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司马南
司马南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828,107
  • 关注人气:27,38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负罪感】

(2013-04-25 00:50:45)
标签:

杂谈

我的负罪感
司马南/文

    大理三月好风光,蝴蝶泉边好梳妆,蝴蝶飞来采花蜜,阿妹梳头为哪桩?
.........
    想不到电影《五朵金花》里主题歌唱出来的,故事情节所描绘的,自己神往多年的,天堂般美丽的地方,竟然就在我的眼前了。

    大理三月街民俗节热热闹闹的,人们莫不兴高采烈,可我却被警告,不得不低调行事,唯恐被别人发现曝光——我的心里,埋藏着道德审判高压之下生出的本不该有的“负罪感”。

   一位大名人坚决反对我在这个时候来大理,他的理由很简单:
   你找骂呀?我知道你不怕骂,但是你没有必要啊。邀请你,你就去?要他们明年再邀请嘛。人家在雅安抗震救灾,你怎么解释也是出去游山玩水,一定有人会骂你“也太不厚道了吧”。这还是轻的......
    这位极其聪明,善于审时度势,多年都是媒体宠儿的大名人,私底下说的,很有道理,动机也是为我好。
   但是,他并没有说服我。我有一根筋似的自我独立见解。
   
    雅安地震,百姓死难,谁都痛心揪心。但是,不是要停止一切娱乐活动呢?
    难道四川救灾,全国的旅游活动也要中止?
    难道大理白族自治州地方政府发展旅游经济与救灾主旨是相抵触的?
    难道不到现场救灾的人,非言必称救灾的人,就注定该背负道德的十字架?
    偌大国家,天灾人祸总是不断,刚刚新闻播报,新疆今天又遇到一场恐怖袭击,死了十几个人......是不是就此彻底诀别娱乐的人,才叫有良心?
    呼吁、谴责、抨击,甚至谩骂,要别人停止娱乐行动的人,我毫不怀疑他们的动机可能是极其善良的,是良心驱使之下的“正义冲动”。之所以我谓他们一种冲动,乃是因为“停止一切娱乐活动”,不仅是个人道德行为,也不是一般民事活动,那是要由中央政府下令于全国施行的法律行为。
    国务院既然没有下令,无论自己带着什么道德高帽,都没有权利指责别人在此期间正当的经济行为、旅游活动、健康娱乐。
    再者,人们的社会分工不同,理当各司其职。譬如军队、武警,灾情就是命令,急难险重的紧要关头,人民军队必须履行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保护人民群众和国家财产的安全,这是这支军队的光荣传统,也是人民子弟兵对人民的庄严承诺。譬如救援队,其责任要在天灾人祸到来面前,以其国际化的、专业化的能力和技术解救民众于苦难。再譬如,受灾地区的政府部门,必须要在灾害面前切实履行服务人民的宗旨,把人民生命安全放到第一位,千方百计保障救援的顺利实施。而一般的老百姓,显然与上述列举的部门和单位在灾难到来面前的职责有别。将军队、武警、救援团体的职责与老百姓的责任混为一谈,显然是说不通的。
    中国社会的优良传统是,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人们信奉毕竟血浓于水,人民愿意将心比心。而只顾扫除自己的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的自私自利的行为,通常是要受到谴责的。因此,在大灾大难面前,大家积极想尽各种办法心系灾区,捐款捐物出工出力,中华民族越是在大灾大难面前,越是表现出让世界羡慕称道,让自己感动的凝聚力。汶川地震是这样,南方雨雪冰冻灾害是这样,玉树地震是这样,雅安地震也是这样。往事越几十年,邢台地震、唐山地震,同样如此,哪里有例外呢?
  尽管不同的历史时期,救援的形式,救援的物质条件,救援的技术装备不同,但是,民俗、民风、民心,正气、浩气、侠气,并无根本不同。
  
   如若要是非要找出不同,不怕得罪人,私以为,其所不同的是,在今天的互联网条件下,有一拨歪嘴和尚吹洋喇叭,偏要奏出了刺耳的高调,形成一种很可疑的舆论压力。
   
   大约是他们当中的个别人带着几箱子方便面矿泉水先行到达了灾区,于是他们仿佛整个粉丝团体,都被赋予了一种随意指责别人的神圣权利:别人卖书,他们骂别人没有道德;别人开会,他们骂别人没有良心;别人吃饭,他们骂别人堕落;别人喝酒,他们骂别人该死。
   
  大约是因为他们当中的一部人捐款的数量比较多,例如潘任美者之流,豪气万丈地几百万捐出来,明晃晃、金灿灿、沉甸甸。于是,他们,及其他们的粉丝们,便觉得自己的脸上突然间的光亮亮、红扑扑、油润润的。 但看那些不捐的、少捐的(或者不知道他们捐了没捐,不管捐了没捐,也不可能捐了几百万的),一下子就气粗起来。“我用皮鞭将他打......”,“任我抽来人我罚......”
  
     我认真地声明过,潘任美捐款是好事,要支持。

     今天,我要补充声明的是:捐款多的人,包括潘任美,没有理由鄙视那些捐款数量不如自己的人,甚至没有权利鄙视那些“尚没有捐款”的人。

     捐款数量多,且已经在排行榜上风光无限成为救灾明星,势头盖过救援队的诸公,更要小心了,你们,对,说的就是你们。莫要在公众以为你们释放善意与良心的时候,带出资本扩张、市场拓展、恣意攫利的广告意向。尤其不要炫富斗富心膨胀,鄙视那些拿不出几百万的普通民众。

  为地震捐款是道义的行为。
  道义的行为,必须出自道义主体,即公民和企业的自愿。
  任何强迫、羞辱、谩骂、诋毁,都是违反自愿原则,进而违反道义原则的非道义行为。
  
  捐款之后,尤其是捐了大钱之后的优越感,尽在被欣赏的范围之内,但是,这种优越感,不能自动转换为对别人的道义胁迫权利。
  简单地说,捐款者,您自愿捐款,这很好,当一个“捐款人”就够了。不要同时自发地、生硬地兼任“道德裁判人”角色。这个道德裁判人角色,注定在无数人的心里生根发芽长成“无名状’、“无无名状”,并不是拿钱能买来的。所谓“天地之间有杆秤”,就是这个道理。
  捐了款子的人,看了上面的话,如果认为自己的尊严被冒犯了,肾上腺素分泌要陡然增加,请慎重考虑再做出反应:并非说您不应该,更不是说您不光荣。君若无有藉此绑架舆论的意愿,司马南的批评,与您盖然无关。
  
  捐不捐款? 捐多少? 什么时间、什么条件下捐款? 捐给“红十字”,还是捐给“慈善会”? 捐给“1基金”,还是捐给“2基金”? 也或者亲自送到灾区,直接救济受灾人群?
  这些问题,貌似简单,其实不然。
  道德裁判者,不要妄自替别人当家。
  
  上述道理,其实是无须赘述的,但是,当“伪道德”假以道德的面孔出来忽悠人的时候,受害为烈者,并非一个个独立个体,首先被伪道德绑架的是组织、团体、甚至政府。救灾行动就像一个合唱团,高调门的受到鼓励,于是领唱的、主唱的、伴奏的、协奏的都被鞭打快牛,越来越高。指挥也被动地跟着人们更高更快更强,若干人等的行动千方百计挤到镜头前完成,救灾的对象、救灾的主体,均发生了滑稽的位移。
  
  写到了这里,坦白地告诉诸位,大理三月街的节庆活动很成功,身着盛装的白族人民依照传统习俗,在大理古城扎堆儿,他们唱歌购物、洽谈贸易、逛街恋爱,尽情地享受大理三月好风光。置身其间,感受到浓郁的民族风情与节日气氛,我只走了一条几公里长的主街,熙熙攘攘的人群摩肩接踵美不胜收的各种商品,此起彼伏的吆喝声叫卖声,仿佛把我吞没了。当地朋友,三番五次跟丢了人。
  
  北京朋友要我描述三月街,描述大理古城。我告诉他们: 就量级而言,那是放大了几十倍,甚至上百倍的北京南锣鼓巷。但是,摊主与买主,大都是当地的白族、彝族、傈僳族老乡,几十里几百里外,不乏从大山深处马帮托着自家生产的农副产品,来到大理集市交易。不论卖什么的买什么的,不论交易的形式如何,海拔两千米之上的蓝天白云作底衬,苍山洱海作伴侣,那种天地之间山水之间人间烟火的壮美纯净,实在难以形容。
  
  闲话,有人愿意说,任由他们说好了。
  我笃信,同情雅安人遭遇生活不幸,不应排斥大理人生活更美好。
  
  现在,我有一个新愿望: 择时,约上三五好友,于大理古城,租下一个苔痕上阶绿的四合院儿,闲住一个月,最好能半年。
  
  若干大理三月街的照片,本来发在微信上,现予公开。
  美中不足是手机拍的。
  
  【2013年4月24日于大理古城路16号四合院客栈四楼】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