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谷秀荣和程林远
谷秀荣和程林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0,096
  • 关注人气: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首都戏剧家、评论家评说谷秀荣

(2015-05-17 23:21:38)
标签:

《谷秀荣画传》

程林远

谷秀荣

文化

分类: 《谷秀荣画传》电子版

首都戏剧家评说谷秀荣

——北京座谈会纪要

 

中国戏剧家协会

为谷秀荣率河南省禹州市豫剧团

晋京演出《五世请缨》《谷秀荣折子戏专场》

召开的首都戏剧界座谈会发言摘记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时间:1990年6月5日上午

地点:中国剧协会议室

到会人员(以发言先后为序):

徐晓钟:中国剧协副主席、中央戏剧学院院长

张书义:中国剧协书记处书记

王安葵:《戏曲研究》副主编

李大珂: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

王锡平:中央戏剧学院副院长

王蕴明:北京市文化局艺术处副处长

陈培仲:《戏曲艺术》副主编

高  楠:中国京剧院

周  桓:北京京剧院

朱兴严:北京河北梆子剧团

谭志湘:中国艺术研究院戏研所

陈  刚:中国剧协书记处书记

林瑞康:中央文化部艺术局戏剧处副处长

曲六乙:中国剧协研究室主任

魏  敏:《剧本》月刊主编

齐致翔:中国剧协书记处书记

李  超:中国剧协艺委会主任

葛春铎:中国剧协组联部主任

崔  伟:《剧本》月刊编辑部

余耀庭:《剧本》月刊编辑部

胡晓峰:中国剧协组联部

黄念琦:中国剧协组联部

段大雄:中国剧协组联部

安志强:《中国戏剧》编辑部

陈慧敏:《中国戏剧》编辑部

马  驰:中国剧协

高文澜:中国剧协

赵承燕:中国剧协

杜  萍:许昌市文化局副局长

张喜梅:中共禹州市委副书记

朱五妞:禹州市人大副主任

陶瑞英:禹州市副市长

(首都新闻记者若干)

 

主持人:李超(中国剧协艺委会主任)

李  超:

现在咱们开会了。禹州市豫剧团特邀了谷秀荣同志,她们连台演出,演出了一出别开生面的十二寡妇戏《五世请缨》,谷秀荣同志又演了个专场,展示了她各方面的才能,这两台晚会演得很成功。在开会之前,还请我们签字留念,对我们这些人很尊重,也很热情。我们北京的这些专家也很热情,像徐晓钟院长,身体不太好,天气又热,可他也来了,首先请他为大家讲几句。

徐晓钟(中国剧协副主席、中央戏剧学院院长):

当提倡弘扬民族文化时,禹州市剧团进京演出,我接触到的戏剧界的朋友都认为是好戏,对戏曲教育是个启发。十二寡妇象征民族勇敢献身精神,有谷秀荣这样正当盛年的艺术家,基本素质、条件、水平使我非常敬佩,不仅仅在模仿常派,而且在创造,在塑造人物,表演洒脱、大方、沉着,把活生生的情感程式揉和在一起,唱腔挺拔激越,演员都很认真。长年扎根在农村,很辛苦,弘扬民族文化,为人民服务,精神值得提倡,我代表中国剧协并代表中央戏剧学院表示祝贺。

张书义(中国剧协书记处书记):

禹州市豫剧团和谷秀荣的合作演出的两台戏获得非常大的成功,我代表剧协再次表示祝贺,谷秀荣演得非常精彩,是有成就的演员,受到观众的喜爱,我们那里的许多青年观众看了都感到振奋,要我代替他们说几句。

王安葵(《戏曲研究》副主编):

看了戏,很高兴,谷秀荣的艺术造诣很深,最难得的是有乡土气息,1988年在南阳看过谷秀荣演出的《西厢记》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象我们这样的剧团,这样的演员长年坚持为广大农民服务,这种精神是非常可贵的。由于长年为农民服务,跟农民在一起,使我们的演员气质和整个剧团的作风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使演员具有了非常执着的,为农民所喜爱的那么一种气质。这个一方面是我们豫剧的传统,因为豫剧从来就是河南以至整个北方的广大观众的喜爱的。我们的剧团和演员在继承豫剧这个优秀传统的基础上,又体会了我们时代的广大观众的审美要求,所以演员很受当代观众的喜爱,总政大院的那些观众看了以后也那么高兴,包括我们年轻的战士,我们这个团不仅在农村受欢迎,到城里来也是受欢迎的。

这几个戏确实很有特点,《五世请缨》我是第一次看,这个剧本很特别,原来没有想到是这么一种写法,因为《十二寡妇征西》和范钧宏同志改编的京剧《杨门女将》都不是这样的,都是作为悲剧处理,《杨门女将》最后悲剧气氛很浓也有很大很强的感人力量。它第一场寿堂是作为后来悲剧的反衬,所以前面越喜气洋洋,后面的悲剧气氛越强烈,刚开始看到咱们这个戏第一场寿堂时以为也是悲剧结尾,后来才知道不是,因为杨文广不是像《杨门女将》的杨宗保阵亡,而是受伤了,而且还增加了一代。这种处理方法虽然是写十二寡妇,虽然是孤寡,但并不凄惨,不凄凉,很是热烈,很红火,有鼓舞人心的力量!这么一种气氛,我想这是很符合广大观众的审美要求,也符合当代观众对杨家将的理解。这个戏和《杨门女将》相比,各有千秋。《杨门女将》有震撼人心的力量,那么这个戏是以红火、热闹的风格取胜的戏,它有一种鼓舞人心的力量。最近党中央一直强调的是爱国主义是团结全民族最强大的力量,弘扬民族优秀文化,其中很重要的是提倡和发扬爱国主义精神,这个戏正是符合这样一种精神的。从这个戏可以看到演员的创造性对戏曲重要的影响,因为你如果单读剧本,这个戏很奇怪,按一般的艺术规律,什么戏剧矛盾呢,对立的人物,这里几乎都没有,敌我矛盾没有了,朝廷内部主战、主和的内部矛盾也没有了,全部退到后台去了,按照一般的艺术规律,没有戏剧冲突,好像这样一台大戏不容易唱下来,但奇怪的是,看演出的时候,丝毫没有这样的感觉,这里是靠演员的创造,它表现了一种人物的思想情绪。靠表现人物的思想情绪,使戏剧气氛很浓,丝毫没有觉得单薄和戏不足的感觉,这正是戏剧创作中的高明之处。我这么说并不是说要“淡化矛盾”,这跟现在流行的那种“淡化矛盾”的理论不是一回事,走的不是一个路子,它是把这些矛盾,大家比较熟悉的东西,推到后台去,留出篇幅来把〈寿堂〉一场也好,把后来〈出征〉一场也好,把气氛搞得浓浓的,人物的内心情绪表演得很充分,才能得到充分的发挥。

《穆桂英挂帅·接印》一折跟这个也有点相同,这个戏我看过马金凤的演出,也看过梅先生的演出,我认为谷秀荣同志很好地继承和学习了前辈艺术家们的艺术创造,她演的穆桂英这个人物,也是很有深度的。这个戏从剧本来看,也和一般的剧本不一样,比如穆桂英的思想转变,从不愿出征到最后毅然挂帅出征,如果从文学剧本看,好像根据也不足,没有多少外部条件促进,除了佘太君说过几句话之外,也没有一个“政委”呀什么人来做思想工作,也没有现实的矛盾,这些都没有,全靠她内心的思想变化,全靠舞台的气氛,给人感觉是真实的。这也是戏曲表演艺术的特点,全靠表演把一种到了老年,也不想再出征了,感到杨家有很多的苦楚说不出,到最后“我不挂帅谁挂帅,我不出征谁出征”的一种思想过程,演员的表演把感情解释的很真实。所以这些戏都说明了靠演员的创造,可以使戏曲发挥特殊的艺术魅力。

其他戏也是这样,谷秀荣在折子戏中创造了年龄不同、身份不同、性格不同,但是同样都为广大观众所喜爱的艺术形象,所以她能给观众留下很深刻的印象。另外这一台演员很整齐,年纪很轻,个个都能塑造出历史人物的风度气质,这很难得。

另外,对谷秀荣同志已经取得了这样成就的演员,提一点希望,从现在的演出来看在继承流派,以常派为主,包括其他各派,都取得了很高的成就,在这个基础上应进一步努力,是不是应该在一些剧作家的帮助下,谨慎地逐渐地不要求数量很多,创造出自己的剧目超越常老师、马老师,又运用了常派、马派的特点和风格,在这个基础上心须严肃地谨慎地创作出一个到几个有自己代表性的剧目,塑造新的人物,而且要进一步发挥自己的特点。前天看折子戏休息时间有同志讲,选这几个剧目好象比较吃亏,花木兰给人留的印象太深了,但谷秀荣同志对常香玉老师的东西继承得很好,而且有所发挥,但人们对过去的演员的美好印象往往留得很深,所以攀登的路就显得更难了,不但要学会象而且要超过老师,下的功夫确实要更大。我觉得你的艺术发展到了这步,是不是能在人物的思想深度上面控一控,也就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有这么好的老师在,年轻演员应好好学,希望剧团会出现更多的谷秀荣式的演员。另外说一下,化妆上现在已经很好了,但好象还可以做些努力,有个别演员在台上好象还没有在台下光彩。

李  超:规定一下,每人讲十分钟,不然时间来不及了。

李大珂(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

我和观众在一块连看了两场,谷秀荣受到观众的热烈欢迎,证明这两场戏是成功的。河南梆子是一种极具特色的一种梆子,其他梆子主弦都是6.3定弦,唯有河南梆子是6.3定弦。它的特殊风格是别的剧种代替不了的,中原地区这朵花朵已开遍了全国,成为全国六大剧种之一,很多省市都有河南梆子。中原历史悠久,黄河流域是中华民族文明的摇篮,所以河南梆子是真正的中州一韵,影响到京剧。别的不讲,就这两场戏,在吉祥戏院这地方,不但得到国内观众欢迎,同时外国观众也非常欢迎,外国的留学生和旅游观光的人,常来这儿看戏,我在观众席里注意到外国人的反映很强烈,有些留学生就是研究戏剧的,所以这次演出成功,是影响到海内外的。

《五世请缨》有特点,从剧本来说,剪裁得体,简洁顺畅,特别是谷秀荣同志扮演的佘太君,不同凡响。这个戏同仇敌忾,群情激奋的激昂情绪贯穿始终。导演处理得好,整个气氛很红火,使观众聚精会神地去看戏。本来我以为如果要出来宋王就要啰嗦,这里头没有这些,剪裁很得体。折子戏也很精彩,谷秀荣同志的艺术造诣充分地发挥出来了,四个折子每个都有特点,而且把常香玉、马金凤的精彩动作都学到家了。特别是最后一折《五世请缨·出征》一折最好,整个折子戏专场高潮跌起,但最大的高潮是佘太君唱出了“老杨洪白发苍苍也要出征”时,达到了高潮的顶点,演员受了累,观众过了瘾,达到了整个晚会的高峰,用京剧界的话说:“得以飞彩”。演出很成功。

豫剧的创作力量很雄厚,还有许多业余作者有待于发掘,一个剧种和剧团兴旺的标志就看有没有高水平的演员,禹州有一台整齐的演员又加上谷秀荣这样的尖子演员来作主演,确实很有光彩。看一个剧种或剧团是否发展进步的标志是有没有新剧目,《五世请缨》也是新剧目,在北京上演的不太多。能不能以后创作一些有特色、代表性的新剧目来。

王锡平(中央戏剧学院副院长):

作为禹州人在北京看到家乡戏很兴奋,以前和剧团接触少,剧团来以前就有些担心,一个小市剧团来以后能否打响,看第一场后我放心了,阵容比较整齐,特邀的秀荣同志非常出彩。剧团一年到头活跃在农村,这次来京住的条件也不好,但从创作态度上讲是高水平的,我是搞舞美的,这个戏精炼方面作的还可以,《五世请缨》比较花,服装很漂亮,五光十色。布景虽然简练,但颜色太俏,弄到一块去,整个满台花。另外光线不够,舞台中央是一圈亮光,周围都是黑的,主要演员站在中间还可以,但一往前去脸也成了黑的。戏曲别玩灯光,就是照亮,报幕员本来挺好看的,一到上面成了黑人了,站不到光区里边去,咱们不是搞话剧,不可能在光色变化上讲究很多,但起码也要照亮,因为演员活动范围比较大,又有武打,这边黑那边亮,让人眼花缭乱。

另外希望领导对剧团多支持,多投点资,因为培养人是很不容易的,希望剧团更进步。

王蕴明(北京市文化局艺术处副处长):

连着两个晚上,看了两台精彩的戏,看了一群优秀演员,尤其是谷秀荣的精彩表演。最强烈的有两个感受,一个是看了戏之后,感到了美的享受、愉悦,非常高兴,是一次很高的艺术享受。对于我们这些大约每个星期都要看一场戏的人来说能产生这样强的印象,是不容易的。我第一次看谷秀荣的戏,是一个生面孔,但马上就把我征服了。再一个感觉就是看了戏以后感到振奋,为什么呢,大家都知道,这几年戏曲不景气,上座率不太好,北京的剧团演出多数上座不好,剧场效果也不太好,我们心里有股说不出的滋味,可是看了这两台戏感觉完全不一样!使人振奋,心里特别高兴,你看那剧场效果,那么热烈,观众那么活跃,那么欢迎,作为一个戏剧工作者,我受到了很大的鼓舞。就这个意义上来讲,禹州剧团进京演出,是对北京戏曲工作者一个很大的支持。作为一名首都观众,文艺工作者,对剧团、对谷秀荣同志表示衷心的感谢。

看戏以后,我在思索一个这样的问题,戏曲不景气,但豫剧例外。我听说豫剧在河南情况很好,也有很多剧团新剧目来京演出,我们都看了,一个很突出的印象是,豫剧人才辈出,这个剧种越来越兴旺发达,观众面也越来越广,连我这山东人也喜欢豫剧超过了山东梆子。豫剧发展快,从剧种到演员都表现出了很独特的地方风味和地方特色,有着很浓郁的乡土气息,与人民保持了血肉联系,这么生活化,与群众的关系保持的这么亲密,这是很难得的。这一次的剧目很多剧种都演过,看豫剧演出,特别是看谷秀荣的演出,给人印象特别亲切,朴实,把与观众与戏曲之间距离拉近了。一个艺术的发展和艺术家的发展都要牢牢地植根于民众之中,我听说这个团常常在农村演出,这是体现了文艺政策,这一点戏曲工作者都要学习。

谷秀荣的表演确实很好,唱得太好了,不仅天赋条件好,艺术处理也好,那些气口、分寸、转折,都处理得 非常好,声情并茂。我特别佩服的是谷秀荣特别会塑造人物,她演的一个剧目一个性格,一种类型,但每一个人物都演得很活,活灵活现,确实演的是人物,这是戏曲演员不容易做到的。我们戏曲往往演的是套路,是程式,高标准是要求从中演出人物个性,要演人物,虽然这么说,但做起来不容易,这一点谷秀荣同志很突出,你看她演的佘太君和红娘,让你不敢相信是一个演员,这说明谷秀荣的艺术造诣的确很高。

第一次看谷秀荣同志的戏,果然名不虚传。我认为像这样的演员,要从各个方面,从领导上、从舆论上给予大力支持和鼓励。现在我们看到的都是她老师的剧目,当然有些前进发展,这当然也很了不起,但我还希望看到她自己的剧目,她自己的优秀剧目,能使我拍案叫绝。再一点就是剧本,这个剧本是传统戏,它的好处,是把别的放在后边去了,腾出篇幅来表现人物的感情、心态、情貌,他的志向、个性和爱国的精神,放在他的家里来表现,这是它的长处特点,很好,该删的都删掉了。《五世请缨》佘太君107岁了,出征还是这些人,就连穆桂英也六十多岁了。当然宋王昏庸,当时宋朝不是无人,还大有志士在,现在弄了十二个寡妇,凄凄惨惨的出征,使人感到不舒服。别的不要动,应稍加弥补。(插话:“西夏”与“西羌”这个问题有个民族的问题,“西夏”若到宁夏演出就有这样的民族敏感性,民族的团结还是很重要的。这个戏好就好在没有强调这个,就强调爱国。不是朝中有人无人,没关系,我们家里的人在那里被困了,我要去营救,他就强调这个。这一点可以再做文章那就更好。

陈培中(《戏曲艺术》副主编):

首先感谢禹州市给我们送来两台好戏,祝演出成功,下边还要到中南海演出,说明超出了我们的想象,比预见的还要好。因为到中南海、大会堂的规格就相当高了,对提高禹州市的知名度大有好处,就此说明当地的领导很有眼光,能抓文化建设,抓剧团建设,使北京的观众和中央领导看到地方文化界的成就之一,算是个窗口,使我们看到当地领导对文化界的重视。而且这两台戏确确实实非常好,值得向领导汇报演出,祝演出成功。这也说明禹州人杰地灵,人物荟萃之地。看了介绍,古代出了那么多的杰出人物,各方面人才都有,我们就是继承了这样一个优良传统,发扬光大,对弘扬民族文化做出了重大的贡献。

另外做为演员,谷秀荣同志很全面,艺术功力比较扎实,从几个戏看是非常全面的,旦角的行当也基本上齐了,花旦、青衣、帅旦、反串的武生,就缺武旦、刀马旦了!很全面的展示了她的功力和艺术才华。这几个戏改得也比较好,反差大,能把人物充分的体现出来。从十几岁的小姑娘“红娘”,到演107岁的佘太君,年龄的跨度很大,从她的身份,她的教养,她的出身,基本上都不一样,我认为谷秀荣同志演得都比较恰如其分,不是千人一面,而是演出了人物的特点,演出了她的教养、她的气质、她的修养,演出了她的性格,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是演员走向成熟的一个标志。如果一个演员老是传统的一两个戏,就能得个“梅花奖”,这种演员并不能使人称道。像谷秀荣这样的演员,能全面地塑造那么多角色,而且各不一样,是应该充分地肯定的,说明谷秀荣同志已走上成熟了。她正在承前启后,按常香玉及马金凤等老艺术家的传统,她自己加进了个人的理解,个人的处理。给人以深刻的印象,形象树立起来了。我特别喜欢她的那个“花木兰”,相当不错,反串能够显现英雄气概。还有“红娘”,与其他剧种不太一样,好象更大胆、更泼辣、更调皮。《拷红》在气势上就压倒老夫人啦,乡土气息很浓,拷红变成了“审崔”的味道。就这些与其他剧种不太一样,有自己的特点、演员的特点。唱功更为突出,唱得相当过瘾,唱腔声情并茂,给我很大的艺术享受。

大戏《十二寡妇征西》是很多的,但有不同的处理,他不是正面的冲突,更多的是内部作文章,但写得太简单了些,当然是传统,没有历史根据,怎么写都行,用满堂去盗令,挑起了矛盾,这个矛盾很快又解决了,这个题材比较大,这种处理好象是开玩笑似的就把事办了,深度、厚度都不够,当然唱功很好,但在情节上不满足。

《五世请缨》除了谷秀荣同志演得好外,群众的场面处理也好,特别是齐唱、合唱,非常整齐,给我很好的感觉。京剧的合唱五音不齐的很难受,合唱不出来,破坏情绪。豫剧这一点做得很好,把那种请缨的气氛烘托起来了,推向高潮,这是优点,发扬了豫剧的特点。如果没有特点,“百花”就成了一花了,谷秀荣同志的嗓子很好,更发挥了剧种的特点,演员个人的特点,形成了鲜明的个性特色。只有鲜明的特点才有普遍性。正如有民族性才有国际性一样。有各种各样的花朵才有百花园。这点河南很多专家都提出过,应进一步巩固、发扬(有很多观众因拿不到说明书感到遗憾,节目主持人不太活跃,应改进一下)。

谷秀荣同志要夺“梅花奖”,我觉得她有这个基础、潜力。现在不是提倡深入基层吗?她是经常深入基层。我觉得“梅花奖”应把这一点考虑进去。她基本功很齐全,是最近舞台上不多见的好演员,希望能够成功。

高  楠(中国京剧院剧作家):

我还是先谈一下剧本吧。我感觉这个剧本很成功。佘太君演得很好,《五世请缨》满台演员演得都很好,有很浓郁的河南乡土气息。这个佘太君显然与北京的不一样,是河南的佘太君,雍容,大度,老辣,很突出,慷慨激昂,豪迈壮观,拐杖不是拄着而是提着下去,这些地方刻画很好。不仅是佘太君好,杨五娘、七娘、穆桂英的一些表演手法不单吸收了青衣的、老旦的行当的,基至是现代的身段,他们这个杨家将,这个天波府是河南的,很有特色。人物塑造得非常成功。这与本子有关系,这是个成功的剧本。成功在尊重传统、尊重剧种的特色,遵守剧种刻画人物的方法,有大幅度的革新,这不是改编戏,但有大幅度的革新与整理,突出表现在它的明暗虚实的整理。和老河南梆子不一样。在处理上大幅的删节、跳跃,有戏则长,无戏则短,这些地方革新幅度很大。这个剧目的最大特点就是非常尊重河南梆子的表现方法,给我的印象很深。

谷秀荣是位多才多艺的演员,她会唱、会念、会表演、会舞蹈。这出戏是以唱为主统调全局,以唱来突出佘太君的豪迈、慷慨激昂。最后的马童都是为她的音乐形象服务的。这点很突出,为剧种、为演员、为流派、为特殊性格怎样有把握怎样写,也是个写戏的经验吧。我们常说处理剧本要处理好,就要将处理办法对准剧种特点、演员的特点,对上流派的特点,如果对不上,你写得再好也出不来,所以说这个经验是值得考虑的。如果每个剧种把塑造形象、组织剧本的特点丢掉了,都去“走路子”,那么我们怎么弘扬民族文化,怎么“百花齐放”?

当然这个戏也有缺点,戏矛盾冲突在哪儿呢?放在刀刃上,简单了一些,所以觉得这个戏不那么厚实,主要是冲突不够,希望适当加一些。

周  桓(北京京剧院作家):

我和大家的感觉一样,觉得非常成功,主要表现在:一是表演方面。活灵活现地表现了人物的内心;二是唱腔。我想一个演员在一出戏里要给观众留下一点或者两点让观众久久不忘的印象这就不错了。比如我看谷秀荣的《拷红》,红娘指责老夫人,那种气势、身段、手式和叫红娘传张生的那种下场,这两点就给我留下很深刻的印象。谷秀荣刻画的“红娘”和别人的不一样,不同于京剧的,也不同于豫剧其他演员,她的“红娘”留给我的印象相当深刻。再一个《穆桂英挂帅》里她塑造的穆桂英就和梅先生的不一样,她塑造的有特点。唱腔也一样,比如“挂帅”是马金凤的痕迹,从“花木兰”看又有常香玉的痕迹。谷秀荣在继承上做得较好。要说谷秀荣成为“谷”派还没达到,但她必须很好地继承前人的东西,现在有很多青年演员不太爱继承,还有些理论家也如此,反对中青年演员继承老一代的东西,你说你怎么不闯荡?现在谷秀荣把马金凤的继承下来了,把常香玉的继承下来了,她就能成为单独的派别。这是必然的。谷秀荣的唱、做好功力在一台戏中,最能体现的是《五世请缨》。这台演员都是很出色的,十分完整,(插话:谷秀荣唱得满弓满调)这里有个众星捧月的作用。比如这个小青年才20岁,演穆桂英,她一出来我就看出她有前途。出来像个主演,像个好角,再个是演满堂的小青年,把人物的心情、个性表现得很深刻,小孩的形象刻画得很好。谷秀荣同志是个很不错的演员,其他演员也不错,为这台戏进京当地领导下了很大的工夫,才能有这样的效果。

剧本我有点别的看法,满堂盗令稍简单了些,但是这样一个戏,有这么个环节还要推敲,佘太君想出征,满堂一盗令,给她一个架子就下来了。到金殿就得了。另外,这戏像新改的,特别是满堂出场,表现小孩,后来杨洪又出场,说到寿堂我先去,“看看有什么好吃的”这不是小满堂,而是小流氓(插话:是现代的小皇帝)。因为过去像杨家将那样的家庭,这杨满堂根本不敢有什么他先吃,那佘太君往哪儿摆呀?他可以想点别的,这个动作反映小孩心情,要成为流氓的那种小孩。(插话:这个人物可以是一个小花脸来扮)再一点,这剧本和范钧宏改编的《杨门女将》各有千秋,我印象《杨门女将》比较深刻,它那儿杨文广已经死了,她摘掉头上的花,一个突变,从庆寿到凶讯,那种处理有那种的好处,这种处理有这种处理的好处。要是文广真在阵前死了心情就不一样了,死了就活不了了,现在有一种寄托,我非得上前线不可,不一样,而且觉着更加紧张,救急的。这里杨七娘的塑造似乎不太够人物的性格,写杨七娘的专家是朱兴严,这里的七娘没有表示,跟着上来跟着下去,没有表现出七娘的性格,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这个戏好处可以震住观众,但和后边的剧情关连不太紧,前边打得一蹋糊涂,后边就率兵出去了,杨文广救出来没有也不知道。北京观众也喜欢看大团圆,我认为后边如果这样搁那儿了,前边就应取消。不过这样就是一个大文戏,全是唱了,可能会减弱票房价值,总的提这么点意见。

对大家来北京演出,表示感谢。或再说一点,以前是观众让演员签名,留个纪念,现在演员让观众签名,像李超签名还可以,他是戏剧家、诗人。你让我签名就没有意义了,我本身就不出名,所以不签不合适,签也不合适,以后再来北京,我一定帮忙。

朱兴严(北京河北梆子剧团):

豫剧演员中不少新秀来到北京,是冲击北京戏剧界,我们激动完之后想,我们北京的许多剧团很没成色,这值得我们,特别是领导深思。我基本同意各位的意见。我认为谷秀荣不同于虎美玲,也不同于牛淑贤,各具特色,虎美玲他们都是俏丽的,小的地方刻画细腻。《花木兰》中有常香玉的气质,我觉得谷秀荣同志在梅花奖上应该考虑考虑她为什么与别人不同,她跟那两人不一样,她在唱腔上是全才,比较突出的特点是:唱腔上比较深度、豪壮,演出的风格上有大将风度、气势,佘太君百岁挂帅演出了她艺术风格中最独特的地方。这正是那两个演员没有的,这就是“这一个”谷秀荣。她演《五世请缨》的唱腔上,让人确实感到一种豪壮之气势冲击人,但她也有柔美、俏丽的地方,这是她演出的特点。她名片上是二级演员,我觉得京、昆、梆剧的一级演员也比不上谷秀荣同志(插话:刚才我一看,怎么是二级演员,我都替她不满意),演出风格上大开大合,演出了佘太君的大家气度、大将风度,可是她也演到红娘,演到花木兰思家时,那种细腻的,微观上的表演,刻画也是挺好的。我刚看《五世请缨》不相信她能演红娘,可一看她的红娘也是摇曳多姿啊!泼辣、诙谐,这是个全能演员,得梅花奖,是当之无愧的。我也很佩服群体演员,满门女将,原来的十二寡妇征辽西是悲悲切切的,这戏是豪壮气势。在唱腔上,北京那么多人唱,不容易受欢迎。但她的唱真叫好,这个神气,唱得人心非常振奋、好听,而且有美感,这难得,而且这个戏吸引人之处不单是佘太君,而是个群体,最精彩的40多句唱,不散、组织得好,不是滥竽充数。这儿一个是一个,让人看了痛快,说不出用什么言辞来表达,很受人民欢迎,进大城市这么受欢迎,在农村也会受欢迎,可以吸引住广大观众,是人民的戏剧,不仅注意了文人墨客的欣赏习惯,同时我们看戏受到一股农村气息的感染。观众一阵阵给她们叫好,我们也听得痛快。美的东西不是分开的,文人和人民群众是有共同的审美情趣的。不管文化层次高低,看了戏后一块儿振奋、震惊,达到了好的戏剧效果,这个从对谷秀荣同志的叫好声中可以听得出来。

我同意大家的说法,这个戏有特点,也有不足之处,喜剧色彩应该多渲染一点,就是情节上盗令等情节上多来几个波折,看起来有点儿累,情节上接二连三的阳刚之气,唱腔上也可稍微收敛一点,主要应放在大段唱上,情节上逗趣的东西多一点。杨洪是不是可以丑扮?想点办法,使这个戏的色彩上更浓郁一点,让它不只是有高昂之气,太多了也不太好,谷秀荣可以在这方面多下功夫,在迂回曲折上多用力,她还是有这方面的能力的。甚至可以减掉一些唱腔,一出来好像都是重点唱段,也就都不是重点了,其实后面那个是比较叫好的。否则演员也累,再想点办法,让她轻松一点。这也是不成熟的意见,感谢!

谭志湘(中国艺术研究所研究员):

这段时间看了虎美玲、牛淑贤、汤玉英都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还有胡小凤,豫剧真是人才济济,我也写过一些谈表演的文章。但看了谷秀荣的戏以后很兴奋,她有特色,有特长,而且有自己的风格。我觉得要写文章的话,有很多话可写,写五千字决无问题,有许多话要说。谷秀荣同志的嗓子非常好,更重要的是她会用嗓子,唱得恰到好处。我觉得这些演员每人都有一副好嗓子,但如何去用?从谷秀荣的折子戏来看,确实发挥了她的特长,而且用唱唱出了人物。《五世请缨》的最后一场戏唱得很精彩,该慷慨激昂时激昂,该诙谐也非常诙谐,要气势、要分量都有,很能压住台,从表演来说也是具有特色的。看她的演出感到她的继承比较好,有继承、有发展、有创造。不仅仅是继承,看她的《花木兰》感觉到常香玉的东西很多,看她的《挂帅》又有马金凤的东西,但是又觉得不完全是她们的,在这中间揉进了她的东西,揉进了她对人物理解和她的创造。比如红娘,我看过牛淑贤的红娘,我感觉有不同,谷秀荣她确实有自己的理解,和对艺术的追求,我觉得她的生活气息和乡土气息很深。

另外,谷秀荣的表演具有一种辩证法,即粗犷又细腻,既有柔美又有壮美。刚才有位同志说红娘下场请张生的几个台步,那完全是生活的又是质朴的,又演出了人物的性格,具有一种很质朴的美。《拷红》那一段她的跪蹉步的运用,老夫人一举“家法”两腿蹉步,用得都是恰到好处。其他的演员也有,不像她那么运用中揉和了她自己的创作。《接印》这出戏我觉得也是比较难演的,它穿的是帔,但要演出巾帼英雄的帅的气度来,穿戴完全是文扮,在你的身上确实是有股帅气,虽然是解甲归田了,卸甲的英雄,看得出人物身上的硝烟,这也包括了你对人物的理解,有一个很兴奋的感觉。看了豫剧很多演出之后,常香玉、马金凤、陈素真这老一代的这些戏,都是解放后整理加工的,这些戏在青年一代的身上,重新发展了,重新复活了,而且成了豫剧的保留节目,在这一点上,其他的剧种不那么明显,这也是豫剧繁荣的原因。最可贵的是,我们不是一招一式地去演老师,而且都有对人物的理解和对生活的体验,然后把它揉进表演,演出自己的红娘、穆桂英,这一点很了不起。看了谷秀荣的演出,我觉得她与前几届梅花奖的演员相比绝不逊色。我不在评委,但是,作为一个观众,作为一个搞理论研究的来讲,恳请评委们考虑,能够投她一票。我只能做这样的呼吁。另外,我给梅花奖的组委会提个意见希望能够广泛地听一听观众的意见,听一听文艺界人士的意见,综合各方面的意见,然后,投下这神圣的一票,我恳请他们能投谷秀荣一票。

再一点,这次没有看到她自己创造人物的新戏,基本上都是老演员的模子,在她们创作的基础上继续创作,我同意王蕴明的意见,创作新戏对一个成熟的演员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考验,我们有些演员得了梅花奖,但创作新戏的能力还比较差。你是具有创作能力和创作水平的,因为你在传统戏中揉进了自己的创作。作为一个演员的下一步发展,应该去创作新的,属于你的人物,为你的后一代,为你的学生留下新的人物,让他们来继承你的形象和精神,继续在年轻一代身上发展。

再谈谈剧本,《五世请缨》有先天的不足,太集中于给一个人写戏,只写了佘太君,而其他人物、十二寡妇几乎没有给人留下印象,实际上是个大龙套,小满堂印象较深,穆桂英也有个印象,但性格并不突出,还有老杨洪,不如《杨门女将》、也不如《五女拜寿》,《五女拜寿》每个人物给人留下了印象。剧本还不成熟,还要加工。

谷秀荣是个很好的演员,很出色的演员,已往得到很高的荣誉,大家评价都很高,将来回去,作为省里,真是应该很爱护。爱护表现在两方面:一、给她创造很好的艺术创造和实验的条件,另外切忌“捧杀”。因为在一些演员中,有的演员“捧杀”,任跟心的日子比较难过,因为很多头衔很高,现在演出都很困难,人们对她的要求也很高,要作些切合实际的工作,帮助演员创造工作条件,然后帮助演员搞好剧目,请好导演、舞美,给予演出机会,增加其文化艺术修养,使这些好演员成为艺术家,应该超过马金凤、常香玉,而不是至此为止。

陈  刚(中国剧协书记处书记):

禹州市豫剧团来京演出成功,谷秀荣同志是常派的继承人,她在声腔艺术上继承常派的特点是很突出的,有很高的成就;在表演上,她学习和继承了常香玉表演艺术,也非常到家,甚至在扮相上也像。谷秀荣同志这么像常香玉同志恐怕还不多,包括她的孙女都不那么像,还是谷秀荣比较像。无论是《穆桂英挂帅》还是《红娘》,都确实是地地道道的常派,给我们留下非常好的印象。这次演出,可能有个缺点,安排上有缺点,应该先演几个折子戏,再演《五世请缨》比较好,因为《五世请缨》是个群戏,不能充分发挥谷秀荣同志的表演艺术和唱腔艺术上的特点,对于全盘讲,折子戏在艺术上是很大的享受,它集中了很多精萃,不光是常香玉的精萃,而且通过谷秀荣这样一个很有才能的演员来演,看后是个很好的享受,显得更精彩。豫剧在二十年代中有女演员,四十年代出现了“五大名旦”,把豫剧艺术发展到了很高水平,在地方戏里这样的例子是不多见的。相比之下,生、净、末、丑都不行,所以给豫剧的发展带来了很大的局限性,只有旦角突出,其他都不行。没有和五大名旦齐名的男角。到新一代这个问题仍然没有解决,“五大名旦”从四十年代到九十年代统治五十多年,现在活跃在舞台上的这些演员都是五大名旦的声腔继续,不是发展。陈素贞三十年代以后就没有发展,常香玉发展得比较多,闫立品发展得比较多,我寄希望于谷秀荣和这一代演员,仅仅继承是不行的。

在五大名旦的基础上要有新的创造,要创新腔,只所以她们能成为五大名旦都因为她们创了新腔,三十年代有许多女演员可惜没成为流派保留下来,就是因为没有创出新腔。谷秀荣同志要排新戏,要创新腔,这是振兴豫剧,使豫剧繁荣发展的道路,仅仅演些老戏是不够的,老戏要演好,但更重要的是创新腔,要走出自己独创的道路。

林瑞康(文化部艺术局戏剧处):

首先祝贺禹州豫剧团演出成功,同时感谢禹州市委、市府、四大班子领导,听说市委书记也来了,在百忙之中,领导这么重视,这是我们文艺工作者的荣幸,只有领导高度的重视,才能给表演团体创造很多方便。这个剧团一直在第一线演出,是非常艰苦的,据介绍,谷秀荣同志在冰天雪地里,地毯就铺在雪上,跟演员一起为农民演出,手冻僵了就在胳肢窝里热乎热乎,接着演。作为我在首都工作的搞艺术管理的人来讲,很受感动。北京的大剧团里有优惠的条件,可能还有这样那样的不知足、不满意,那么想一想第一线真正在为广大人民服务的同志,他们什么条件都不讲,什么报酬都不讲,只想到一点就是为人民服务好。我自己也深受教育。许多情况我再给领导去汇报,陈部长、姚局长和高处长都看了戏,因为整党,不能全来,让我表示歉意。刚才同志们也讲了,文艺怎样更好地为人民服务,整理传统戏是我们的方针,怎样再搞出新编历史剧,之外再搞现代戏,这完全有条件,豫剧是有现代戏的传统的,并不困难,希望下一次再来的时候,能看到新的剧目,尢其是反映现实生活的现代戏。

曲六乙(中国剧协研究室主任):

谷秀荣作为省豫剧一团的一位名演员,能够和禹州一个县剧团密切合作,到北京演出,这件事情本身是很值得我们深思的。这件事使我想起了中央级和各省级有很多剧团,有很多好演员,但是都窝在那儿了,比如中国京剧院、北京京剧院,包括评剧院都有这情况。这些演员长年不大演戏,一年也演不了几场戏,这些人都窝在那儿了,剧团没能够给他们提供演新戏的机会,他们的艺术青春白白地浪费了。谷秀荣这个路子很好,她下去和下边的剧团演员打成一片,深入农村当中,给老百姓演出,给农民演出,我看这个路子走的挺好,应该很好地发扬,应该宣传这样的经验,这种结合方式也很好。她在省豫剧一团,这不用多说,大家心里也明白,不管中央也好,省里也好,常常有这样那样的矛盾,她没法更好的演戏,不能充分的发挥施展自己的艺术才能,来为人民服务。这样她找到一个阵地,转移到了禹州。这个团不错,演员也很好,但毕竟是一个市里的剧团,这样和一个著名演员结合得相得益彰,如鱼得水。对这个团来说,有一个著名演员参加进去同时在排一个新戏的时候,要请省里的舞美设计、导演这么一大帮子人,无形中对禹州市豫剧团整体艺术创作提高了很多,同时也提高了这个团的知名度,说老实话,没看演出以前禹州市在我们印象中很少,看过戏后就有了印象,通过剧团的演员,提高了禹州的知名度,这里有谷秀荣的功劳,谷秀荣就是因为有了这样一个阵地,才能使她今天到北京演出,因此这个经验,很值得学习,这件事我要写篇文章说说。另外离开领导的支持也不行,关于表演大家已经谈得很多了,谷秀荣确实是多才多艺,老旦、青衣、花旦、反串小生,戏路子很广,唱、念、做、打都可以,剧团的演员也很好,大都是年轻人,一到台上威风凛凛,这批演员是有前途的。

刚才陈刚同志谈的意见很好,我补充一下,正是五大名旦把整个豫剧提高到一个新的水平,特别是旦角唱腔艺术,这几年我们就是吃五大名旦,你是常派、我是马派,没有一个主动声明,我是要超过老师的,像谷秀荣这样的中年演员,应该不满足于学到老师的点滴的东西,应该根据自己的条件、气质排新戏,创出自己特独的风格,要超过老师,要树雄心立大志,流派培养人也可以抹杀人才,要创出自己的流派来,年青人还做不到,但像谷秀荣这样的演员是可以的,她有发展的潜力,现在如果说你像常香玉如何如何,已经不是表扬,豫剧要发展这个责任就落在你们身上。将来河南是不是能选出新的五大名旦,这样才会使豫剧飞跃的发展。

《五世请缨》剧本还不完善,如:穆桂英知道老太君上朝去了,她为什么要相信小满堂盗来的令旗?又如佘太君从朝里回来就问穆桂英人马可曾齐备,她并没有让穆桂英招集人马呀?剧本可以整理,希望以后再来北京演出。

魏敏(《剧本》月刊主编):

我连看了两场戏,剧本很适合当前的政策,提倡爱国主义,很振奋人心,是绝对应该提倡的好戏,发表剧本就该发表这样的。我看以后就掉了泪,现在讲爱国主义的太少了,应该写篇文章,这就是浪漫主义,剧本绝对是好剧本。应在《中国戏剧》发表文章,一个省里演员到下边去,这也应大量提倡,北京的演员下不去,八亿农民多么需要戏,在我的老家一起庙会都要唱大戏,当地地区、县剧团去演出,我的老母亲,下着大雪让人扶着在雪地里站三个多钟头看戏。农民需要文化生活,另外要有名角,观众喜欢看名角,过去对谷秀荣不太了解,看一场以后,啊呀、太好了,我住的比较远,在西山,第二场又赶来看,我就是要看名角,有些戏不是靠剧本好和二度创作好,而是名角唱得好,完了谢谢大家。

齐致翔(中国剧协书记处书记):

不是说任何一个演员我们都要求她创新流派,就是说谷秀荣同志在继承传统这方面,已经有相当高的造诣了,她有发展的可能,她有这个条件。我参加过很多座谈会像《倒霉大叔的婚事》汤玉英也得了奖,剧本也获了奖,可没有人提出要谁去发展一个流派,正是谷秀荣有这个好的条件,她传统方面造诣已经颇高,这也是时代的要求,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发展的,不继承是无法发展的。为什么会对谷秀荣提出这问题,因为看了她的演出,特别喜欢。她有希望去演自己的人物,完全能在继承的基础上创造,佘太君就是一个创造,演得很成功。发展就要吸收别的流派的东西,但一定要保持豫剧的基本特色,任何事物没有个性是不行的,又不能凭空制造一种东西,从发展的眼光看,我们鼓励发展创新。

剧本情绪是昂扬的,可以说是爱国主义的,但表现的并不强烈,没有卖国和爱国的冲突,这里全靠她唱出了豪情壮志。

因为特殊原因,赵寻同志没能到会,本来也要来的,特意打来电话向剧团表示祝贺,向谷秀荣同志表示祝贺。

李  超:(中国剧协艺委会主任):

摹仿是艺术的绝路,但摹仿又是艺术创造的必由之路,没有摹仿就没有创造。我填了一首词送禹州市剧团——调寄《甘州遍》:

赠河南禹州市豫剧团和谷秀荣同志晋京演出《五世请缨》

杨家将故事戏文修,上层楼,民间特色,创编造诣,地方风采更相糅,腔高亢,艺娴熟,遗孀五世敌忾,豪气不曾休,秀荣唱,韵味念奴休,舞台间凯歌齐奏,启迪爱国情稠。

同时为谷秀荣同志赠词一首——调寄《醉红妆》:

豫州传统剧轩昂,韵声美,律悠扬,渊源常派演红娘,神形茂,性格强,腔圆字正味浓香,太君戏,更铿锵,百岁出征豪气壮,惊四座,响八方。

陶瑞英(禹州市副市长):

感谢各位专家对禹州团对秀荣团长的鼓励。

为振兴禹州的戏剧事业,我们把谷秀荣同志请到禹州,为名誉团长,领衔主演。秀荣去到禹州后,不仅从艺术上给我们带来了一派生机,而且在培养年青人方面给我们带来了一班人。我们一个小小的县级市豫剧团,敢于闯到北京来,没有像秀荣这样一块经过精雕细刻的艺术珍品,我们是不敢打进来的。我们一是想为禹州扬扬名,因为禹州太小了,很少有人知道它;二来也是想为谷秀荣同志扬扬名。秀荣天赋条件很好,本身很勤奋,对艺术挚着的追求,她的成长道路是非常艰辛的,我们想为这样的好演员扬扬名。(市人大副主任、原副市长朱五妞插话:禹州市百万人民十分重视谷秀荣这个人才,自动成立了“谷秀荣艺术观众协会”,“会长”今天也来了——众鼓掌。)禹州人民对秀荣的艺术很崇拜,崇拜到什么程度?上至我们的市委书记、市长,不至市政府办公人员及老农民。我们禹州市有自封的谷秀荣的四大台柱子,一个是我们的原副市长现市人大副主任,一个是市政府办公室主任,一个是市电视台台长,另一个是市政府小车司机,他们自愿报名担任“四大台柱”。禹州市的老百姓对谷秀荣的戏特别喜欢,在禹州对谷秀荣倾倒到什么程度?一个卖牛肉的老头一场一场地跟着看戏,最后要把自己的三女儿认给谷秀荣当干闺女。

秀荣演出也从不讲条件,冰天雪地里,雪上铺块地毯也唱,露天舞台,上边没有蓬子没有遮挡,就这样照样演,一张嘴,灰沙刮到嘴里也照样演出。一个省里有名的演员到我们县级市里来帮我们剧团这么大的忙,作这么多贡献,借这个机会,我代表市委、市政府、禹州市百万人民向秀荣表示衷心地感谢!

最后,我提点希望,希望首都的新闻界、戏剧界的专家们、老师们宣传一下秀荣同志,她的艺术成就来之不易,她的艺术成长道路实在太艰难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