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谷秀荣和程林远
谷秀荣和程林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0,096
  • 关注人气: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十九、诉衷肠演绎黄桂英

(2015-05-15 16:41:59)
标签:

娱乐

《谷秀荣画传》

程林远

谷秀荣

文化

分类: 《谷秀荣画传》电子版

大雨倾盆银河翻/人也难俺天也难/老爹爹拆散俺好亲眷/恨苍天风雨交加又来纠缠 /任凭你天塌地角陷/桂英的心志铁石坚/我不顾路滑往前赶/跌倒爬起再向前。

风狂雨骤,泥泞路滑。舞台上,追光灯下,急剧的锣鼓点声中,黄桂英在得悉未婚夫李彦贵被诬定罪,要开刀问斩,不顾路途艰难,毅然决然奔赴苏州祭桩。只见她一身银装,以小碎步冲向台口,两只水袖上下翻飞,身体时而前倾,时而后仰,以跪步、蹉步、滑步、翻身旋转的舞蹈动作,一步一滑,一滑三蹉,就好像风雨漫卷中的云燕,要撕破这漫天的雨幕急速前行。配合着她那低回委婉、情深意绵的唱腔,淋漓尽致地表现出了黄桂英勇于反叛封建宗法礼教,对爱情忠贞不渝的性格和强烈的反抗、斗争精神。

这是1984年夏天,谷秀荣正在河南人民剧院演出新排的常派代表剧目《大祭桩》。

谷秀荣一直以花旦当行,没有演过闺门旦。她演过的红娘,要求演员灵巧、利落、小碎台步多,要演得活泼、轻灵,唱腔俏丽、花哨。闺门旦则要求端庄稳重,唱腔朴实无华。在省戏校学习时,常香玉和陈宪章老师虽然也给她讲过《大祭桩》中的一些唱段和动作,但并不是正式的排戏。所以,排这个戏对她来说还是有一定的难度,演闺门旦也有一个行当的转变。尤其是[卖水]一场,黄桂英初次见李彦贵时的情景,要求她矜持、含蓄、羞怯,含而不露。由于排练时间短,捕捉人物性格和表情动作不是很准,特别是谷秀荣过去演花木兰、佘太君时总是能放得开,步伐快而有力,眼睁得也大,现在演大家闺秀,总感觉拿捏得慌,受拘束,步子总是稳不下来,面部表情控制得也不好。直到要彩排了,她还有种与角色格格不入的感觉。

当时程林远已经调到文化厅艺术处工作,也为她进入不了状态着急。因为他要去信阳开会,走之前对如何演好黄桂英写了一封长信。由于他是学导演出身,也排过戏,有较高的理论水平,善于分析剧本和人物。若干年后,他曾多次到河南电视台《梨园春》栏目对擂台赛的演唱做过精采的点评,这才从幕后走出来为广大观众熟知。

在这封信中,他一场一场地帮谷秀荣分析,应该是什么感受,应注意怎样表现,眼手脚该怎么表演。重点谈到<卖水>一场,黄桂英和李彦贵花园见面这场戏要特别注意分寸,不能过,至于<哭楼>、<路遇>等就不大担心,因为那些场次动作开合幅度较大好掌握一些,而<卖水>一场则与她的个人性格距离很大,必须进入人物、进入行当来规范才能准确。程林远在信上说:黄桂英见李彦贵的时候一是步伐不要那么快,要稳住调度,不要一下子和李彦贵接触那么近,步子要轻移慢行,要保持距离;二是眼不要睁那么大,要沉吟,要含蓄,不要正面看李彦贵的脸,要从李彦贵的胸部起从下往上看只看到脸部的下半部为止,未曾说话脸上要起红晕,这样会呈现仪态文静大方,温柔之中显妩媚……爱人这封信对剧情和人物分解得非常细致,好像给了她一个拐棍,使她受到很大启发。她一遍一遍地看,慢慢找到了感觉,好多地方能抓摸到了,心中有了数,再上场演出时就不一样了。

当时全团各部门协调一致,配合默契,给谷秀荣创造了一个很好的艺术氛围,导演和同事们的鼓励给了她很大的信心。在演出中谷秀荣能够紧紧把握黄桂英的思想行动脉络,在闻讯未婚夫被定罪问斩时,她思虑、忧愁,“黄桂英我的主意定,拼上命我要上苏州城!”表现出她决心反叛封建礼教和世俗观念所经历的激烈的思想斗争。特别是<路遇>一场,她靠移情法入戏,联想到自己与程林远在“文革”中遭遇到的种种磨难,不禁悲从中来,谷秀荣更是把黄桂英不顾路途艰难去法场祭夫遭婆婆误解而被责打时,“婆母娘且息怒,站在路口”,长达50多句的唱段,含血带泪,一波三折,如泣如诉地倾吐出自己忠于爱情,勇于违抗父命,冲破封建枷锁而去祭桩的情感。谷秀荣的演唱融豫西调、豫东调为一体,浑厚、舒展、刚劲、悲愤,整个拖腔气贯首尾,刚柔相济,唱出了真情,唱出了真爱,唱出了反抗,唱得观众神魂颠倒,撕心裂肺,唏嘘难禁,满场为之轰动。

演出结束后,省委领导专门上台接见了演员,祝贺演出成功。常香玉和陈宪章老师特意观看了谷秀荣的演出。常香玉老师观看时见观众情绪高涨,演出效果很好,自始至终都很关注,看后上台拉着谷秀荣的手一直夸赞:“不错不错,秀荣努力了”。陈宪章先生第二天还专门给一团领导写信对演出成功表示祝贺,对谷秀荣多有褒奖鼓励。团长在全团大会上进行宣读,谷秀荣也为陈老师对自己表演的肯定而倍受鼓舞。

由于受到观众的热捧,虽是夏天酷暑,《大祭桩》仍连续演出16场,场场爆满,当时程林远出差,她除了演出还得管二儿子上学吃饭,实在顾不过来,只好把儿子送到水利厅一个朋友家暂时代为照料。谷秀荣总是浑身水淋淋的,被汗水塌湿完,两只脚像蝉蜕一样,脱个壳。为了演好黄桂英,<路遇>中跪步、滑步、滚身时防备头上的饰品散掉,就把包头扎得很紧,结果眉头上被挤出个大红疱。演员们都开玩笑说是“鹤顶红”,再这样下去就会化脓。见此情景,团领导才停了《大祭桩》,改演其它剧目,让谷秀荣休息。

后来,一团带着这个戏去豫西,在宜阳县露天剧场演出,演到<哭楼> 一场时,黄桂英念白“思前想后心悲痛,俺不如随他双双赴幽冥”,水袖一搭仰身慢下腰,慢慢滚身表示上吊动作,水袖刚搭上去,她的头突然晕了,耳朵也聋了,眼一黑,什么都看不见了。她下意识地往地上蹲,生怕摔倒,乐队人一看就突然问咋啦咋啦,迅速拉上了大幕。有人赶快把她扶到后台,让她稍微喘息一下。团里给观众作了解释,天太热,谷秀荣晕倒了,忙拿来电扇吹,停了一会儿稍有好转就坚持着把戏演完。

第二天谷秀荣到医院一检查,血色素只有四克多(十克正常),医生建议住院治疗。当时谷秀荣体重瘦得只有110斤,坐那儿吃饭吊气,只能蹲着,用两腿顶着肚子吃饭,团领导见状就让她住院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