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庄子de广润爱多
庄子de广润爱多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16,796
  • 关注人气:24,10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爷们,娘们? 

(2016-02-12 22:33:45)
标签:

育儿

汉语变迁得如此之快,简直让我不得不诉诸英文来表达很多内心世界的情感。

在我小时候,“屌丝”是对人最大的轻蔑,本意是生殖器的阴毛,说别人是“屌丝”,就是说连个JB都算不上,充其量是个阴毛而已。 这个肮脏的词一出口,说话人几乎立即被界定为“下三赖痞子文盲”, 因为稍微受过一点教育或者有半点家庭教养的人是绝对说不出来这样脏话的。但是,时间过了三十年,不仅这个肮脏下流卑贱的单词成为网络红语,而且不少自称为“小资”的竟然公开叫嚣自己是“屌丝”。

另外一个不能接受的单词是“装逼”。前不久,看到一个网络文章,标题为“你妈逼你结婚了没有?”——看到这样“走红”的文章,我狠惭愧。“妈逼”这样的话语,在中原,我幼年的时候,是引起口角甚至决斗的脏话,是对别人娘亲生殖器的直接侮辱。这样的话语,估计在好莱坞电影中纽约africa america或者在街头打斗的最下层意大利移民都难以启齿的脏话,但是——终于成为中华民族的又一朵“奇葩”。

看来对男性和女性生殖器的叫法,在华语中开始丧失了原始的敬重,转而成为一个毫无忌讳公开叫嚣的词语。

所以,我是否可以说“这是我们最好的时代,这是我们最差的时代?”——借用查尔斯狄更斯的话。不过查尔斯狄更斯的知名度远远逊色于诸如郭敬明或者郭德纲之类满口污言秽语的天桥卖艺的下三。 

我并不是说今不如昔,这个观点从来不在我这里得到论证或者支持,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特征,但是人类的美德和话语的艺术却是超越时代,跨越文化的永恒。好比德沃夏克的《来自新大陆》或者柴可夫斯基的天鹅湖圆舞曲,这些东西是我们恒久的追求,尽管这些东西远比春晚或者赵本山“曲高和寡”。

女儿问我什么是“春晚”, 我很难回答,好比是女儿问我为什么月亮有时候圆, 有时候向上弯, 而有时候向下弯。我知道但是却非常难以描述。女儿接着问我,“我们会去看春晚吗?”我回答说,三年后我们去维也纳听新年音乐会,斯特劳斯的圆舞曲,维瓦尔弟的四季,顺便我们看看多瑙河是否依然是那么蓝。

那么我为什么在新年第一篇博客起名为《爷们,娘们?》? 因为我一直对一个汉语表达“女汉子”  耿耿于怀。说实在的,我无法辨别这个表达是褒义还是贬义。从话语的情境中,我能过辨别,带有一些戏虐的成份。

 一个表达的语体,情感,口吻,意向, 色彩,内涵,以及外延(借用南京大学语言学家刘志謨对英译汉理论的解析)是人类判断话语和表达的基本信号模量。汉语“女汉子”传达的情感是正向的,这个汉语传达的内涵是一个民族对于人在社会中角色的基本定义和理解。文化潜意识中,人们普遍接受的是女人是弱的,男人是强的,如果女人狠强,可以称为“女汉子”。

这样的社会价值观念对孩子和家庭,对社会产生怎样的影响呢?在英文中,单词“amazon"本来的含义是说,古代战争的时候,男人都战死了,于是部落的女人开始上战场,为了奔跑和撕杀更加敏捷,女人割除了自己的乳房,这个行为叫做“Amazon". 字母“a" 表示“去除,割除,否定,不可”等含义。而ma表示“乳房”,zon 则表示区域,所以“amazon" 原始含义是“割除自己乳房进入战场的女人”。当然,还是不能把女汉子翻译成“amazon"因为即使是英国人和美国人,也没有多少知道amazon这个单词原始的含义了。那么女汉子是否可以翻译成“muscular female" 呢? 当然不能。 因为muscular 主要强调的是肌肉感,是外在形体的描述,muscular female 翻译成汉语应该是肌肉女。而不是“女汉子”。

女汉子——是指人们对男性的判断,普遍而言,超过了对女性的判断——就工作能力,忍耐度等方面。说一个女人狠强,人们用“女汉子”来形容,而说一个男人不那么阳刚,用“娘”来形容。这是这个社会的文化潜意识。

那么,什么是一个优秀的女人呢?什么又是一个优秀的男人呢?如果放在文化的范畴里研究,纯属于阳春白雪,高谈阔论,但是放在家庭或者公司的范畴中,就大有必要了。

如果你家中的女人是“女汉子”,你感觉如何?
如果你家中的男人是“娘”, 你感觉如何?

在家庭角色的分类中,很少有家庭真正明文确定两性的角色,这个工作其实非常细腻,也非常重要,在传统的家庭分工中,女性主内,男性主外,很多家庭工作的分工几乎是靠着文化和习俗界定的,比如女人带孩子,做饭,洗碗,负责处理家庭的卫生,洗衣服等。但是这个模糊的界定在现代家庭中不知道产生了多少纷争和矛盾。即使在我们的圈子里,也司空见惯不少家庭说男人几乎没有问过家,家庭工作既没有明确的清单,也没有详细的说明指导,结果导致的后果从表象来看,就是孩子给荒废了。其实家庭比一个公司更难管理,没有明确的角色定义,分工说明,工作守则,现代家庭就很难出现真正走向“贵族”的迹象。 其实中国大部分人所谓的“贵族”只不过是国外普通家庭最正常的生活状态,西方真正的贵族,我们接触的并不多,尤其是对诸如英国贵族的精神和生活方式,几乎鲜有“科普”。 不少人认为名贵的汽车,女人的爱马仕,吃上几顿专业厨师的菜肴就算上贵族,也实在是荒谬可笑——这样说估计又得罪一些人,但是我总不能说他们是“令人啼哭”吧? 

追求贵族生活本身肯定是没有错误的,但是贵族生活似乎距离大部分现代家庭还有些距离,我们于是不如谈谈现代家庭的实际生活状态和家庭管理。

不少大学是没有开设家庭管理这个专业的,中国大部分大学院系设置和课程开始好高骛远久已为恶风,会计学,金融学,税务都没有错误,但是为什么大部分大学没有开始家政管理呢?最令我感到可笑的是不少中学生引以为自豪的是自己有过参加“模拟联合国”的经历,而且还作为一个自己的亮点写在申请美国大学的文书里,这样的人几乎都是被拒的,为什么呢?好高骛远!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孩子,对自己的家庭冰箱管理都不知如何进行,高谈阔论什么模拟联合国,岂不是“扯淡”?(借用他们的词语)所以普林斯顿的招生官对广州某个信誓旦旦的“熊孩子”(借用他们的语言)进行网络面试的时候,当听到这个高中生说起自己模拟联合国的经历的时候,问了一句“would you please say two sentences concering your management on your icebox?" 这位申请人完全没有管理过自己的冰箱,简单粗暴地说“in my family, we have special worker to do it."  姑且不论这等英语是多么“中国名校特色”(真不知道是哪个中学老师这样教出来的英文,对special 的外延似乎毫不知真情),就这逻辑思维就令人“啼笑皆非”(但愿这次不引起那么多仇恨)。 一个人对自己的家务毫无了解,“两袖情分”,“一心只读圣贤书”的秀才,美国人要你做什么?

我所以觉得中国大部分高中和大学可以开设家政管理和家庭角色分工等基础课程,远比开设狗屁不通的什么“猫啧洞”什么“茅凳”什么“马劣猪宜”之类的课程有价值。我是从大概7岁开始做家务的,小时候学会了洗碗,洗锅,擦地,整理衣物,缝缝补补等几本的生活技能,学会了基本的厨艺,要说多好的做饭手艺,我自己都不信,但是如果说,弄几道家常菜,湘菜,川菜,淮扬菜,杭帮菜,或者做几道面点,我还是“训练有素”。我对好高骛远的东西很不屑,更喜欢实际事务,脚踏实地地去做一些柴米油盐的工作。 

放假这几天,老婆生病,我带着围裙,手套,口罩,负责家庭的卫生工作,厨房工作,孩子的洗澡和衣食住行,我真够 “娘”的了,每天负责三个孩子的吃饭、穿衣、洗澡就已经让人精疲力尽,更不用说小儿子刚刚两个月,要喂奶,换尿布,而且要整夜整夜地抱着他,才能让他不哭,有安全感地睡好。几乎每隔两个小时又要喂奶,冲奶粉,这些家庭工作其实没有一个具体的工作清单和工作流程,几乎是不可能做好的,全靠着一个人就是洗碗这个表面简单的工作,也做不好。我不是很清楚大部分家庭洗碗是怎样进行的,有很多是给保姆做的,有些是用洗碗机做的,洗碗机最科学,但是中国大部分家庭并不配备,中国的厨房设施远比美国或者新西兰家庭厨房逊色,也许是在国外生活习惯了,我在洗碗的程序上是“国际化”的,或者说是使用的“英制”, 在国内和在国外洗碗的差别只有一个工序,就是在国外要用干净的擦布把碗筷擦干,才可以放在消毒柜,碗筷和碟子以及玻璃杯是不同地区放置的,玻璃杯的清洗工作必需遵守的是化学实验室清洗试管的工作程序,检查玻璃器皿是否洗涤干净的标准也是实验室标准。而婴儿的奶瓶清洗,消毒等工作,估计大部分保姆(除非专业训练的以外)是不会洗碗洗涤奶瓶的——按照我采纳的标准,也就是国外最基本的家庭生活厨房管理标准。 

再者,婴儿喂奶粉, 不仅仅要记录奶粉的数量,水的温度,吃奶粉的时间,而且还必需记录清洗奶瓶的程序和消毒的方式,这需要一个简单的,像酒店管理使用的表格一样,但是大部分家庭几乎不用这样的管理方式,而是传统的模糊的运作模式。即使是换尿布,都需要记录时间,每次大小便的时间和大小便的颜色和形状以及估计的数量。

家庭的事情, 看着没有,但是做起来就做不完,老婆生病之前,女儿生病,高烧不断,连续6天,每隔一个小时我就测量她的体温,记录左耳和右耳的温度,温度过39度的时候,每隔15分钟就要测量体温,并且记录用药的时间,数量,名称,还要记录每分钟呼吸的次数,心跳的次数,这样的工作如果不是管理有序,到了医生那里,就只能听庸医摆布了,我在医院直接拒绝了医生的抽血做血常规的要求,因为我的数据已经明确表明了血相,白细胞数量肯定低了,要做什么血常规?除非你给我做全面的血检, 让我能过判断病毒还是细菌侵入的程度。至于医生给我女儿开的药方,先要通过我这里分析,不是你医生想怎么来就怎么来的。中国大陆的医生大部分非常粗暴,冷酷,这和他们艰苦的工作有关系,估计他们治病救人的热情早已随着岁月消逝在冰冷的记忆了,那种高尚医生的美德和追求估计和一个医生的工作年龄成平方反比率, 个别例外。 

还有一个事实,就是在中国医院,抽血之后,不给邦迪,这在国外实属罕见。还有,在国外测量体温是护士的事情,但是在中国大陆的医院,每次测量体温需要缴纳一块钱的现金,真实的社会主义特色。 医院病床的床单和枕头套,几乎是完全违背了中国的标准——中国建设大桥都可以一次性的,建设校园宿舍和教室都可以是一次性的, 但是为什么医院病床的传单和枕头套就实现了永恒的呢? 这是我们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差的时代。 

我似乎说远了,回到主题,我说带上围裙,男人“够娘的” 似乎比女汉子给我更多的思考和实践指导。就写到这儿吧,要去给儿子换尿布了, 你会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