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日记一则:老站长来上海——2016、6、25

(2016-10-18 10:31:08)
标签:

转载

分类: 散文杂感和随想
这篇文章是博友、当年在北京站的同事春英写的。今年6月我因事去上海一过。得知春英夫妇在上海陪小辈,于是相约一见并共游朱家角。不想,春英过后发了一大篇感慨,对老夫倍加赞扬,实在承受不起。不过,正如其他博友评论的:朋友是越老越好。与春英共事以来已有30年了,友谊陈酒的醇香是浓郁的并越久越芬芳。。

 注:博友积玉成林,是我曾经工作单位的老领导,我们在一个办公楼中朝夕相处近十年。后来他调出,我们中断了联系,直到退休互相都开了博客,又文字往来至今。上周二他发微信告诉我近日来上海,约我见上一面,并为我带来了他的第二部长篇小说《雪霁》,但因行程紧张,我们只有半天的见面时间,所以才有了下面的“雨中游朱家角古镇”。

 

 

 

《日记一则:老站长来上海》——2016、6、25

 

黄梅天中霏雨滴,朱家角镇陪友去。

        三十年前风华貌,岁月急,满头银发过古稀。

谈笑风生忆往昔,烟云过眼悟真谛。

        夕阳西下无限好,且珍惜,实现梦想靠自己。

                                             

——题记

 

 今天早上五点刚过,我和龙江就起床了,六点十分已到上海站。只是错过了一个路口,为找铁道大厦又转了十多分钟。石站长来上海了,我们约好今天陪他去朱家角古镇,下午他要赶高铁去杭州。

 七点二十分,我们已到目的地。停好车,冒着霏霏细雨走进了古镇。因为时间太早,雨中的水乡宁静而安详。一位当地老伯惊讶地问:“你们怎么这么早?”我们笑笑没说话。细心的龙江,在水边一家刚开门的小店前提议,我们先吃早饭如何?得到了石站长的赞同。老板娘说只有菜肉大馄饨。好啊,那就每人来一碗吧!坐在水乡的小饭铺里,吃着馄饨,聊着我们共同认识的人和共同经历的事。望着坐在我身旁谈笑风生、满头银发的长者,心中不由地想,这是三十年前,我刚调到车站党委,那位新调来不久,事业有了良好开端的石站长吗?是那位当时主持车站全面工作,每天面对诸多压力,但看上去轻松潇洒的石站长吗?是那位多才多艺,为我们自编自拍反映车站精神风貌的电视片《再创辉煌》主题歌,创作歌词的石站长吗?记得那次我们日夜奋战,他答应之后奖励我们,但片子完成后估计他早已忘的没了综影。三十年,弹指一挥间,我们都不知不觉进入了老年,但过往就在眼前。

 其实我对朱家角没什么兴趣。之前来过两次,再好的景色,再美的小桥流水也怕视觉疲劳。更何况商业气息太浓且游人如织。好在我们到的早,古镇里还不见游人,雨中的江南水乡烟雨濛濛,别有一番风情。湿漉漉的青石板街、窄窄的小巷、鳞次栉比的商家小铺还没有开门,一座座连接两岸形态各异的小桥,还有泊在水面上的小船。石站长看上去一副开心的样子。我们进了城隍庙,那里只有我们这三位游客;我们找到了位于小巷中的大清邮局,石站长铙有兴趣,作秀似地撩开门帘做进入状,并满面笑容转过脸来面对镜头;我们走上大清邮局二楼,参观了关于大清邮局旧址历史的展览;我们包了一条小船,石站长举着他的佳能单反,不停地拍摄两岸风景。不知不觉三个多小时过去了,雨渐渐大了,大批游客接踵而至,我们也按照原计划返回停车场,赶往虹桥火车站。

 路上还算畅通,到达虹桥火车站地下停车场,才十一点半,但在偌大的停车场内寻找车位还颇费周折。停好车,我们经过安检来到了车站三楼旅客服务区,石站长选了“大娘水饺”。坐下来,时间还蛮富裕,我们的心也安静下来,边吃边聊。

 石站长这次要到上海、杭州、福州、厦门等多个地方。主要是为了走访后来曾经供职的,中铁快运总公司的几个下属单位,搜集素材写几篇反映中铁快运干部、职工精神风貌的散文,了却他自己的一个心愿。完全是个人行为,没人给他安排任务,有点“自讨苦吃”。对于一个年逾古稀的老人,对于一位去年因心血管堵塞,安装了三个支架的亲历者,仍然选择了要抓紧时间做点事情,要用自己的笔去讴歌铁路一线干部、职工的闪光点,只这一件事就令人心生佩服。

 石站长说他曾口出狂言“人生从七十岁开始”。但去年的一场病,让他死里逃生,曾经的“狂言”大打折扣。但他仍然坚定的认为:退休后是人生的大好时光,有大把可以自己支配的时间,能静下心来干自己有兴趣的事情,可以实现之前工作时不能实现的一个个梦想。他举自己为例,六十岁后拿下了汽车驾照,尽管因为种种原因后来一直没有开车;他学会了游泳,如果不外出,每天坚持游近千米;2006年他开了博客,至今已整整十年且硕果累累;他以自己大学毕业后,在哈尔滨铁路局,小兴安岭一个工程队修建铁路桥的经历为原形,完成了两部长篇小说《雪雱》《雪霁》,还出版了《北京站长手记》《北京站往事》、长篇散文《苦涩年华》等书;并于2015年荣幸地被批准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望着眼前这位银发苍苍的老人,钦佩之情油然而生。心中暗想,一个人的文化层次、爱好、兴趣、素养和能力有多重要,不管走到人生的哪一步都有追求,所以他的生活才会充实、忙碌而快乐。

 离开车的时间快到了,我和龙江一直把石站长送到二楼的检票口,目送他走进去直到返身又一次与我们挥手告别。

 再见了石站长,祝您采访一路顺利;祝您身体健康,能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祝您的晚年一如既往的丰富多彩!


[转载]日记一则:老站长来上海——2016、6、25
    P1:年逾古稀的老站长精神矍铄

[转载]日记一则:老站长来上海——2016、6、25
                 P2


[转载]日记一则:老站长来上海——2016、6、25
                 P3


 

[转载]日记一则:老站长来上海——2016、6、25
                P4


[转载]日记一则:老站长来上海——2016、6、25
                 P5


[转载]日记一则:老站长来上海——2016、6、25
                P6


[转载]日记一则:老站长来上海——2016、6、25
P7


[转载]日记一则:老站长来上海——2016、6、25
                 P8:我与老站长(1——8均为龙江拍摄)


[转载]日记一则:老站长来上海——2016、6、25
P9


[转载]日记一则:老站长来上海——2016、6、25
P10


[转载]日记一则:老站长来上海——2016、6、25
P11


[转载]日记一则:老站长来上海——2016、6、25
P12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原文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