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谷秀荣和程林远
谷秀荣和程林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9,630
  • 关注人气:5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谷秀荣文选:怀念赵义庭老师

(2015-05-19 16:07:48)
标签:

《谷秀荣画传》

程林远

谷秀荣

文化

分类: 谷秀荣文选

深切怀念赵义庭老师

 

赵义庭老师永远地离开了我们,豫剧界失去了一位德高艺精的前辈,我失去了一位终生难忘的好师长。他那亲切的面容,总是不时地浮现在我的眼前,一想到他再也不能为我排戏、不能教我演戏时,不禁潸然泪下。

从进入豫剧界开始,我就知道了赵义庭的名字,第一次见到他却是1981年的事情。那时我还是方城县豫剧团的演员,河南省豫剧一团借我排戏演出。别人领我去见赵义庭团长,我心里在设想着一位名演员常有的心高气傲、常有的蔑视一切的面孔。但是,当我站在他的面前,别人介绍这就是赵团长时,呀!他是那样平易可亲,那样的爽朗热情,紧紧地握着我的手:“哈哈,欢迎你,闺女,从现在起,一团就是你的家,缺什么,找我要!”几句话说得我心中热乎乎的。

赵义庭老师不仅是一位优秀生角表演艺术家,而且是一位河南省不可多得的优秀戏曲导演。他艺术上一丝不苟,排戏时,一举手一投足也不容许你有任何马虎,既严肃认真、严格要求,又亲切温和。没有居高临下的训斥,也没有盛气凌人的脸色,而是循循善诱地启发、教导。他的这种作风、这种方式神奇般地震慑着整个排演场,比采取任何严厉指责都有更强的效力。1981年冬排演《五世请缨》,那是我来省团排的第一个传统戏,是以赵团长为首的领导集体之英明决策!赵团长对我寄托很大希望,不仅细心指点,而且请来音乐家姜宏轩给我抠唱腔,请来马天德、王素君等老师给我说戏。我在唱、念、表演动作上的任何差距和谬误都逃不脱他的眼睛。我第一次演帅旦这样的行当,心里没谱,赵团长告诉我:“你除了形体上的动作要准确外,还要内心戏充实,你要像塑造现代英雄人物一样去塑造佘太君,她是一位了不起的女英雄、女元帅!”我的老旦台步走不好,他便一招一式地亲自教我;《出征》一场面对令公宝刀那段深沉而又慷慨的大段念白,我说不好,他就一句一句地教我。当时他已六十多岁了,排戏作示范动作时该跳就跳,该跪就跪,经常满头大汗不知疲倦。每天他骑自行车上下班,总是提前半个小时到达排演场。有—天下大雪,他骑车—路上摔了几跤,仍然是那样提前到场。曾有一次,我晚到了几分钟,赵老师站在排练厅门口焦急地张望。我想,糟了,老师要批评了!谁知他老人家一句埋怨责怪的话也没有,反而关切地问我,是不是几天来连赶连排太累了,受不了啦?越问我越觉不好意思,下决心再也不能迟到了。

他是团长又是导演,但总是以朋友的身份与人相处,以长者的慈善对待年青人。他重感情管理,排戏休息时,总爱自己掏钱给大伙买点香烟、水果、汽水之类,排演场上亲如一家人,钻研探讨之风很盛,谁也没有压抑感。他对全剧的深思熟虑,对人物的认识与把握、对思想情感的开掘,在一片融洽和谐的创作气氛中让演员体现了出来。他排戏有强烈的精品意识,许多都是省豫剧一团的保留剧目。他对于开掘深化戏的主题思想,掌握戏剧节奏十分讲究,尤其他善于准确地选择运用戏曲程式来塑造人物,渲染气氛,他得心应手地处理大气磅礴的群众场面,调度有层次,画面有新意,富于雕塑感! 1990年我在北京演出《五世请缨》,不少专家向我打听谁是导演,我说出了赵义庭的名字,专家学者都说导演是大家风度、出手不凡。说此戏的调度与京剧名剧《杨门女将》各有千秋,尤其《寿堂》与《出征》两场戏,风格样式对比鲜明,前者欢快喜悦,后者气势恢宏、激动人心,佘太君给人很深刻的印象,即使没有开打,也完全有了战而胜之的效果,足以使观众过瘾了、满足了。可见赵老师的导演水平与功力。

赵义庭老师对我们这些中青年演员的关心爱护特别感人肺腑,令人终生难忘。我被一团借用一段时间之后,他看我还算一个可选之才,当时—团十分需要人,便坚决要把我调到省豫剧一团来。那时县里、地区都有些工作要作,为疏通关系,他自告奋勇要见地委、县委领导去讲明意思。1982年夏,剧团在商丘演出,一团团部打去电话,说是南阳要我回去一下。赵义庭老师十分着急,演出结束已近深夜12点,非要陪我一起去南阳不可。火车上热的透不过气来,人又拥挤,好心的列车服务员为满头银发的赵老师安排了个卧铺,老师却对我说:“其实我站着躺着都无所谓,你演了一晚上的戏,太累了,你去卧铺车休息吧!我站着没问题,我有基本功。”几句话说得我十分感动,望着他那慈祥的面容,我产生了一种由衷的敬意。当时我想,我若是调到省豫剧一团来,跟着这样的领导,这样的老师,那怕是上刀山、下火海,决不会有半点含糊!

1984年,赵义庭老师离休了,但他却仍一直关心着我的成长和进步,经常说:“我真想再给你排一出戏”。其实,我又何尝不想让老师再给我排一出戏,他对人物的心理揭示,对传统技法的博闻多识,每排一出戏,对一个演员都是一次提高。1989年的炎夏7月,我找了个剧本,想请老师排戏,他当时健康状况已经不佳,但一听说排戏,立即兴奋起来,加班加点地阅读剧本,同我们一起讨论剧本并作了导演计划。可惜由于诸多原因,未能排成,在我心中留下一个极大的遗憾。我一直在想法弥补这遗憾,但是,没能等到这一天,老师却离开我们永远地去了,我除了能把我崇高的敬意和永久的哀思献给敬爱的赵老师,再也无法弥补这心中的遗憾了。

敬请我的老师安息!

《地方戏艺术》1992年第3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