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千古之谜《越人歌》

(2006-11-22 20:57:36)

  最近发现《越人歌》突然在网上红了起来,原来是电影《夜宴》拿《越人歌》作了插曲。周迅娓娓的唱腔打动了很多人: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
    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
    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
    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夜宴》捧红了《越人歌》,但却又把《越人歌》安错了家门。《夜宴》的对外宣传都把《越人歌》说成是根据《诗经》填的词,这真是大错特错。不知道这是为了提高自己插曲的地位还是压根儿就真不知道《越人歌》的出处?《越人歌》其实著录于汉代刘向《说苑》卷十一《善说篇》,跟《诗经》完全没有关系,它是公元前528年,拿桨的越人为游湖的楚国王子鄂君子皙唱的歌。

  《越人歌》虽然走红了,但知道《越人歌》隐藏了一个千古之谜的人还真不多。我们上面看到的只是楚人将《越人歌》翻译成楚辞形式的汉语翻译。《越人歌》是《越人拥楫歌》的简称,是古代越人所唱的歌,越人原来肯定不是这么唱的。《善说篇》中还用汉字记录了它的古越语发音:

  滥兮抃草滥予昌枑泽予昌州州{飠甚}州焉乎秦胥胥缦予乎昭澶秦踰渗惿随河湖。

  《越人歌》原文用汉字记音有三十二字,而楚译人把它译成楚辞的形式后,用了五十四个字,竟多了二十二字;可见两者不是一种语言,所以不能字字对译。因为双方歌式也不同,楚译人为了使译文合于楚辞歌式,其中还包含有一些只为凑韵而添加的起兴式游辞。所以这一段如同天书的汉字记音也就成了一个千古之谜,很多人都在猜测它的原义。

  破译《越人歌》实际上有几个难题。首先要解决的是用来记音的汉字在当时的发音,也是就汉字的上古音。其次是每个字的上古音对应古越语的什么意思。最后,串联成句的翻译应当与《善说篇》的楚辞翻译能对应得上。

  由于民族学者推测古越族属南岛语族或侗台语族,1953年日本学者泉井久之助将《越人歌》试用占语进行对比,1981年韦庆稳教授提出与壮语比较,做了很多尝试,但都存在很多问题。

  1991年,我的《越人歌的解读》以英文发表于法国高等社会科学院《东方语言学报》(CLOA)22卷2号,后来经孙琳、石锋翻译成汉语发表于《语言研究论丛》(语文出版社1997)。我把汉字依古音用侗台语里文字形式较古的泰文为主进行译解,分原文为五句 (左栏为原文,右为泰文译意):

    滥兮抃草滥         夜晚哎、欢乐相会的夜晚,
    予昌枑泽、予昌州      我好害羞,我善摇船,
    州{飠甚} 州焉乎、秦胥胥   摇船渡越、摇船悠悠啊,高兴喜欢!
    缦予乎、昭澶秦踰      鄙陋的我啊、王子殿下竟高兴结识,
    渗惿随河湖          隐藏心里在不断思恋哪!

  这个译解用的是我的古音拟音系统,所对泰文是个内部统一的音韵系统,对音条例很规则,只在个别音类出现变异的例子才引证同语族语言中同样变异的语例。对原译四层意思尤其是“蒙羞被好”、“心幾顽而不绝兮得知王子”(自羞鄙陋而王子不以此见绝)的感激之情都有了相对应的交代。(只有“山有木兮木有枝”一句当是楚国译人为满足楚辞韵例凑足六句而添加的衬韵句,以“枝”谐“知”而已,故泉井氏、韦氏也都没有把此句考虑在内)。我的对译得到我国台语研究大师邢公畹先生及国外两位泰文专家的肯定,由此可以确定越人歌是用一种古台语写作的。

  下面我们来举例说明一下我的对译。看不懂音标也没关系(下面很多音标也显示不出来),主要是了解一个过程。如:

第一句:[滥兮抃草滥]——夜晚哎、欢乐相会的夜晚
    滥,古音Hgraamh:泰文g1am’夜晚,黑暗
    兮,古音Hee:泰文 Hee哎
    抃,古音brons:泰文blxxn欢欣、陶醉(x代后高半元音,相当拼音 e)
    草,古音tshuu:泰文cx’,遇见、相会
    滥,古音Hgraamh:泰文g1am’夜晚
  下面我们进一步省略音标来说明。
第二句:[予昌枑泽、予昌州]—— 我好害羞,我善摇船
    予la:泰文ra我们,我
    昌thjaang:泰文djaangh很会、多么
    枑泽gaah-draag:泰文kra’-’daak害羞,难为情
    州tju:泰文ceeu摇船
第三句:[州{飠甚} 州焉乎、秦胥胥]——摇船渡越、摇船悠悠啊,高兴喜欢
    州:摇船
    {飠甚} khaam’:泰文khaam’渡越
    州:摇船
    焉jen:泰文jxxnh久久
    乎Ha:泰文Ha啊
    秦dzin:泰文djnh愉快
    胥胥sa:泰文sa’满意、称心
第四句:[缦予乎、昭澶秦踰]——  鄙陋的我啊、王子殿下竟高兴结识
    缦moonh:泰文moom污秽
    予:我
    乎:啊
    昭tjau:泰文cau’王子,主、君
    澶daanh:泰文daanh阁下
    秦:高兴的
    踰lo:泰文ruu’知悉、晓
第五句:[渗惿随河湖]——隐藏心里在不断思恋哪
    渗sr mh:泰文zumh隐藏
    惿dje’:泰文ca 心
    随ljoi:泰文raih始终不断
    河gaai:泰文graih思慕
    湖gaa:泰文ga’ 哇[语助词]
 
  可以注意的是原语中有许多与汉语是同源的:“兮、乎、予”几乎都同音同义。“州”也就是“舟”,但用为动词。“踰”也就是“喻” [家喻户晓的喻]。“昭:主”、“抃:忭”、“草:遭”、“昌;匠”、“秦;亲”、“惿:志”、“澶:殿”、“滥:暗阴”等分别音义相关。译“心”专选一个心旁的罕用字“惿”,也似乎有点特别用心。以“昭”对“主”也是后世“诏”对“主”的先声。从此歌译解看,既证明越人操一种侗台语,又证明它的许多语词也是与汉语同根的。

  此一译文在韵律上是二与四句、三与五句各自相叶,第一句是“滥”字首尾循环.“草”叶第二第四句(“草”古幽部,与“州”叶、侯部“踰”亦韵近)。本译文虽与韦译同用台语比较,但因古音拟音见解不同,故只“滥”字的夜晚义同韦氏。

  泰文 raa 表“我们俩、我”,同源的吕语 hra、白泰语 ha则都表“我”(李方桂1977)。

  泰文 sa “称心”对“胥”字,此词也见于“姑胥”即吴王在其都城郊外山间的夏宫之名(也译为“姑苏”),同样有“称心之地”的含义。“秦胥胥”跟“州{飠甚 }州焉”一样,是台语里常见的、使用重叠手法的词语修辞变化方式。

  根据以上的解读,最后将《越人歌》全文今译与古译对照如下:

    滥兮抃草滥(夜晚哎、欢乐相会夜晚)
    今夕何夕兮,

    予昌枑泽、予昌州(我多害羞,我多能摇船)
    (蒙羞被好) 搴舟中流

    州{飠甚 }州焉乎、秦胥胥(摇船渡越、摇船悠悠啊,高兴喜欢)
    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

    缦予乎、昭澶秦踰(鄙陋的我啊、蒙王子殿下高兴结识)
    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心幾顽而不绝兮,得知王子。

    渗惿随河湖(隐藏心里在不断思恋)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