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病夫
病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9,993
  • 关注人气:5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致铁乌鸦

(2014-08-15 13:24:55)
标签:

乌鸦

铁色

魔鬼

唾沫

分类: 散杂文

致铁乌鸦

 

在唾沫的中心比在风暴中心更为残酷。
风暴中心有恐怖的寂静,真正意义的孤独酝酿的是比风暴更强大的力量。而唾沫的中心是一个没有良知与良心的现实存在,集体无意识正以真理的面孔招摇过世。
你是苦难的。也是出类拔萃的幸运。
死亡低于你的头颅。一只铁色之鸟的歌唱只能感动魔鬼,上帝啃咬过的苹果早已变质。因而,你是被魔鬼反复咀嚼与记忆的人。可惜,由于上帝倍出,魔鬼也成为稀有物种。
你的诉说,是闪电。闪电击中的是铁色乌鸦,谁能看见一个灵魂遍体鳞伤?那些弹冠相庆的猪,那些散发光芒的龟,那些匆忙的行尸,那些被阉割的走肉……
一个丧失大陆的人,岛屿是立足之所,也是眺望的延伸。一个在茫茫之黑中飞翔的家伙,自身成为一种源头。
独特。自足。原写作。一座自燃的煤山。
打开舌头,给语言以鲜活;制造隐喻,给浮世以深邃。捣碎面具,鞠躬万物;冲破雾霾,点亮灯盏。
拒绝饶舌,亮出寒光凛冽的剑;拒绝滥竽,发出赴死者最后的声音。
为了建造金字塔,必须备好足够的石头。我看见:当你献出泪滴,江河正在干枯;当你展示欲望,自身置身囚笼:当你说出爱,恨已刻心铭骨;当你向生,死神之手扼住了你的喉咙。
一个缄口的人,突然嚎叫。
一个哑叭,吐露肺腑。
在娘胎里,我们就开始寻找父亲。一个向往光明的人,只能出售黑暗。一副老牙,多想咬住一朵鲜嫩的乳头,朝深渊出发,让时光耗掉一生。
将自己撕碎,喂养不朽的影子,再次登临云朵,让幻象丛生。活成一个寓言,养肥儿子。
告别是另一种开始,即便盛宴,无法和解。伤口和伤口干杯,梦呓与疯癫把盏,铁与铁交响,黑与黑共欢。
喜欢分裂,热爱荒诞,制造颠覆,怀抱异端。
“我们从未如此紧地拥抱在一起,从未如此咬牙切齿地仇恨对方。
我们嘴对嘴传递的诗句像美丽的罂粟。”

 

 

病夫于2014年8月16日铁乌鸦作品研读会急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