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陨落在访友的路上——悼念周钦惟学友

(2013-10-26 12:32:49)
标签:

大学同学

周钦惟

车祸

悼念

石玉林

文化

分类: 亲友学友朋友情

陨落在访友的路上——悼念周钦惟学友

陨落在访友的路上——悼念周钦惟学友
周钦惟同学千古

     周钦惟是我同窗六载的大学同年级同学。也许是不在一个小班的缘故,六年的相处中对他却没有留下太多的印象,甚至连他的名字都一直记的是“钦唯”。直到去年的某一天,我在博客上贴出大学同学入校50年聚会的消息时,他才郑重地发来邮件说他名字的正确写法是“钦惟”。

    “钦惟”其实是大有来头的,那是古代用在面对皇帝、圣贤的词,如“钦惟邃古”、“钦惟我皇万岁”等,有“犹言敬思”之意。

    要说完全对他没有印象也不尽然。记的在大学一年级的测量课程时,学校安排去北京郊区的军庄实习。中间赶上个周日,部分同学就沿着山路直奔香山碧云寺。那一次周钦惟大显神通,一路踮行下来的二十几里路竟然把大家远远丢下,至少提前半个小时到达了。于是,留下“这个小上海真能踮儿”的不灭印象。

    毕业了,他和许多同学一起分配到大兴安岭的林海雪原中,在小站上默默地待十余载,不太善交际的他一直无言地苦守着。直到改革开发后,许多同学都走上领导岗位,才在同学的帮助下,调转回到家乡上海。以后的20年里在一个中等火车站做技术工作直到退休。

    从九十年代起,回到上海的他开始频频地出现在同学们各种不同的聚会中间,一改在学校时那种不太“聚群”的态度。翻开1994、2002、2012年各次在学校的大型返校活动的照片都有他的身影。

    2010年,我有机会去上海参观“世博会”,与上海的大学同学有个聚会。在一个自助式的茶楼里几位同学闲谈共处了一个下午。也在此次相聚中更多地了解了周钦惟。由于在东北多年,他回到上海已经年龄不小了,因此结婚、生子都比较晚。到这时他的儿子才刚刚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不久。历经风霜的他很感谢老同学们以前的帮助,生性平和的他也对退休生活非常满足。

    2012年春天在北京交大的红果园里举行了我们这届同学入校50周年的聚会,周钦惟也是积极的参与者。不停地拍照录象,会后把他的杰作发给我。并且向我提议在我的博客首页保留这一博文,成为年级同学的信息基地。他本人也开通了博客,虽然他没有写博文,但几乎天天关注其他同学的博客。在我发表“雪雱”、“雪霁”的小说连载时,他篇篇不错过并频频留言,发表评论。

    2012年在学校的聚会后,他又牵头组织了没有参加聚会的上海地区同学在苏州小聚会。近年年近70的他学会了开汽车,于是迈开的脚步更大了。前不久自驾车去了宁波看望同班的老同学,并且驾车去了江西旅游了一圈。周钦惟的夕阳生活真是彩霞漫天了。

    也许是这次成功的自驾旅行给了他信心,也是他热情地盼望会到更多的未曾见到的老同学。于是,他建议在济南组织一次居住在山东和江苏的小班老同学的聚会,他决定仍然自驾车前往。然而,健康、平和的周钦惟,这颗充满热情和朝气的退休新星却陨落在赶往济南会友的路上。在临近山东临沂的高速路上车祸身亡了。

    痛哉、周钦惟,痛哉、我的老同学。你还有多少会友的心愿没有了结,你还有多少晚年的计划没有实现呀?就这样瞬间驾鹤西行了,没有留下半句遗言。知道吗,济南的同学还在满怀期待地等着你的到来;我还在等着你光顾我的博客;2017年的大学毕业50年的聚会还等待着你的出现......

    走了,走得那样迅猛。不知道那一瞬间,你的闪念里在想什么。你的离去留给亲人的是痛苦,留给朋友的是思念。也许,有许多“如果”值得思考——也许你不该开车长途跋涉,如果这样就不会出现车祸;也许你应该在中途休息一下,如果这样就会更有精力开车,避免事故;也许......

    只是,世上没有那么多“也许”和“如果”。有的只是事后的“错愕”和“惋惜”。

    别了,周钦惟。别了,老同学。愿你在去往天堂的路上一路走好!愿你的家人和同学、朋友节哀顺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