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谷秀荣和程林远
谷秀荣和程林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0,096
  • 关注人气: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三十、育桃李林茂荫远

(2015-05-17 17:02:16)
标签:

育儿

《谷秀荣画传》

程林远

谷秀荣

文化

分类: 《谷秀荣画传》电子版

从1991年到2000年的9年间,经历了“梅花奖”的评奖和在北京戏曲演员讲习班的进修之后,正是年富力强的谷秀荣在艺术发展上的巅峰时期,也是她艺术创造的最旺盛的时期,她多么渴望能够把这些年通过学习理论之后的感悟,再在舞台上创造几个崭新的属于自己的艺术形象,奉献给那些热爱自己、期盼自己的观众啊!但是她却没有得到一次排新戏的机会,大好的时光一年一年的被消磨了。她甚至感到自己的生命流程也在随着时间而消逝。

经过几年的沉寂,谷秀荣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她虽然无力按照自己的想法再塑造艺术形象,但她可以塑造她自己,办她力所能及的事情。

谷秀荣曾经接到过许多观众的来信,其中有不少是本人或子弟想来投师学戏的,信中的语辞非常恳切,有的还随信附上了邮票或现金。谷秀荣也曾经想过,自己这些年虽然收了十几个入室弟子,但毕竟局限性太大,不能成批的培养戏曲人才。只有办个艺术学校才能解决这个问题,她也愿意把自己几十年学到的表演技艺毫无保留地传授给年轻人。作为“二程”后代子孙的程林远,血流中就有“办教育”的遗传因子。程颢、程颐本身就是教育家,一生从事教育活动,“日以读书劝学为事,”“士大夫从之讲学者,日夕盈门。”桃李遍布天下。成语典故“程门立雪”说的就是发生在程颐身上的故事。北宋时,饱学之士杨时和游酢冒着大雪去拜会著名的道学家程颐。程颐正瞑目而坐。杨、游二人侍立一旁,等了很长时间,直到程颐醒来,门外已积了一尺多深的雪了。“程门立雪”后来就成了尊敬老师,虔诚求教的代名词。所以谷秀荣一说办艺校,程林远就全力支持,全身心投入。她的这个想法也得到了一些朋友和乡亲的支持。于是她和程林远一起开始了办学校的筹备工作。她知道,这又是一个艰难的过程,但为了戏曲事业的后继有人,为了把 “接力棒”传下去,她豁出去了。谷秀荣说:“我要把接力棒交出去,自己让出舞台,站在台口,督促、帮助他们:你们要接好呀!”

谷秀荣的办学合作伙伴叫张合林。他是金水区祭城镇八里庙村的农民企业家,从事建筑保暖材料的批发销售,又是个戏迷。他有一座近十亩地的院落,楼房也空着。2000年3月28日,谷秀荣与张合林签订了合作办学的协议。

6月9日,郑州市教育局正式下文批准“郑州新世纪艺术专修学校”建立。办一个学校,需要投入大笔资金,谷秀荣和老伴商量,把几十年省吃俭用的积蓄全部拿出来投进去了,按一位朋友的话说就是“倾家不荡产”。至于艺校的前景如何,能不能维持下去,心里都没有谱,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只要有学生来就在所不惜。

2000年8月1日,是新生报名的日子。第一天来了一位男生名叫张国锋,接着2号开始天天都有不少学生到来,有的还有家长陪同。谷秀荣非常乐意接触家长,因为她有浓烈的农民情结,她的戏校就是为农民的儿女建的,她见到来自农村的学生家长就有说不完的话,拉家常诉衷肠,一下子拉近了感情距离,让家长产生了信任感。这是谷秀荣的亲和力,也是谷秀荣的学校与众不同之处。第一学期共报到34名学生。9月12日正式开课,那天也恰是中秋佳节,晚上举行了联欢会暨简单的开学典礼。

办学伊始,谷秀荣就非常清楚,育才先育人,要立德树人,一定要培养德艺双馨的人才。

谷秀荣看到社会上一些不良习惯正在向学校靠近侵袭,一定要守土有责,筑“篱笆”,设防线,树立好的校风,才能使自己的新世纪艺校成为授业育人的名校。谷秀荣指出,老师想上好课,首先要把课堂管好,把学生组织好,管不好你就教不好,你放任他自流;老师一定要有爱心和耐心,要求老师打铁先得自身硬,要注意自身形象的完美;老师不准在学生中分亲疏,选爱生,认干亲,不准与学生及学生家长互请吃饭,不准收受学生或家长礼品,提倡建立正常的健康的师生关系。程林远则协助制定了包括课堂纪律、考勤、教师文明仪表、教师用语等一整套严格的规章制度,用制度管人。他还发挥自己的特长给学生讲授戏曲理论和演唱的基本知识,让学生懂得戏曲美学的基础内容,以激发他们的学习兴趣。

为了提高教学质量,专业课的教师聘请的都是省市专业剧团退下来的有责任心的演员担当,文化课教师则是聘请的一些中小学的退休教师及大学毕业生。学生虽然不多,学校还是开设了戏曲表演、声乐、舞蹈和民族乐器四个专业。文化课则开设了语文、数学、历史、思想道德四门课,后来又增加了英语课。招来的学生,文化程度参差不齐,有小学的,有初中的,还有高中的,文化课只能分开上,因材施教。

自学校开学之日,作为校长的谷秀荣就一天到晚盯在学校里,抓校风建设,抓教学质量,抓课堂纪律,还亲自给学生上唱腔课,教唱常派经典唱段。作为常派艺术的优秀传承人,她表示:“如今我有了自己的艺校,我不但要自己学,还要带着孩子们学好常派声腔艺术,把常派艺术发扬光大。”她在教戏过程中讲授自己体会到的常派唱法的艺术特点,她归纳为“重点在十个字——发声、吐字、用气、共鸣、归韵”,并对学生进行示范和启发,手把手地教唱腔、教表演,直到让学生学会、掌握为止。谷秀荣亲自给学生教唱,教会了《五世请缨》、《西厢记》、《花木兰》、《大祭桩》、《断桥》、《破洪州》、《红灯记》、《杜鹃山》等剧目中的常派经典唱段。

也许有人会说,谷秀荣并不是常香玉的入室弟子,为什么对常派这么热心推崇这么倾力传播呢?的确,尽管早在1980年12月常香玉就主动提出要收谷秀荣为徒,但在1984年常香玉收徒时,因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并没有谷秀荣。对此,谷秀荣并没有怨怼,仍是照旧学常派,演常派。因为她从小就崇拜常香玉、景仰常香玉,学唱常派,虽不是徒弟却是学生。钟爱常派艺术对谷秀荣来说还有其内在的根源,那就是她从来就不喜欢那种扭扭捏捏、缠绵绯侧、娇声嗲气的唱腔和表演,而喜欢那种豪放挺拔、刚劲高亢的演唱,常派艺术画廊中的女主角的正义感、英雄气正合她意、正属她愿,演起来得心应手,充分体现出谷秀荣与常香玉老师艺术观的一致性。谷秀荣对常派艺术有着认真的学习、深刻的领悟,她所演出的常派剧目有着较好的继承、新的阐释和演译,被广大观众和专家公认为常派艺术的杰出传人。诚如中国剧协书记处书记、戏剧专家游默先生借用“程门立雪”的典故说:“立雪常门有异军”。她没有把拜师入室的名份看得那么重要,更没有奢望依仗“大师之徒”而扬名,而是靠着自己的艰苦拼搏蜚声艺林,可谓“居高声自远,非是籍秋风”。(虞世南)谷秀荣以自觉地教授、传播、弘扬常派艺术为已任,这是一种气魄、气度,是一种境界,也是对常派艺术的贡献。

在教学中遇到的难题是上文化课,很多学生对专业课挺积极认真的,但就是不愿意上文化课,有的上文化课逃课,有的在文化课堂上睡觉、嬉戏,有的甚至连文化课本都不愿意买。有的同学直言:“我就是不喜欢文化课才来上艺校的,谁知道来到艺校还得上文化课。”谷秀荣发现有这种思想的不是少部分人,的确来上艺校的同学大部分文化课的成绩都很差。谷秀荣就以自身说法,耐心地对他们讲:我知道你们爱文艺,将来想当个好演员,但是,演戏离不开文化知识,没文化的人连戏也演不好,唱词弄不懂,剧情不理解,人物性格特征掌握不住。我就是吃这个亏,小时候家穷没钱上学,文化底子太浅,我演戏作了多少难,走上社会吃了许多苦头。你们千万不能走我的老路,一定要把文化课学好,要记着,没有文化寸步难行!为了鼓励上好文化课,培养学生的兴趣,使学生在快乐中学习文化知识,在学习文化知识中吮吸艺术知识的琼浆玉液,学校还办了“园地”,挑选学生优秀的周记、作文、日记贴出来示范,进行表扬。对在实验剧团的学生,要求凡是出去演出一地都要写一篇作文。在这样的严格要求下,再加上教学认真,方法正确,学生的学习成绩和文化素质有了很大的提高。难怪一些家长惊奇又感叹地说,谷老师的学校就是有办法,能把在家时家长束手无策的孩子管教成懂事懂礼貌有文化的好孩子,真是太感激了!这都是校风正,规矩严的结果。说起“严”,新世纪艺术专修学校的领导和老师的严肃、严格、严谨是出了名的。

学校的教学质量被认可后,迅速扩大了影响,到了2001年8月,在校生已达到140多人。合作办校的张合林,看到学校大有希望,眼看现有上课与住宿条件跟不上需要,于是他决定投资,迅速开工,在校园的北边建起一座五层的宿舍楼,东边建起一座三层的教学楼,南边建起一座礼堂,仅用不到一年时间,一个方方正正上档次的校园已经初具规模。

2003年夏,正当新校舍进入内、外墙粉刷、安装门窗玻璃的紧张施工,眼看崭新的美丽校园即将完工投入使用,全校师生正兴高采烈时,突然传来了建设郑东新区要八里庙等村庄集体搬迁的消息,刚刚建立起来的新房要扒掉!学校要挪走!一下子让师生们惊呆了,谷秀荣一刹那不知所措,为了顾全大局,只有两个字“服从”。于是,谷秀荣又紧张地投入寻找新校址的工作之中,于2003年11月搬离八里庙,移师一中分校院内。

在一中分校也不顺利,那是一所全日制的高中,除了体育课外,都需要保持安静,而艺术学校除了上文化课时间外都在吹拉弹唱敲打翻跳,都带有很大的响声,一中分校几次提出意见,这让谷秀荣果断决定再搬家,必须找一个独门独院的地方去上课。最后找到中原区须水镇常庄村。

早在1995年4月间,常庄曾聘谷秀荣为名誉村长,9年后的谷秀荣故地重游,巧遇当年的老支书仍在位主政,他大力支持谷秀荣办学,帮她租到一个近五亩地的新建院落。2004年10月签订协议,这样常庄成了郑州新世纪艺术专修学校的新地址。为了使学校更正规,也为学生以后毕业就业着想,这一年与省戏校达成联合办学的协议,毕业证由原来的“中等层次非学历教育”变为国家承认的中专学历证书。

2004年4月,谷秀荣带领学生去洛阳举办了几场演出,取得了轰动效果,让师生们萌生了成立一个艺校实验团的动议。谷秀荣也觉得有道理,她清楚地知道,戏是唱出来的,不是教出来的。许多艺校毕业生因学用脱节,就业难。若办个实验团可以让孩子们把课堂知识与演出实践结合起来,可以快出人才,出有用人才,这也符合办艺校的初衷。

办团又要投一大笔资金来购置演出设备,这几年办艺校,每年都得往里贴钱。谷秀荣平时是节衣缩食俭省惯了的人,她在生活中总是低标准,衣服鞋子总买减价品,就连化妆品也从未买过名牌,但在艺术团置办演出设施时却舍得花钱投资,毫不吝惜。就这样,由艺校的优秀毕业生和在校的尖子生,组成了阵容整齐、装备一流的“谷秀荣实验豫剧团”。剧团先后排演了《五世请缨》、《西厢记》、《花木兰》、《大祭桩》、《断桥》、《秦雪梅》、《桃花庵》、《三哭殿》、《蝴蝶杯》、《对花抢》、《穆桂英挂帅》、《抬花轿》、《七品芝麻官》、《穆桂英下山》和《朝阳沟》等剧目以及武打戏《挡马》、《三岔口》、《打焦赞》等,涵盖豫剧各大流派。此外还伴有歌舞、小品、器乐演奏等。为了提高演出水平,每场演出后谷秀荣都要认认真真开业务总结会,把业务总结会当成第二课堂,有时作示范表演,有的甚至要推倒重排。每每总结会比演出时间还长。

自2005年起,谷秀荣连续四年自费率领剧团到北京演出,慰问在京的河南乡亲和农民工,受到广大群众的欢迎。2007年元月在北京东方宫酒店演出持续十天。《人民日报·海外版》发表了记者李智勇的报道:“一位常派豫剧名家,率团进京连续近十天,对观众分文不取——谷秀荣:只为唱戏不为钱”,“记者在现场看到,座位满满的,上岁数的多一些,有带着小孙子的,有和老伴一起来的,但也有不少年轻人。‘东方宫’的工作人员说,不少人连续好几天都来哩!”2005年6月、10月两次应邀在河南人民广播电台《戏曲广播》频道演出折子戏专场。几年来,谷秀荣率领她的豫剧团足迹踏遍河南、河北、山西、江苏等地,下工矿,进军营,到农村,给人民群众送去了欢乐,送去了美好的精神食粮。

九年中,谷秀荣的艺术学校在校生近千人,培养出了像王玉凤、张曼、李焕娜、阎茹、杨广高、李军召、张亚男、王藜汇、戴阿强、张静、王进、王婧芮、郝晓亮、王可、李园园等一批能文能武、唱念做打身手不凡的好苗子,其中有不少学生在省及全国以及《梨园春》擂台赛上获奖,还有的考入大学进一步深造。如王玉凤荣获《梨园春》2011年全年擂主总决赛金奖,河南电视台《梨园春》2007年全年擂主总决赛银奖获得者张曼升入中国戏曲学院,《梨园春》“赴澳之星”戴阿强升入中国音乐学院,张静升入中央民族大学音乐学院、王可升入中原影视学院、王婧芮升入齐鲁音乐学院,还有李园园获得了《梨园春》2008年全年擂主总决赛的银奖,郝晓亮获得了《梨园春》“五年擂主争霸赛”少儿组的银奖等。更让人欣慰的是,这个艺校的学生就业不成问题,前景非常广阔。他们有到省豫剧一团、三团的,有到郑州市豫剧院的,有到全省甚至外省专业文艺团体工作的。有的虽然离开了文艺战线,却在社会其他行业开创了佳绩。

正因为在豫剧演艺上的突出业绩,谷秀荣在2002年被省委、省政府命名为优秀专家之后,又因在办学上的突出业绩,2005年被省文化厅、教育厅、省广电局命名为“戏曲名师”。

谷秀荣痴迷、陶醉于这个把艺术传给年轻人的事业。她与学生们在一起是一大乐事,什么不顺心的事也没有了,感到有朝气,也年轻了。不止一次地当看到学生们考试或登台演出作出成绩时,谷秀荣总是热泪盈眶,情不自禁。她就像自己平时喜欢种菜园子一样,只想看到种子入地,水分滋润,嫩芽破土而出,抽枝长叶,出穗开花这样的过程,不求食其果实。她办艺校教学生也从不想收获,不想从学生那里得到什么,不求家长夸奖,不求孩子们感激。

谷秀荣把学生们当成了自己忘年交。她常说,家长信任我们,受人之托,重人之义,要把他们当成自己的孩子来看待,管理他们的出发点是“爱”字,时时处处要体现是为他好,他就不会产生敌对情绪,对每个学生都要一样教,一样看待,不能区分家里穷富,人人都交了同样的学费,对任何学生不能另眼看待,对任何学生不偏施肥偏浇水,像孔子说的“有教无类”。

办学的过程也是谷秀荣与老师们交朋友的过程,到校任教的老师有一些德艺双馨,特别是一些退休的老同志,家有儿女、孙孙不能享受天伦之乐,来到远离市中心区的艺校,条件简陋,待遇微薄,却尽心尽责,忠于职守,为的就是“把艺术传给年轻人”的事业,支持谷秀荣的办学壮举。谷秀荣正是与这些朋友一起,胼手胝足,互相砥砺,互相支持,把艺校办好,把学生教出来。

嵩县二程祠堂的墙上有两句话是对大教育家程颢、程颐的写照:正,峻厉,烈日秋霜;纯,温柔,和风甘雨。作为程门儿媳的谷秀荣虽未读过程朱理学,虽未推研程子家训,但因心气相通,心同此理。她一身正气从严治校对歪风邪气如烈日秋霜,尽显峻厉;而对莘莘学子则敦厚和善充满温柔,让孩子们在新世纪艺校如沐春风春雨,润物无声。

谷秀荣虽然在学生面前以严肃著称,但她内心对学生的挚爱关怀之情学生们是完全理解的。学生又怕她又敬她,又想接近她,她只要一给孩子们上课,其他班的学生都要跑来听,一给孩子们开会讲话,大家总是开心地笑得前仰后合,潜移默化地接受其意。许多学生写信发信息中亲昵地称她谷妈妈,有的学生虽已毕业多年,总要隔一段时间来看看她。有的学生当上了小老板还打电话说:“谷老师,我们是从你那里学会了管理的方式和办法。”有的女孩子写信几次提到“无论走到哪里也忘不了您告诫我们的四个自——‘自立’,‘自强’‘自尊’、‘自爱’,这些足够让我们享用一生的。”看到自己辛勤培育的学生茁壮成长,事业有成,谷秀荣就像看到自己小菜园里的青菜拔节放青,渐渐长成一样感到格外欣慰和满足。谷秀荣感慨道,我们培养了孩子,孩子也成就着我们。

诚如著名学者余秋雨教授所说:“教学,说到底,是人类的精神和生命在一种文明层面上的代代递交。”(《山居笔记》)为了办学校,谷秀荣和程林远付出了艰辛的劳动,付出了自己几十年的积蓄,培育出了一片茂密树林。这片树林现在还不大,但其意义却极为深远,它将发展成长为一片林茂荫远的大森林,为豫剧艺术的薪火相传,代代相承,永远充满勃勃生机的活力而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

谷秀荣发现了自我,创造着自我,也不断超越着自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