是很清楚……或许并没有什么目的,不过是与像西洲一样的年轻人的想法一致:方向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与远方结合。无论怎样,正是由于植物们的勇敢与梦想,人与草木才能在不同地方相逢。当西洲在伊犁的田野上认出故乡的荠菜、槐花、薄荷、丝棉木和芦苇时,不但产生重新相逢的欣喜,而且因为自身经历,在认识上更进一步,当她看到每一种植物都是一个与起源、习俗、记忆、隐喻相关的综合体,植物就不是从前的植物,而人也可以透过它们斑驳的光影,感到生活的开阔。如此,在异乡认出的植物是有意义的——草木不是故乡的草木,不是他乡的草木,是生长在大地上的草木;自然不是故乡的自然,也不是他乡的自然,而就是自然。

    与认识上的开阔不同的是,西洲下笔却是纤细的,这使我觉得她好像不是一棵树,而是像藤蔓植物那样有着敏感的触角,对周围事物不断进行发现与捕捉。那天,我们一起陪同一位江苏来的诗人去维吾尔人家做客,正是瓜果成熟季节,喀赞其街道两旁的手推车上堆满各种水果,蟠桃、油桃、西瓜、大白杏,寻常街景,西洲一路兴致勃勃看过去,我突然觉得,黄昏只有被热爱才会向人们显示它的美好。到了吐尔逊家,餐桌上已经铺好烫着波斯花纹的金边餐布,面对餐桌上的馓子、果酱及一道道递过来的美食,她不断发出热切而满足的叹息,回头跟我说:啊,姐姐……然后无以言表。我看着她将每一道食物珍惜地咽下去,感到了惭愧,因为面对美好我却感觉到了应该——庭院里难道不该有葡萄架吗,熟透的黄杏不该在晚风中噗噗坠落吗,烤肉不该撒孜然吗,清炖羊肉不该鲜嫩吗,野鸽子不该在夜色中返回小巷的任意一家屋顶吗……可是就在这些应该里,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开始产生的麻木,而内心的麻木,多半因为不够安静与从容,不够思考与体恤……啊,我要双手合十,对于生活,祈愿这些美好不会因为忽略而离我远去,对于写作,惊奇之心应该得到重新修炼与学习。虽然伊奥内斯库早已说过:“倘若我们环视周围,仰望天穹,观照自身,我们仍然可以重新发现犹如清风扑面的惊奇。这天真烂漫的惊奇像创世纪之初一样,使世界返老还童。我们必须重新学会惊奇。”可是直到看见西洲在微距中观察院中一朵天竺葵时,才给我做了现实的提醒与榜样。

    西洲文字轻灵淡雅,流畅而不乏机智,其中淡雅气质,我相信来自古典诗歌的返照,它们像月光一样为西洲的文字铺呈淡淡光华。看得出,西洲平时阅读不少古诗词,而且能将其中的意境与哲思转化到自身散文内质,我读《月异当时照鬓丝》《遇见七棵树》《爱君绿罗怜芳草》《从此无心爱良夜》《思君令人老》《那么多的雪》等篇章时,好像看到西洲描述的槐花饼,既充满自然的芬芳,也包含现实生活的温度。对于文字本身,每个写作者都有自己的审美与追求,西洲的愿望是:“我希望我的文字能感染到别人,尽可能做到‘美’,但又不是刻意唯美,最重要的是,我希望我的文字读起来是充满自然之态的。”

    西洲是80后作家,这是她的第一本书,写作上的事情前辈和文友已经跟她说过很多啦,此时我怀着怜惜之心,告诉西洲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白槐花可以吃,紫槐花含毒,不可以吃。这个事情我妈妈跟我说过。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一个人的桃源
后一篇:咫尺墓园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一个人的桃源
    后一篇 >咫尺墓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