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谷秀荣和程林远
谷秀荣和程林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0,096
  • 关注人气: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二十一、试水“改革”路坎坷

(2015-05-15 16:44:23)
标签:

《谷秀荣画传》

程林远

谷秀荣

文化

分类: 《谷秀荣画传》电子版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为了打破干好干坏一个样、演出与不演出一个样的“大锅饭”的旧体制,我国的戏剧团体在文化部领导的号召下,形成了一股“承包”的改革潮流,其形式和方法五花八门,各行其道。谷秀荣带着希望与迷惘,也经历了艰难的“承包”改革的行程。

1987年秋天,省一团书记刘怀远、团长常水生从文化厅开会回来,传达会议上要求剧团改革的精神,找到谷秀荣,问她“敢不敢承包个团”,在剧团改革中作个试点。谷秀荣早就对不能自主排戏的旧体制弊端有看法,所以很爽快地答应了,并提出了自已的条件,要有“三权”,即“人权、财权、艺术权”。她要求从团里自主挑选一些人,其他的从社会上招聘,有权奖勤罚懒,拉大工资、奖金档次,自主选本子、排戏,保证艺术质量,完成给团里的上缴款额。

其实早在1984年7月底,为了响应文化部关于文艺团体改革的号召,以谷秀荣为首的王素君、姜宏轩、赵春生等7个人,就写过两次承包省豫剧一团的方案,报送文化厅。他们的目的就是要革除弊端,调动大家的积极性,解放艺术生产力,多排戏多演戏,提高大家的收入。这种想法得到一团很多人的赞许。由于当时改革的气候不足等多种原因,这个方案被搁置下来。今天团领导主动提出让谷秀荣承包,虽然只是承包一个分团,阵地缩小了,但谷秀荣觉得自由度更大了,分团也更好带了。她决心下海试水闯一闯。

1987年11月13日,谷秀荣与团领导正式签订了承包协议,办好了“河南省豫剧一团演出分团”的演出证。一团的许多同志都自愿报名参加分团。为了不影响原一团的阵容,谷秀荣选定10人,又从省辅导团挑选了十来个人,请已经退休的姜宏轩、王素君出马,成立了领导班子。王素君是知名的豫剧表演艺术家,她主演的《王金豆借粮》、《小二姐做梦》、《陈妙常》被中国唱片社录制成唱片,曾长期和王秀兰、王敬先合作,深受广大观众的喜爱,被誉为“汴京三王”。姜宏轩老师则是著名的音乐家,参与作曲的有《朝阳沟》、《李双双》、《人欢马叫》、《必正与妙常》、《包青天》、《七品芝麻官》等,都为群众喜闻乐见。谷秀荣还请正在搞戏曲观众研究的著名理论家刘景亮来当“高参”。创建初始,从一团分出的人员及服装都很有限,还要重新购置设备,组建队伍。勇者无惧,这时候的谷秀荣不知道从哪儿来的一股劲,身体也好,不怕苦不怕累,整天为组建分团忙碌着。一团的同志给她送了个绰号“南阳黄牛”。

听说郑州郊区十八里河村有个业余剧团,也有现成的服装。谷秀荣与村支书一谈,他们很欢迎,给腾了个院子,作为剧团的驻地,又拿了2万元钱,添置了几身女靠。

谷秀荣就带着团里的十几个同志来到十八里河,与村业余剧团合作,紧锣密鼓地排练了一个多月,排了《西厢记》、《五世请缨》、《大祭桩》等剧目。

1988年元旦,正式在十八里河制药厂礼堂彩排,几个戏一演,反响不错。河南日报、河南电视台的记者闻讯赶来,专门采访了谷秀荣和几个青年演员。记者问他们为什么丢下“铁饭碗”去端“泥巴饭碗”。他们的回答是,为了发展戏曲事业,为了解放艺术生产力,作到人尽其才,多演好戏,多出人才,并对自已的选择充满信心,永不后悔。

元旦过后,谷秀荣带领着新组建的这支队伍风风火火地下去演出了。先是扶沟县,接着是太康县。谷秀荣在广大观众中还是有声望和号召力的,一听说是她带着剧团来了,十里八乡的老百姓扶老携幼的都往剧场赶。场场爆满,演出效果也不错。

演出时间一长,谷秀荣看出来,十八里河业余剧团的水平太瓤,尽管演的都是跑龙套的角色,自娱自乐还行,但作为专业演出,与省团的演员配戏就差得太远了。这时她想到了与之合作过的信阳地区豫剧团。该团当时正值无戏可演的半瘫痪状态,闻讯自然喜出望外,答应过完春节就来参加演出。

演了一个多月,放假回到郑州过年休整。一天,税务局的一个同志突然登门,说听说你下去演出赚了不少钱,你得缴个人所得税呀。谷秀荣一听头都大了。她解释说我是搞试点承包,团里不给我一分钱,我还要给团里上缴。这几个月全是我自已拿家里的钱排戏,刚下去演出了几场戏,挣的钱还不够还账,账还没还完哩。听她解释,税务局的同志也很通情达理,没再说什么。这件事让她心里很不痛快,春节都没过好。

按照演出合同,大年初三就要在商水演出。初二从郑州出发时,下着鹅毛大雪,《西厢记》中演张生的演员突然不去了。坐在汽车上,谷秀荣思来想去,忽生一计,实在不行自己就前边演张生,后边演红娘。前边红娘的戏由范玉清演。因为戏的前半部红娘的戏少,主要是张生,后半部红娘的戏分量大。就这样,她临时给范玉清说戏,初二晚上一夜未睡,与演员们在舞台上排练。初三晚上谷秀荣先演《五世请缨》。初四白天演员又和乐队结合排练,晚上《西厢纪》就上演了。对谷秀荣的反串,观众感到出乎意料,有新意,十分认可,等到后来演员多了,有了演张生的演员,谷秀荣想调回来专演红娘,观众反而不同意了。

在一个演出点上,谷秀荣既要在《五世请缨》中演佘太君、《大祭桩》中演黄桂英,还要在《西厢记》中串演张生和红娘,往往大戏以后还要加上几段清唱。她常常是这样超负荷地工作,哪一场不上,观众也不依。那时谷秀荣才四十来岁,身体好,精力充沛。团里的同志心疼地劝她注意休息,她笑着说,不要紧,累死全当睡着了。

在项城新盖的大剧院“人民会堂”演出时,信阳豫剧团的同志赶来了,从演员到乐队骤然增色,兵强马壮。但这也为十八里河剧团的人与信阳豫剧团的人的矛盾埋下了隐患。正赶上全省演出公司经理会议在这儿召开,各市县演出公司的经理们看过演出,争相邀请,纷纷签订演出合同。南阳地区文化局的任积太局长也带着演出公司的经理们找到谷秀荣,让她“回娘家”演出。谷秀荣为难地说已经与郾城签过合同了。任局长说,签过合同也不行,不能忘了家乡,一定要到南阳各县转一圈。

3月中旬,十八里河村有个物资交流会,按照原来的安排,剧团拉回去为村里演出。等演出圆满结束,十八里河的演员与信阳剧团演员的矛盾爆发了。十八里河表示不再继续合作,服装道具也不让拉。那边郾城还等着演出。谷秀荣一气之下,让程林远从家里的存折上取了2万元钱还上村里原来的投资,连夜把人和服装道具拉到了郾城县剧院。

一到郾城,谷秀荣就气病了,头疼,浑身疼,躺到床上不想动,也不吃饭。接下来到新店镇演出,村书记了解到谷秀荣的难处,先把包场的戏钱拿出来给大家发了工资,姜宏轩、刘景亮、许玉花几个人硬是把谷秀荣从床上拉起来,陪着她到河边转转,劝解她一番才算好受了。

在新店镇演完,剧团就到了谷秀荣的家乡南阳演出。从南阳市到镇平、淅川、西峡、内乡、邓县、新野,一直演到收麦。

在有2000多座位的南阳县剧院,首场演出一结束,下余8天的戏票一天内被抢购完,场场满座。在镇平县剧院演出7场,走道上被加满了座位,门窗外也站满了观众。好不容易回家乡演出了,领导、亲戚、朋友天天都有人来看谷秀荣,想请他们看场戏,可是票都被抢光了,谷秀荣十分作难。只好让团里的人站在门口,买下观众手里的票,把观众还得放进去看戏,这样来救急。原来的老领导魏荏萍已调到地区文化局工作。他陪着几位北京来的戏剧专家看了戏,著名戏剧理论家王安葵说,戏演到这个份上,你应该去北京演演,去夺“梅花奖”了。谷秀荣把这句话暗暗记在了心里。南阳市汉剧团的一位演员拿了一副独山玉镯子找到她说:“你演的红娘太漂亮了,我感动得不能行。我看你的行头,红娘就差一副镯子。送给你一副镯子吧。”

回到家乡的父老乡亲之中,谷秀荣的心情也格外爽朗,如鸟归林,如鱼得水,天天都有朋友来请吃饭。为了保证演出质量,谷秀荣只好婉言谢绝,推辞不了的,就请姜宏轩老师等人代替她去。姜老师平时还好喝个小酒,连着几天,也说我也顶不住了。戏迷观众每天给谷秀荣送来了鸡蛋、挂面、花生、小磨油等吃的东西。演员们演完戏,吆喝着:“去谷老师屋里吃东西啦!”在戏曲演出普遍不景气的情况下,剧团的演出效益挺不错,收入也上来了,也有了积累。

事情接二连三。剧团的情况刚有了好转,信阳团的一些人看到剧团在各地演出效果不错,就想撤回去,自己单干。正在危难之际。驻马店地区豫剧团的刘书记、韩团长来找谷秀荣谈合作的事宜。双方一拍即合,合作一开始就遇到了要排新戏参加省第二届戏剧大赛的事。原来在4月份,常香玉老师为筹措“香玉杯”艺术奖的基金,承包了省豫剧一团,并同意谷秀荣承包的分团还按原来的合同执行。省里要举行戏剧大赛,一团从西安拍电报说让谷秀荣的分团代表一团参赛,文化厅副厅长李国经拿着电报让谷秀荣看了。谷秀荣一看也很兴奋。驻马店剧团的领导和同志也很支持,决心共同排个新戏参加大赛。她找来了冀振东的剧本《打城隍》,请郭铁生当导演,姜宏轩搞音乐设计,在驻马店市剧院日以继夜地排起戏来。

排戏正是三伏天,他们顶着酷暑,流淌着汗水,不间歇地排练,把这大半年来演出积累的3万多元钱也投入进去。谁知道,戏排好后,正准备沿着回郑州的路线演着回来参赛,却突然又接到一团团部的电报不让参加省戏剧大赛了。几个月的心血和投资算是白费了,谷秀荣像挨了一记闷棍,接受不了这突然的变故,满腹的委曲无处发泄,无处倾诉,痛哭了一场。

谷秀荣带着剧团从新郑、禹州、舞钢、宝丰、平顶山、鲁山一路西行向南阳伏牛山区的南召一路演了过去。

演出过程中,谷秀荣发现驻马店团的青年演员常俊丽条件不错,为了培养年青人,就想让她演《五世请缨》中的穆桂英。结果分团原来演穆桂英的演员就有意见了,舞钢演出完的第二天早晨,大家都没起床,她就收拾行李走了。当晚剧团就要去宝丰演出《五世请缨》,她一走,没有穆桂英怎么办。谷秀荣急中生智,让常俊丽和她坐一辆车,在车上教常俊丽如何演穆桂英,走了一路教了一路,到了晚上,就上场了。常俊丽很聪明,接受得快,加上有基本功,演得还不错。常俊丽后来有了长足的进步,成了驻马店豫剧团的主演,以后还调入许昌市豫剧团当了团长。

在禹州演出时,禹州文化局的胡局长、剧团的冯团长邀请谷秀荣过去,给禹州豫剧团的同志开座谈会,讲讲课。他们询问能不能合作,想办法给俺团也提高提高。这为以后谷秀荣与禹州市豫剧团的合作打下了基础。

从1988年元旦在郑州十八里河的演出,到1989年1月4日在南召红宇厂演完放假,谷秀荣率领着承包的演出分团整整演出了一年。办团伊始,她就确立自己办团的宗旨,以农民、工人为主要服务对象和交流对象,把演出重点放在边远山区。在边远山区的演出场次占所有演出场次的二分之一还强。能够让那些看戏难的山区农民看上省团的戏,便是她最大的快慰。谷秀荣在超负荷地运转,一年演出四百多场戏,哪一场她不上都不行。甚至是声带充血,头痛发烧,她也没有离开舞台。在西峡县演出时,她晕倒在台上,注射了葡萄糖,又拉开了大幕,她的演唱仍同以往一样认真,观众含着眼泪一次次为她鼓掌。谷秀荣从不计个人得失,不计报酬多少,自己从不多拿一分钱。剧团的演出,也受到了广大群众的欢迎。在云阳钢铁厂,谷秀荣在炼钢的高炉前为工人慰问演出;在新野县,虽然开始进入麦收季节,到场观众依然座无虚席;在太康县,剧场门口黑市票价比原价要高出两倍;在鄢陵县剧院,门口的市场停止了营业,群众自发夹道欢迎;邓县的演出结束后,县长、文化局长要求他们再来。

这一年的“承包”经历,谷秀荣是磕磕绊绊,坎坎坷坷,风刀霜剑,有收获也多了几道伤痕,也曾痛哭了几场,酸甜苦辣啥滋味都有。改革的春风把她吹到帅位上,给她一个自由驰骋的空间。广大群众的捧场支持,文艺界朋友的合作互助,给了她力量和勇气。在困难和挫折面前,她没有后退,完成了承包的任务,增加了剧团管理的经验。不间断的演出,也使谷秀荣得以锻炼提高,舞台艺术臻于成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