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秀辉看日本
秀辉看日本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152,204
  • 关注人气:216,22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农民工的被窝子工程远不止1亿个安全套

(2010-02-05 21:37:05)
标签:

秀辉

农民工

性福

关注弱势群体

关爱农民工

社会问题

安全套

张枫

杂谈

分类: 故郷心向

文/秀辉

 

    繁华的城市背后,是一堆被人遗忘、轻视的弱势群体。但国内任何一个大都市都不可能离开他们,因为大都市居民不愿意从事、但又不可或缺的工作,都全赖于他们去完成。他们完成了这些苦力、劳累的工作,得到的报酬却是少得可怜。他们在大都市的某一个角落蜗居着,对这个城市又爱又恨,他们就是国内最庞大的蚁族——农民工!

 

    今天秀辉关注了一则新闻:2月3日,广东省政府副秘书长、省人口计生委主任张枫在省政协分组讨论上提出,要对农民工给予性关怀,要打造农民工的“被窝子”工程。他表示,去年省计生委在全省发放了1亿个避孕套,今年还要发放更多。

 

    性是每一个人的基本生理需要。引用一句古诗来形容今天国内的性生活,是“朱门狗肉臭,路有冻死骨”。有钱有权的人坐享十二金叉,家花野花一箩箩;挣扎在城市边缘的农民工阶层却连最基本的性需要也不能满足。他们不是没有钱娶老婆,就是夫妻长期分居异地打工,难得聚首一堂的时候却没有一个容身之所行房。长期从事高强度体力劳动的农民工身体本来就比较强壮,人在壮年、身体也好,性欲自然比一般人高涨。但现实的环境却令他们欲求不满,农民工性福带来的社会问题也越来越多。强奸、嫖妓、打野战……一则则关于农民工引发的性新闻不绝于耳,人们在鄙视和不屑之余有没有想过是谁把农民工逼上性的歧途的呢?

 

    谁不想有一间干净的房子、有一张舒适的床和自己心爱的人享受鱼水之欢,最好还要有烛光红酒。但这些对于城市人来说并不过分的要求,对于背井离乡的农民工来说却是一件奢侈品。记得某地曾报道过这样一则农民工因性福引发的罪案:在一个有四五个农民工一起居住的宿舍里面,一天,其中一个农民工的妻子来探望丈夫了。久旱逢甘露的那位农民工丈夫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当夜就当着同宿舍的面和妻子行房。周围的几个住友被这对夫妇的男女欢愉之声刺激得快疯了,因为他们也是长期缺乏性生活的。终于有一个忍不住,趁着那位丈夫上洗手间之时对人家的老婆动手动脚。这一幕被返回的丈夫看见,马上把那个摸他老婆的农民工住友打了。次日,这对农民工夫妇一早起来又抓紧机会再一次洞房。昨天被打的忍受不住,竟用刀捅伤了那位正在进行中的丈夫。这则新闻中的农民工夫妇当着同宿舍的人面前行房固然不妥,但与其去“打野战”被更多的人观摩,还倒不如在自家宿舍里现场直播。广东人有句话:“有头发谁想做蛤蜊呢?”那个捅人的农民工其实也挺可怜的,本身就已经是长期欲求不满的人,还要被同住的夫妇现场表演来刺激刺激,简直是在饿汉面前吃鸡腿,人家不抢你才怪!农民工的被窝子工程远不止1亿个安全套

 

    张枫的1亿安全套工程体现了广东省政府开始正式农民工性福问题,娼妓虽然在国内的法律里面是严令禁止的,但她却在国内实质存在。农民工的性福问题很大程度上只能通过嫖妓解决,政府免费向农民工发放安全套有助于防止性病、爱滋病在农民工群体中蔓延,是没有办法之中的办法。但广东的农民工群体极其庞大,1亿安全套分到每位农民工手上不就只有几个罢了,够用多长时间呢。何况,单单依靠安全套工程去解决农民工的性福问题无疑就是杯水车薪,远远不够!

 

    国内是一个行政主导一切的体制,农民工的“被窝子”工程只能通过政府政策的倾斜予以解决。比如政府的扫黄行为,不妨对农民工解决性需要的低档红灯区网开一面,主力去打击夜总会、桑拿里面的色情活动算了。因为去夜总会、桑拿里寻欢的人,嫖妓只是他们多姿多彩生活的一个点缀,就算被罚一万几千也不过权当破财挡灾;但去低档红灯区嫖妓的农民工,那是他们基本生理需要的发泄,把他们赶绝了,我们的良家妇女上街就危险了。多几件农民工嫖妓的案件总比多几个良家妇女被糟蹋好啊!

 

    解决社会上处于弱势甚至是劣势的农民工“被窝子”问题,政府方面不妨网开一面。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