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谷秀荣和程林远
谷秀荣和程林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0,096
  • 关注人气: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十四、排《海港》初识大师

(2015-05-14 20:19:18)
标签:

娱乐

《谷秀荣画传》

程林远

谷秀荣

文化

分类: 《谷秀荣画传》电子版

1975年3月,谷秀荣接到县委通知,说是省里有紧急任务,让她赶快到郑州。谷秀荣到河南饭店报到后才知道,为参加全国地方戏曲移植“样板戏”折子戏调演,河南省准备了五个折子戏参加,有豫剧《红灯记》的<痛说家史>及<刑场斗争>,曲剧《龙江颂》的<闸上风云>,越调《杜鹃山》的<情深如海>,豫剧《海港》的<壮志凌云>。参加演唱的有常香玉、虎美玲、海连池、高桂枝、郭凤娥、何全志、陈静、刘琳等都是省里的名家高手。省里已经排了一个多月了,因为原来演方海珍的演员不够理想,省委宣传部、省文化局才急调谷秀荣来扮演《海港》中的方海珍。同时,有开封市豫剧团的李良魁演马洪亮、省豫剧二团的王志平演韩小强。

接到这个任务,谷秀荣是又惊喜又紧张。惊喜的是,能够代表省里赴京参加全国调演是她这个县剧团演员做梦也不敢想的,这是省里对自己演唱的认可与信任。尤其惊喜的是,能够与她敬仰已久的豫剧大师常香玉同台演出,更是自己的无比荣幸。谷秀荣从小就崇拜常老师,偏居南阳盆地一隅,从小只能在高音喇叭下听常老师演唱,想象常老师的表演,有一种“高山仰止,景行行止”的敬仰感。同时,谷秀荣也感到紧张,《海港》这出戏她虽然去上海京剧院观摩过,但从来没有演出过,这次排练时间又短,方海珍是一号主角,在《壮志凌云》这场戏中“进这楼房常想起当年景象”的大段成套唱腔也很吃功,板路变化多,有一定难度。她觉得心中没底,有些怯气、担忧。

这是谷秀荣第一次接触常香玉老师。她只觉得常老师是一个很慈祥的人,两只眼睛明亮有神,说话慢慢的,声音沙沙的,有一种磁力。这时候她虽然还没有“解放”,但一言一行,都很有大家的风度。《海港》的唱腔由王基笑、姜宏轩、鲁本修各拿出一种设计方案,常香玉老师参加了研究,也拿出了一稿。领导组织研究确定唱腔时,谷秀荣也跟着听了。因为方案不一,讨论时常常有争执。谷秀荣首次参加这种场合的会议,又都是省里的领导和专家,所以只是听。常香玉老师就鼓励她:“秀荣,喜欢哪一稿,你也可以发言,只管提你的看法”。谷秀荣是个争强好胜的人,尽管心里有压力,但她并不怯战,更不愿意落人之后,来的虽晚,就抓紧时间学唱排练。王冠君老师安慰她说:“秀荣没事,我拉板胡你就放心大胆地只管唱。”

排练了一个星期,进京前,在河南人民剧院汇报演出,效果不错,省里领导挺满意。第二天,把谷秀荣叫到河南饭店小会议室,她进去一看,坐了一屋子的领导,演员就她一个。省委宣传部的领导说:秀荣,你是县里的演员,来得又晚,这回你演得不错,到北京任务更重。其它折子戏的主角都有B角替补,惟独这个戏没有,就你一个人,你一定要演好,为河南争光。她一听压力更大了,心弦绷得很紧,表态决不辜负领导的信任和重托,一定把戏演好。

到北京后,住的是总参四所,演出在总后礼堂。A 角主演分的都是套间,谷秀荣也享受这个待遇。她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软的像棉花堆一样的弹簧床,就不敢睡上去,就拉洛阳曲剧团的郭凤娥来做伴,让她睡,自己睡在外间的木板床上。条件越好,谷秀荣的压力越大,生怕演出任务完成的不好。到京第二天,她因为走台排戏,心情紧张,把饭票丢失了。当时也不敢说,就不去餐厅吃饭,躲在房间里买点饼干充饥。后来带队领导发现她没有去餐厅吃饭,一问才知道,又给她补发了饭票。

演出时,由北京的化妆师统一化妆,一见谷秀荣就说:“这张脸好化”。这是她首次来北京演出,看戏的都是领导和专家,她的心里总像是十五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同去的人都给她打气说:“不管谁来看戏,你只当是白菜疙瘩萝卜头,只管唱。”常香玉老师也鼓励她说:“秀荣,你的嗓子好,形象好,好好演吧,别怯气。”在北京的演出效果不错,圆满完成了任务,谷秀荣悬着的心才算落了地,才吃了顿饱饭,睡了个好觉。

在北京的半个月时间,谷秀荣除了演好自己的角色,完成调演任务外,就是观赏、见识名家的演唱,尤其是学习常老师的演唱。想不到“文革”中的机遇,让她意外地获得了学习、吸收常派艺术的机会,填补了她艺术的空白。谷秀荣演的《海港》排在前面,常香玉演的《红灯记》是大轴戏。谷秀荣每次演唱完,不卸妆等谢幕,就站在下场口,屏心静气地观赏常老师的演唱,仔细揣摩她的吐字、发声、表演。她体会到常老师在唱时气息用得特别好,气非常足,声音的穿透力爆发力那样强,声音非常有光彩,音色浑厚敦实,能用高亢挺拔的声音把唱腔推到高潮。常老师炉火纯青的演唱,使她为之倾倒。她当时就学会了“十七年”和“闹工潮”两段戏。

当时常老师已经五十多岁了,还戴着“黑线人物”的帽子,到北京演出,也不准她带人。尽管让她出来演出了,一些人还不断打击、压制她。谷秀荣却不理会这些,一直是尊重、关照常老师,主动承担起照顾常老师的责任。每当常香玉演出时,谷秀荣就端一杯茶水在下场口等着,常老师一下场,就赶紧递上去。常老师对谷秀荣也是一直鼓励、帮助。谷秀荣从内心里感觉她与常老师两个人性格一样,合得来,投缘。两个人的感情越来越深厚。

调演结束回到郑州,当晚安排住在紫荆山宾馆,第二天省里领导还要来接见大家。家在郑州的演员都回家了,就剩常老师没走。谷秀荣就去常老师的房间聊天,常老师提出来让谷秀荣搬过来和她住一个房间陪她说说话。谷秀荣一看可是个学习的好机会来了。她就请教:“常老师,我的算啥唱法?”常老师说你的发声对啊,也是混合声唱法。并给她详细讲解了真声、假声及混合声唱法的不同。唱了这么多年戏,谷秀荣这才算弄明白啥是真声、假声和混声。常老师说:“你想学啥你就说,我教你”。当时方城豫剧团正准备排《杜鹃山》,省豫剧团已经演出过,谷秀荣就请求常老师教她柯湘的唱段。

常香玉老师就教她“普天下受苦人”和“家住安源萍水头”两个重点唱段。常老师说我们戏曲演唱特别强调吐字,吐重字重而不死,吐轻字轻而不飘,要根据不同的感情,掌握好抑扬顿挫和快慢节奏。常老师一个字一个字地讲,一个字一个字地抠着教,咋吐字,咋用情,咋归韵。常老师说唱戏要有喷口,像“普”字、“萍”字、“搏”字、“不”字嘴皮上要有功夫,还着重示范了“三代挖煤做马牛”中“做马牛”三个字的唱。自那以后,谷秀荣注意讲究发声吐字,改变了过去演唱时掌握不好喷口,咬字过死的毛病。听谷秀荣的演唱不用看字幕,咬词吐字交代得非常清楚。不少演员唱了多年的戏还达不到这一点。

这一晚上的学习,谷秀荣一直记在心里,三十多年过去了,至今演唱起来就会旧景重现,音容笑貌历历在目,仿佛常老师仍在身旁手把手地教她。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诗人李白的名句,正是谷秀荣当时情景的一种形象的描绘。“文革”后期,正当一些人还在为权力、为派性争斗不息时,她的“轻舟’已经启程,甩开两岸的杂音,跨越万重山峦飞速前进。当谷秀荣有意识地学习、请教常香玉的演唱时,她不仅仅是在艺术实践上受到大师的感召,得到启发,开阔了视野,也为她以后在豫剧舞台上的发展,进入了大步跨越的境界,开拓了一个风光无限的广阔天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