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曾烟_fy6
曾烟_fy6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5,044
  • 关注人气:70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跌落的鸟

(2019-06-11 21:58:00)
分类: 散文随笔

六月,在南方已是盛夏了,但北方似乎刚刚进入暮春时节。

春深处,鸟鸣渐稠。布谷叫得急促,喜鹊叫得喜庆,白头翁叫得婉转动听,还有更多叫不上名字的鸟鸣,搅得人心忽而清爽忽而烦燥。可是,鸟儿不管,独自占领一片天空、一棵树、一个屋檐,叫着,或欢快,或悲伤,都不关你我的事。鸟儿最不想亲近的大概就是人了,它们不停地飞,不停地叫,觅食回巢,孤单成性——一个人站在檐下静静地听着,忽然就有了一种想把鸟儿捧在手心里轻轻抚摸的冲动。

中午时,琼小心翼翼地捧着一只刚刚长出羽毛的还没出飞的小麻雀推门进来。她在大殿的檐下捡到它时,它还试图飞起来,几次三番,它的翅膀终不能张开。琼像一个犯错误的小孩子,脸红红的,像小时候接过哥哥从邻家的菜园偷摘的西红柿一样。她说大殿太高了,一时找不到那么高的梯子,咱们养着吧,十天八天它长齐羽毛就会飞上去的。大家都高兴起来,七嘴八舌说起如何养这只小小鸟儿——抓虫子,喂米饭,各种养法,好像小鸟是一个婴儿。

但养这样一个如未出满月的孩子的小小鸟又谈何容易。有人找来半个蛋黄、一瓶水,在它张嘴鸣叫时抿到它嘴里。它微闭着眼睛,浑身抖得厉害,它吃进去的食物多半被它甩了出来,倒进它嘴里的水顺着凌乱的羽毛淌下来,真的像一个刚刚会吃东西的小婴儿,饭桌上弄得乱七八糟。它吓坏了,缩在角落里,不肯往前一步。没有人的时候,偷偷瞄它一眼,它像一小团毛躁的麻绳扔在那里,只有鹅黄的小嘴一张一合,你才知道它是一团有生命的物体。

夜里十一点,它在寂静的走廊尽头的一个小纸箱里不断哀鸣,声音大得吓人,像是把喉咙叫破了一样。一声连着一声,听得人心发颤——它不习惯人类手掌的爱抚,不习惯住在人类为它搭建的小屋里,不习惯被捏住鼻子喂下去的丰盛的食物,但今夜它无论如何也回不到温暖的窝中了。


事情过去很久,没有人问结局。

是的,它死掉了。第二日太阳升起来的时候,它没有看到。那双捧着它的温暖的手把它扔进草丛。蚂蚁和一些微生物分解了它,连同它胃里的食物。只剩下羽毛,没来得及长硬的翅膀在草丛中张望着------



发表于2019年6月13日呼市晚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