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甜姨

(2006-11-10 19:26:52)

 

 

水湖 

甜姨本姓唐,硬凭着她那惊人的“粘稠”力,让我们大家心甘情愿地叫她“甜姨”,还美其名曰“唐”是“甜”的。

甜姨是从外地调来的,四十又五,孩子上中学,老公工作又忙,家里完全可以请一个保姆或钟点工,可甜姨却说“不”,她太喜欢随意了。衣服随意挂,卫生随意搞,尤其是书、报随意放:饭桌、茶几、电视柜上到处有,甚至连厨房也没放过,她还振振有词地说这样方便。

甜姨看起书报来就像海面吸水,更像蜜蜂蛰在花蕊里。我们叫她喊她,她都不予理睬;有时我们故意用快速长沙话捉弄她也无济于事。

甜姨看书报到了如此痴迷的地步,向报社投稿也成了她的至爱。多种报杂上隔三差五总能见到甜姨的名字,每到这时,甜姨

就会忘记自己的年龄,捏痛我的手,拍痛她的肩,那情景绝不亚于王军霞得了世界冠军。我们呢就像甜姨的跟屁虫,围着她不停地转,不停地喊:“甜姨,甜姨……”可高兴了。我们的呼喊除了为她庆贺外,当然还有醉翁之意不在酒,让甜姨慷慨解囊。甜姨呢,有时心血来潮,一口答应,“中午请盒饭”;有时呢,请吃一个玉米棒或一小袋苞米花就了事了;有时竟然像铁公鸡——一毛不拔。

有一次,收发室又给甜姨送来60元稿费,大家的表情有点怪,谁也不先开口要甜姨请客,只是你看看我,我瞧瞧你。甜姨呢,这下可开口了:“同志们,朋友们,我有一件事情想要告诉你们……”我们伸长脖子,侧耳倾听,“今天每人只能吃一个棒棒糖,剩下的我要把它攒起来,做一件比你们吃糖更有意义的事情,到时候请你们去看看……”不知道甜姨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我们至今不知道。

甜姨虽然上了年纪,但接受新生事物还蛮快的。不记得从去年的几月开始,甜姨竟然迷上了摄影。一个比巴掌还小的数码相机随身带,她的图片隔三差五见注报上,前不久还得了个摄影奖。我们都笑甜姨是“狗咬蚊子——撞的”,她笑得连那双双眼皮的大眼睛都不见了珠儿了。

甜姨有了这些成功的经历,就更加自信。单位的大小活动她总像模象样地举着相机左喀嚓,右喀嚓地照个不停,因此,单位留下了许多有意义的照片。更有意思的是,甜姨趁我们不注意时拍下了一些让我们足能笑掉牙的生活照,她将其发送到办公室电脑的桌面上,让大家笑声不断,回味无穷!

甜姨,有年轻人的冲动,更有年轻人的憧憬!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