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华夏教师杂志社
华夏教师杂志社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56,350
  • 关注人气:6,23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刘若英:我的生命里有很多拐点

(2008-04-07 14:40:38)
标签:

明星

刘若英

生命

记者

我很好

情感

分类: 精彩推荐
 

她每天对自己说的第一句话是:我很好。
她每天对自己说的最后一句话仍然是:我很好。

刘若英:我的生命里有很多拐点

 

 

刘若英:

我的生命里有很多拐点

 

 

没有绝对的“坏事情”
记者:很多事情,看似是一件坏事,而其实当一切过去,回首过往,你会发现,就是那些所谓的“坏事情”,却成为了一个生命拐点。也就是说,如果没有那件坏事,就没有现在坐在这里的你,而是另一个刘若英。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你身上的多吗?
刘若英:有很多。我最初的理想并不是做歌手,而是做一名钢琴老师。但后来我教小孩子学钢琴,却被他的妈妈辞退了,那件事让我发现,我并不适合做老师。于是我签了唱片公司,做了三年助理,却一直没发成唱片。合约到期了,我坐在唱片公司楼下就哭了,就想,怎么永远都轮不到我啊。那时候我是助理,跟在陈升后面,背着吉他,背着伸缩喇叭和他的包包,穿着白T恤牛仔裤。就这样一身装扮碰到了张艾嘉,那时候她刚好手上有一部戏,叫《少女小渔》,她刚好觉得这样的一个女生是可以去演的。因为大多数的人在她面前都想,我今天要去见张艾嘉,我应该怎么样。但我没想到那天会见到她,要不我也穿长礼服出来。那天就是没办法,就是助理的身份,就是助理的装扮,呵呵。

记者:你和张艾嘉的相遇,让我想到你在《下楼谈恋爱》里写你第一次和助理小梅相识时候的场景,你还记得吗?
刘若英:老实说,我对小梅的第一印象并不是很好。因为上班第一天她就迟到了,我等了半个小时她才到。问她原因,她说因为她头一次遇到旋转门,一直不敢进,直到大堂服务员给她开了个边门。那个时候我不相信竟然还有人不会用旋转门!当时我也不知道是哪儿来的勇气,决定留下她做我的贴身助理。后来,我真的很庆幸自己那时候的勇气。我们在一起5年,我从她身上看到了她的成长,从她的成长上我也看到了自己的成长。或者说,因为她一贯的笃定和成长,才给了我成长的灵感。

记者:也就是说,这种“笃定”非常重要?
刘若英:比如说,常常有人说我变了,其实那是因为他变了。我还是经常会脸红,我还是到处走,我还是爱唱歌,这三样一点儿没有变。每个人遇到的事情不一样,世界会让你改变,但是对这个世界的好奇和你内心真挚的情感是不会变的。改变的只是那些造型或者附加在你身上的东西,比如我们会老去。

记者:那你怕老吗?
刘若英:怕。我怕别人照顾我,我怕失去创作力,我怕我心如止水,我怕我对生命不再热爱,我怕等待死亡。我怕老,并不是怕外表的老去,而是怕心里面老了。

记者:我觉得,比试图改变更重要的东西是坚持。你自己走到现在,最大的坚持是什么?
刘若英:唱歌,心里始终有这样一个信念。我做助理的时候,第一张唱片是潘越云的,上面写着制作助理刘若英,我当时就想象着所有人家里面都有我的名字藏在那个角落,我就觉得好有成就感啊。做助理,让艺人很满意很舒服地去唱歌,我觉得那种感觉有时候是比自己现在站在台前更有成就感的。你要相信在这个过程中你所学习到的东西,一定对你日后有帮助。但我想我永远不会忘记,我之所以会进入这个行业的初衷,是因为我真的很爱唱歌,我希望能够借我的歌或者我的表演把我所感动的事情传递出来。

 

“干物女”比“我爱你”更负责

记者:你常常称呼自己是“干物女”,这似乎是个贬义词,又怎么能“我很好”呢?
刘若英:干物女”,呵呵,一个东西如果晒干了肯定都是好东西,你看干贝很贵吧,燕窝很贵吧,所以“干物女”绝不是贬义词!时代在发展,这个族群的人越来越多。“干物女”代表着不是没有人约,是因为我自己喜欢呆在家里。平常在家里面就喜欢穿穿运动服,把头发弄得很舒服,吃自己喜欢吃的东西,看一些无关紧要的书、漫画,或者是日剧、韩剧。可以经常到处旅行,说走就走,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干物女”在生活中不拘小节,虽然感情会是一片空白,但依然一个人过得很好。而自己过得很好,才能给别人幸福,这就是比一句“我爱你”更负责任的事情。

记者:你的粉丝里有人说“看到你就不觉得孤单”,一个女艺人太过生活化的状态,从本质上说,是为了心灵的放松、自然吗?
刘若英:我常常想,我跟别的艺人相比最大的幸运是,我的生活很少因为我是一个公众人物而有所改变:我照样吃路边摊,照样杀价,照样头发很乱、睡眼惺忪地出门。有个导演问我:你敢不敢把这个不化妆、头发很乱、穿得也很邋遢的刘若英跟大家分享?我真的没有丝毫的犹豫。我以前看过一本日本小说《蓝》,它告诉我们活着就该抛开烦恼,开心就好,这样的常态令人感到真实,真实就会开心。

记者:有人形容每一次突破自己的体验,都是一种重生的过程。你在进行创作的时候,有没有一些比较“极端”的心灵体验?
刘若英:有啊,比如我在写《静静坐着》的时候。那时我在香港,我常常在住的地方等拍戏,然后透过那里一块很大的落地玻璃窗看海。某一刹那冒出个念头,我就想,不知道跳下去会是什么感觉?那种感受,不是要身体跳下去,而是一种心情,就是很想在生活跟感情上面能够“革命”的感觉。我感觉在过去的日子,好像在那个安全的船上面呆久了,于是就想如果跳下去会怎样。跳下去以后,我觉得的确会有呛到的时候,也会有眼睛睁不开的时候,可是我还是会努力睁开眼睛看看四周那些奇妙的事物。所以我写了这首歌,告诉自己真的没有什么好怕的,如果有一天我能够抛下一切,我相信会有新的事物到来。

记者:你一直以来期待的爱情是什么样子的?
刘若英:其实我也觉得女孩子应该早点儿找到好的归宿嫁出去。我对婚姻是有渴望和期待的,但它不是一个绝对的取向。我期待那种很舒服的爱情,我认为爱情是一种很深很长很浓烈的事情,如果你能够在里面很舒服地处之泰然的话,我觉得这种爱情会走得比较久远。

记者:有很多女孩遥遥地望着30岁,都认为那是一个遥远又可怕的年龄。而真正到了30岁的时候,你觉得她们该以一种什么样的姿态来面对?
刘若英:该这样想:太棒了!30岁终于来了!其实,年龄并不是关卡。重点是,女人敢不敢在30岁的时候,做20岁女人做的事情。

记者:你做过吗?
刘若英:呵呵,有一句话说“有一件疯狂的小事叫爱情”。现在我经常会聊MSN,失意的时候我会告诉朋友说,我现在很好,我就要重新起跑;有的时候他们开玩笑说“哈哈哈,又失恋”,我就会回答,每一道伤痕都是一种骄傲,懂不懂?

记者:如果有一天不做艺人了,你会做什么?
刘若英:我会做一个妈妈。有一种家的感觉。

 

《青年心理》精彩推荐:

独家对话:你所不知道的璩美凤(图)
情感:有趣的男女关系定律

周正解读:东航高管的心理迷航

 

    >>欲阅读更多好文章,欢迎订阅《青年心理》杂志,邮发代号82-439。咨询电话:010-64132066,64170811   网络转载请注明来源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我不想选择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