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秀辉看日本
秀辉看日本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179,196
  • 关注人气:216,2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两度迫使主家走向灭亡的日本禽兽君王

(2011-01-12 17:17:06)
标签:

秀辉

日本

历史

德川家康

江户

幕府

今川义元

背叛

丰臣秀吉

将军

文化

分类: 歴史文化

文/秀辉

 

两度迫使主家走向灭亡的日本禽兽君王

    历史是不是只问胜败、不问善恶的呢?被灭亡的一方要么就是暴戾残忍,要么就是腐败无能?获胜的一方就是天命所归、仁义之师、圣明天子?有没有想过,一些被后世称为明君、雄主的君王,其实也是通过一些肮脏、下流的匪类手段夺取锦绣江山的呢?

 

    日本历史上就有这么一位君王级的人物,他备受后世景仰,后世描写他的历史时总是强调他少年时代当人质的悲惨生活,强调他重振家业的雄图伟略,强调他忍人之不能忍的坚韧,强调他开创了日本200多年的太平盛世,却很少人提及他屡屡反叛主君的不忠和掉转枪头灭掉主家的冷血。他曾经亲手逼迫其第一位主公的大名家走向灭亡,又在古稀之年把自己的最后一位主君逼向灭亡!在杀光了主公的孤儿寡妇后,血淋淋地坐稳了主公的江山,成为日本实际上的君王——征夷大将军。这个被后世枭雄当英雄、无耻当仁义的日本君王,就是开创了265年江户时代的“一代明君”德川家康。

 

两度迫使主家走向灭亡的日本禽兽君王

    第一次迫使主家走向灭亡:勾结外敌瓜分主家……

 

    德川家康小时候叫“松平竹千代”,元服后叫“松平元信”。他由今川家扶养成人,后更成为“东海第一弓”今川义元的部将,深受今川义元宠信。今川义元甚至把外甥女濑名姬嫁给松平元信,元信改名“松平元康”(日本人古代有改名象征自己人生改变的传统,比如越后的改名狂上杉谦信)。成为今川义元“一门众”后,元康的官运亨通,不仅被任命为今川义元上洛军团的先锋,还被义元许诺功成后恢复故国三国。且不说松平家二代皆接受今川家保护,就说今川义元对松平元康的扶养和提拔之恩,如果元康还有一点武士道中的忠义精神,就应该好好报答今川家。松平好,今川好;今川好,松平更好。

 

    事情的转折出现在1560年,当身为先锋官的松平元康获知今川义元被尾张大名织田信长奇袭身亡后,身为今川“一门众”兼先锋官的松平元康首先想到的不是挥师为主君报仇雪恨,也没想过回师守护幼主今川氏真,而是把军队留在了三河,趁主君新死、幼主初继位之机夺取了三河的冈崎城,并美其名曰“重返故国”(松平家曾是三河冈崎城的领主),其实就是乘人之危、忘恩负义。不久,松平元康宣布独立,并与旧主家的死敌织田信长结成所谓“战国时代最牢固的同盟”。后世的史书由于是胜利者的门徒写的,江户幕府的史官肯定把他们的开山鼻祖德川家康(即松平元康)的反叛行为写成是“起义”,不是元康太反骨,而是今川义元的儿子太无能!

 

    松平元康不但脱离主家并与杀死自己主君的仇敌织田信长结盟,还跟另一位背信弃义的大名武田信玄结盟(今川义元在世时,武田家与今川家是同盟国),图谋瓜分今川家领地。为了显示自己彻底反叛的决心,松平元康还抛弃了今川义元赐予的“元”字,改名为“松平家康”。后来,这个松平家康觉得“松平”这个姓氏和贵族没什么关系,对以后的仕途不利,索性把姓氏也抛弃了,伪造了一份家谱,硬说自己是源氏分支德川家的后人(只有源氏的后人才能就任征夷大将军),改名“德川家康”。

 

    跟旧主家撇清了关系后,家康便联合武田家出兵瓜分旧主家领地。结果,武田家侵占了今川家的骏河国,德川家侵占了今川家的远江国,今川家灭亡。今川义元的继承人今川氏真沦为丧家之犬。按照KOEI作品“太阁立志传5”的设定,反叛主家并使主家逼上灭亡之路的人谓之“枭雄”。但游戏并没有把枭雄卡授予德川家康。没办法,因为最后胜利者是德川家康,江户幕府的史官们早把德川家康描写成一代圣贤、千古明君了。这样的圣贤、明君又怎么会是枭雄呢?领导是不会有错的啊~~两度迫使主家走向灭亡的日本禽兽君王

 

两度迫使主家走向灭亡的日本禽兽君王

    第二次迫使主家走向灭亡:孤儿寡妇、私生子全灭!

 

    尝到了第一次当“枭雄”的甜头后,脑中只有官性没有人性的德川家康进一步扩大了自己的领地。当“最忠实的盟友”织田信长被部下明智光秀谋杀后,德川家康仓惶逃回三河领地。就在家康逃亡的时间里,织田信长的西路军司令羽柴秀吉已完成了复仇之战,一举击杀明智光秀于京都一带,天下的天平已明显向羽柴秀吉倾斜。在秀吉击灭信长的另一位部将柴田胜家、降伏信长的儿子织田信雄后,老狐狸德川家康见大势已去,只好向秀吉低头,成为秀吉的臣属。至此,德川家康自反叛今川家后,再次找到了自己的主君——丰臣家。

 

    机会又来了!有丰富“枭雄”经验的德川家康再一次暗算自己的主家。1598年,丰臣秀吉在侵朝失败的失意中死去,深得丰臣秀吉信赖的德川家康被任命为五大老笔头,负责在秀吉之子元服前暂时管理天下政务。哦?孤儿寡妇不正是篡权多为的好时机吗?德川家康再次露出狰狞的奸笑。

 

    德川家康首先挑动丰臣家文武两派的不和,然后把自己伪装成“武断派”的拥护者,率领一群不明真相的“武断派”大名攻打丰臣家的“文治派”大名。结果,以“文治派”为主的西军在关原合战中惨败,德川家康以胜利者的姿态趁机灭亡或改易了众多西军大名,把大量的丰臣家及西军大名土地分给了自己的儿子和亲信。不久,德川家康如愿以偿成为了日本实际上的君王——征夷大将军,开创了江户幕府。但在政治伦理上,德川家康仍然是丰臣家的臣子。即使在关原合战结束后,德川家康父子还得亲身到大坂城向丰臣家的孤儿寡母汇报战况,请示善后。

 

    当了实际上的皇帝,上面还压着一个有名无分的主子,心里实在不爽!嗯……不如把他们一锅端了吧。但是自己已经有头有面了,如果赤裸裸地弑君夺位不好看啊!怎么办呢?对!借口!一定要有借口!于是,德川家康开始咨询谋臣,我们有什么借口可以很体面地弑君呢?臣下答曰:有!现在您已经是征夷大将军了,实际上的王。他们丰臣家只是武家的一门,理应奉你为君。家康说:没错,让那个姓丰臣的小子上京来朝见我,确立君臣关系!

 

    结果丰臣家迫于德川军的实力,丰臣秀赖上京拜见家康了。但丰臣家还是不承认德川军的江湖地位,不认是臣下谒见主君,只是作为孙女婿的秀赖前往拜见老丈人的爸爸罢了。

 

    我日!还不服输?你们还有没有办法?臣下答曰:不如灭了吧。家康大喜:正合吾意!但……借口呢?臣下又曰:无妨,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结果,幕府方面借口丰臣家盖的佛寺中,有一段铭文有诅咒德川家康的嫌疑,德川家公然向丰臣家兴师问罪。那段疑似有罪的铭文是这样的“国家安康,君臣丰乐”,有什么问题呢?在幕府看来,问题大了!将军的名字叫德川家康,你把“家”字和“康”字分开,岂不是要把将军斩首分尸?这样就“乐丰臣君”了——你们丰臣家就偷着乐了。是不是很荒谬的解释?对,但就这样,时任日本军委主席德川家康就凭着这个类似于文字狱式的借口出兵攻打时任日本常务副总理、下届总理第一候选人丰臣秀赖了。这个时候,德川家康在政治伦理上仍是丰臣家的臣下。

 

    大坂城陷落了。德川家康又一次获得了“枭雄”卡,丰臣秀赖及其母亲淀夫人宁死不屈,自杀身亡。秀赖之子国松被德川家康的部下捉住,家康下令处死之。按照“太阁立志传5”的逻辑,此时的德川家康应该再得一枚“弑主者”的卡片,可是在“领导是不会犯错”的定律下,德川家康的反叛、夺权、弑君行为再一次被合理了。

或许是老天爷实在看不过眼,就在德川家康篡位弑君的次年,这只两度灭亡主家的禽兽终于被剥夺了生命。不知道德川家康死后,还有没有脸去见死去的今川义元和丰臣秀吉呢?怪不得德川家要修建东照神宫了,好让家康死后躲在里面,谁也不见!

 

两度迫使主家走向灭亡的日本禽兽君王

    日本禽兽君王“明君化”带给我们的启迪

 

    如果背叛者是一平民,这个人就叫“二五仔”;如果背叛者是一般官员,这个人就叫“叛臣”;但如果这个背叛者最后成了君王,那他就是一代明君了。

 

    撕破了一代圣贤、千古明君的假面具,德川家康其实就一屡屡叛君的禽兽,理应是武士道精神中最不屑的那一种。但如此禽兽却得到后世的推崇,这究竟意味着什么呢?除了成王败寇的原因,还折射出一些日本政治的本质。武士道崇尚“义、勇、仁、礼、诚、名誉、忠义”,但偏偏日本人崇尚的一代明君德川家康就是个不义、不勇、不仁、不礼、不诚、不忠义的家伙。除了获得了天下人的名誉,其他各项都是零分。两度背叛旧主是为“不义”,三方原之战被武田军的威势吓得大便失禁是为“不勇”,杀绝主君丰臣一家是为“不仁”,以下犯上是为“不礼”,答应丰臣秀吉辅助幼主但又食言是为“不诚”,两度逼主家灭亡简直就是“不忠义”了。有人会说,丰臣秀吉不一样是篡夺主君织田信长的家业而成为关白的吗?但秀吉夺取天下后有杀绝织田家的后人吗?没有。秀吉不但没有杀他们,还让信长的孙子织田秀信、儿子织田信雄成为大名,安享富贵。而德川家康的手法却是全部杀绝,不但逼死旧主秀吉的妻子淀夫人和唯一的儿子秀赖,还把秀赖的儿子抓起来杀了,让丰臣家绝后。因此,丰臣秀吉与德川家康的所为是有着本质上的区别的。偏偏是这种无信无义、残忍成性的禽兽,就被日本人奉为明君……

 

    在武士道的掩护下,大行“反武士道”,这是日本历代统治者中不少人的潜规则。背信弃义、以下尅上、弑君夺位、忘恩负义……这些丑陋的“反武士道”行为在日本历史上屡见不鲜,只是最后成功了的就“掩”起来,没有成功的才写出来。这些丑陋的现象至今依然屡试不爽。比如之前的民主党成功执政,最大的功臣应该是小泽一郎,没有小泽一郎民主党再过50年也执不了政。但是,一旦功成后,那些在选举时不知道躲到哪里去的所谓“三驾马车”之一就迫不及待地出来夺权了,不仅废了小泽一郎的党代表职务,还把小泽的势力彻底边缘化,排除权力核心之外。这种忘恩负义的“反武士道”精神难道不正是德川家康的现代版吗?



国人对日本女优的严重误解 相关链接:本文系秀辉专辑《日本历代君王逸事》系列文章之一。本专辑更多文章: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