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忧国思家的杰作——杜甫《春望》浅析

(2008-07-28 14:21:56)
标签:

杜甫

春望

忧国

思家

杂谈

 

【关键词】  杜甫  春望   忧国  思家

   要】   我国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杜甫于公元757年所写的《春望》,字字千金,摄人心魄,集中展现了诗人感时恨别,忧国思家的心绪,字里行间沉浸了诗人的血和泪,成为诗歌史上不朽的经典。

    

 享有“诗圣”美誉的杜甫,是“四千年来文化中最庄严、最瑰丽、最永久的一道光彩”(闻一多),他因人格、精神上巨大的感召力和在诗歌上卓越的成就而流芳千古。杜甫的诗是唐代由盛转衰的一面镜子,真实而全面地反应了安史之乱前后唐代社会风貌。作为唐代历史转折的亲历者和见证者,他以其敏锐的观察力和对文字高超的驾驭能力,传奇再现了一个时代的沉浮。他博大的胸襟和昂扬的斗志,他对国家的挚爱和对下层人民苦难的深切同情,他作为一个知识分子对精神家园的捍卫与坚守,给后人留下摄人心魄的震撼与启迪。

杜甫现存诗歌一千四五百首,其中很多诗歌都无可争辩的树立起一座丰碑,成为妇孺皆知的经典。如享有“生平第一首快诗”(浦起龙《读杜心解》)之称的《闻官军收河南河北》,控诉玄宗发动黩武战争的《兵车行》,忧国忧民、震撼人心的《茅屋为秋风所破歌》。这些广为传颂的名篇无一例外都深深地打上时代的烙印,是特定环境下杜甫内心世界的集中展现。现以《春望》为例,来体会杜甫忧国思家的情怀。

《春望》写于肃宗至德二载(757)三月,当时杜甫身陷被叛军占领的长安。“忆昔开元全盛日,小邑犹藏万家室,稻米流脂粟米白,公私仓廪俱丰实。”(《忆昔》)出自他笔下开元盛世的繁荣景象还停留在诗人的记忆里,可眼前却是沦陷后破败狼藉的长安城,悲愤难抑的诗人写下了字字泪、声声血的诗文。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

                                             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

开篇总写所看之景,国家破败但留山河在,长安逢春却是杂草生。“山河在”无法掩盖“国破”的现实,“草木深”更让萧条的长安城蒙上一层凄凉的氛围。司马光在《温公续诗话》中说:“古人为诗,贵于意在言外,使人思而得之……如‘国破山河在……’。‘山河在’,明无余物矣;‘草木深’,明无人矣。”清人吴见思也曾说:“杜诗有点一字而神理俱出者,如‘国破山河在’,‘在’字则亡废可悲;‘城春草木深’,‘深’字则荟蔚满目矣。”(《杜诗论文》) “破”字一语道出京城失守,家园破碎的局面,“深”,衣草木的繁茂来反村人烟的稀少,杜甫的炼字功夫由此可见。没有对国家挚爱的深情,缺乏对国家命运的深切关注,是很难收到“点一字而神理俱出”的效果的。细致入微地刻画背后一个忧国志士的杜甫跃然于纸上。

颔联中,诗人感伤时局危殆而飞洒眼泪,觉得花上的露水也是为时局飞洒眼泪;怅恨与家人隔绝,觉得鸟儿也因怅恨离别而心惊。自然的花、鸟历来都是文人赞美的对象,可这一切在杜甫眼里却是一番难以言说的愁绪。“花溅泪”,“鸟惊心”,大自然的景物被拟人化,他们仿佛也具有人的感情。而这种人格化的感情带给人的却是触目惊心的苍凉。萧涤非先生说:“这两句要活看,它们之间是相互关联,相互渗透的,感时中应包括恨别;恨别中当然也有感时。同时也不要以为只有花才能使人溅泪,只有鸟才能使人惊心,比如杜甫‘晓莺工迸泪’这句诗,不就是由于鸟而溅泪了吗?又比如他的:‘花近高楼伤客心’这句诗,不就是由于花而惊心了吗?”(见《杜甫研究》下卷)“花鸟,平时可娱之物,见之而泣,闻之而悲,则时可知矣。”(司马光《温公续诗话》)由此可见,花、鸟都“溅泪”“惊心”,由物及人,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人们呢?仅仅是“恨别”,仅仅是“惊心”吗?答案不言而喻。这一切是什么原因导致的?一个“时”字,道出祸根,因为“时”所以“别”,别而生恨,恨而生悲。诗人身处“国破”之“时”,“悲从中来”, “溅泪”和“心惊”也就理所当然了。此联中,杜甫忧国思家的情怀通过花、鸟得以淋漓尽致地展现。

颈联中,“烽火”具体指安史之乱所引发的战争,战争的烟火已经持续了三个月,一封家书也值万两黄金。史料记载,这年一月,尹子奇寇雎阳,史思明、蔡希德等围攻太原;二月,安守忠从长安引兵寇武功,唐将郭子仪从州出击崔乾佑;三月,尹子奇又引兵寇雎阳,安守忠将骑二万复寇河东。整个春天,干戈未止,烽火未息。在那悲惨的战争环境下,人生的境遇可想而知,由此怎能不激起诗人对家人的思念。杜甫曾在《羌村》中这样写到:“妻孥怪我在,惊定还拭泪,世乱遭飘荡,生还偶然遂。”这里所包含的劫后余生、幸得相见、悲喜交集、惊疑并生的复杂感情,是常人无法想象的。诗人在《月夜忆舍弟》中也曾写道:“……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有弟皆分散,无家问死生。寄书长不达,况乃未休兵!”当时,杜甫兄弟中除了小弟杜占跟随身边外,其二弟、三弟都流落他乡。战乱中,亲人分离,家书的珍贵可想而知。在杜甫眼里,它“抵万金”,可见杜甫对家人的挂念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赵方说:“‘烽火’句,应‘感时’;‘家书’句,应‘恨别’,但下句又因上句而生。”战乱中的别离很可能是生离死别,因为“恨别”,对家人的思念才显得格外深重。因为“恨别”,家书的珍贵才得以凸显,作者对家人的思念也才上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此句由国事写到家事,集中展现了战乱给家庭,尤其是普通人造成的创伤,是杜甫忧国思家心绪的艺术展现。

尾联中才提到诗人自己,在杜甫心里,国事家事永远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而自我则摆在次要的位置。由此我们便不难理解《茅屋为秋风所破歌》中,诗人为什么会发出“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这跨越时空的强音。“白头”即指白发,“搔”,用手挠,意为解愁的动作,“短”说的是头发稀疏,更短则极言愁之深。白头发愈搔愈短,简直不能插簪子。四十多岁的杜甫,却头发稀疏、未老先衰,让我们唏嘘感慨。而他对对国家命运深切的关注与思索,对底层百姓生活境况的由衷挂念,却让一代又一代人感动与震撼,他也因此受人尊敬。宋代李刚在《杜子美》一文中 “爱君忧国心,愤发几悲咤”便是对杜甫的赞美。

“浓淡深浅,功夺天巧,百代而下,当无复继”(胡应麟《诗薮·内编》卷五)一首《春望》,就此成为诗坛一朵奇葩。“新诗改罢自长吟”(《解闷》)“语不惊人死不休”,诗的背后渗透着杜甫字斟句酌、呕心沥血的付出和发自肺腑的吟唱,渗透着他忧国思家的伟大情怀。

战乱年代,当大多数人疲于奔命甚至苟且偷生时,杜甫勇敢的站出来,从危难的时局出发,循着历史的脚印,去透视命比纸薄的底层百姓的生存境遇。文字与心灵的碰撞,人格与现实的交锋,杜甫最终赢得精神的富足和诗歌的胜利。

“穷年忧黎元,叹息肠内热”(《赴奉先咏怀》),杜甫独树一帜,心系苍生,用血和泪成就了字字千金的《春望》。悲愤的《春望》,渗透了杜甫忧国思家的情怀,丈量着人性的高度,因此不朽!

 

 

参考文献:《忧患世界中的杜甫》    韩成武著      河北大学出版社

      《杜诗散议》            侯庚生著      陕西人民出版社

      《杜甫诗选析》          谭景春著      吉林师范学院中文系

      《杜甫诗论集》          金启华著      吉林人民出版社

     《忧国恨别、语约情真——杜甫〈春望〉论析》  李炎    渭南师专学报

《感时恨别、忧国思家——杜甫春望思想内容解读》刘广辉 河南理工大学学报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