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旅途中行走的小孩
旅途中行走的小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5,133
  • 关注人气:3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L/L Research打破形式

(2017-08-02 19:31:29)
标签:

quo

感悟随笔

新时代

一的法则

杂谈

分类: Quo文集
Q`uo文集 第27辑 第10篇

10、打破形式

Copyright © 2004 L/L Research

周日冥想

2004年十一月14日

L/L <wbr>Research打破形式


团体问题:今天的问题是关于在似乎合适的时候、打破我们的形式与仪式好让光更好地进入,容我们说。

我们想知道,Q’uo是否能给我们一些指导来识别,什么时候适合打破形式,或者当情况似乎是不可避免时,如何逆来顺受,容我们说?我们知道,即使有时候、事情似乎并没有以应该的方式发展,而且似乎完全错位了,一切都是好的,一切都是完美的。我们如何才能看到那点,如何才能找到一条途径:不太恶化我们的旅程、不太损害我们自己呢?在这些陈述中,Q’uo,我确定你们可以找到某些可谈论的事情!

(Carla传讯)

我们是你们知晓的Q’uo原则,在我们为之服务的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我们向你们致意。能在今天被你们的团体呼唤,谈及形式和仪式、打破它们、塑造它们、以及理解形式如何与该实体[你之所是]一同工作,这是一种极大的祝福。我们期待和你们分享一些意见。但是,在我们开始之前,一如即往地,我们会请你们在聆听我们所说的内容的时候,非常小心地使用你们的分辨力。我们不是权威人物,或传统意义上的老师[觉得自己们知道得比你们多],我们有一个经验调色盘、其色彩也许比你们的更多。然而,我们是与你们走在同一条路上的兄弟姐妹,这条路被我们全体分享。 如果你对于是否使用我们在此刻分享的任何想法承担全部责任,将会允许我们自由地发言;如果你承诺丢开一切与你没有共鸣的想法,我们就会更加自由地发言,而不用担心我们可能会侵犯某人的自由意志或侵犯某人的正当演化进程。

首先让我们谈一点我们如何看待你们和自己,因为你们和我们都有形体:不是相同种类的形体,但我们的确和你们一样,有一个可被识别为小我(ego)或身份的东西。你们体验到身体。你们在思考、在处理催化剂以及创造记忆的方式上,体验到一个有特征的外形。 不过,我们每个人的菁华却没有形式: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形体,不管是一个可描述的形状,还是一个能被看见、知晓、辨认的东西。你们中的每一位,我们中的每一位,都是一种菁华。如果用机械性的方式来表述的话,我们可以将每个人描述为:宇宙或造物者的更大能量场中的一个能量场系统。不过,这样的描述没有抓住灵魂的魔力,因为你们每个人都是无可言喻地独特:亘古至今只有过一个你,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所有心跳之中、在延伸至无限的所有(宇宙)造物中,都绝不会有另一个你。你对于无限太一是难以言喻地珍贵,因为你已经穿越了无数世代的形体和经验,才抵达了你现在丰富多样的神秘性;你正在体验的这个神秘性并不是你严格意义上的身份,但它是你在这次人生中、身份的基石,因为你远远大于这种局部经验、这一辈子、这个人格。

我们将你们视为发光的水晶、乐器,造物者透过你们移动、演奏祂的旋律、祂欢乐的歌、哀伤的赞美诗,以及生命的所有千千万万首歌曲。我们听见了你们,我们听见灵性之风穿过你,我们听见你唱的歌,我们为歌曲的美丽和唱歌的心之深刻沉痛而肃然起敬。我们看到当你的能量被此刻塑造你们的无数瞬间体验触及时,你闪耀出的能量色彩。我们在那光中歇息,我们啜饮你所体现的美丽之富裕。你是造物者的一张空前绝后的面庞,你有一种超越任何表达、超越任何回应的实相。你超越了我们的笑声和泪水,你超越了我们的欣赏或钦佩。你逸出我们的(理解)范围。作为造物者的一部分,每个实体都超出我们可能会有的任何领会或理解你的方式,你们太大了。我们可能想放在你身份上的任何限制都是愚蠢的,因为你将超出它:漫不经心地、随意地、或诚挚有意地超越。你们无法不比你们从来能想像或知晓的更大。以我们对灵魂的理解,这就是你的菁华:你无法被掌握,你无法被限制,你无法被真正指导或指引。有的只是:在表达你生命的本质之际,欣赏(感激)该造物者之面容。

为了很好的理由,你们每个人进入正在舞蹈于其中的样式。带?对服务和学习相当有条理的计画,你们每个人进入了这个特定的人生。你们每个人站在巨大深渊的边缘开始计画。你们打包了一个人格,容我们说,你打包了需要的行李。你们有些人带?极大的慷慨打包,把一个个装满人格特征与怪癖的旅行箱堆得高高的,完全不顾在你醒来之后、那些搬运工的命运;其他人选择了只带一个袋子或背包:一个被视为需要的、简单又稳定的生命结构,一个直接了当的人格,好使灵魂参与这次经验时没有太多的行李、没有太多的负担。但是,无论你借由人格外壳的方式打包的是什么,都是因为你觉得需要把那些东西放在你的旅行箱中,以便去开采你为自己准备好的财富。当你进入这一生的时候,你的确将自己视为一个采矿人;你将行李埋在自我之内,埋在你的身体、面容、名字、历史、父母、成长的形式之内。你仔细选择了那些。然后,你跃入了投生的深渊,即原型中的傻子,借由信心而非视力,跃入神秘之中。

你所期待的不就是你会彻底地、骇人听闻地搞糊涂吗?你们当中有些人比其他人打包了更多的迷惑;因为你们有些人在此生中花费经年累月的时间,仅仅去发现你不是你过去以为的那个人;另外有些人在起跑命令下达时,从出生那一刻起就知道、你不是身边那些人试图向你描述的那个人。无论你们是从哪里开始的,这个寻求圈中的每个人都已抵达了投生中的一个位置,在那里地面已变成水平,运动场已被看见,每个人都认可了自我身分的神秘性,每个人都看待自我为某种游戏的玩家。这不是一个获取的游戏,而是一场赌博。在这场游戏中,牌被分发了,你用分到的牌来玩,你选择你将如何玩那些牌;你无法选择牌,但你可以借由玩牌的方式塑造游戏;游戏的目标是增长觉知,以及你们今天带给我们的的问题:关于你可以如何评估你正在玩的游戏—知晓那个游戏在此刻是否对你合适,这种合适是就学习和服务两方面而言的,因为从你接受生命、呼吸、身体那一刻开始,这两者就是你的双重目标。

你多么炽热地要去更多地学习你的真实本性!你带?关于自己的一些特定偏见进入投生。以你偏颇的观点,你觉得从某个方面、在生活的某个阶段、在生活可能提供的一切中,你可能需要一种更佳的平衡。在你的能量体中,你携带?那些偏见与希望。这个器皿熟悉有七个脉轮的身体系统,所以我们可以说,你人生方面的课程散布于七个脉轮、以及看待能量的七种方式之中。你如何处理生存的问题呢?那是红色光芒。你如何处理个人关系呢?橙色光芒。你如何处理诸如工作、婚姻、家庭之类的法定团体和责任呢?那是黄色光芒。

你如何与心工作来打开它、借由你的本性更充分地成为你之所是的那个慈爱实体呢?那是绿色光芒。你如何以灵魂对灵魂来互相沟通与联系呢?那是蓝色光芒。你如何才能与无限造物者[存在于你、一切造物、造物者自身之内]联系在一起呢?那是靛蓝光芒。你究竟是谁,说真的?那是紫罗兰光芒。你们每个人都有独特的投生课程;通过你被建构的方式、通过你倾向于去思考的方式,你要求自己去学习这些课程。你们每个人都有你会一次次遇到的偏好,那些你独有的偏好。再一次地,这些偏好是自我给自己的礼物,这些礼物在贯穿此生的岁月中、被从容地打开与沉思;这是你独有的神秘之原始材料(raw material)[1]。在面对在你的心智中和眼前旋转的世界之前,那样的自我就是该原始材料。

原注[1] Carla:Ra资料!(编注:这里刚好有谐音,也可能是有意的 raw material ßà Ra material )

***

诺里奇的朱利安(Julian of Norwich)实体(修女)说得非常简单。这个器皿回想起她说过:「一切事物都是好的。一切事物都好。事物的所有方式都将是好的。」这就是你们的环境(母体)。你生活在一个你不可能错走一步的造物(世界)中,你无法犯错。在灵魂的层面上,你对于错误是免疫的;因为在造物之外没有踏足的地方,在你的指引(系统)的范围之外没有可作的选择,你无法作出错误的选择。 然而,在一个具有无限可能性的宇宙中,你做出的每一个选择都重新定义你的宇宙;结果是,要为自己判定对的行为、对的选择,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让我们看看形体的概念。一个陶瓷碗是一个形体,它的功能是成为空的;你装入的东西用一定的方式填满那个碗。你们每个人都可以将自我那个肉体,看成一个形体。的确,在物质形体非常基础的层面上、表达出你自己是有价值的。你表达自己的方式包含你剪头发的方式、你可能佩戴的装饰物、你身上穿的衣服、你选择的服装、色彩与布料;所有这些事物都进入那个你把自己创造为一个图像或形象的过程之中。你们已经多少谈到了镜子,谈到了你周围的实体如何向你展现出你自己喜欢、或者不喜欢的面向,不过,你了解到所有那些形象都是你。一个人简单地靠近镜子看自己,不是看着那个图像,而是进入那个图像之中,有时候会非常有启迪。 例如,如果你靠近看,你可能会在你的灵魂在历次转世中所采用的所有形体开始从你心智之眼流过时、开始看到不同的面孔从你的脸上经过;或者,你可以在镜子里看?你的双眼,开始看见那个肉体形式中蕴含的无限。

各种习惯和生活的方式也是形式,它们是你能够将催化剂放入其中、冲泡你的体验的碗。你是一个可以装很多、却甚无深度的浅而宽的碗吗?或者你是一个能装大量的水、很深但不太宽的、窄而深的花瓶吗?或者,你寻求美丽的眼睛促使你成为一个双耳陶罐或大口水壶:在其中有着外形、流动、样式?你从这些想法一出现就着手处理的,那些关于你的日子、本性或选择;它们的特征外形是什么呢?那个在你内在发生的处理过程的外形、形式是什么呢?你对它满意吗?你对J实体谈及的那种深刻内容有感觉吗? 在那种内容中,生活、想法与过程的形式是如此优秀而坚定的助手,如此有效地服务著,以致于自我没有感觉到对形式有破旧立新的需要。或者你的情况如 T实体所说,有一个真正的问题:关于是否需要打破这种形式的某些部分、选取一种想法或选择的新外形?无论你处于何处,如这个圈子中很多人说过的,你正处于投生中这个特定时刻、完美的位置上,事情正在顺利地进行,无论它可能在外面、在这个世界知晓为共识实相的那个表面上,有怎样的感觉。

我们觉察到,如此多的事物保持一种神秘状态,对显意识心智没有帮助。人们常常渴望的是:知道全部、模式是清晰的,各种选择都被摆出来,可分析的、可获得的、可感知的、合理的。然而,你不是那些事物,因为那将太多地限制你。所以,那些希望得到简单的解决方案、希望对你的任何问题都能得到清晰明白的答案,这些想法不会从显化那里得到回报。你的确会保持一种神秘,你的选择依旧借由信心而非视力作出的;你无法看到你道途的终点;你无法搞清楚那怕是未来的一天,更别说这个重担了:搞清楚你人生中剩余的日子、及其学习与服务的所有希望。

所以,你被迫回到自己的感官,那些感官逃离了合理化。 这个器皿经常使用「共鸣」这个词,我们发现它是有用的词汇,因为它表达了当你向自己询问关于你面临的选择时,我们会希望你去搜寻的事物。这个世界说:做正确的事情。然而,对于一个实体在某个时刻是正确的事情,在另一个时刻就不再正确,而对另一个实体即使在相同的时刻也永远不正确。真理、实相、菁华是无尽主观的。

对你非常有帮助的是:开始信赖你自己,不是因为你知晓什么,但因为你之所是。这是你的素材、这是你的礼物。你这一生的成就只会在共识实相表面上展现出一点点;你的工作、你与他人在显意识层面上的交往、所有那些创造声誉、财富,让你感到力量与正确的事情,不过是一个具有无限大的心智和心(轮)的人、头上长出的一根头发。在你活出你的生命时,你所能表达的自己,只是你正在这里做的、你正在给予自己、给予周围的人、给予无限造物者的事情之极小部分。我们很难表达,你的菁华只有怎样微小的一部分可能进入这个世界认为有价值的部分、你所做的那些事情:你的职业、声誉、你的种种活动;难以置信的大部分逃离了任何这类肤浅的显化,依然是(宇宙)造物之舞的一部分,依然是造物者之样式的一部份,正被用来一次次地重新编织一个无止尽的织锦创作,另一方面,时间在共识实相中流逝,随?你极短而又丰富精采的人生一分一秒地消失。毫不夸张地说,你拥有世界上的一切时间,不过,你的时间非常地短。你是一个悖论(paradox),你活出一个悖论。

如何评价你用来塑造你生命的那些形式和事物,以及你喜好什么香味、选择穿什么颜色、选择如何表达自己是一样主观的、个人性、私密的。所以,当你开始查看一个议题的时候,你最安全的路线,就是相信自己并寻求共鸣。这个器皿在稍早时说过,就一个人何时达到他的极限而言,在她的经验中,她达到并越过的极限、不是她经过考虑所决定的,而是当她了解到其本性已经为她作出了那个选择之际、所得到的结果。觉得自己正在做正确的事情并不够;当一个人凝视?那件事情时,还必须用一种共鸣感、一种这件事对我来说是鲜活的这种感觉来感知它。

因为你看,形式会死亡,而同时形式之内的生命仍旧存在。举个例子,对那些选择去打宗教牌的实体们来说,形式在仪式的意义上、是一种他们会不断体验到变化的事情。因为在一个宗教中,形式本身不会改变,但是一个实体如何与那些形式关联却可能完全改变,以致于在某个时刻,向太一无限造物者表达奉献的一种形式或许是一种极大安慰之源头,而在另一个时刻,它可能看起来空洞而僵死。当一个人对形式作出反应时,去聆听自我是非常重要的;不是去问自己:「我如何才能与这个美妙的形式关联呢?」而是去问自己:「我之所是的这个美妙实体、如何才能在这个形式中找到共鸣呢?」如果那个形式与你没有共鸣,那就需要放下它、选择另一个形式。或者在有些情况下,这只关乎等待另一种形式,另一种生活的仪式为你(自动)形成;同时你在自己的各种感觉之神秘中单纯地存在,通常是矛盾的那些感觉。

当你们问我们「我如何才能跟我的那个部分联系呢?该部分会说这个有共鸣那个无共鸣。」,V实体在早些时候用调侃的方式说,我们的答案始终是冥想。我们完全认可她调侃的准确性,我们的确经常单纯地要求你们去冥想。我们会在这一点上谈几分钟,因为这里有一个实质的要点需要指明。当我们建议你冥想的时候,我们没有主张一个冥想的形式,我们努力去做的是让你脱离形式:静默是一种形式的缺席。实体们能够借由说「好吧,我用如此这般的方式来进入静默」而为静默创造出形式,它可能是禅定、行走冥想、沉思、视觉化观想,如此等等。当你太依赖形式、以致于将观察那种形式所包含的内容排除在外的时候,你创造出了监狱。在许多方面,你一次又一次地被非物质性的结构、仪式、习惯之更加微妙的形式所诱惑。我们正在尝试帮助你脱离那些监狱。

如何让实体脱离那种情况呢?在很多文化中,神秘家们的实践不是进入静默,而是借由吟唱、旋转、舞蹈进入韵律之中。重复的动作、重复的声音,重复的音调会重击并最终打破思想的习惯。无论你被何种方式所吸引而进入无形式,简单地坐下来并停止说话,或设计一种特定的静默,或进入吟唱或其他仪式、借由比谈话者更健谈而将他带出自己,这完全是一个属于你自己的分辨力的问题。但是,当你努力让自己与形式分开的时候,你面对的工作是如何通过守在你的圣殿[也就是你的心] 门口的狮子。如果你仍旧属于世俗的话,如果你仍旧在抱怨、在担忧、讨价还价、合理化、在辩护、或者在为你做得对与否而担心,那些守卫者不会给你进去珍贵的心里面。有很多的教导.......

(磁带第一面结束)

(Carla传讯)

......是关于令自己在心门之外跪下来、把一切都放下:每一个想法,每一个自我的概念,每一个「我做过这个」、「我想过那个」、「我是正确的,」的痕迹。

清空自我、变得真正能够接收。无论你怎样抵达那里,在你进入自我之心的神圣空间之前就要抵达那里。因为造物者在那里等?你、充满了爱、充满了祂自己的,也是你的,本性,祂等?将你拥入绝对且无条件的钟爱与挚爱的怀抱之中。

D实体常在一场解读结束的时候说:「你被爱的程度超出你从来可能想像的范围。」这是真的。当我们谈论这一点的时候,你能够感觉到那种爱的品质和丰盛吗?你能领悟你是如何正当有理、且完全被认可的吗?你没有任何未被宽恕的过失,也没有任何感知到的不完美会被造物者视为不平衡。无论妳有什么苦难,无论此刻你面前的困惑是什么,无论那些你尚未在经验中接收到的梦想是什么,它们对于太一无限造物者都不算甚么。我们希望,你可以站在那个背景下来观察在共识性实相中、你眼前的议题。 如果你对于你实质之稳定性的深度能够获得一种感觉,你将会知道,你的双脚正站在富饶又坚实的地面上,无论在那个共识性实相的浅薄而显化的世界中,一切事物会多少次从你的脚下消失,那个地面都不会在你双脚底下移动;你将知晓,在肤浅的意义上,灾难、麻烦、悲剧都是真实的,但它们会被你自己的一个部分所支持,这个部分远比由催化剂与经验所组成的事件之涓流更大、更坚实。

当你遇到那些悲剧、麻烦、议题的时候,尽你所能,继续将自己视为那个我们向你描绘过的水晶般的实体,接着知晓「一切事物都好,一切事物都好,事物的一切形式都将是好的。」

我们愿在此时开放提问的过程、给你们在此刻可能会有的任何进一步的询问。

J:是的,Q’uo,我是J,能在你们的能量中真棒。我想要知道,在这房间中、我或任何其他人是否可以做甚么来使这个器皿更加舒适。

我们是Q’uo,觉察了妳的询问,我的姐妹。的确,这个团体中的每个人都有能力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来帮助这个器皿,如同这个器皿有能力去帮助这个团体中的每个人。 愿你们享受这个寻找为彼此服务的方式的过程,知晓所有事物都包含互惠与平衡。我们为这个慷慨的询问而感谢J实体,并且鼓励这个圈子中的每个人觉察到,有许多你被特别地导向为你周围的人提供帮助和支持的方式。你的本性是什么?你的天赋是什么?在和你们当中那些慈爱的出席者互动时,你将会不断发现新的方式来增强你所属团体的体验。

我们可以进一步回答你吗,我的姐妹?

J:我相信我们每个人都是通过一种从一到七的不同的光芒而进入(此生),我想要知道你们是否能够告诉我,我是通过哪个光芒进入的。

我们是Q’uo,觉察了妳的询问,我的姐妹。我们发觉得、回应这个询问会侵犯妳的自由意志。我们为给出那样的答案而抱歉。

现在有另一个询问吗?

J:没有了,这次没有了,谢谢你们,Q’uo。

现在有另一个询问吗?

R:我有一个问题,Q’uo。 一个无法到这里来的人提出了以下多少有些特定的问题,所以,如果你们无法回答的话,我请求(你们的)宽容,但是任何就这个主题进行的评论都令人感激。偏头痛与超心灵致意有任何连结吗?

我们是Q’uo,觉察了你的询问,我的弟兄。由于提问的方式所致,我们碰巧能够回应那个询问。一个人体验的每一件事情都可能与超心灵致意有关系。以我们对超心灵致意这个词的理解,它被用来描述接收到抵抗的体验,这种体验经常被一个实体理解为由另一个无形实体进行的某种攻击。实际上,各种致意全时间都在发生,由于各种扭曲会将能量体各种各样的部分从完整的平衡状态拉开。例如,这个器皿在几十年的时间中频繁地接收肉体上的不适,它们是由风溼性关节炎疾病所导致的。因为各种各样的骨头、关节等部分已经变得扭曲了,它们可能被供能而激发出比之前更大的疼痛。对于G实体,这个器皿知道他是实际上提出这个问题的人,我们会向他提出的问题是:「考虑一个负面的无形实体在血管系统中激发了一种肉体扭曲从而引起头痛,这是更有帮助的?还是了解到存在抵抗是由于(你)存有中的扭曲,这样更有帮助呢?」如果一个人将迫害者或攻击者的角色投射于外在实体,那他就在某种意义上剥夺了自己面对阴影自我的机会。将自己视为一个正在遭遇敌人抵抗的存有,这更有帮助吗?还是将自己视为一个正在体验阴影自我之抵抗的存有、更有帮助呢?我们会鼓励任何体验到一个先前的扭曲似乎被供能的人,将其感知为一个信号,它建议:在你理解自己、理解你的情况和进程时,好好注视一下演化进程中正在发生的事情。这个过程永远都不会完全地脱离神秘。迷雾可能会暂时变得清晰,一个人可能会有关于自我和进程的领悟与顿悟,但是该进程会持续发展,迷雾将再次包围一个人,那些阴影将从迷雾中出来妨碍一个人。很希望问题仍旧是:「这些阴影带来了什么讯息呢?我如何才能良好地回应那个讯息?」

现在有另一个询问吗?

G:Q’uo,我有一个。在<一的法则>丛书中,Ra谈到了昆达里尼(kundalini)并警告说,努力提升该位置(locus):它被定义为内在与宇宙原力交会的地方,在缺乏对磁性的形而上原则的理解或认识的情况下努力提升该位置,就是去招致巨大的不平衡。

我想要知道,你们是否能够更清晰地定义、那些磁性的形而上原则是什么?

我们是Q’uo,觉察了你的询问,我的兄弟。我们寻找一种和你讨论这点而不会影响你进程的方式,一个也没有找到,我们为此抱歉。我们想要和你进一步地谈论;我们会请求你能否也许返回你的学习中,多沉思一点,看看你如何能用一种不同的方式来问这个问题。 我们无法更多地帮助你了,我们再次地致歉。

现在有最后一个询问吗?

R:欢迎你们留下来享用会后的茶水和点心,Q’uo。

我们是Q’uo,觉察了你的邀请,我的弟兄。我们保证,我们总是留下来享用茶水和点心。实际上我们留下来过夜,一直到次日早晨。如果你们要求我们离开,你们可以摆脱我们!我们热爱这个团体和每一个成员,你们只要请求我们在场,我们就会和你们在一起。

既然我们似乎已经耗尽了此刻的所有问题,我们会在造物者之屋的合一中,在爱、光、灵、形式[这些即是一切万有]之中离开你们,如同我们找到你们时一样。我们是Q’uo。 Adonai。

Translated by T.S.

(V) 2017 Reviewed by Sunny & cT.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