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海汐子
海汐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749
  • 关注人气: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海汐子/文 闲话戏曲:戏曲的俗与雅

(2017-02-12 15:59:36)
分类: 散淡之文
海汐子/文 <wbr>闲话戏曲:戏曲的俗与雅

 

小时候,嵊县的越剧家班在我们老家野外演出,正式戏文开始之前,戏班的乐队先敲头场,敲头场分文头场和武头场,用锣、鼓和镲,敲出锣鼓经,弄出大响动招引看客。和文头场相比,武头场更火爆。这是越剧的笃班在乡下演出时使用的招数,不这样敲无以吸引乡野的看客。我们小孩子自然在戏开始之前到了戏场,大人若在家里听到在敲头场了,再难静下心干手里的活,只想到戏场里去看一看。不过,戏文进入城市之后,人们嫌敲头场声音过于大,改用胡琴奏出调子来代替了。

前几年在宁波逸夫剧院看昆曲《1699·桃花扇》,戏说开始就开始了。灯亮起后,戏里的人陆续出来坐到戏台两侧回廊的高背椅上。一个老赞礼对着还台下还有些凌乱的场面开始道白:“古董先生谁似我?非玉非铜,满面包浆裹。旧恨填胸一笑抹遇酒逢歌,随处留皆可……”

这样文雅的开场白,在我们乡下绝难使场面安定下来,看戏人懵懵懂懂,不知道戏里人在说什么。在乡下的演出中,设备简陋,除了墨绿色布景,包着红缎面的一个桌子和两把椅子,再没别的什么。人物一出场,观众的注意都集中在这个人身上,所以念白要吸引人。越剧九斤姑娘》中张箍桶出场自报家门时道:老汉张箍桶,老太婆早年去世,生下了个囡,取名九斤。哪个会叫九斤?因为在伊生下来个辰光啊,我俩夫妻交关欢喜,拿杆秤来一称,正好九斤整。就取名九斤……”又通俗又亲切,这样一来大家就有看下去的兴致。

越剧以文戏居多,我们乡下演出的越剧,多是私定终身后花园,落难公子中状元”的故事,除了一两个旦角是年轻女子扮演,其他人都上了年纪,连小生都是一些稍显老态的妇人来扮演,脸庞圆圆的,脸上的粉难掩皱纹,胸有些高,总归不像个书生——亦不像是个老秀才。纵然是这样,看到小姐袅袅婷婷地碎步出来,奸臣画着白脸横着走出来,小花脸做着滑稽的动作跳将出来,还是能吸引我们的。我们一群小孩子在台下分辨哪个是忠臣哪个是奸臣,又看着落魄书生考中状元,与他有前缘的小姐也正好碰到了他。

等到后来,我跟着大人们到镇里和县里的剧场去看正规的演出,看到打着虎跳出来的武生和睁着一双圆目的武旦,着实是震惊了,打斗到精彩处,人影兵器飞舞,比文戏更能出彩,也能得到观众更多的掌声。

在《1699·桃花扇》里有两场武戏,第二场八个将官穿着金黄色大靠涌出,戏台上全是满满的人,观众刚刚还沉醉在侯朝宗和李香君的感情故事里,猛地被台上的勇武之气提起了精神,知道这个戏里不单是说爱情的,还有国恨家仇。

在第五出戏里,史可法和众将官出来,有这样的问答。

 

史可法:你们三千人马,一千迎敌,一千内守,一千外巡。
将:是!
史可法:上阵不利……
将:上阵不利,守城!
史可法:守城不利……
将:守城不利,巷战!
史可法:巷战不利……
将:巷战不利,短接!
史可法:短接不利……
将:短接不利,自尽!

 

众将自刎,一个接一个咚咚咚地倒在台上,观众看着这悲壮场景尤未可,史可法凄然念道:皇天啊皇天,明朝三百年社稷,只靠俺一身撑持,累死英雄,道此日看江山换主,无可留恋。俺史可法来也!”遂投河自尽。这两场武戏把这个戏撑起来,“桃花扇底送南朝”,这个戏骨子里比面子上的爱情故事更有看头,朝代的兴替,红尘的寂然都在其中了——这个也只有昆曲能演出来。

中国民间的戏历来是喜欢热闹和团圆,除了武戏中的响器外,文戏中一般也会用上锣和镲,但不用笛子。在我小时候看的越剧、绍剧中,胡琴是主要的伴奏乐器,有胡琴而无笛子现在,越剧的正式演出中会用上笛子,但也是陪衬,主要还是二胡。而在昆曲中,笛师为昆曲文场乐队之首曲笛的悠扬清丽之音提升了昆曲的文雅之气,笛子有细致的用法,“凡净及老生之曲,须吹得宏宕;正旦冠生,须吹得脆亮;五旦、六旦须尖细;而丑副所歌之曲,须吹得断续

我们乡下的老滩簧却没有这样的文雅,滩簧用坐唱方式,一个老艺人面前一个云锣和一副打板,他自己打板敲锣,又说又唱,台上就有了山河风物男女情事,一个人就能撑起一台戏。滩簧中夹杂一些浑话,过一段时间总能引起台下的人露出黄牙笑一阵——这是引得成年人来看滩簧的一种手段。这些坐唱的老滩簧到今天已经不能见到,老艺人过世这种滩簧唱法也就成了绝响。

而今人排演昆曲时,那些曲牌、身段、唱词都样样式式按照唱本上来,没有的不敢多加,繁复的稍微简略一些,断不敢有大改动,只怕失去独有的味道。所以昆曲只能在大学、剧院这样的地方演出,那里有欣赏昆曲的观众,舞台的布景、灯光面面俱到,两侧又能打出字幕,台下的人才能把整个戏看下来。

若是昆曲到我们乡下去演出,就好像是一个闺阁中的小姐破落下来,流落到了乡间。听一曲《牡丹亭·游园》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便赏心乐事谁家院……”曲笛悠悠地吹着,在空旷的乡间响起,添一层凄然落寞之感,而在我们乡亲这里,这样的戏与他们又隔了一层。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