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邹骏律师
邹骏律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4,853
  • 关注人气:7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工地上的交通事故责任保险公司是否担责?

(2020-09-17 16:16:26)
分类: 工伤交通保险

何四毛与邓晓军、刘波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邵东县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湘0521民初2997

原告:何四毛,男,1985328日出生,汉族,户籍地湖南省邵东县,现住湖南省邵东县开发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仇雷,湖南白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邓晓军,男,1972118日出生,住湖南省邵东县。

被告:刘波,男,1985723日出生,汉族,住湖南省。

被告:阳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长沙中心支公司,住所地湖南省长沙市天心区友谊路413号运城大厦1819楼。

负责人:陈皓玉,系该公司总经理。

被告:邓志群,男,汉族,195796日出生,住湖南省邵东县。

被告:中国人寿财产股份有限公司长沙市中心支公司,住所地湖南省长沙市开福区芙蓉中路一段109号华创国际广场2-724层。

负责人:吴刘沪,系该公司总经理。

原告何四毛与被告邓晓军、刘波、阳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长沙中心支公司(以下至判决主文前简称阳光保险公司)、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长沙市中心支公司(以下至判决主文前简称人寿保险公司)健康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86日立案后,被告阳光保险公司申请追加邓志群为本案被告,于20181229日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何四毛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仇雷,被告邓晓军、刘波及其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刘让瞩、阳光保险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立、被告邓志群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申文杰到庭参加诉讼,被告人寿保险公司经传票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审理过程中,被告阳光保险公司申请追加何晚兴为本案被告,本院于2019226日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何四毛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仇雷,被告邓晓军、被告邓晓军及刘波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刘让瞩、被告阳光保险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立、被告邓志群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申文杰、被告何晚兴、被告人寿保险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子琦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何四毛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邓晓军、刘波赔偿原告何四毛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交通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失费、被扶养人生活费、赡养费、假肢及后续更换假肢康复期间费用、鉴定费等合计

1287752.96元,被告阳光保险公司和人寿保险公司在各自保险责任范围内承担保险责任;2.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被告邓晓军受让黄昆红车牌号为陕A×××××的混凝土泵车,为建筑工地混凝土提供运输和浇筑服务。201829日下午4点多,被告刘波在位于邵东县城人民路与互生路交叉口,为邓志群房屋基础浇筑过程中因未将混凝土泵车一侧支撑落实到地面坚实处,致该落脚点塌陷,导致泵车失去重心侧翻。泵车侧翻过程中,水泥布料管臂失衡,砸到正在协助布料的原告,导致原告何四毛左大腿被压折、截肢。事故同时导致原告腰骶椎多发性骨折。经鉴定,原告的受伤部位分别构成6级和10级伤残,左腿需安装假肢。另查,陕A×××××混凝土泵车在被告阳光保险公司投有商业第三者责任险,在被告人寿保险公司投有交强险,以上保险均在有效期内。原告受伤后,被告邓晓军支付了原告住院期间的医疗费和部分生活费,但原告其他损失经与被告方协商未果,原告故诉至人民法院。

被告邓晓军、刘波共同答辩称:第一,原告何四毛的损失中被告邓晓军、刘波承担责任的部分,应当由被告阳光保险公司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被告人寿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进行赔偿;第二,对于本案原告何四毛的损失核算错误。残疾赔偿金的计算不应将伤残等级简单相加,应当按照《道路交通事故受伤人员伤残等级评定》确定系数为52%;后续假肢费用不应为480900元,后续更换假肢费用中陪护人员工资计算过高,且计算工资后不应再另行计算住宿费;因原告已获得残疾赔偿金,后续劳动受损已获得赔偿,不应再计算后期误工费;交通费计算过高,且未提供正式票据;被扶养人生活费计算过高;精神损失费计算过高。第三,已垫付何四毛损失140000元,请求抵扣。

被告阳光保险公司辩称:第一,陕A×××××混凝土泵车在人寿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应由人寿保险公司在投保范围内先行赔偿;第二,混凝土泵车在阳光保险公司投保了商业三者险,但阳光保险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理由如下:1.阳光保险公司不是适格被告,请求驳回对阳光保险公司承担责任的诉讼请求。本案保险投保人及车辆所有人系黄昆红,阳光保险公司系基于保险合同承担责任,而不是侵权责任。因黄昆红不是本案被告,阳光保险公司当然不是本案被告;2.被告邓晓军、刘波与被保险人黄昆红不具有任何关联性,刘波也不是黄昆红允许的驾驶人员,阳光保险公司依照《保险法》和保险合同均无需承担责任;第三,本案系健康权纠纷,而不是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不属于保险合同的保险责任,即便属于保险责任,阳光保险公司也无需承担赔偿责任。理由如下:1.本案属于事故性质和责任均不明确的案件,在事故性质和责任不明确的前提下,原告何四毛无权要求阳光保险公司承担赔偿责任;2.本案属于机动车在作业过程中发生的人身损害事故,属于安全生产责任事故,依法应当由安监部门对本次事故进行责任认定并出具相关事故责任报告,否则本次事故的性质、原因及各方责任比例均无法查明,不符合《保险法》第二十二条规定的保险理赔规定;第四,原告方自认在浇筑过程中因支持减弱、地面塌陷、操作不当等原因而造成车体的倾覆或者倾斜,这显然是操作失误,根据保险条款,阳光保险公司无需承担赔偿责任。涉案车辆虽在阳光保险公司购买了商业三者险,被告邓晓军提供的《湖南智汇工程机械有限公司融资代购保险业务合作协议》为复印件,该协议无法证明陕A×××××泵车属于协议约定的范围,该协议有效截止日期为20171019日,被告邓晓军未能举证该协议自动顺延,应承担不利后果,阳光保险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即使经法庭调查,确认被告阳光保险公司承担责任,阳光保险公司认为,也应当扣除建筑方即工地负责人方未尽安全保障义务的责任和原告方未尽安全注意义务的责任后由阳光保险公司承担责任,责任比例不应超过40%;第五,对于原告方诉请的损失,根据邵阳市中兴司法鉴定所文证审查意见书的鉴定意见,应扣除非医保部分16093.59元,后续假肢费用应扣除第一次安装费用;误工费应按行业标准计算,按照原告方工作性质应按建筑行业标准确定为47439元年,护理费应认定为100元天,残疾赔偿金根据《道路交通事故受伤人员伤残等级评定》确定系数为52%,后续假肢器具费以湘字第201811-28号假肢装配评估意见为准,且需扣除第一次的安装费用,应为399800元,后续假肢更换同意被告邓晓军、刘波的答辩意见,但需扣除第一次假肢安装费用。鉴定费用被告阳光保险公司不承担,抚养费和赡养费原告未提交证据证明,阳光保险公司不认可,交通费原告何四毛未提供证据证明,阳光保险公司认可1000元,精神抚慰金过高,且阳光保险公司不承担精神抚慰金。

被告邓志群辩称:第一,邓志群与何晚兴签订了《建房施工承包协议》,邓志群根据合同约定将有关建筑劳务发包给何晚兴,何晚兴承担施工期间一切生产安全责任,邓志群对施工人员安全生产及其他人身损害不负赔偿责任。本案事故发生是由于驾驶员刘波操作陕A×××××混凝土泵车失误导致泵车布料臂甩动砸伤从事布料工作的何四毛。何晚兴组织安排其子何四毛负责布料工作,邓志群因房屋浇筑而购买混凝土,并由混凝土销售方安排将混凝土输送到施工地点均符合法律规定,邓志群作为混凝土的购买方,仅负有验收、付款的义务而不具有安全监管义务,不是阳光保险公司主张的侵权人;第二,阳光保险公司申请追加邓志群为本案被告或者第三人不符合必要共同诉讼被告或第三人的法律规定。本案原告何四毛受其父亲何晚兴的安排从事劳动,并由何晚兴支付相应报酬;混凝土销售方根据销售合同运输、输送标的物过程中发生侵权行为,与邓志群无关,邓志群不应为本案被告或者第三人;第三,阳光保险公司辩称自己不是适格被告,其没有权利也没有义务请求追加邓志群为本案被告。因此,阳光保险公司请求追加邓志群为本案被告理由不成立,请求驳回阳光保险公司追加邓志群为被告的请求。

被告人寿保险公司辩称:第一,本案中事故车辆在被告人寿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人寿保险公司愿意依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及《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的规定,在交强险赔偿限额内对原告何四毛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共计120000元。超出交强险分项限额部分的损失人寿保险公司不承担责任;第二,按照保险条款的约定,本案诉讼费、鉴定费被告人寿保险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何晚兴辩称:何晚兴只负有建筑房屋主体的相关义务,不负有房屋之外场地安全的任何约定和法定义务。陕A×××××混凝土泵车在作业过程中侧翻致输料管臂砸伤原告何四毛系因邓晓军忽视安全管理导致,其不存在任何安全管理的过错。何四毛因邓晓军的过错受到伤害,伤害后果与其过错行为存在直接的因果关系,邓晓军应承担普通侵权赔偿责任。阳光保险公司和人寿保险公司应当在保险责任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根据当事人的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20171126日,邓志群与未取得建筑施工相应资质的何晚兴签订《建房施工承包协议书》,邓志群以包工方式将位于湖南省邵东县城人民路与互生路交叉口一栋五层建筑的建筑工程及各工种建筑任务按188元的单价承包给何晚兴。何四毛受何晚兴雇请在该工地施工。201829日,陕A×××××混凝土泵车在该工地浇筑混凝土,何四毛由何晚兴安排辅助布料。下午4时许,驾驶员刘波在操作泵车作业时,因支撑泵车的枕木滑动,导致泵车右侧支架下沉,车辆发生侧翻,泵车臂架甩动打在何四毛左腿上。何四毛当日即被送往湖南省第二人民医院住院治疗。经诊断,原告的伤情为:1.创伤性休克;2.左下肢压砸伤并血管神经损伤;3.左大腿压砸伤(外侧大面积开放性损伤并皮肤软组织撕脱伤);4.左小腿压砸伤(左小腿近端压砸离断毁损伤);5.胸腹部脏器闭合性损伤?;6.全身多处皮肤软组织裂伤;7.腰椎骨折L18.腰椎横突骨折(L2-L5);9.肋骨骨折(左侧多发)。原告何四毛在该院治疗至201852日出院。出院医嘱:1.加强营养;2.佩戴腰围扶拐活动,安装假肢;3.一月内复查,视病情决定后续治疗方案;4.如有病情变化或不适请随时复诊。2018629日,邵阳市光大司法鉴定所出具邵光大司鉴所[2018]临鉴字第636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1.被鉴定人何四毛伤情致残程度评定为六级(陆级)伤残、十级(拾级)伤残;2.伤后误工期自受伤之日起至出具鉴定结论之日(2018629日)止,护理期、营养期各玖拾天;3.假肢安装及维修费用另计。2018510日,长沙佳满假肢矫形技术开发有限公司出具[2018]假平字第9号假肢费用评估书,被评估人何四毛假肢装配和维修保养费合计金额为肆拾捌万零玖佰元整480900)。20181020日阳光保险公司向本院申请对何四毛假肢装配费用进行重新评估,并申请对医保外用药费用进行鉴定,本院予以准许。经双方同意,本院随机选取长沙国安假肢康复用品有限公司对假肢装配费用进行重新评估,该公司于20181128日作出湘字第201811-28号评估意见书,评估意见为:1.建议何四毛配置骨骼式钛合金单轴膝关节储能脚大腿假肢,此类假肢价格为23000元具,带锁软性残肢护套价格为7000元具;2.此类假肢需4年更换一次,带锁软性残肢护套每2年更换一次;3.假肢的赔偿期限建议按国家人均寿命75周岁计算,故何四毛的假肢可按42年计算(75周岁-现年33岁),赔偿假肢10.5具,赔偿假肢装配金额为23000元具×10.5=241500元。赔偿带锁软性残肢护套21具,带锁软性残肢护套总金额为7000元具×21=147000元;4.假肢在正常使用期内的维修保养费用为装配假肢总价格的20%。故何四毛假肢所需维修保养费用241500×20%=48300元。带锁软性残肢护套不需要维修保养;5.假肢初次安装需住院康复30天,更换假肢需住院康复训练15天,住院期间需陪护1名,食宿费用另计。综上所述,何四毛适宜配置骨骼式钛合金单轴膝关节储能脚大腿假肢及带锁软性残肢护套,其假肢装配和维修保养费用合计金额为:肆拾叁万陆仟捌佰元整(436800)。关于何四毛医保外费用数额,邵阳市中兴司法鉴定所于20181127日出具邵中兴司鉴[2018]临鉴字第453号文证审查意见书,文证审查意见为:何四毛在湖南省第二人民医院住院82天,共发生医疗总费用72570.56元,需自负16093.59元。何四毛住湖南省邵东县开发区枫横路405号,系城镇居民。何四毛的父母均有劳动能力,何四毛与其妻姚飞蓉于2010612日生男孩名何金磊,2013415日生男孩名何斌,该二名婚生小孩均为城镇居民。

另查明,陕A×××××混凝土泵车的所有人为黄昆红201731日,黄昆红与邓晓军签订承包经营协议,约定将陕A×××××混凝土泵车承包给邓晓军经营,邓晓军雇请具有混凝土泵车操作资质的刘波为驾驶员。湖南智汇工程机械有限公司作为投保人、黄昆红作为被保险人于2017331日为该车向阳光保险公司投保了机动车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责任限额为1000000元,约定不计免赔;黄昆红20171028向人寿保险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医疗费用损失赔偿限额为10000元,伤残费用损失赔偿限额为110000元。事故发生后,邓晓军已代为垫付原告各项损失共计140000元。

本院认为,原告在辅助布料时被正在施工作业的陕A×××××号混凝土泵车输料管臂架砸伤致残,其健康权受到侵害,本案应属于健康权纠纷。根据本案事实并综合各方意见,本案当事人的争议焦点在于:1.原告何四毛各项损失的核定;2.邓志群及何晚兴是否应承担赔偿责任;3.阳光保险公司是否应承担赔偿责任;4.其他各方当事人是否应当承担责任以及各方承担责任的比例。

一、原告何四毛各项损失核定的问题。

根据2018年度《湖南省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项目计算标准》的相关项目计算,原告的损失核定为:(1)医疗费72570.56元,其中自费部分16093.59元;(2)护理费,按照居民服务、修理和其他服务业确定为11807.26元(47885÷365×90天);(3)误工费,按照建筑业确定为18639.56元(48596÷365×140天);(4)住院伙食补助费为4100元(82×50元天);(5)营养费为1800元(90×20元天);(6)伤残赔偿金,按城镇居民标准计算,确定为353059.2元(33948元年×20×52%);(7)被扶养人生活费,依照原告的伤残程度被扶养人生活费数额计算为何金磊57907.523163元年×10×50%÷2人),何斌75279.75元(23163元年×13×50%÷2人),共133187.25元;因原告何四毛未向本院提交其父母已无劳动能力且无其他生活来源的证据,原告要求计算其父母被扶养人生活费的诉讼请求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8)残疾辅助器具费,根据长沙国安假肢康复用品有限公司湘字第201811-28号评估意见书评估赔偿假肢10.5具,现实生活中假肢更换及安装不存在0.5具的情形,故本院酌情认定为11具。原告何四毛目前已装配好假肢及带锁软性残肢护套各一具,还需装配假肢10具,带锁软性残肢护套20具。其中第一次安装假肢费用37000元(包括假肢装配费26500+带锁软性残肢护套装配费7000+长沙佳满假肢矫形技术开发有限公司假肢费用评估书评估费3500元),该费用已实际发生,本院予以认可;后续假肢装配金额为230000元(23000×10具);后续带锁软性残肢护套装配金额为140000元(7000×20具);后续假肢维修保养费用为51300[230000+26500元)×20%];以上合计为458300元。(9)后续假肢更换期间费用为29178.77元。其中护理费19678.7747885元年÷365×15天次×10次);伙食补助费7500元(50元天×15天次×10次);交通费酌情考虑为2000元(200元次×10次);因已计算残疾赔偿金,故原告请求计算后续误工费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因已计算护理费,原告请求计算护理人员住宿费的诉讼请求本院亦不予支持;(10)司法鉴定费3000元;(11)交通费,因原告未提供正式交通费票据,本院酌情认定为1000元;(12)精神损害抚慰金,何四毛受害导致伤残,客观上给原告造成精神伤害,本院根据何四毛的伤残等级酌情认定为15600元。以上12项费用共计为1102242.6元。

二、邓志群及何晚兴是否应承担赔偿责任的问题。

何四毛受何晚兴雇请,在接受何晚兴指派从事辅助布料过程中因刘波操作泵车不当而遭受人身损害。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中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一款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佣关系以外的第三人造成雇员人身损害的,赔偿权利人可以请求第三人承担赔偿责任,也可以请求雇主承担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赔偿责任后,可以向第三人追偿。本案中,赔偿权利人何四毛在起诉时,明确请求雇佣关系以外的第三人邓晓军、刘波及保险公司承担赔偿责任,未要求雇主何晚兴承担赔偿责任,且在阳光保险公司追加邓志群、何晚兴为被告后,仍坚持起诉时的诉讼请求,何四毛的行为系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的自由选择,系当事人的意思自治,本院应予准许。被告阳光保险公司要求雇主何晚兴共同承担赔偿责任,不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不予支持。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中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二款的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因安全生产事故遭受人身损害,发包人、分包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接受发包或者分包业务的雇主没有相应资质或者安全生产条件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本案中,邓志群将建筑工程发包给未取得建筑施工相应资质的何晚兴,虽然具有一定过错,但邓志群作为发包人,依法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在原告何四毛未请求雇主承担赔偿责任的情况下,邓志群作为发包人在本案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三、阳光保险公司是否应承担赔偿责任的问题。

第一,201731日被告邓晓军与黄昆红签订《承包经营协议》,双方约定将黄昆红所有的陕A×××××泵车承包给邓晓军经营,该协议系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符合法律规定。刘波作为邓晓军雇请的司机,具有混凝土泵车操作资质的操作证,在邓晓军的授意下操作泵车亦是合法的驾驶人;第二,为了加强三一融资代购保险项目的推广力度,湖南智汇工程机械有限公司(甲方)、阳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长沙中心支公司(乙方)、湖南凤凰保险代理有限公司(丙方)三方签订《湖南智汇工程机械有限公司融资代购保险业务合作协议》(以下至判决主文简称协议),该协议一式三份,由三方公司各持一份。陕A×××××泵车于2017331日在阳光保险公司投保了商业三者险,保险期间一年,湖南智汇工程机械有限公司为投保人,黄昆红为被保险人。在保单真实有效的情况下,车辆承包人邓晓军向本院提供协议复印件以期达到其证明目的,而阳光保险公司作为协议原件的持有者,却抗辩提出要求提供协议原件核对,违背举证责任分配规则,应承担不利后果,本院推定该协议来源合法。协议第四部分第3条约定:本协议一式三份,具有同等法律效力,三方各持一份,有效期为20151020日至20171019日,三方签字生效。故陕A×××××泵车的保险在协议有效期内。协议第二部分第4条约定:被保险人或其允许的合法驾驶人在使用投保车辆(泵车、车载泵且投保不计免赔特约险)过程中因发生车体失去重心(车体失去重心,被保险车辆作业时,因支持减弱、地面塌陷、操作不当等而造成车体的倾覆或者倾斜)或者保险机动车辆臂升、降时造成外界物体倒塌或坠落致使第三方财产损失和人身损害的,乙方承诺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赔偿。故陕A×××××泵车因被保险人黄昆红允许的合法驾驶人刘波因操作不当而造成第三方何四毛的人身损害,依约应由阳光保险公司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赔偿;第三,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的定义,交通事故是指车辆在道路上因过错或者意外造成的人身伤亡或者财产损失的事件。同时,该法规定在非道路通行时的事故参照处理。根据《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的表述,在生产经营活动中发生的造成人身伤亡或者直接经济损失的生产安全事故应按照该条例进行报告和调查处理。同时该条例第十三条规定了生产安全事故伤亡人数报告制度,其中列明了交通事故的伤亡人数统计期间。以上规定可以看出,交通事故和生产安全事故并不排斥,不是非此即彼的关系。即属于交通事故并不当然就不属于生产安全事故,生产安全事故中并非不包括交通事故。因此,不能以属于生产安全事故就不属于交通事故的逻辑去论述不构成车辆责任险理赔。另外,根据《中国保险行业协会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示范条款(2014版)》规定,商业三者险承保的在使用被保险机动车过程中发生的意外事故,并无限于交通事故的表述,亦并未对使用进行特别释义,因此将使用界定为行驶或通行过程中并无依据。商业三者险保障的事故范围是被保险人或者允许的合法驾驶人在使用保险车辆过程中发生的意外事故,并不限于交通事故。本案的事故车辆属于特种作业车辆,该车的用途主要是特殊作业而不是在公共道路上行驶,其理赔风险在该车投保时阳光保险公司应当是明知的,这在上述的协议所约定的理赔事宜中得到体现,阳光保险公司已承诺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赔偿。综上所述,本案应由阳光保险公司在商业三者险的责任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阳光保险公司辩称不承担赔偿责任的理由不能成立。

四、其他各方当事人是否应当承担责任以及各方承担责任的比例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接受劳务一方承担侵权责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和《最高人民法院审理人身损害赔偿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致人损害的,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员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致人损害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可以向雇员追偿。本案中,刘波受邓晓军雇请,接受邓晓军的指派驾驶陕A×××××混凝土泵车作业时,致何四毛受伤,依法应当由邓晓军承担侵权责任。邓晓军承担赔偿责任后,若认为刘波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致人损害的,可以向刘波追偿。何四毛在建筑工地提供劳务中,未佩戴安全帽,缺乏必要的安全防范意识,未尽到安全注意义务,对损害的发生存在过错,依法可以减轻侵权人邓晓军的责任。根据本案实际,本院酌情认定为5%。本案中事故车辆在被告人寿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人寿保险公司应在交强险赔偿限额内对原告何四毛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在阳光保险公司投保了商业三者险,阳光保险公司应在商业三者险赔偿限额内对原告何四毛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综上,何四毛的损失共计1102242.6元,由人寿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赔偿限额内对原告何四毛的损失赔偿120000元,由何四毛自负49112.13[1102242.6-120000元)×5%],由邓晓军赔偿鉴定费及医药费自费部分21463.91[3500+300+16093.59元)×95%],由阳光保险公司在商业三者险赔偿限额内对原告何四毛的损失赔偿911666.56元(1102242.6-120000-22593.59×95%-49112.13元)。因邓晓军在何四毛住院期间先行垫付各项损失共计140000元,由何四毛予以返还。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六条、第三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审理人身损害赔偿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十一条、第十七条第一款、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中国人寿财产股份有限公司长沙市中心支公司在判决生效后10日内在交强险范围内的各赔偿分项数额范围内赔偿原告何四毛损失共计120000元;

二、阳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长沙中心支公司在判决生效后10日内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赔偿原告何四毛损失911666.56元(包括被告邓晓军已垫付的140000元);

三、被告邓晓军在判决生效后10日内赔偿原告何四毛损失共计21463.91元;与被告邓晓军已垫付的140000元相抵,应由原告何四毛返还被告邓晓军118536.09元;

四、驳回原告何四毛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义务人未在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内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则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款汇至邵东县人民法院网络司法拍卖专户,账号为59×××12,开户行为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邵东支行。

案件受理费6539元,由被告邓晓军负担6212.05元,由原告何四毛负担326.95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南省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义务人如未在本判决生效后指定的期间内履行给付金钱义务,权利人应在履行期间届满之日起两年内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逾期不申请,视为放弃申请执行权。

 

 

 

审判长  唐军武

人民陪审员  石崇

人民陪审员  谢植福

二〇一九年三月十二日

书记员  谢瑾(兼)

 


 


在线查看此案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